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优步和滴滴 后宫滴滴传:和优步从相杀到相爱的婚姻历程

2017年12月29日 来源:优步和滴滴 大字体小字体

  程维在接受腾讯科技专访时曾表示,初步的市场教育已经到了一个阶段,今年以来补贴不是最重心的事情,滴滴现在把更多精力投入到技术的研发上。

  近日滴滴出行与优步达成战略合作,滴滴将收购优步中国的全部业务,携手后两者市场份额相加将占93.1%。身为共享出行界的老将,优步的市场遍布世界六十多个国家,而滴滴经过2013、2014年共享出行市场的激烈厮杀后,以绝对强者的姿态存在于中国市场。此次联姻是两个巨鳄在经过激烈的补贴大战后,结束价格战并将市场竞争机制恢复理性的必然选择。

  原标题:被滴滴收购的优步和快的的命运是一样的吗?

  报告中分别列出了滴滴打车(DidiDache)和快的打车(KuaidiDache)的财务数据,这两家企业于今年2月合并为滴滴快的。今年头5个月,滴滴录得3.05亿美元亏损,快的则亏损2.66亿美元。二者合计净亏损5.71亿美元,如果这样的状况持续下去,合并后企业的全年亏损额或达到14亿美元。

  除此之外,《网约车规定》中也明确提出,“价格实行市场调节价,政府认为有必要实行政府指导价的除外”、“为排挤竞争对手或者独占市场”、“低于成本的价格”等。在新规之下,双方在各地方政府的指导,很有可能沿用相同的价格,并且不能采用任何高补贴的形式抢占市场,这对于优步来说也失去和滴滴竞争的意义。

  摇摇招车、大黄蜂打车、打车小秘、易到用车……鼎盛时期中国市场曾有30多种打车软件。起初的各打车软件模式相似、特点匮乏,彼此之间难分伯仲。在难以通过产品特点区分吸引顾客的时候,各打车软件开始推出补贴策略,用烧钱模式吸引顾客。在这一点上滴滴表现出了优于对手的执行力:疯狂砸钱推出线下广告,以及更高的补贴力度。于是2013年第二季度后北京市场几乎被滴滴全数吃下,两个月后滴滴在上海也宣布订单过万。而为了抢夺市场,快的、大黄蜂等只能进一步加大补贴,市场陷入“囚徒困境”,战况惨烈。

  滴滴快的合并后,优步曾找滴滴商量合作——实则是进行谈判,滴滴接受优步40%的投资入股,或者优步继续向中国市场投资10亿美元与滴滴PK。对于交易条件无法接受的滴滴,选择与优步正式开战。2015年3月优步首先宣布其人民优步服务降价30%,5月滴滴就上线了与优步模式极其相近的滴滴快车,而为了争夺司机优步又给北京每个跑满70单的司机7000元的保底工资。同年11月优步开始了另一轮补贴活动,类似“感恩节前乘车满3程,第二周免2程车费”的活动接踵而至,而滴滴方面则开始派发优惠券,大量的5折优惠券被发放到客户手中。    

  滴滴、优步一直强调能够提供算法优化等技术降低成本,并最终实现盈利,但这是不现实的。因为,这已经不是技术的问题,而是商业模式本身的问题。虽然滴滴在APP上的运营成本可以通过较多的订单被摊销,直至趋近于零(这是可以实现的),但是个体专车的运营成本首先需要得到考虑。即,如果一个专车司机在特定时间内(比如8小时或12小时)持续接单的情况下,依旧无法获取稳定的可期待的收入,那么平台的算法无论多么精准,依旧难以支撑,所以这肯定是商业模式的问题而非技术问题,就像能量转化一样,通过技术手段可以将电能转化成机械能的效率接近100%,但是如果你设定的转化率达到101%才能把电车开回家,这是无论如何实现不了的。

  成为一个企业家就意味着,你必须是一个天生的探险家,带着乐观的态度去做那些每个人都认为不可能的未知之事。优步在2014年2月进入了这个未知的领域,那时滴滴已经成立了两年时间。多数想要进驻中国的美国互联网公司都未能成功破解它的代码,但我们作为一个年轻的美国公司,带着一个需要重新构建的产品来到了那里。我们在中国付出的努力最能代表优步的企业精神,因为我们必须重新开始。

  握手言和——停止内耗实现双赢的最佳选择

  2.滴滴收购Uber中国会带来哪些影响?

