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

绿毛水怪讲的是什么 CCTV.com 光打血清根本没用

2017年12月04日 来源:绿毛水怪讲的是什么 大字体小字体

  主持人:小波离开您有七年了,您还常常思念他吗?

  主持人:那您想过没有,没有要小孩,作为一个女人来说,她的生命是不完整的?

  “这次,算是体验到电疗的感觉了,前三天知觉没完全恢复时还好,等到恢复时候,痛得想拿毛巾咬住牙齿。这还真可以把少年们的网瘾给吓跑,因为痛苦太极致了。”

  李银河:这个事当初就讨论过,他还引用过萧伯纳说的,不是有一次舞蹈家邓肯,跟他说咱们俩要是生一个孩子,这孩子有你的头脑,有我的容貌、身材,那该多么美好啊!后来箫伯纳说如果咱们要生一个孩子,是我这样的长相,然后是你这样的头脑那怎么办呢,所以我觉得也并不是,不会后悔。

  在肯定好处的同时,冯唐还谈到了王小波的三点不足。第一,文字寒碜,“我们伟大的汉语完全可以更质感,更丰腴,更灵动。”第二,结构臃肿。冯唐认为即使是王小波最好的小说《黄金时代》,结构也是异常臃肿的。第三,流于趣味,“除了趣味,小波没剩太多。除了《黄金时代》和《绿毛水怪》偶尔真情流露,没有见到大师应有的悲天悯人。”

  1982年至1988年留学美国匹兹堡大学

  专家指出

  主要著作:《中国女性的感情与性》、《性的问题》、《同性恋亚文化》等

  主持人:我看您文章提过,就说您喜欢涉足于某一个领域,往往先出于对它的好奇,如果说对它没有好奇心,绝对不会从事研究,您这个研究社会学开始抱着一种很好奇的心理?

  李银河是一位意识超前思维严谨的知识女性。早在1989年,从美国匹兹堡大学学成归国的李银河,以一本研究中国男同性恋的专著《他们的世界》,让她成为瞩目的焦点。她所研究的领域在千百年来是为人们所回避与禁忌的,而她与作家王小波的爱情更是被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儒雅而富有睿智的李银河真诚面对观众与读者畅谈爱情、婚姻、性。2004年3月17日《百家讲坛》播出。

  央视国际2004年03月16日15:59

  主持人:按照中国这个传统男权观念来看,如果说你们有一个孩子,那么相当于王小波的骨血好像留下来了,您从来没有后悔过,你们没有生一个孩子?

  主持人:王小波作为丈夫,在您的眼里面是什么样的?

  叶兆言:读他的作品,就告诉你什么是白天,什么是黑夜

  最后,经医生鉴定:

  主讲人简介:

  李银河:一个是我不愿意说如果,这个东西已经是历史了,没有如果了。再一个我有一个信念:人所有的就是他想要的。我所有的那种比如比较平等的关系,比较轻松的生活,就是我想要的。

  原标题:三次与死神擦肩!广西一网友讲述被蛇咬经历,光打血清根本没用,更可怕的还在后头!

  李银河:因为我的行为,我的选择,我的价值观,我的生活方式确实还是比较传统的,一点都不前卫,大概应当算是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吧。其实我的生活方式可能一点也不前卫。

  第一次与死神擦肩:

  主持人:那目前国内研究同性恋现象或者说研究性学学者的队伍大概有多少人?

  内容简介:

  李银河:我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有的时候我感兴趣的问题,会被人觉得很不重要,你比如说我研究同性恋,然后就有人觉得好像有一些更重大的问题应该研究,这个问题是不是太小了,或者它所涉及的人群太小了,后来我就在想你比如说,一个动物学家,研究大象的人就一定比研究昆虫的人,他的研究题目更重要吗?我想这也是跟我的遇到的问题差不多。你比如说同性恋吧,在国外同性恋这个专题,在大学的图书馆里,专著就会占整个书架,几个书架这样子,在咱们中国几乎就没有,社会学一本专著都没有,就是有一点记者写的报道什么的,我觉得这个应当说它是绝对够分量,绝对够重要的一个问题。

  而后,网友@绿毛水怪在检查自己的脚踝时,发现自己还是中招了,他被咬了!幸运的是,他及时发现了自己被咬。

  李银河:我觉得能够投入这方面研究的人都是相当开放的,观念我们都差不多,你比如说在修改婚姻法的时候,关于要不要去让警察去捉奸,惩罚婚外恋之类的,大家的观点都差不多,但是问题就是真正能投入这方面研究的人很少。

  李银河:反正有人说恰恰她这样的人才能去研究,因为她至少从行为上来说好像是挺古板的那一类人,当然人们也会比较意外吧。

  可怕的是,在等待120的期间,小区里的一位老太太跑来跟他说,她家里有特效蛇药,“用了以后,就没事了,不用去医院了”,但是网友坚定地拒绝了。

  主持人:听说您和王小波的认识过程也挺浪漫的,能不能简单说一说你们俩最初是怎么认识的?

