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纳斯卡线条是大骗局 秘鲁纳斯卡线条世界十大未解之谜之一 史前秘鲁纳斯卡线条从何而来

2017年12月27日 来源:纳斯卡线条是大骗局 大字体小字体

  据报道,最新的研究认为这些巨大的图形,还有它们之间数公里长的线条,是纳斯卡人用来记录地下水源地位置的标记。正像今天,我们城市中供水系统图纸一样,这些神秘的线条正是古纳斯卡人所绘制的自己的供水系统图。而在它下面,就是古人用来饮用和灌溉、对于纳斯卡人最为宝贵的水利体系!

  1.纳斯卡巨画大概率不是伪造,其年代大致为公元前后,比起神棍频发的其他美洲文明遗产,纳斯卡巨画已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其学名是LinesandGeoglyphsofNascaandPalpa,与马丘比丘具有同等地位

  德国学者玛丽亚•莱因切在经过30余年潜心研究之后,提出相同的理论。她解释道,这些直线与螺线代表星球的运动,而那些动物图形则代表星座。在所有的理论中,最出名却又最牵强附会的要数埃里克•冯丹尼肯在他那本《上帝的战车》一书中所作的解释:这些是为外星人来参观而留下的入口处标记。另一种同样异想天开的妙说是,古代时,这里的人乘坐在热气球上留下这样的残迹。这一猜度的依据是,这些图案在空中才看得清楚,还称图案中有很多看上去很可能是当时为使气球飞离地面时那些燃烧物留下的痕迹。不过,乔奇艾•冯布鲁宁又声称这是赛跑比赛时留下的轨迹。

  虽然赖歇的实验形象地验证了她的假说,但,有一点,她的实验无法解释,那就是,在纳斯卡地区不仅有大量的直线条,还有众多的弧线所组成的图案,比如,那只长达100多米的猴子。

  在线条的结尾和相交的当地,科学家发现了陶瓷盆和一些能够证实是陈旧的宗教典礼遗址。更奥秘的是,考古学家们以为纳斯卡线的朝圣之路指向了天空中的星座。

  2014年12月8日,绿色和平组织成员在沙漠的荒漠漆皮上铺设黄色塑料标语,这些标语恰好在纳斯卡线条附近。摄影:RODRIGOABD,美联社

  几年过去了,这张标有奇怪“运河”的地图辗转到了历史学家鲍尔.科逊克手里。这位古印第安文化研究的专家,聚精会神地观察着标在地图上的交错线条。在“运河”周围的三角地带,有几条曲线,看去好像是一幅画,画着海神尼普顿所持的叉子。它果真是运河吗?或许它是旧时的公路遗址,或是大自然风化侵蚀的痕迹吧?冒着烈日,科逊克率领一支考察队来到了纳斯卡高原。他们在黑褐色的高原上,发现了十分清晰的“白带”。不过,把它称做运河,未免过分地夸大其辞了。河床顶多深15到20厘米左右,而且在平坦的原野上,水也不会在这样的运河里安然流淌。倒不如将这些“白带”称做沟更为贴切些。有的沟形状奇特,沿途弯曲曲;有的沟则笔直,长达1.5到2公里。考察队员们在思考,这一片大沙漠,窨画的是什么呢?

  科孛克博士重大发现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在美国同仁中传开了。不到一个星期,这个惊人的发现就在世界各地引起巨大的反响。随后,世界各地的考古学家、天文学家、地质学家、化学家以及人类学家鱼贯进入南美大陆,纷纷奔赴“纳斯卡荒原”这一不久前还是鲜为人知的渺无人烟之地。1945年以后,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各种学科的研究重新繁荣起来,南美这一奇怪巨画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1952年,国际考古学界和天文学界决定联手对纳斯卡荒原巨画进行一次大规模的考察。

