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uber和滴滴 如何看待滴滴收购Uber中国?

2017年12月17日 来源:uber和滴滴 大字体小字体

  4.终于搞清楚滴滴和Uber的关系了:你「Uber」可以坐享我「滴滴」的成长收益「20%股权」,但我要做什么事情你没权利bb「17.7%/3=5.9%≈5.89%投票权」。

  资本:滴滴现金多,优步有靠山

  三、VIE架构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同样应受《反垄断法》约束

  2.以滴滴为代表的大量国内互联网企业属于VIE架构,那么旨在规避国内相关外资准入规定的公司这种组织形式本身合法性存疑时,这些企业间的并购是否还适用《反垄断法》?

  在国内,目前已知的一个能够充分证明经营者集中反垄断审查正当性及必要性的案例是:合肥亿帆垄断尿素原料案。

  一、引子:周年纪念日里的“彩蛋”

  制定《反垄断法》的基础性假设是:立法者确信市场经济,总体上,优于高度管制化的计划经济,可以使价格总体上更及时地反映供需变化,优化资源配置,并激励自由创新,进而获得不受政府干预的正当性;而这就需要政府在放弃计划经济的同时,确保以独立行使经营自由为前提分散的决策机制,可以通过由此产生的交易风险,来激励争取达成交易的市场主体通过提升绩效、不断创新管理和技术,最终促进社会总福利和消费者福利的提升。

  许多人称这条新规正是压断Uber中国的最后一根稻草,因为与占据垄断地位的滴滴不同,没有补贴的Uber根本无法在市场上立足。不过,消息人士称滴滴与Uber的谈判早在几周前就开始了。

  “……2009年下半年,亿帆医药、新陇海制药、芙蓉制药三家公司重组,随后尿素原料国内销售价格从35元1公斤变为350元1公斤,较原价上涨10倍。该案是否达到经营者集中反垄断审查申报标准,是否应申报未申报不得而知。但《国务院关于经营者集中申报标准的规定》第四条规定,即便未达到申报标准,“按照规定程序收集的事实和证据表明该经营者集中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的,国务院商务主管部门应当依法进行调查。”但是,国家发改委反垄断执法机构没有请商务部调查,而是在自行调查后,在2012年要求该企业将原料药价格“从每公斤380元降至198元,为下游企业减轻负担2000万元”。(《2012年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工作和2013年主要工作安排》,载《中国物价》2013年2月)这也就意味着,发改委系统的反垄断执法为这样的定价套上了“合法的外衣”,倘若对比相关企业重组前进行换算,就等于让下游企业不得不多转嫁至少1646万元给消费者……”(节选自笔者:《三大反垄断执法机构在执法中做错了什么(下)》,载财新网2014年8月8日。)

  同样的事情已经在一年前上演过,当时滴滴、快的宣布合并没多久,易到就向中国商务部反垄断局(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办公室)、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监督检查和反垄断局,举报滴滴快滴的合并行为未按要求向有关部门申报、严重违反中国《垄断法》,请求立案调查并禁止两家公司合并。

  原标题:为什么说滴滴和Uber合并了,百度反而有机会了

  九、滴滴收购优步中国的命运

  对于已经获得市场支配地位,能够超脱市场竞争约束的企业,如果能够继续像接受市场竞争约束那样定价、开展各类经营活动,那么政府自然也不应依据《反垄断法》进行干预,但是执法者有义务对这样的企业进行监督,防范其滥用市场支配地位限制所设想过市场的竞争,或者通过涨价获得远高于竞争环境下的利润水平。然而,这种事后监督的成本往往是高昂的。因此,《反垄断法》也就有必要对那些可能通过并购导致市场竞争格局发生巨大变化,且又难以事后对这类企业进行长期监控案件,引入事前申报审查。这样能避免放行这些案件后,有个别案件导致价格上涨到明显不受有效竞争约束的高度,以至于政府再次有理由以市场失灵的名义干预价格,重拾计划经济手段,甚至由于个案对社会、政治、文化、环境等方面的负的外部效应过大,导致了政府对合并后的企业采取虽可能合目的,但不合比例的干预措施。

  6.若该案获批,剩余的神州租车与易到用车是否还可能形成对滴滴的有效竞争约束?

