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创业»商业

中国创业现状 硅谷人眼中的中国创业现状

2017年12月26日 来源:中国创业现状 大字体小字体

  高科技创业公司是政府军事投资的副产品

  除了54个科技园之外,火炬计划还修建了32个软件园

  科技产业基地

  这时,少数国外的风险投资公司开始进入中国,例如IDG公司是在九十年代初来到中国的。中国对风险投资的理解也逐渐从政府的资助行为,演变为支持科技产业化的必要商业行为。但是直到1998年,政府才允许建立私营的风险投资公司。从那时开始,中国的风险投资公司才真正发展起来。

  要理解中国目前的科技发展与创业形势,不妨回忆一下冷战期间(与苏联对抗)的美国。早在二战期间,美国就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动员和调动科学家。二战后直到前苏联解体的45年间,美国都把科学技术视作一种战略资产。为了保护国家,甚至打赢与前苏联的战争,美国投入了大量资金研发先进的武器系统,力争在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领域取得领先地位。

  中国的改革已经难以用语言来描述。事实上,中国已经用华尔街做梦都想不到的方式拥抱了国家资本主义。

  中国风险投资的兴起

  火炬计划由4个部分:修建高新技术开发区、成立科技企业孵化器、设立种子基金、设立风险投资引导基金。

  到2011年,全国一共成立了1034个创业孵化器,其中包括336个国家级孵化器(20%的国家孵化器是私人运营管理的,而且这一比例还在上升)。像全球其他地方一样,中国的科技企业孵化器为创业公司提供办公场所,减免房租的优惠政策,以及与高校的技术对接等服务。

  风险投资引导基金

  科技园1991-2005年收入和出口金额:

  种子基金(创新基金)

  这些科技园都有特定的技术和产业发展方向,例如武汉的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以研发和生产光学元器件为主,上海的张江科技园以集成芯片和医药为主,天津以生物和新能源为主,深圳以通信为主,中山以医疗器械和电子技术为主。这些科技园每年为中国贡献5%的GDP,同时消耗中国一半的科研资金。

  科研基础设施建设:国家重点实验室计划,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中长期规划。

  2009年中国推出的创业板股票市场,为创业企业提供上市交易场所,相当于美国的纳斯达克。第一年就有超过一百家公司在创业板上市,而且估值高企(平均市值增长了66倍)。其中超过60%的创业板上市企业是人民币投资的,为这些投资者带来了丰厚的收益。

  这是作者于2013年初访华后写的5篇从宏观上介绍中国改革、科技创新、创业投资现状的文章汇总。由于时限,文章未涉及近一年中国轰轰烈烈的TMT收购兼并和赴美上市大潮,但是大局和历史基本涵盖。

  火炬计划是世界上最大的'打造科技产业基地'的实验。

  承担高风险的同时,创业者的工作也非常辛苦。从总体上看,创业者的努力程度普遍比受雇于他人的劳动者要高。CHFS数据显示,受雇于他人或单位的劳动者每周平均工作时间为5.5天;而创业者每周平均从事创业项目的时间为6.4天。

  四成创业项目处于赢利状态

  技术创新和产业化:国家级新产品计划,促进农村技术创新的星火计划,以及对创业公司来说最重要的火炬计划。

  译者七印部落,已获授权。

  中国第二炮兵部队(SecondArtilleryCorps)不仅控制着短程导弹(打击范围包括台湾、越南、菲律宾以及美国在关岛与冲绳的军事基地),而且还拥有洲际弹道导弹。其最新的末制导洲际弹道导弹(terminallyguidedICBMs)可对处在任何区域的美国航母造成威胁。中国海军和空军已从自卫为主,变成控制第一岛链(firstislandchain)甚至更远海域的有效军事力量。

  《双创报告》显示,截止2015年底,中国已有科技企业孵化器和众创空间共4875家,成为全球孵化器数量最多的国家。其中有1258家国家级“双创”平台,包括515家国家级众创空间和743家企业孵化器、加速器以及产业园区。

  火炬计划

  觉醒的雄狮

  这些资金主要用于建立国家科研机构,包括基础科学(如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和应用武器研究(如美国能源部、美国国防部及其高级研究规划署等)。随着联邦政府拨款数十亿美元发展科研,研究型大学也成为了军事生态系统的必要组成部分。

  2007年科技部和财政部设立了风险投资引导基金,并采取一系列措施吸引风险投资公司关注成长型的创业公司。风险投资引导基金可以直接投资给风投公司,也可以与风投公司一起投资创业公司,并且分担风险。

  基础研究: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相当于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拥有17.5亿美元财政预算;973计划(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是科技部众多计划之一。

  高新技术研发:863计划(国家高技术研发计划),其前身是中国战略武器计划和国家科技支撑计划。

  通过这些孵化器成长起来的创业公司,有些已经成为了大型跨国企业,包括联想、华为、尚德,等等。

  报告的主执笔人鲍春雷博士认为,目前,青年创业也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创业资金是青年创业者面临的最为突出的问题,资金短缺、融资困难成为影响青年创业的首要障碍。主要是创业成本高、融资比较困难和政府的优惠政策和资金支持有限。

  创业、风险投资和共产党,怎么可能都出现在中国?