  那只是碾烂的芋头杆,并不是什么“特效药”。

  李银河:其实最早就是先看到他的小说,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有一个在朋友里头流传的小说叫《绿毛水怪》,当时是写在横格子本上,像一个手抄本传的小说,一看之下,我就觉得有一种心弦被波动的感觉,觉得里面有一些东西特别有共鸣。你比如说正好他提到有一个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一个很不著名的一个小说,然后他对书中写的那两个小女孩的,同性的情窦初开的那种感觉,跟我的感觉特别接近,后来我就想这个人挺有意思,觉得好像早晚会出点什么事。小说就是在一个他和我共同的朋友家里看到的,然后我们就一块去拜访。当时是拜访他父亲,他父亲是一个逻辑学教授。实际上当时跟我一块去那个朋友,主要是访问父亲的,然后我就留了心,就看了一眼王小波。后来也挺落俗套的,跟那些小说里写的一样,借书还书。当时他借了一本书,那时候我在光明日报工作,然后他就去还书,半路上他把书夹在自行车后座上还丢了,把我那本书丢了,挺宝贵的。然后他上来以后,那是第一次单独见面,然后谈了没两句,他说你有朋友吗?我说没有啊。我当时正好没朋友,他说你看我怎么样,当时给我弄的简直是非常目瞪口呆,非常率真。

  目前的抗蛇毒血清可以分别用于神经型、血液型、混合型三种蛇毒。如果分不清蛇的种类,三种血清可以联合使用,在短时间内发挥最大的效用。

  主持人:我记得有学者说,性是解读王小波作品的一把很重要的钥匙,您这么认可吗?

  主持人:那么按照中国人传统观念,涉及到性这个话题,好像都是上不了台面的,那您当初做这个研究,并且最初有成果,在媒体也好,在杂志上也好,发表的时候,有没有吓周围人一跳,觉得李银河怎么研究起性来了。

  主持人:您这十几年研究社会学下来,给您最大的感触,最深的感触是什么呢?

  尽管抗蝮蛇和抗五步蛇毒血清对竹叶青、烙铁头蛇毒都有一定的中和作用,但用量需要增加,伤者的过敏反应率也会相应增加。

  主持人:您有没有设想过,假如说您有一个孩子,这个家庭生活也陷入了比较琐碎的俗套。

  12月1日起,不买房也能落户南宁了!还有这么多好处等着你!

  李银河:浪漫骑士是指的他在爱的方面,他的生活态度,爱情。行吟诗人指的他作为文学家的一面,自由思想者是指的他作为杂文家,就是写了很多杂文,这种概括,大概就是把王小波最主要的几个特点都概括了。

  主持人:那您最开始从事这项研究有没有受到小波的影响?

  在中国,仅有一家抗蛇毒血清的生产企业,该企业每年仅能生产5万支血清,而中国每年有30万人被毒蛇咬伤,数千人死亡。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五步蛇

  李银河:他是个很好的人,很懂得爱,然后会做饭,做饭比我做得好,但是不做,都是我做。他就利用了男权的习惯势力,然后压迫我嘛。幸亏就是家务事少,如果多的话肯定会有冲突,现在只不过因为没孩子,然后总共就那么点事。

  最近,广西梧州市岑溪市的一名网友@绿毛水怪在网上发帖,说自己被银环蛇咬了,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被蛇咬了之后,他曾经数次与死神擦肩。

  在日常生活中遇到蛇该怎么办?

  李银河:我觉得我挺喜欢他写的性,我觉得他写的性特别坦率,特别干净,他绝对不是特别煽情的那一种,也不是特别色情来写性,他把性当成人的一种生存状态来写的,当他写人的时候,写人性的时候,其中有性,凡是涉及到的时候,他都不躲躲闪闪,都不回避,我喜欢他这种态度,就是对性的这种看法。

  主持人:您在学术圈外具有大众知名度,应该说是源于您是王小波的太太,您在乎别人最先认可您的时候,不是作为一个社会学家李银河,而是王小波的夫人吗?

  发现自己被银环蛇咬了!

  咬到网友的那条银环蛇

  广西气候特别适合蛇类生存,据不完全统计,在广西经常出没且叫得上的毒蛇就有18种,毒性极强,被咬之后若不及时送医,分分钟会送命!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来到我们演播室的嘉宾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研究员,社会学专家李银河博士。李银河老师,您好!很高兴您来到我们演播室。我们都知道您是一个社会学者,社会学家,好像大众对于社会学究竟研究什么,不是很清楚。我想先问您,社会学到底是研究什么的?您是在一种什么机缘下开始研究社会学的?

