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

女王有哪个系列的番号 关于SM剧情的高质量电影有哪些

2017年12月19日 来源:女王有哪个系列的番号 大字体小字体

  《胎儿密猎时刻》TheEmbryoHuntsInSecret(1966)

  导演:石井隆TakashiIshii

  上图纱奈作品番号SBB-126

  实际上本片所蕴含的思考深度是很锐利的——如果生命和痛苦一起降临,那么生命的意义何在?胎儿在母亲体内过着纯粹的寄居生活,无忧无虑,这是母亲给胎儿营造出的天堂,然而一旦婴儿出世,伴着啼哭来到陌生的世界里,究竟是恩赐还是罪责?这个问题缠绕在定男的脑海中,同时家庭的不幸又驱使他去将“给予生命”和“创造痛苦”等价起来。在他的观念中,他的生命是母亲给的,他的痛苦也是,正因为被动的有了生命,才又被动的有了痛苦,于情于理,他觉得自己都是无辜和可怜的人。若松孝二在这个问题上进行了最直白的讽刺,借用自然法则来对其进行反驳,可是新的问题又来了,人和动物是不同的,不同之处在于人有思想,比动物更懂得精神上的痛苦,那么借用繁衍族群的自然法则就难以为生育确立绝对的正确地位。这个矛盾统领了《胎儿密猎时刻》,也使得本片脱离了传统的虐恋电影,而焕发了一丝对日本传统母物电影的反讽。

  《花与蛇》的故事中,没有将虐恋局限在狭窄的空间里径自展开,而是将其搬上了舞台,使其具有了表演化与仪式化的显著特征。这两个要素实际上普遍存在于虐恋行为中,例如在虐恋中双方往往刻意打扮,或者身穿异性服饰,以求达到完全伪装自己的目的,这种伪装虽然是形式上的,但在心理上实际上是完全忠实于自己。或者在平日里,你要西装革履,发型规整,但在虐恋中,你可以完全摒弃掉平日里的刻板与严肃。这一点在日本文化中是尤为重要的,荷兰籍日本文化研究学者布鲁玛在《日本文化中的性角色》中写道,“如果说日本人确实是一个礼貌、温和、温柔和温顺的但带有死和虐待狂的强烈幻想的民族,这些幻想很少渗入到真正的生活。”这些幻想在战争等极端环境中可以凸现出来,而在平日里却只能在文学和影视作品中去满足这些幻想,这也成为了日本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花与蛇》以及数量繁多的此类作品的诞生也便能够自圆其说了。

  影片中组织虐恋表演的剧场存在于很多日本人的心里,他们的幻想在平日里被压制、被自封,但在某些时刻,这些压制和自封是会松动的。观看表演的人中有各路社会名流,他们带着面具去释放内心中强烈的关于死和虐待狂的幻想,从而达到心理和生理上的满足。而在另一方面,对于女性角色的刻画则侧重于其内心的转变,一开始的恐惧失措到后来的委曲求全,再到之后的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完成了观念上的彻底转变。也将虐恋的行为从一方取乐,另一方受罪过渡到了双方同时在过程中享受快感,达到虐恋的最高境界。

  即是矛盾,便必然有不可调和的两端。在影片中,一端是定男对女职员的各种蹂躏,并像养狗一样养女人,他将这种行为定义为净化;另一端是定男骨子里对母亲怀抱的怀念,他不想降生,他想要一直做一个胎儿,生活在母亲的子宫里。于是,也才有了定男对女职员的两种极端对待,一会儿是辱骂和鞭打,一会儿又是亲吻和轻抚,直到内心的矛盾到了难以附加的地步,他扑在遍体鳞伤的女职员怀里,像个孩子一样的痛哭失声。

  编剧:若松孝二KojiWakamatsu

  导演:若松孝二KojiWakamatsu

  日本的虐恋文化异常繁盛,虐恋文学也是百花齐放,这其中团鬼六的“花与蛇”系列可谓鹤立鸡群,令诸多虐恋文学作品望其项背。本片就是改编自团鬼六的同名作品。至今,“花与蛇”系列已经拍摄出了多部同名改编作品,而这其中尤以石井隆编导、杉本彩主演的版本最为人称道。继2004年的本片取得成功之后,两人又在2005年合作了续集。

  在场景的选择上,空荡荡的居所带给人闭塞与压抑的感受,宛若女人的子宫一样包裹着定男,而他蜷缩着睡觉、蜷缩着死去的模样也宛若胎儿一般。这个意象在达伦·阿罗诺夫斯基的《梦之安魂曲》中也有用到,不知是异曲同工之妙还是达伦借鉴前辈之处。

  若松孝二是日本著名的四大情色电影大师之一(寺山修司、神代辰巳、大岛渚、若松孝二),平生拍片过百部,以政治和情色题材为主。《胎儿密猎时刻》是其中较为出色的一部,通过男主角定男对女职员的囚禁、鞭笞、侮辱、虐待等诸多虐恋行为展现了这个生而微苦的男人对具有生育能力的女人的极端仇视心理。

  编剧:石井隆TakashiIshii

  《花与蛇》FlowerAndSnake(2004)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