  资本:滴滴现金多,优步有靠山

  据统计,在北京、上海等地,滴滴出行的价格上涨了30%左右,每公里上涨了0.3元到0.6元。在广州地区,滴滴快车、Uber、神州专车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涨幅,大约在20%-30%。

  另外,未合并之前滴滴面临一个强大的对手,虽然这个对手在中国市场不占优势,但是滴滴必须面对来自阿里和腾讯的压力,在合并之后,阿里和腾讯对滴滴的影响力会削弱很多,滴滴的独立性大增,程维或成最大赢家。

  与此同时,优步App仍然保持着正常的运营,负责司机端与客服的运营团队没法休息也没空崩溃。因为他们每周都要给司机付款,不断处理乘客的投诉反馈,这个供给要是一断,整个App就真的活不下去,优步也将彻底失去翻身的机会。

      CNBC援引分析师表示,优步CEOKalanick一直积极的表示,优步并不计划在近期上市。但当优步真的要上市的那一天,将中国“烧钱”的业务剥离,可能增强优步对投资者的吸引力。[详情]

  虽然滴滴近期的优惠是加大了不少,但是滴滴的优惠比较不实惠,如100元的滴滴大礼包,分成了n个,然后n个是专场券(全部是满减),1-2个机场专券,终于出了1-2张快车券,结果是1-2块的,而且优惠券的时间大部分是在一个星期内,对专场券来说,滴滴专场比起豪华,起步15块,跑1公里估计就计费20+了,给的几乎是满多少减多少的专车券,除非商务客,普通客户肯定不会用,早换uber或快车了。反正滴滴就一个目的,尽可能的不会让用户免费坐车。

  2016年8月1日,如果滴滴没宣布收购优步中国,许多人也不会意识到这天与我国《反垄断法》有关:宣布这则并购案的日子恰恰是该法生效8周年纪念日,并在宣布当天就因未能事先向商务部反垄断局申报,而违反《反垄断法》。许多人寄希望于《反垄断法》,但并不清楚到底如何从《反垄断法》维度审视该案。

  另外,滴滴推出的试驾是一个低频的应用,但是这确实是一个刚需,滴滴平台上有上千万名车主,私家车主因为会有换车的潜在需求,具有颇高的商业价值,在这个用户基数庞大的应用上也会有不小的转化率。

    对于当下要加入滴滴或优步的朋友,滴滴单子多,乘客素质一般。优步单子是少点,还是有一些时段的补贴挺好的。其实都可以加入去做,他们都有各自优点!看到谁给的钱多就去谁家。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优步与滴滴的合作也是其在各国经历了一系列水土不服后,融入当地市场的一项良策。优步在早期就已经意识到国际市场的重要性,在2011年底就以巴黎为起点开始了它的海外扩张之旅,之后又将触角伸至日本、英国、韩国、新加坡、加拿大、墨西哥等国家。然而对传统出行业带来的巨大挑战使其遭到了来自出租车行业的强力抗议,并引起了与当地监管部门的屡次摩擦。今年匈牙利曾发生出租车司机大罢工事件,出租车司机们严重抗议优步的快速扩张,并封堵了布达佩斯的一条主干道。近日匈牙利政府要求优步司机必须拥有出租车司机执照,这与优步的整体运营模式相违背,因而优步暂停在匈牙利的一切业务。在此之前,英国、法国、中国、美国等地都曾出现罢工活动,优步的海外扩张之路充满坎坷。与滴滴合并后利用滴滴已有的关系资源,更有利于优步在中国市场客服水土不服。

  算了不扯了主要也没认真听滴滴的建议,晚上喝大了优步司机把我送下车时送我了个水果,所以觉得有必要关注下这个o2o坑里的战友了,以上内容为坐车所听到的部分内容,不恰当之处还请联系泛泛大虾告知(微信:lzrs1314)

