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二人转»艺术

看东北二人转 如何看待东北二人转这门艺术?

2017年12月11日 来源:看东北二人转 大字体小字体

  我妈哭过以后,迅速调整心态,从剧团的正规演员变成民间艺人。所谓民间艺人算是二人转界里的个体户吧。大多数民间艺人都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甚至没有几个识字的,学成之后靠着师父出道。他们不在剧团挂靠,甚至没有固定搭档,哪里剧场缺人就去哪里,所以也叫散班子。我妈这种受过专业训练的算是异类。他们赚得比剧团多但是不稳定,除非你是那种炙手可热的大角儿。小沈阳,翟波,以及乡村爱情里一众大咖,早些年都是这么过来的,本山大叔并不是教他们唱戏的师父。

  1987年,他们毕业了。我妈收获了一个优秀学员证书,以及我爸。多年以后我才发现爸妈的姻缘其实是校园爱情故事,贼尼玛青涩。

  关注这个问题至少三年了,喝点逼酒壮完胆写一写。很多答主说了二人转的起源和现状,我说一说我经历过的二人转和二人转演员,有点乱,我想到哪写到哪。

  那时候文化局给每个剧团都下达了“送戏下乡”的任务(现在也有),剧团每年都要去各个农村演出慰问。在新的城市我家举目无亲,剧团演出只能带着我。村与村不同,村里的剧场也有好坏之分。不过再好也只是有个屋顶能遮风挡雨,差一点的没有剧场,直接找块平整的地,露天开唱。

  我问过我爸妈为啥唱二人转,他俩异口同声说穷。

  好在这时候他俩也初步完成了原始积累,靠着收入买了房子,终于不用在寄人篱下。我刚好也到了上学的年纪。这时候开始,我妈开始频繁地到外地剧场唱戏,我爸在家带我。

  当时比谁会的戏多,谁唱的好,现在一场二人转净他妈剩说口和绝活儿了。

  我妈就比较生猛。她前期遭遇跟我爸相同,都要照顾最小的妹妹。但没我爸幸运,她小学读到五年级就被迫辍学了——“小姑娘念再多书也是赔钱货。”我姥爷原话就是这么说的。我妈青春期时,有一次跟闺蜜偷着趴火车到了北京,两个农村丫头没敢走出火车站,但还是被首都的繁华圈了粉。《霸王别姬》里,小豆子跟小赖子看角儿唱戏看到泪流满面,“我什么时候能成角儿啊。”,我估计我妈当时就是那种心情。十年之后虽然她再没去过北京,但在圈子里也算个小角儿。至于她闺蜜,我阿姨,十年后凭借美貌嫁了个超级大律师,成了家庭贵妇。西方哪个国家都去过了,论改变命运的水平,她完爆我妈。

  做生意的人梦见看东北二人转,代表顺利中慎防小人设计,停顿一段时间再开始。

  那时候观众是真爱听戏,一听说送戏下乡,真的有人走几十里路从邻村来捧场。他们会记住哪个剧团的哪个演员唱得好,私下里还会讨论对比。露天演出的时候,一圈圈观众把演员围在中间,里三层外三层,一站就是一下午,宁舍一顿饭不舍二人转真不是吹牛逼。这时候应该也是演员最有成就感的时候。

  95年又是一个转折点。我爸妈长期驻唱的歌舞厅发生一起大案,两伙本地涉黑势力在歌舞厅火并,死了一位大佬。我爸妈大难不死,连夜逃回家。此案涉及了很多人和事,市里开始对以歌舞厅为首的娱乐场所大力整顿。整顿的结果就是歌舞厅要么倒闭,要么转型。我爸妈失去了第二收入。

  为了增加收入,我爸妈,以及他们的同事,都在做兼职。九十年代,我们那里有一种娱乐场所叫歌舞餐厅,我不知道怎么描述这种场所,就是一进门是个大舞池,正对面是舞台,歌手和乐队在上面。周围是卡座,客人能吃饭喝酒,能点歌,喝嗨了还能叫个小姐共舞一番。

  4)歌舞,流行歌曲+杂技,现在叫绝活儿。

  先说结论:一切服务大众的娱乐形式,不管是相声小品魔术杂技歌舞,本质上都是取悦观众。二人转的今天也是观众和市场培养出来的。

  我爸有时会带着我一起下乡,本来以为是怕我自己在家淘气,后来一想,其实他是想带我吃点苦,让我体会一下赚钱的艰辛。

  1)说口,两个人讲笑话逗闷子,有黄段子,但不多,主要是剧团有规定,不让说。

  我说妈你真牛逼。

  我爸妈正要在奔小康的路上扬帆起航,生活又给了我们当头一棒。

  万幸当时还有很多私人小剧场。剧场老板们会招募一些演员。这些演员跟老板算是合作关系,你出场地我出戏,老板按唱戏天数给演员结钱,小费不算。你要是唱得好,老板求着你来。

  这段时间我爸也没闲着,当时农村结婚或者给老人庆生,都会请一套班子来庆祝。我爸跟同事经常接到这样的活。这点钱其实挺不好赚。首先人家不会为了个婚礼或者生日专门搭个剧场,最多支个棚子,赶上天冷你就自求多福吧。然后这类演出一般分三场,早中晚各唱一次,二人转,歌舞连轴转几乎不给演员休息时间,吃饭如厕都得争分夺秒。我爸为了多赚一份钱还自学了主持,每次都在二人转,歌手,司仪之间无缝切换,我很佩服他居然从没串词。最操蛋的是偶尔会遇见村匪恶霸,演出前谈好了价钱,唱完翻脸不认账,就不给你钱,咋地?削我?你们敢吗?当然不敢了。而且这类演出都是口头协议,也没法报案。