  根据他的估算,岑溪离梧州中西医结合医院近90公里,但在苍梧下了高速以后,还有20公里路段红绿灯较多,这段路一般得走40分钟。总共1个小时40分钟。按照一般情况,蛇毒发作是2小时左右,所以估计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李银河:只有很少的几位,我觉得咱们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反性,对性这件事基本上是否定的,所以才会在很多问题上困难重重。你比如说安全套进大学,都会引起一场争论,把怀孕的大学生开除,也引起很大的争议,我觉得所有的事之所以思想理不顺,就是因为对性大概有一个基本上否定的态度,就觉得这是一件坏事,是一件丑事。可是实际上,你如果换一个角度,把观念改成对性比较肯定,把它当成一个好事,自然的事,那么很多事情,很多问题都就迎刃而解了。

  3月17日《性学前沿的女行者》李银河

  李银河,1952年生于北京

  主持人:您自己分析一下,您怎么会给别人造成这么一种印象?

  3.抢救:如果被蛇咬,一定要在第一时间送医,注意要选对有抗蛇毒血清的医院,以免耽误治疗时间

  “电针每天一次或两次。这主要是针对腿上肌无力的症状,直到出院,左腿还是三级肌无力。”

  (全文)

  他的主治医生告诉他,有一个从肇庆德庆的患者,被过山风(眼镜王蛇)咬伤的,由于他隔了两个半小时才被送过来,最后酿成了悲剧。

  李银河:要是从统计上讲,有好多人是先知道王小波后知道我的,但是也有一批人是先知道我,后知道王小波的,所以我也不太在意,因为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喜欢文学的人就更喜欢王小波,要是喜欢社会学的人,可能就看我的书比看他的书多,我不在乎这个,我不在意,我觉得无所谓。

  身体多处疼痛:

  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北京大学社会学博士后。

  李银河:不能这么说,有好多人都没有小孩,那你说如果要是没有小孩,一个男人的生活完整吗?

  打封闭针:

  抗蛇毒血清制作工艺复杂,技术门槛高,生产周期长。生产抗蛇毒血清,要先将适量的蛇毒注射进马体内,经过至少半年才会产生抗体;抽出马血提取有效成分,又得花上两三个月。

  李银河:社会学最简单的说就是研究社会的,它是研究社会,研究人群。比如说有的人研究社会理论,有的人研究社会结构,有的人研究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我研究的就是婚姻、家庭、性别和性。说起机缘,实际上我大学本科学的是历史,但是我不太喜欢历史,那个时候是在1979年的时候,就是我后来去上学的美国匹兹堡大学的社会学系主任,到中国来办一个社会学的夏季讲习班,我有幸参加了这个讲习班,当时就感觉到特别喜欢,特别喜欢社会学,后来我就跟系主任联系,就去美国专门学了社会学,在他们匹兹堡大学社会学系专门拿的社会学博士学位,然后回来以后就在中国做社会学。

  李银河:从思想倾向上,或者说一些基本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传统上,是非常合拍,非常一致的。我觉得要说影响,可能有的时候会因为交流比较多,有一些看法都是共同的,究竟谁影响谁,我觉得很难说。我觉得他是一个逻辑思维特别清晰的人,而且他对事情会有一些特别明细固定的看法。而我有时候有个毛病,比如我在看争论双方的时候,我总会觉得这边也有道理,那边也有道理,这可能是个性,男性和女性可能在思维上会有一些区别。

  @绿毛水怪:

  9月18日,网友@绿毛水怪称,自己在老家岑溪市正准备开车出门,当时天色较晚,他没注意周边的事物,待他走到自己的车旁边时,左脚不小心踩到了一个不明物体,定睛一看才发现,自己踩到了蛇!

  主持人:那么您觉着目前在中国研究性学,研究同性恋的现象,在学术界还处在一个相对保守的状态吗?

  主持人:在您的心目中王小波一直是浪漫骑士,行吟诗人,和自由思想者,您怎么会给他这个三位一体的定位?

  “医生给我在伤口周边打封闭时,并不觉得多疼痛。但其中有一支针特别大特别长,针头大概有常用卷纸的高度,打进来时候就感觉到了疼痛,因为那支针在腿弯则往里一直探,伸到了骨头里去。”

  李银河:就是如果说一件事情不能引起人的好奇心,或者是没什么意思什么的,我觉得就没有什么研究它的动力。

相关内容

精选文章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