  目前滴滴与优步的专车司机中私家车主占很大部分,而新的规则要求所有司机考取《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将“非营运车辆”登记为“预约出租客运”,司机的保险种类不符合规定的也需重新购买,同时网约车数量和价格也由官方制定。更加严格的监管不止意味着运营成本的增加,也意味着优步及滴滴等行业巨头将不再是行业的规则制定者,游戏规则即将改变。此前网约车C2C的模式重点就在于利用市场限制车力,根据市场平衡最大化供需配对效率。在新的规则下C2C向B2C模式转变,这对于滴滴与优步都需要一段时间的调整与适应,而在这种模式下一直使用B2C模式的神州专车反而拥有优势。

  据悉,双方达成战略协议后,滴滴出行和Uber全球将相互持股,成为对方的少数股权股东。Uber全球将持有滴滴5.89%的股权,相当于17.7%的经济权益,优步中国的其余中国股东将获得合计2.3%的经济权益。滴滴也因此成为了唯一一家腾讯、阿里巴巴和百度共同投资的企业。同时,滴滴出行创始人兼董事长程维将加入Uber全球董事会。Uber创始人TravisKalanick也将加入滴滴出行董事会。

  “老大跟老二合并,老三挂了。”这句话经常被用于互联网公司的合并之中,那么,滴滴跟优步合并后,易到用车、神州专车是不是日子更难过了?

  驱动两家公司合作的除了经济利益的考虑还有应对政策的改变。前几天国务院出台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宣布网约车合法化。这一看似喜讯的消息却也隐含着对未来出行市场的限制。这一管理办法的宣布除了给予网约车合法“名分”外,还表明政府正式对网约车领域实施监管。管理办法中对车的紧急装置、里程数、行驶记录仪的安装等都有明确规定,同时要求司机必须有3年以上驾龄、无犯罪记录,并规定网约车平台要按照符合国家规定的方式计价收费,开具发票等。

  但传言一经传出,双方都很快进行了否认。滴滴方面表示:“我们并无类似计划,也不对市场留言做过多评论。”而中国优步高级副总裁柳甄在微信朋友圈中表示,合并一事“纯属谣言,增长很快,我们很忙,无暇回复。”

  这种疯狂的烧钱模式必然难以持久,到2013年后半年,这样的耗钱速度已经开始令很多打车软件难以吃得消。这个时候BAT的加入为最后战局的定格起了关键作用。2013年4月阿里投资快的,2014年1月腾讯注资滴滴,2014年12月百度投资优步。BAT的正式入局加大了烧钱力度的比拼,仅滴滴在2014年就发给司机及客户几十亿红包。这样的竞争力使得其他融资速度难以跟上的软件迅速边缘化,打车市场变成了寡头竞争。2015年滴滴并购了快的,战争由寡头之战晋升为优步与滴滴的双雄对决。  

  联姻前传——疯狂烧钱模式下的惨烈厮杀

  热闹的战场背后是双方一轮又一轮的融资以及难以实现盈利的账目。仅今年上半年滴滴就已融资超过70亿美元,而优步中国也从去年后半年开始接受了逾21亿美元的投资。飞快的烧钱速度下是跟不上的盈利水平。据36kr报道显示,2015年滴滴年亏损20亿美元,若取消补贴则至2017年利润可达10亿美元。而优步中国2015年的亏损也达10亿美元。虽然双方都尝试多元化发展,试图开拓广告等领域,但与亏损数额相比杯水车薪。若合并则意味着烧钱模式的终止,双方一年可节省至少30亿美元。更不用提双方背后有四家共同投资者——贝莱德、高瓴资本、老虎环球基金以及中国人寿保险,四个出钱人每天看着自己左手打右手花钱花得肝疼。其实不止共享出行市场,此前携程与去哪、大众点评与美团以及珍爱网和百合网的合并,都证明中国经济在经过资本狂欢后,停止烧钱模式走入平台、资源整合阶段,同时进行市场的重新洗牌—由价格竞争转移至产品提升是必然趋势。

  滴滴Uber中国合并:两个老冤家的盘算都挺美业

  外媒《华尔街日报》也证实了此项消息:知情人士称,中国最大的本土网约车公司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已经就收购优步的中国业务达成协议,从而结束这两家公司在网约车市场上的激烈竞争局面。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