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深圳境内的考古遗址 深圳7000年文化遗址遍地垃圾成建筑废料倾倒场 深圳就是南粤文化中心

2017年12月02日 来源:深圳境内的考古遗址 大字体小字体

  迭福湾为大鹏半岛西岸的小海湾,基岩为晚侏罗纪燕山三期黑云母花岗岩,有一条断裂通过而发育了迭福河河谷。河谷全长约3.2公里,北侧有桔子坑等4条较大的山地河流注入。迭福湾的原始地形有三列与海岸线大致平行的沙堤。第三列沙堤为距今7000多年前海浪潮汐堆积形成,当时全球大暖,海平面比现今高约2米。其后海平面逐渐降低,海岸线西移,所堆积的第二、第一列沙堤高度较第三列沙堤低。

  2006年,咸头岭遗址被国家文物局评选为“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2007年,它又被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学论坛评为2006年度“中国六大考古新发现”。

  据介绍,咸头岭遗址总面积约1.3万平方米,其中发掘面积近2300平方米,是目前珠江口沿岸同类型遗址中发掘面积最大的一处。

      二、遗址保护迫在眉睫

      

  五次发掘咸头岭的往事

  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院长方辉表示,已有的考古发掘表明,焦家遗址面积超过100万平方米,规模超大,是鲁北地区迄今所知面积最大的大汶口文化聚落,是距今5000年前后山东乃至我国东部地区规格最高的史前时期墓地之一。

  在南头古城附近和宝安区西乡清理了22座东晋墓。西乡铁仔山古墓地中出土了3座东晋纪年墓,分别是晋元帝司马睿的"大兴二年"(319年)、"大兴四年"(321年)和晋明帝司马绍的"太宁二年"(324年)。皆在晋成帝司马衍咸和六年即公元331年之前。纪年的内容为"大兴二年六月"、"大兴四年辛巳岁宜封侯"、"太宁二年岁甲申宜子孙"等。须指出的是,西晋永嘉年间(307-313年)发生了所谓的"五胡乱华"后,大量汉民南迁,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二次移民高潮,史籍虽然没有移民深圳的记载,但是,基于迄今深圳还未发现西晋墓,而从东晋初年其墓的形制及出土的陶瓷器、铁器、铜镜及装饰品等又都与中原同步这两点来看,应不排除此时不少北方移民进入深圳的可能性。这22座墓葬至少表明,深圳南头一带在公元331年前后人口增长较快,经济、文化也有相当的发展,此为深圳地区曾一度能够成为粤东南地区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和军事重镇的根本原因。

      深圳市大鹏新区社会建设局副局长程得红觉得倾的行为是非常猖狂的事情,本来七千年的咸头岭文化遗址对深圳的文化是一个很好的一个宣传,是深圳文化的名片,出现这种情况确实是令人愤慨现在他们正在追查线索。

  大梅沙常令人想到阳光、沙滩和蜂拥而至的游客,但它的历史,却可能更为特别。大梅沙海域的遗址,就展现了深圳历史文化的源远流长。

      一、7000年文化遗址遍地垃圾

      在深圳博物馆古代深圳展厅,记者看到了诸多从咸头岭遗址出土的30多件新石器时代的文物,它们证明了深圳地区早在七千年前就有人类生存和活动,正是这些陶器和石器的出土,使咸头岭遗址成为了珠三角地区新石器时代考古文化的重要标尺。

      在现场,记者看见咸头岭遗址周边受损的护栏网已经被修复,并设立新的护栏网;大鹏新区也表示,会对遗址非法倾倒垃圾情况立案调查,由生态保护和城市建设管理局牵头,公安、执法队等各部门配合执行。可是,就在我们进行采访期间,远处一辆重型车又闯入遗址现场。程得红说以后要建大门进行保护,设专人看守,禁止外面的车辆进入。

  任志录介绍,咸头岭遗址主要位于第三列沙堤和第二列沙堤的部分区域,其出土新石器时代遗物,第三列沙堤所出遗物的年代早、晚都有,而第二列沙堤所出遗物的年代则基本偏晚,这与沙堤的形成年代也相吻合。

  咸头岭文化是1981年深圳博物馆在文物调查时发现的,当时博物馆成立伊始,因此对它的正式发掘是在几年之后。

      根据碳十四测定的数据,咸头岭遗址应距今7000―6000年。该遗址是当时规格很高的对周围遗址有较强辐射力的一个中心性聚落遗址,也是目前惟一一处可以比较全面地反映珠江三角洲地区新石器时代中期考古学文化面貌的典型遗址。

      在这居住的另一位李先生也反映,倾倒垃圾的都是些泥土车,不分白天黑夜,呼啸而来,倒完垃圾又呼啸而去,一天有十几辆车来来回回,十分扰民。

  考古学界习惯把分布于沿海或岛屿的沙滩、沙堤、沙洲上以沙质为主要堆积的遗址称为沙丘遗址。任志录介绍,咸头岭是典型的沙丘遗址,在珠三角地区是普遍现象,发掘难度高于其他类型遗址,因为沙丘遗址地层含黏土量少,结构比较松散,发掘中露出沙层不稳定,很容易造成探方坍塌,导致不同层位遗存的混乱。但第5次发掘中,深圳文物考古鉴定所副所长李海荣采用了“固沙发掘法”,基本解决了探方坍塌问题。

      0529文化遗址为何变身垃圾场

      杨先生告诉记者,他就在附近的电镀板厂上班,一年前村子里的人陆陆续续搬迁出去,他和几个工友为了上班方便,依然租住在这里。有时白天去上班,晚上回来就能见到新的垃圾又堆了起来。这种情况持续了有两三个月的时间。他估计都是在晚上11、12点钟左右到凌晨三四点之间发生的事情。

