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爱情

爱情到底是什么东西 爱情在金庸眼里究竟是什么东西 告诉你爱情背后的科学

2017年12月12日 来源:爱情到底是什么东西 大字体小字体

  这就是金庸第一阶段对爱情的认识:英雄身负伟大光荣的使命而来,一路上谈谈情、说说爱,但都不过是人生点缀,就像窗台上的盆景。他们可以“盈盈红烛三生约”,但转头马上要“霍霍青霜万里行”,唯恐让爱情影响了政治正确。

  你看《神雕侠侣》,爱情在这本书里已经不止是点缀,也不止是主线,而是一种信仰、是一种宗教、是人生的终极追求。标志性的宣言就是那一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科学家们大都同意爱情并非某种可以控制的东西,并不存在某种神奇的开关,可以打开或者关闭爱情。相反,爱情源自我们潜意识深处。一名研究人员指出:“目前认为,人类潜意识里所包含的信息量要比我们理性的大脑多出10倍。因此,当我们发觉自己与某个人陷入爱情之时,我们往往会有怦然心动的感觉,但实际上我们的大脑正在全力工作进行各种运算,才能让我们产生这样的感受。”这也便是人类学家海伦·费舍尔(HelenFisher)所称的“浪漫的爱”。但她对此的描述可就完全没有浪漫的感觉了:“这是一种在过去数百万年时间内演化出来的基本机制,驱使我们将注意力集中到某个特定对象身上以便开启交配过程。”因此,这是大脑潜意识的行为,不是我们自身所能够控制的。

  在赵敏、纪晓芙、殷素素、戴绮丝等精彩纷呈的爱情表演面前,“亲情”和“友情”显得如此单薄寡淡。你看书上写谢逊的所谓丧子之痛,我们少有地感到金庸居然词拙技穷了,只用一句“谢逊仰天长啸,泪珠滚滚而下”含混应付过去,完全是现在多数网络小说的水平。

  金庸本人的情路,实在不算太顺利,但他在写爱情上却是第一流的。有人说他写女人比男人好、写爱情比友情好,前一句我觉得还可以商榷,后一句我举双手赞同。

  看看《倚天屠龙记》就知道了,金庸自己说:这本书的重点不是爱情,而是男人间的亲情和友情。然并卵的是,他实在太会写爱情了,想不喧宾夺主都难。和“亲情”“友情”相比,书中的爱情明显深刻得多、抢眼得多。

  一个作家,放弃了自己最擅长的母题,这是怎么回事呢?

  这些小说里的英雄主人公不管多么儿女情长,一旦遇到大事,爱情统统让路。陈家洛甚至连女朋友也可以送人——他一心想说服乾隆皇帝废满兴汉,乾隆提出条件:我喜欢你女朋友,陈家洛一咬牙一跺脚就答应了。

  2)我们是如何感受到自己身处恋爱之中呢?

  开篇的两部书《书剑恩仇录》《碧血剑》,里面的爱情也算热热闹闹、五光十色,但和小说的主线没什么关系,就像是菜肴里的味精,多一撮也是吃,少一撮也是吃。

  在费舍尔开展的一项研究中,17名刚刚陷入恋爱的志愿者(10名女性和7名男性)参加了实验。这些年轻人平均大约经历了7个半月的幸福恋爱生活,科学家们对这些志愿者的大脑进行扫描。在他们大脑的腹侧被盖区显示活跃的迹象,这个区域是大脑产生多巴胺并将这种刺激物质送往大脑其余部分的脑区。换句话说,这一区域是大脑生产兴奋剂的工厂,属于大脑奖励系统的一部分,它会源源不断产生渴望,期待,欲望,精力,注意和动机的区域。也就是说,恋爱中的男女有点像是“磕了药”,非常“嗨”。

  现如今,世界上存在着多种多样的爱情模式,以及不同类型的爱人,但是,如果两人之间的亲密关系没有了浪漫和激情,原本因浪漫和激情在一起的两人,亲密关系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关于我的几点看法:爱情之初,是唯美的,令人生羡的,这也就是每个人的初恋为何如此的刻骨铭心,许多的许多,都是对方给你的,也都是第一次的,感到很新鲜,而且很亲切,因此很难忘,走到一起,那是千禧之姻,没到一起,也会终生不忘之。每每看到情侣走到街上,我从没有羡慕,只有祝福,我只是在想,他们就是现在二人世界群中最幸福的一对。对于他们而言,爱情是神圣的,独有的。爱情固然美好,但又能有几个人真正的找到真爱呢?不是错误的时间遇到错误的人,就是正确的时间遇到错误的人。时间对了,人也对了,可是人已东南飞···