  毕业后两人去了市里评剧团唱戏。为啥要去评剧团唱二人转呢?因为二人转是他妈的小剧种啊,那时候还没有专门研究这玩意儿的剧团,现在也没有,就算是以二人转为主要表演形式的剧团,名字也还是会叫XX地方戏剧团,XX民间艺术团,XX歌舞团。

  还有,二人转那扇子,打脸贼疼。

  我爸妈开始学习流行歌曲,在歌舞餐厅做歌手。我们家收入猛增也是那个时候开始的。唱戏一天才几十,而做歌手一晚上就能赚几十,还不算小费,有天晚上场子里有个外地富商喝醉了,不停地点歌,一首歌小费十块,我妈唱到嗓子都挂了,赚了大几百,歌厅老板眼睛都气红了。

  1993年,两口子带着我来到了另一个东北小城,进了新的剧团。我对于二人转的记忆就是从那里开始。当时两人月薪加起来70块,一家三口住在单位宿舍——一张床占了一半面积那种。儿童时期,我白天淘气,晚上粘人,一定要睡在夫妻俩中间。现在想起来真是对不住我年轻气盛的爸爸。

  2)小帽,一到两段小曲小调,郭德纲也唱过的。相当于演员自己给自己暖场

  收入慢慢增加的同时,我妈也吃了不少苦。有一次在大庆演出,剧场没暖气,活活把她冻哭了。

  我妈说是啊我真牛逼。吃完麻花就吐了,没吃过什么好东西,把胃撑坏了。

  从北京回来后,我妈深深思索了一下自己的出路,工厂进不去,做生意没本钱,最终从家里偷了钱跑到市里戏校报了班。她学戏特别拼命,起早贪黑地练。她告诉我,有一次老师为了激励大伙,上课的时候掏出一根大麻花,说下周以前谁能把《大西厢》全部戏词背下来就奖励给谁。我妈熬了一宿,第二天在课堂上把《大西厢》三千六百句(她说的,我没统计过)一字不落背出来。

  那时候二人转演员还算规矩,肯在唱上下功夫。下戏以后他们会讨论刚才哪里唱的不好,唱的不对,不演出的时候两个人还对对戏,学学新戏。个别上进的演员会早起吊嗓压腿练基本功。

  3)正戏,一场戏的主菜,最抓眼球的部分

  现在看来,从曲艺传承的角度讲,民间艺人和正规演员同时存在,保留了二人转的多样性。两个“派别”(姑且这么叫吧,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不断地碰撞和交流,也增加了二人转的生命力,散班子继承了二人转的野性,正规剧团则让二人转更加科学更加规范。

  民间艺人跟正规演员之间不太对付,有点互相瞧不起,散班子觉得正规团太死板,正规团觉得散班子太粗俗。平心而论,同一场戏唱出来,散班子灵活,懂得怎么吸引观众,正规演员有过理论学习,演出有板有眼。

  彼时一场演出,三到五场戏,每出戏大概四个部分:

  大概是94年,剧团减编——减少编制,可以把它理解为下岗,我爸比较幸运,但我妈被减了。本就不多的收入一下少了一半。

  对了,高秀敏老师曾是他们剧团的团长。她在电视剧或小品中算是本色出演——本来就是豪爽大气的东北妇女。

  在各个剧场辗转之间,我妈几乎跑遍了东三省,认识了很多民间艺人。最小的十岁出头,最大的五十多了还活跃在演出第一线。他们大多出身农村,没什么文化,很多人干脆一个大字不识,靠着口口相传背下一块又一块大戏,我贼鸡巴佩服。

  成为二人转学员第二个礼拜,县里的高中就招聘教师,高中学历就行。我爸在宿舍咣咣砸墙。二十年后,他的高中同学育才无数,成了校长。我爸唱戏无算,成了团长,可以说是各有千秋。

  看来,我们在央视上欣赏到的二人转是经过过滤了的,绿色的哈。

  当年他们的老师,韩子平,董玮,高茹等人现在都是二人转宗师。有趣的是有个叫魏三的是他们同学。

  他们的同事也都白天唱戏,晚上化身各个场子的歌手。剧团的乐队班子也不甘寂寞,拉二胡的跑去弹电子琴,敲锣的学习打架子鼓,喇叭匠子也能用萨克斯吹一曲悠扬婉转的慢四舞曲。

  两口子都是农民出身,祖祖辈辈面朝黑土背朝天。每家五个孩子,还都是上有大下有小。我爸比我姑大了八岁,为了照顾妹妹他十岁才上小学,我爷爷还算懂得读书改变命运,我爸有幸读到高中,但也就到此为止了。他差两分没考上大学,没机会复读。放榜那天他知道面前就两条路,回去种地,出去闯闯。思忖片刻他就回家收拾行李了。来到市里跟别人卖了俩月油条,发现自己根本不会做生意,刚好市里戏校二人转学员班招生,毕业包分配,我爸砸锅卖铁把自己塞了进去。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