  今天,剧情出现了反转。而滴滴Uber的“正面战场”结束,我们也要恭喜程维,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反垄断法维度下的滴滴收购优步中国

  近期滴滴又推出快车和专车,优惠又进一步加大。滴滴的车相比UBER来说会比较多,大部分地方都可以打到车。笔者前几天就碰到这样的问题,在非闹市区,出租车几乎看不到,打开uber发现无车可叫,然后用滴滴,2分钟叫了辆快车。

  六、网约车可以构成单独的相关市场

  1.为什么对企业并购设定事前的反垄断审查具有正当性?

  3.作为网约车平台,优步中国的车资分成若低于法定的经营者集中申报标准,是否就可以不必申报?

  由于国内大多数互联网企业,包括滴滴在内,都是先在海外避税港设立便于海外融资的实际控制机构,再通过与国内高科技公司签订特殊的服务与利益分配协议(即所谓的“VariableInterestEntities架构”,简称“VIE架构”),来规避我国对外商投资互联网业务的限制性规定。商务部反垄断局在依据《反垄断法》审查这类互联网企业的并购案时,仅仅是根据该法审查并购对市场竞争环境的影响,不涉及外资政策,因此无论结论如何,都与是否认可“VIE架构”合法性无涉。

  不过这不代表监管不会到来,通过查看Uber和滴滴背后投资人信息可以看到,Uber背后投资人多为海内外专业机构,而滴滴背后则是专业机构与个人对半,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其中还有拥有政府背景的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作为主权投资基金,因战略的定位,中投投资主要局限在金融、石油、天然气、矿产以及基础设施工程等领域,通常在被视为对国家具有战略意义的项目买入股权,鲜少涉及国内互联网行业。

  优点:近期滴滴又推出快车和专车,优惠又进一步加大。滴滴的车相比UBER来说会比较多,大部分地方都可以打到车,在非闹市区,出租车几乎看不到,打开uber发现无车可叫,然后用滴滴,2分钟叫了辆快车。

  4.若没达到法定的经营者集中申报标准,商务部是否还能调查?

  2016年8月1日,如果滴滴没宣布收购优步中国,许多人也不会意识到这天与我国《反垄断法》有关:宣布这则并购案的日子恰恰是该法生效8周年纪念日,并在宣布当天就因未能事先向商务部反垄断局申报,而违反《反垄断法》。许多人寄希望于《反垄断法》,但并不清楚到底如何从《反垄断法》维度审视该案。

  四、优步中国营业额应已达到申报标准.

  Uber表示,该公司并不担心与滴滴共享投资者,因为这些投资者都没有董事会席位,也没有董事会观察席位,所以他们所能获得的公司信息较少,对公司的控制力也较低。

  7.是否可以通过附加保持滴滴、优步中国独立运营的条件,批准该案?

  同理,在滴滴收购优步前后,都已经出现了车资上涨、补贴减少的现象。如果该合并案不适用《反垄断法》进行审查,不能确保网约车市场的动态定价受到有效竞争的约束,则只会让地方政府主张:有必要,根据交通部《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管理暂行办法》第三条第二款,通过政府指导价来干预网约车价格。而这也不排除在一些地方,再次为寻租敞开大门,尽管这恰恰是《反垄断法》的“经济宪法”属性本来希望避免的。

  从上述假设出发,立法者也就赋予了《反垄断法》所谓“经济宪法”的属性,即:一方面规定政府有保护市场竞争——这一市场内生秩序的义务与责任,确保竞争可以成为市场的内生秩序,有效地约束所有市场主体的经营活动,不得尸位素餐;另一方面,又在经济领域约束行政与司法行使的公权力仅限于保护有效竞争,不得额外地恣意干预微观经济(参见笔者《中欧垄断协议规制对限制竞争的理解》,载《比较法研究》2011年第1期)。