   纳斯卡线条位于南美洲西部的秘鲁南部的纳斯卡荒原上,是存在了2000年的谜局:一片绵延几公里的线条,构成各种生动的图案,镶刻在大地之上,至今仍无人能破解——究竟是谁创造了纳斯卡线条、它们又是怎样创造出来的、神秘线条背后意味着什么,因此纳斯卡线条被列入十大迷团。这些镶刻在大地之上的图案数以百计,以复杂的手法刻画出鱼类、螺旋形、藻类、兀鹫、蜘蛛、花、鬣蜥、鹭、手、树木、蜂鸟、猴子和蜥蜴。还有众多的几何直线交错,有如机场跑道。这些图案分布在纳斯卡河北部的一块完整的高原台地上,面积达500平方公里。由于图案十分巨大,只能在三百米以上的高空,才能看到图案的全貌。这些图案是将地面褐色岩层的表面刮去十余公分,从而露出下面的浅色岩层,这些坑道线条的平均宽度约为二十公分,最宽的有10 米。这就是从飞机上看到褐色荒原上浅黄色线条组成的图案。这些长度不一的线条所组成的图案十分巨大:细腰蜘蛛有50 米长,秃鹰130米,蜥蜴190米,卷尾猴110米,前面提到的钦查烛台有180米,而一只蜂鸟,竟然有300米长。通过碳14测定,人们得出纳斯卡线条的制作年代为公元前200年到公元后300年。也就是说,它们已经静静的躺在那儿两千年了,直到1926年一位德国科学家发现了它们。从那以后,全世界无数的人前去观看,考察,人们苦苦的思索着:是什么人制作了它们?两千年前的科技条件下,他们是如何精确的在这么广袤的荒原上刻画出这些惟妙惟肖的动物?它们表达了什么,人们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画它们,有什么作用或含义?还有,为什么两千年来这些地表浅浅的图案能一直保留至今?纳斯卡线条离我们刚刚游览的鸟岛有数十公里,从鸟岛所在的皮斯科沿泛美州际公路向南,中间要穿越一座大山,从山间峡谷出来,就是寸草不生的纳斯卡高原了。导游告诉我们,这就是纳斯卡线条所在的荒原了。从车窗望出去,荒凉,贫瘠,满目戈壁。没有看到什么图案。导游说,在地面上是看不到的,除非走进去看,能看到沟壑,但看不到图案全貌,况且现在已经划为保护区了,游客是不可以进入的。公路边有一个十二米高的观景台,花20 美金可以登上去看。导游说其实这是蒙人的,你想,站在12 米的台子上去看500 平方公里的图案,这和站在地面上有多大区别。只有一个方式,坐飞机从空中看才能看到。而我们正是在赶往机场。机场设在整个纳斯卡线条区的东南角,是那种可乘坐4 人的观光飞机。观光客分坐两边,每人都有观景舷窗。费用不菲,每人280 美元,而且要有可能晕机的心理准备。为了让座舱两边的人都看到地面景象,在飞临地画上方时,飞机会大幅向一边倾斜,让你能直视地面,然后再盘旋回来向另一边倾斜。所以每个人都有机会看到,只要你不害怕,不晕机。下面这张图就是我们的飞行路线,从右下角的鲸鱼开始,然后是红色山岩上的宇航员,还有狗狗,卷尾猴。图上甚至生动的画上一架观光飞机和它在地面上的投影。在投影经过的图案中,那只秃鹰看上去很恐怖,像远古时代的翼龙。我们拍摄的最清晰的则是一只300 米长、占地9 万平米的蜂鸟,而现实中的蜂鸟比麻雀还小很多。最后看到的是一双手和一棵根深叶茂的大树,它们旁边就是那个观景台。从它们与观景台以及刚好经过的大巴车和油罐车之间的比例,你就能想象这些图案有多大,也就能想象站在观景台上你能看到什么。纳斯卡线条是当今世界十大谜团之一,无数人前去试图破解这个谜团。但我们看完这些图案后,心中的谜团不但没能破解,反而更加迷惑不解了。这些图案上的动物基本上都不是这个荒漠地区的,比如鲸鱼、蜂鸟、卷尾猴,那么当时的人怎么知道并画出它们来的,又是用什么手段按比例放大并画在动辄上万平米的戈壁上的。还有,即使是石雕石刻,经过两千年的风雨侵蚀也应该是面目全非了,可这些地画为什么能新鲜如初呢?荒漠,天高云淡。风沙不曾掩盖,岁月不能磨蚀。这就是我看到的纳斯卡,一个永恒的谜团。

  德国女数学家玛利亚•赖歇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了纳斯卡线条。作为一个数学家,她特别想知道那些纳斯卡人在设计和刻画线条时是否依据了几何学原理,她发现很多线条爬坡穿谷,绵延很长距离却能保持笔直,很可能是在木桩间拉线作为画线的标准,只要三根木桩在目测范围内保持一条直线,那么,整条线路就能保持笔直。