  过去三十年,为了实现制衡美国的战略力量,建设现代化的军事队伍,中国在科技基础设施上投入了巨额资金。中国的军力已经从以往的陆军为主,逐渐演变成具备地区防御实力的综合性军队,足以支持其在南海和台湾的政治主张。

  小结

  除了依赖科技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国防工业的改革,中国还公开或私下购买的国外先进技术和武器。

  下图引自经合组织(OECD)有关中国创新政策的报告,列出了涉及相关科技政策的政府部门(注意,此图未列出军事技术部门)。

  科技企业孵化器

  中国军队正在放弃其对陆军数量优势的依赖,成为拥有精确的制导武器、先进的空军力量、海军平台和现代化C4SIR(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情报、监视和侦察)能力的新型军队。

  这些科技项目大多由科技部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发起和组织,财政部负责筹划部分项目资金。

  同行业的公司如果在地理位置上集中分布,会形成明显的产业竞争优势。例如好莱坞的影视产业,米兰的时尚产业,纽约的金融产业,还有今天硅谷的科技创业产业。早期产业集群的形成主要靠历史和地理上的机缘巧合。但是政府也可以主动在某地区通过集中资源、资金和人力来打造产业集群,从而形成超越其他地区的持续竞争力。以色列、新加坡和中国都在这方面取得了实践成功。

  中国的国家创新基金与美国的SBIR和STTR计划非常相像。成立于1999年的国家创新基金以提供资助(约合15~25万美金)、贷款补贴,或者股权投资的方式扶植科技创业公司。创新基金主要为早期的科技创业公司提供资金扶持,这些公司往往虽然拥有创新技术和较好的市场前景,但还无法吸引到商业投资(例如银行贷款或者风险投资)。

  最早的风险投资基金首先是由各地政府出资牵头设立的,随后又出现了大学支持的风险投资基金。1986年,科技部和商务部曾联手成立了中国新技术风险投资公司(ChinaNewTechnologyVentureInvestmentCorporation)。但它更像一个支持风险投资的政府机构,而不是一个以盈利为目地的私营企业。该公司于1997年破产。

  中国正在致力于取得基础科学和应用科学的领先地位

  由中国科技部发起的火炬计划,无论从规模、范围和结果上来看,都是全球最成功的发展科技创业的项目。在中国政府所有的科技发展计划中,火炬计划真正开启了中国高科技创新和创业的发展。

  《中国创业女性生存现状白皮书》发布(吴鑫摄)

  风险投资引导基金主要有以下几种形式:1.基金直接投资给风投公司,所占股权比例不超过风投公司总股数的25%,而且只要求固定的回报率;2.基金和风险投资公司共同投资创业公司,比例不超过风险投资的股权的50%或者不超过50万美元的投资额;3.基金为风投公司提供风险补贴,以补偿风投公司在资助创业公司上的付出的成本和损失;4.基金对风投公司孵化和指导的创业公司提供企业贷款。

  五是加强创业培训体系建设,以创业活动不同阶段、不同业态的知识技能需求为导向,针对不同群体、不同项目的特点,构建多层次、模块化的创业培训体系。(完)

  作者史蒂夫·布兰克(SteveBlank)是一位在加利福尼亚州佩斯卡德罗的硅谷连续创业的企业家和学者,因开发了客户开发方法论,启动了精益创业运动而知名。布兰克有超过30年从事高科技产业。他建立或者参与8家创业公司,其中4家是上市公司。

  火炬计划由4个部分组成:修建高新技术开发区、成立科技企业孵化器、设立种子基金(创新基金),以及设立风险投资引导基金。

  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创业公司、企业家和商业应用都是这些军事投资的副产品。例如,美国的半导体行业刚刚起步时,飞兆半导体公司和德州仪器公司的产品主要就是提供给阿波罗导航计算机和民兵II号洲际弹道导弹的制导系统使用的。

  银行在这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在地方政府出面担保的情况下,大部分火炬计划覆盖的企业都得到了银行提供的贷款。到1991年,70%由火炬计划资助的创业公司得到了银行贷款。像美国的SBIR计划和STTR计划一样,火炬计划最初只为科技公司提供少量的种子基金。一旦入选火炬计划,企业就相当于得到了政府的认可,因而更容易从银行获得贷款。

  火炬计划的独特之处在于,虽然由政府主导,但却按照创业方式运行——在学习和探索中不断完善和转型。

  与冷战时期的美国一样,中国正运用科技力量制造先进的武器系统

  中国的科技集群策略的另一个重要部分是研发和产业相结合,包括大企业与中小型技术企业的合作。政府成立了超过一千个生产力促进中心,为创业公司提供咨询、推广、产品测试、招聘、培训等孵化服务。

  高科技人才培养引进计划:吸引海归或海外华人人才的项目,比如教育部的春晖计划(被称作海归学者的种子基金)和长江学者计划、千人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的国家杰出青年学者计划等。