  五、商务部可以依职权调查

  近期滴滴又推出快车和专车,优惠又进一步加大。滴滴的车相比UBER来说会比较多,大部分地方都可以打到车,在非闹市区,出租车几乎看不到,打开uber发现无车可叫,然后用滴滴,2分钟叫了辆快车。

  八、不应以滴滴、优步中国在合并后保持所谓“独立运营”为条件批准该案

  应要求,再谈下专车司机的收入。有个有意思的现象。大量的司机喜欢有意无意夸大自己的收入。我就经常遇到乘客或朋友对我说:“听说开uber,一个月随便赚5W哇?听说就下班跑一下,一个月也是一万多哇?”我自己,还有我一个朋友,都是全职开uber的,以我们的经历来说,这是不可能的。哪怕是在uber补贴最多,单子也多的4、5月份。我每天跑10个小时,一个月大概能赚1万左右。我朋友比我跑得多些,他每天跑12个小时,能赚1万3左右。注意,这仅仅是最好的两三个月而已。在开uber之前,我跑一号和滴滴,月入大概七八千吧。

  5.专车平台所处的相关市场该如何界定?

  毕竟,截至2016年6月,商务部在过去近8年里查结的1479个经营者集中案件里,只有2件禁止实施,26件附条件批准的案件得以公布审查决定全文。其中,上次吸引大量读者关注反垄断执法的案件还是2009年被禁止的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案。因此,去年滴滴快的合并案、今年的滴滴收购优步中国案这样的案件,无疑是向更多人介绍相关执法的良机,例如在以下7方面:

  由该案可知,若商务部反垄断局能及时审查并禁止亿帆医药、新陇海制药、芙蓉制药三家公司重组,那么消费者就不会每年(至少)多承受1646万药费负担,也就不会让国家发改委反垄断执法部门获得干预企业定价的权力和可能缺乏有效监督的寻租空间,并最终赋予该案当事人不合理涨价的正当性,将价格提高到不受市场竞争约束的水平。

  然而,确实有人主张:批准“VIE架构”互联网企业的并购案,就等于承认“VIE架构”的合理性,以至于真正的外资企业也利用这一架构来规避我国对外资市场进入的限制。实则,这样的主张是站不住脚的,因为商务部反垄断局本身不是外资准入管理与审查机构,无此职权,而且还有商务部其他部门、工信部等对口部门专门负责外资市场进入限制方面的管理,并不会因为商务部反垄断局依据《反垄断法》的调查结论而影响这些机构的职权行使。因此,过去8年来,以涉及“VIE架构”为由,不受理互联网的经营者集中案件申报、不调查未依法申报的互联网业并购案,是商务部反垄断局的重大工作失误。

  七、滴滴快的收购优步中国后的竞争环境分析

  我们再看两家公司的估值对比,上个月,Uber在沙特阿拉伯获得了价值35亿美元的主权财富基金,该基金对Uber公司估值达到625亿美元。而5月,苹果则向中国打车应用巨头滴滴出行投资10亿美元,此时的滴滴出行的估值攀升至280亿美元。

  滴滴快的遭遇成长烦恼

  二、企业并购设定事前的反垄断审查的正当性

  由于种种原因,一些企业会在市场竞争环境下,基于行业的自然垄断属性,或者市场进入壁垒高、其产品与服务具有锁定性或者巨大的网络效应,或者长期的优胜劣汰,在相关市场发展到特定阶段时,获得不受市场竞争有效约束的市场地位——即市场支配地位,一方面收获高于竞争水平的利润,另一方面有动力通过限制竞争行为来妨碍所涉相关市场上的有效竞争(参见笔者:《奇虎诉腾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案中的市场支配地位认定》,载《电子知识产权》2013年第4期)。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