  纳斯卡线条的“惊天之谜”

  纳斯卡线条由于长度非常长,所以无法直接看到整个形状,人们也是在飞机上才发现了这个神奇的景象。传言,纳斯卡线条存在了将近2000年,一片绵延几公里的线条,构成各种生动的图案,镶刻在大地之上,至今仍无人能破解。

  这支考察队很快进行了一个有趣的实验:他们手拿指南针,一面沿着弯曲的沟行走,一面在地图上记下沟的方位与形状。一段时间过后,沟的形状和方位图完成了。令人惊异的是,这是一只喙部突出的巨鹰图。鹰尾与一条长约1.7公里的笔直的沟相连。这样,纳斯卡高原沙漠向考古学家们展现了它谜宫的一角。然而,为什么要画这只巨鹰?又是谁画的呢?这幅巨鹰图是怎样画出来的呢?而且,他们是怎样确定线条方向,又是怎样准确地制定鹰身各部位的比例的呢?当时他们用了什么样的测量仪器?

  1939年,保罗·科孛克博士为了完成其关于古代引水系统的博士论文,决定驾驶自己的运动飞机沿古代引水系统的路线进行一次考察。当飞越干涸的纳斯卡荒原上空时,地面一幅巨型图画吸引了他的视线:在广袤的纳斯卡荒原上,竟然存在一幅巨大而神奇的、好像是平行的跑道似的直线图画!科孛克博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驾机折返,再次对这些巨大的图形作了仔细观察。不错,确实是平行的跑道!面对这一巨大发现,科孛克博士激动不已,他后来惊叹地说:“我发现了世界上最大的天文书籍”。

  赖歇穷尽自己的生命来解答纳斯卡的秘密,在她生命的末期终于找到了她所认为最合适的答案。那些弧线是通过把线的一头固定住,另一端像用圆规画图一样在地上旋转,就能画出每一条弧线。赖歇的研究还表明,古代纳斯卡人会事先在约1.8米的小块地皮上设计图案。她在几片较大图案的旁边发现了这些泥土草稿,设计者们在小型草稿上确定弧线、中心点和辐射线的适当比例后,再作适当的放大。

  考古学家乔斯依•兰其奥则更直接而简单地把这一切解释为地图,标出的是一些进入重要场所的通道,比如地下水渠等等。古人因为没有纸张来作为记录信息,只好通过大地来纪录水源标记,并且,比例是一比一。对于地上画的各种各样的动物图案,那就更好解释了,就像我们现代人给周围地区起的名字对于这些图案形成的时间的争论则少多了。

  一直以来,外星人是否造访过过地球是一件争论不休的事情,而对于相信外星人曾经造访过地球的人们来说,秘鲁的纳斯卡线遗址就是他们心中的天外来客的造物之一。

  虽然赖歇论证详细,但,她那些关于巨型线条是如何刻制出来的解释并未得到普遍接受。赖歇理论中一个致命的问题,就是无法解释那些不规则图案是如何制作的?比如那只巨大的蜘蛛和那个神奇的牧羊人。很显然,蜘蛛和牧羊人的图案不是古纳斯卡人随意或者是无意中在广阔的地面上绘制出来的,而肯定是先有了设计蓝图,然后再制给予来。但,我们的疑问又一次回到了前面,古纳斯卡人是怎样将图纸上的样子放大到10000平方米甚至更大的土地上的呢?他们又是怎样在施工过程中保证图案不至于变形或走样呢?要知道,人们在地面上是根本无法辨认出这些线条的形状的!

  南美是一个用谜铺就的大陆,各种各样的神秘建筑物和远古文明的遗迹随处可见。南美西南部的秘鲁更是一个谜团丛生的国家。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建筑艺术中仍存在着许多尚待解开的谜团,例如惊人的萨克塞瓦曼遗址、奥亚坦布城堡以及长方形的欧兰太坦城堡……与之相比,“纳斯卡荒原”上的史前巨画更是一个难解之谜,它吸引了世界各地无数科学家们的极大关注,目前有关它的争论仍在继续。

  纳斯卡线条位于南美洲西部的秘鲁南部的纳斯卡荒原上,据说,纳斯卡线条被发现的过程相当的偶然。

  然而,纳斯卡线条太巨大了,人们在地面上根本无法识别,以至于直到上世纪40年代才被人们从飞机上全部发现。但,这些线条是在2000年前创造的,那时的人们不可能掌握现代飞行技术,那么,在根本看不到全貌的情况下,古代的纳斯卡人又是怎样设计、制造出这些巨大的直线、弧线以及那些动物图案来的呢?