  从1982年开始,中国在基础科学研究、高新技术研发、技术创新与产业化、科研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科技人才培养与引进等五个领域出台了一系列的鼓励政策。

  OECD的《中国创新政策报告》很好地回顾了中国的科技创新生态系统的发展历程。

  中国的第一个科技园是北京的中关村科技园(也是我此行的目的地),如今它已经成为中国的硅谷。中国在全国范围内一共修建了54个科技园,容纳了6万家公司和800万名员工。

  中国正走在同样发展道路上

  过去的二十多年,火炬计划突破了中国原有的计划经济体制,它以我们熟悉的创业公司的模式展开运作——在学习和探索的过程中逐步完善和转型。这一点让火炬计划跟上了中国经济参与全球化的快速进程。

  不久后,中国领导人意识到仅凭火炬计划已经无法满足科技创业公司对资金的需求。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银行,都没有足够的现金提供给创业公司。直到这时,中国政府才开始考虑鼓励设立风险投资基金。

  创新基金的申请条件是,公司属于高科技领域,公司人数少于500人,至少有30%的员工属于技术人才,且公司的控股人为中国人。该计划的最终目标是帮助创业公司完成技术验证和市场验证,最终吸引商业资本(银行、风险投资、行业投资)的进入。

  2015年底,教育部印发《关于做好2016届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的通知》,《通知》明确提出,从2016年起所有高校都要设置创新创业教育课程,对全体学生开发开设创新创业教育必修课和选修课,纳入学分管理。加上15年6月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的“大众创业 万众创新”号召,使中国迎来了自改革开放之后的创业第二春。

  然而,大部分中国的风险投资人对创新基金的印象与美国的风险投资人对待美国的SBIR计划和STTR计划的印象一样,要么从未听说过,要么觉得申请这样的项目时间太长,而且钱太少。对这类基金的抱怨也基本一样:申请过程漫长艰难,申报条件过于繁琐,办事机构官僚作风严重,裙带关系复杂,最后衡量的标准往往讲求数量而非质量。

  中国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经济体制改革。第一批创业公司与各种科研院所和高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些公司的创始人多是离职的科研院所的研究人员和高校教师。有些科研院所的部门大多数员工都辞职下海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北京有85%的科技公司是科研院所的研究人员和高校教师下海创办的。

  调查显示,创业启动资金10万元人民币以下的占六成,初始资金的支出大都用于场地的租赁和购置方面,真正用于生产经营的资金比较有限;此外,从创业者后续资金来源来看,虽然经营性收入占据一定比重,但仍难以支持大部分企业、项目的发展,资金主要还是依靠自有资金和他人资金,以及向金融机构融资的方式来满足。融资用途主要是购买原材料和新设备,用于生产经营方面。

  借宣传图书的机会,我最近到日本和中国待了几个星期。我将用五篇文章分享我在中国的见闻。以后还会发表有关日本的文章。我在中国的一个星期只是走马观花,文章只代表我个人的观点,内容仅供参考。感谢创新工场的李开复、微软加速器(MicrosoftAccelerator)的林为千(DavidLin),斯坦福大学北京中心的弗兰克·霍克(FrankHawke),以及机械工业出版社的接待。

  评语:量身定制金融产品,打造创新服务模式,改进顶层融资模式,中国建设银行用“创新”服务“创新”,为“双创”企业带来不竭动力。

  火炬计划的任务之一,就是通过在全国范围内建设科技园、软件园、生产力促进中心来打造科技产业基地。

  上世纪80年代,中国政府开始改变用计划经济体制调控一切资源的做法。从那时起,科学技术与私营经济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基础科学与技术、金融体系及整个生态系统逐渐成形。以下是中国政府出台的一系列的科技发展计划。

  中国的科技基础设施建设

  中国取得这些成就的历程漫长而奇特。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实施工业国有化、农业集体化,私营经济完全被消灭了。所有企业都是国有的,国家实行计划经济、统筹分配资源。这就是我从小到大了解的中国,在那里私自开设企业就是犯罪,而且压根就没有市场营销这种职业。然而,中国早已今非昔比。

  该计划实施以来已经接受了超过3.5万份申请,为9000个项目提供了接近10亿美元的资金资助。对于拿到了创新基金的创业公司来说,就无疑于得到了官方的认证——政府认为你的技术有价值。

  我在硅谷生活了35年,也曾在纽约、波士顿、赫尔辛基、圣地亚哥(智利)、圣彼得堡、莫斯科、布拉格和东京等地教授过创业课程。但是这趟中关村(北京科技创业的中心)之行却着实让我震惊。其他城市还在探索如何成为下一个硅谷,但是北京已经上路。

  近年来,这些孵化器出现了新的发展模式。例如,教育部和科技部协手在高校建立了45个大学创业孵化器。另外有近一百家由海归科学家和工程师建立的专业孵化机构。还有针对特定行业的孵化器(上海的生物医药孵化器,北京的高级材料孵化器,天津的海洋科技孵化器)。这些孵化器一般都坐落于东部沿海地区,侧重于化TMT(技术、媒体、通信)及生物技术。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