茉莉网

什么拂堤杨柳醉春烟 【古典情韵】拂堤杨柳醉春烟——古诗词春之意象二:杨柳...

2017年12月31日 来源:什么拂堤杨柳醉春烟 大字体小字体

  儿童散学归来早,

  南宋志南和尚描写春天景象的诗句,用杨柳意象,生动而脱俗:

  原标题:【古典情韵】拂堤杨柳醉春烟——古诗词春之意象二:杨柳...

  杨柳意象在古诗词中也常和爱情联系起来。

  诗的前两句描写农村的春天景象:农历二月,村子前后青草渐渐发芽生长,黄莺飞来飞去。杨柳披着长长的绿枝条,随风摆动,好像在轻轻地抚摸着堤岸。在水泽和草木间蒸发的水汽,烟雾般地凝聚着,杨柳似乎为这浓丽的景色所陶醉了。“拂堤杨柳醉春烟”一句把杨柳当作人来写,杨柳为烟雾迷蒙的景色陶醉,人则为烟柳图而陶醉,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一股浓浓的春意在这两句诗中表露无遗。

  不知细叶谁裁出,

  春天的自然美景离不开柳,“桃红李白皆夸好,须得垂杨相发挥”(刘禹锡《杨柳枝词》),王维《早朝》诗中有“柳暗百花明,春深五凤城”之句,“柳暗花明”遂成后世人皆首肯之大好春光。雄伟富丽的唐代长安城也正赖有无数碧柳的掩映,才使其更加富有魅力的。就连满天飘雪般,飞向千家万家去的柳絮,也给人们带来极大的愉快,使他们得以欣赏到“处处东风扑晚阳,轻轻醉粉落无香”(唐罗邺《柳絮》)这如画的景致。

  杖藜扶我过桥东。

  拂堤杨柳醉春烟

  杨柳青青江水平,

  草长莺飞二月天,

  人们在漫长而又寒冷的冬季之后,对于春天的到来,往往不是先从气温的变化,而是先从视觉所见最早泛绿的柳叶感知的。唐代诗人刘商说:“露井夭桃春未到,迟日犹寒柳开早。高枝低枝飞鹂黄,千条万条覆宫墙。”(《柳条歌送客》)唐代诗人徐黄也有“漠漠金条引线微,年年光翠报春归”(《柳》)的感受。这些都是将绿柳作为春的象征,因为“兰芽吐玉,柳眼挑金”(《岁华纪丽》);“何处生春早,春生柳眼中”(唐元稹《生春》),的确是柳之嫩芽作为使者,最先透露春消息的。

  吹面不寒杨柳风。

  沾衣欲湿杏花雨,

  先看刘禹锡的《杨柳枝词九首》:

  拂堤杨柳醉春烟。

  第一、二句写时光和做作景物,详细生动地描写了春天里的大天然,写出了春日农村特有的明媚、迷人的风景。早春二月,小草长出了嫩绿的芽儿,黄莺在天上飞着,欢快地歌颂。堤旁的杨柳长长的枝条,轻轻地拂着地面,好像在春天的烟雾里醉得直摇摆,这是一幅典型的春景图。“草长莺飞”四个字,把春在的所有景物都写活了,人们恍如感触到那种万物复苏、欣欣茂发的氛围,人们的面前也好像涌动着春的脉搏。“拂堤杨柳醉春烟”,村的旷野上的杨柳,枝条柔软而修长,微微地拂扫着堤岸。春日的大地艳阳高照,烟雾迷蒙,大风中杨柳左右摇晃。诗人用了一个“醉”字,写活了杨柳的娇姿;写活了杨柳的柔态;写活了杨柳的韵味。这是一幅典范的春景图。

  唐代诗人贺知章的《咏柳》可以说是借杨柳来歌咏美好春光的代表之作:

  二月春风似剪刀。

  闻郎江上唱歌声。

  忙趁东风放纸鸢。

  春天是一年中最美丽的季节,古往今来,人们几乎用尽了所有美好的词语诗句来形容、赞美春天。春天有太多景物值得赞颂了,繁花似锦、绿草如茵、莺歌燕舞、花香鸟语……杨柳在这百花争艳的季节实则是很平凡的,那么古诗词中是如何通过杨柳这个意象来歌咏美好的春光呢?

  像碧玉一样梳妆成的高高柳树,千丝万缕的柳枝都垂下了绿色的丝条。不知道这细细的柳叶是谁裁剪出来的,乍暖还寒的二月春风恰似剪刀。这里借写柳条的美好姿态来赞美春天的神奇,无形的不可捉摸的春风被诗人用“似剪刀”形象地描写出来,春风一吹,就能梳理出千万条嫩绿的柳条,春风吹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绿色的生机。

  ——古诗词春之意象二:杨柳(下)

  碧玉妆成一树高,

  再看清朝诗人高鼎的《村居》:

  这首小诗,写诗人在微风细雨中拄杖春游的乐趣。诗人拄杖春游,却说“杖藜扶我”,是将藜杖人格化了,仿佛它是一位可以依赖的游伴,默默无言地扶人前行,给人以亲切感,安全感,使这位老和尚游兴大涨,欣欣然通过小桥,一路向东。正好有东风迎面吹来。诗的后两句尤为精彩:雨,是杏花浸湿过的雨,似乎更纯净;风,是杨柳筛滤过的风,似乎更清爽。杨柳枝随风荡漾,给人以春风生自杨柳的印象。称早春时的雨为“杏花雨”,与称夏初的雨为“黄梅雨”,道理正好相同。“沾衣欲湿”,用衣裳似湿未湿来形容初春细雨似有若无,更见得体察之精微,描摹之细腻。试想诗人扶杖东行,一路红杏灼灼,绿柳翩翩,细雨沾衣,似湿而不见湿,和风迎面吹来,不觉有一丝儿寒意,这是怎样诗意的春日远足!悠然徜徉在这样的春色里,该是何等的惬意啊!

  有些诗人更将杨柳与春合为一体,甚至使其成为通解人意的有知之物。像“春色东来渡灞桥,青门垂柳百千条”(唐许景先《折柳篇》),对于这从东方如常人一般经由灞桥缓步而来的“春色”,谁个不双手欢迎!“花须柳眼各无赖,紫蝶黄蜂俱有情”(李商隐《二月二日》),“无赖”为唐人习用对爱极之人或物的俏骂语。唐代诗人杜牧的“数树新开翠影齐,倚风情态被春迷”(《柳绝句》),以及白居易的“依依袅袅复青青,勾引春风无限情”(《杨柳枝词》),便又都将柳写得如此多情,连春风已为之神魂颠倒了,更何况人!

  万条垂下绿丝绦。

  杨柳既成为春的化身,诗人也就不断派给它特殊的用场,赋予它不同的意义。比如每年长安的柳树,都会“媚作千门秀,连为一道春”(唐欧阳詹《御沟新柳》),而且辉映四邻,光彩照人。“折向离亭畔,春光满手生。群花岂无艳,柔质自多情”(唐李中《题柳》),它竟以自己的韵致和柔情,胜过了娇艳的群花,也就难怪“唯有春风最相惜,殷勤更向手中吹”(唐杨巨源《和练师素秀才杨柳》),要对它格外倾心了。

  古木阴中系短篷,

相关内容

精选文章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