  纳斯卡线条位于秘鲁境内南部的纳斯卡荒原上,关于纳斯卡线条的一切疑问至今也没能解决,让它成为了世界十大无解谜团之一。

  纳斯卡线条离我们刚刚游览的鸟岛有数十公里,从鸟岛所在的皮斯科沿泛美州际公路向南,中间要穿越一座大山,从山间峡谷出来,就是寸草不生的纳斯卡高原了。导游告诉我们,这就是纳斯卡线条所在的荒原了。从车窗望出去,荒凉,贫瘠,满目戈壁。没有看到什么图案。导游说,在地面上是看不到的,除非走进去看,能看到沟壑,但看不到图案全貌,况且现在已经划为保护区了,游客是不可以进入踩踏的。

  赖歇一生的核心就是那片静止不动的沙漠和它的居民。逐渐地,这个身着简朴的棉质衣服、脚穿橡胶拖鞋,瘦削而结实的女性成了秘鲁的英雄,纳斯卡全镇庆祝她的生日,并以她的名字命名了一所学校和一条街道。直到20世纪80年代,这位老太太在临终前,依然念念不忘纳斯卡的秘密……

  这是一座有石阶的塔状寺庙,建造在一个斜坡上,随坡度逐渐增高到20米。庙前及最高处,都有长方形土砖砌成的墙。寺庙底基周围有用土夸砌的房间,还有一些广场,其中最大的有45×75米。在纳斯卡文化早期(从公元100—800年间),教士占有一席之地。但那里的宗教活动却鲜为人知。不过,后人能从那里的陶器以及纺织品上的动物图案推断出几种当时被视为神圣的动物,如:猫科动物。另外,那里还埋着不同时期的一些墓穴,从有些墓穴中,人们还挖掘出一些当时的纳斯上学人所使用过的陶器和吃过的食物。

  在20世纪中叶,人类考古工作的一次重大发现,是在秘鲁伊卡省纳斯卡小镇。考古队员们在这座荒凉的边陲小镇,发现了方圆百里的土地上遍布纵横交错、形状各异的深沟,这些深沟显然是经过人工精心构造而成。身居其中,看不出这些变幻莫测的沟寓意着什么。当考古队员坐上飞机在空中做一次观察时,顿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那些沟其实是一个个几何图形,一个个动物图案、植物图案。这些形象生动、错落有致的图案,构成一幅蔚为壮观的图画。这庞大的地画使人一饱眼福。巨鹰、三角形、四角形、螺线、章鱼等络绎不绝。海洋生物怎么会出现在纳斯卡高原上的呢?当地一位女教师在二战期间,不断地清理着纳斯卡高原上的地画。由于她的辛勤努力,长达80米的卷尾毛猴、46米大小的蜘蛛、长有人手的180米大小的蜥蜴,以及鱼、穿山甲、蚂蚁等都被发现了。这位女教师还发现,完全相同的动物画,如同用图章盖的一样,每隔几十公里就出现一批。同时,她还发现了比这些动物大数十倍的人物画。其中的一个人物高达620米,躯干挺直,双手叉在肋下;一幅人物画没有脑袋,确有六个手指,等等。

  纳斯卡线条不仅仅是线条,这些简单的线条组成了数以百计的图形,组成了鱼类、螺旋形、藻类、兀鹫、蜘蛛、花、鬣蜥、鹭、手、树木、蜂鸟、猴子和蜥蜴的样子。

  自1926年人们发现了这些图案后,众说纷纭,然而对这些图案想表示的意图,至今仍是个不解之谜。艾尔弗雷德•克鲁伯和米吉亚•艾克斯比,这两个最早注意到这些图案的人以为,这些是灌溉用的水渠。后来,艾克斯比认为这些小径与印加帝国的“神圣之路”相似,那些圆椎形石堆是“聚焦”(即这些线条的聚合相交点),也可能是举行礼仪活动的场所。保尔•考苏克在1941年到达该地时,在夏至那一天,他碰巧观察到太阳恰好就是从这些红条中某一条的末端的上空落下去的。这一奇妙的现象他认为,这里是世界最大的天文书。