  《射雕》是一部真正的爱情传奇。郭靖和黄蓉的爱情故事,是小说的主线,也是整部书最精彩、最闪光的东西。

  当然,大师毕竟是大师,金庸在“谢逊丧子”的环节上马失前蹄,很快在同一本书的另一个悲剧——“杜百当丧子”上找补了回来。这个小故事只有对原著相当熟悉的读者才会知道,淡淡几笔勾勒,却写得让人痛彻心肺,我们这里不赘述了,以后有机会再剖析。

  爱情是什么?爱情让我们可以为彼此奋不顾身,它来自人类古老的潜意识,并不能由人主观意识控制,你不能把爱情打开或者关上

  一开始,金庸也许并不打算当一个写爱情的圣手。

  虽然“铁血丹心”的路子依旧,但不同的是,金庸决定腾出一只手,深入发掘爱情这个伟大的文学母题。

  在这个套路里,英雄人物是必须要胸怀家国天下的,是要书剑江山的。平日搞一点卿卿我我的事情,是点缀、是增色,但绝不可以把爱情当作人生的头等大事来经营。

  他不再表现爱情、歌颂爱情了,甚至转而嘲弄爱情、解构爱情。

  金庸赞成陈家洛这种搞法么?大概也不赞成。但金庸看不到出路,除了让陈家洛把女朋友交出去,他不知道该怎么写,那时候的他在“江山美人”的老套子里还转不出来。

  对比金庸之前的小说,你拿掉袁承志和温青青、袁承志和阿九的爱情故事,《碧血剑》还是《碧血剑》;但你试着拿掉郭靖和黄蓉的爱情故事试试?《射雕》会完全被抽掉筋骨,根本不成其为一本书。

  我能不能写一种英雄,把爱情当作人生的最高追求?

  自此以后,金庸开始脱胎换骨,进行着更大胆狂放的尝试:

  刚写武侠小说时,他的爱情观还逃不出上一个时代侠义小说的藩篱,无非是“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八个字。

  托雷卡特并不认为爱情可以分门别类。从一名神经科学家的角度来讲,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并没有那么不同,尽管不同的恋人的爱情道路必然完全不同,从相识到相知相恋,每个人都有专属于自己的爱情故事。托雷卡特表示:“有时候两个人要相处很久之后才会产生感情,但有时候两个人之间会一见钟情。而在恋情之中,人们的感受也会很不相同,因此我们会给它们取不同的名字。”

  到了第三部书《射雕英雄传》,金庸变了。

  为什么我们能深深记住《射雕》?不光是东邪西毒、南帝北丐的宏大江湖设定,尽管那确实让男孩们兴奋。真正打动我们的,正是郭靖和黄蓉的爱情。

  而从生理上讲,恋爱会让你感到口干舌燥,焦躁不安,膝盖发软,你会感受到强烈的分离焦虑,你害怕与对方哪怕是片刻的分离,你渴望与对方做爱,你渴望与对方心灵相通。你希望对方打你电话,联系你,你会突然充满干劲,希望自己变得更加优秀以便赢得对方欣赏——恋爱中人们的所作所为实在令人惊叹。神经科学家托雷卡特(GabijaToleikyte)指出:“爱情是一种进化机制,让我们对某个特定对象产生强烈好感,从而有助于与对方开始交配过程,从而将自己的DNA传递下去。”

  费舍尔认为爱情在数百万年前人类最古老的祖先之中应该就已经出现了,并且这种情感对于人类进化起到了有益的促进作用。她说:“这种进化机制能够引导我们走向交配过程。97%的哺乳动物并没有夫妻抚养后代的机制,但人类有。在长达数百万年的历史长河中,人类爱情的机制经历长期演化,让我们在充满浪漫的爱情体验中走向交配并有效地将我们的DNA传递下去。”(晨风)

  我能不能抛开过去的政治正确,让侠义小说围绕爱情展开,把之前的书剑江山、民族大义、家国恩仇都变成为点缀?

  但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爱情——这项金庸本来特别拿手、特别出彩的绝技,最后忽然被他放弃了,就好像令狐冲放弃了剑,胡一刀放弃了刀。

相关内容

精选文章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