  “纳斯卡荒原”位于秘鲁西南沿海伊卡省的东南部,面积约250平方公里。在这片辽阔的原野上,有着多处令人难以理解的奇迹。1938年,一位秘鲁飞行员飞经安第斯山脉上空,无意间朝地面看了一眼。令他吃惊不已的是,平时看似无奇的地表线条,竟然变成一幅幅巨大的图案。这位飞行员后来这样描述见到的景象:这些巨画的每一根线条都是把荒原表面的细砾石挖开而成,其中一些“沟槽”所组成的线条,构成三角形、长方形、梯形、平行四边形和螺旋形之类的几何图案。有的是带有装饰风格的动物图形,有些纵横交错的线条很像今天飞机场的跑道和标志性的图案,由这一巨画所显示出来的跑道宽窄和长短不一,有的长达5公里,有的1公里左右,都很笔直,并且转角和交叉处都棱角分明。这位飞行员将其所见公布于世后,在当时并未引起多大的反响,直到1939年纽约长岛大学的保罗·科孛克博士在纳斯卡荒原再次发现这一巨型图画后,这一奇迹才引起世人的极大关注。

  1983年,一支意大利的考古队在纳斯卡地区发现了大量的陶器,这些陶器上都装饰有一些动物图案。而这些图案在荒漠上又以更大的规模重复出现。这些图案的相同使人们相信神秘的线条是古纳斯卡人所为。根据纳斯卡制陶风格的不同,考古学家们把纳斯卡文明分为5个时期。考古学家在线条所处的地层里,找到了那些陶器,由于处于同一地层,因此纳斯卡线条的年代与陶器的年代是非常接近的。而通过对陶器的碳14测定,人们得出了陶器的年代,从而也就间接得出纳斯卡线条的制作年代为公元前200年到公元后300年。

  1983年,一支意大利的考古队来到这里,他们在纳斯卡地区的南端发现了一座名叫卡华赤的古城,这里有宽阔的广场,雄伟的石级,还有几十座大约有30米高的金字塔。然而,令考古者迷惑不解的是,卡华赤城中并没有发现繁忙的市镇中心和军事活动的遗迹,相反,这座城市似乎只用于宗教仪式和节日庆典。

  上世纪80年代,纳斯卡镇的学生们在赖歇的带领下,向人们演示了古人是如何制造一条纳斯卡线条的:首先用标杆和绳索标出一条笔直的线,然后,再把表面的黑石拿走,漏出下面闪光的白沙,反衬着周围富含铁矿的岩石,于是,一条线就出现了。也许,这就是纳斯卡线条的本来面目吧。

  考古学家们最新的估计是出现在公元1世纪前后,这估计比原先的推算更早些。然而,不管是行家而且是非专业的分析家都无可置疑地对其魅力感到难以抗据。为了让它们能一直保存下去,当今已采取了一些保护措施。比如,参观者不准步行或驱车前往。在纳斯卡北部20公里处,建了一座瞭望塔,专为不宜乘飞机的游客们,提供斜向观望其中三个图案的机会。倘若站在平地上去观看,那么这些奇妙的图案将即刻失去其所有的魅力,因为它们规模之大,式样之繁多,是难以被觉察的。

  纳斯卡山谷这块辽阔的考古沃土,还孕育了一座座卡瓦奇锥形塔。那里众多的土砖建筑和昆切(用木条,藤,竹等捆绑在一起,外面涂盖泥土的建筑)虽然平淡无奇,但有几幢建筑物运河不一般,它们也许是公众聚会进行祭奠活动的场所。

  纳斯卡线条是当今世界十大谜团之一,无数人前去试图破解这个谜团。但我们看完这些图案后,心中的谜团不但没能破解,反而更加迷惑不解,更加迷雾重重了。这些图案上的动物基本上都不是这个荒漠地区的,比如鲸鱼、蜂鸟、卷尾猴,那么当时的人怎么知道并画出它们来的,又是用什么手段按比例放大并画在动辄上万平米的戈壁上的。特别是是那个宇航员图案,让人不得不想到这是外星人的杰作。还有,即使是石雕石刻,经过两千年的风雨侵蚀也应该是面目全非了,可这些地画为什么能保持新鲜如初呢?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