      看到满是垃圾的“遗址”,作为深圳市文物的主管部门的主要领导,深圳市文物管理办公室主任兰希志连称“无法交差”。他告诉记者,通过他们的多方排查,发现这是有组织有计划的倾倒行为,应该就是周边的建设工地所为。

      深圳市葵鹏公路边的咸头岭遗址,距今已有7000年历史,一直被作为岭南文化和珠三角地区新时期时代考古研究的重要标尺,还曾入选2006年中国十大考古发现。

  ▲咸头岭遗址出土的彩陶。(资料图片)

  面朝大海,背对山谷,这是先民选择咸头岭居住的原因,也是咸头岭文化形成的原因。沙堤有效拦阻海水,可以免遭海浪侵袭,而迭福河及其形成的泻湖的淡水则提供了生活与生产水源。东北部形成的沉积小平原,提供了初步的种植条件;西南面的大海可以进行捕捞;周围的丘陵山岗则有丰富的采集和狩猎资源。总之,咸头岭遗址的自然环境非常适宜人类生存。

  陈海滨说,咸头岭出土的陶器和石器的工艺制作水平和审美水平已经相当高了。大量陶器的出土说明当时已经人口众多,众多人口聚居又表明当时人们已经具备较强的生产能力,能够获取足以让他们生存的食物。同时有迹象表明,咸头岭一带捕捞业占有重要的经济成份,而且开始出现原始农业。

      在上万件碎片的寻找和拼接当中,李海荣和他的队友们复原出了500多件文物。对于这个遗址的保护,他一向主张原貌保护,垃圾倾倒以后,把整个的遗址的原始环境给破坏了,有可能把原有的文化层也给破坏掉了,因为发掘的区域只占这个遗址的十分之一左右。

      兰希志说一定要按照专家的意见启动清理工作。目前深圳市文管办已经责令大鹏新区立即着手对现状进行保护,不能再发生倾倒垃圾现象,并展开对倾倒垃圾者的调查和追责。

  旧石器时代是指以使用打制石器为标志的人类文化发展阶段,距今约三百多万年至一万年,其遗存在我国有元谋人遗址、山顶洞遗址以及广东的曲江马坝人遗址等。新石器时代是指以使用磨制石器为标志的人类物质文化发展阶段,这一阶段发明了陶器、出现了原始农业和畜牧业。著名的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存,在中国有仰韶文化、河姆渡遗址、半坡遗址、大汶口遗址、良渚文化等等。广东主要新石器时代遗址则有封开黄岩洞遗址、阳春独石仔遗址、英德青塘遗址和曲江石峡遗址等。

      兰希志告诉记者,咸头岭遗址位于葵鹏路出口,这是大型车辆通往市区的必经要道。而遗址所在的大鹏新区目前有不少在建项目,因此他判断,这些垃圾很有可能来自新区的建筑工地。

  青龙镇遗址位于今上海市青浦区白鹤镇,据古吴淞江的出海口,文献记载中是唐宋时期重要的对外贸易港口。青龙镇遗址历年考古发掘出土了来自福建、浙江、江西等窑口可复原瓷器6000余件及数十万片碎瓷片。其中,瓷器绝大部分为南方窑口,唐代以越窑、德青窑、长沙窑为主,至宋代渐转为以福建闽清义窑、龙泉窑、景德镇窑产品为主。大量的福建窑口的瓷器与朝鲜半岛、日本等地发现的瓷器组合非常相似,说明当时许多瓷器产品运到青龙镇后,进而转口销往高丽与日本。考古发现的瓷器与文献记载相印证,证明了青龙镇是海上丝绸之路重要港口之一,为海上丝绸之路研究添加了新证据。

  重新认识深圳古代史

      但就是这样一个应该受到保护的文物遗址,如今却成为了一个建筑垃圾、余泥渣土和碎石头的垃圾场。当记者赶到那里的时候,看到遗址所在的迭福村,满眼望去就像是被沙土填埋的一个垃圾厂。原来相对平坦的地面现在已被堆积如山的余泥渣土、建筑垃圾、碎石头覆盖,除了几棵大树外,已经看不出这里原来的面貌,而一些垃圾车的车辙痕迹却依然清晰可见。记者走近了遗址旁边仅剩的几间平房,正遇上下班的杨先生。

  据了解,咸头岭是一处最具典型性的沙丘遗址,经过五次发掘,出土了大量的彩陶、白陶和石器等器物,确认遗址的年代在距今6000—7000年前,由此入选“2006年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也成为该区域史前文化的一杆标尺。记者于近日多次走访咸头岭遗址,发现门口岗亭大门紧锁,无人值守,虽门口挂有“不经许可不得进入”的牌子,但里面随处可见垃圾,水泥柱上还有“某某到此一游”刻字。旁边工地有不少工人为抄近路,经常钻铁丝网穿行保护区。在遗址保护区中央位置有一栋平房,旁边用篱笆围起来养鸡鸭,还有两只狗看家护院。而在保护区门口,分明竖立有“禁止犬只进入”的牌子。

      深圳市考古鉴定所的副所长李海荣是当年的发掘领队,曾经两次带队参与咸头岭的考古发掘工作。足足六个月的野外时间,每天都得经历炎热酷暑,蚊虫叮咬。但是咸头岭对李海荣来说,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宝矿,寻找、发掘、整理、复原,时常会有让他兴奋不已的收获,虽然每天都是满身尘土,但又乐在其中。

      垃圾事件让兰希志寝食难安,他告诉记者,整个遗址的保护范围是2万2千多平方米,建筑垃圾倾倒的范围大致是一千多平方米左右。虽然从表面看,建筑垃圾仅仅是影响了遗址原貌,但兰希志最担心的是垃圾会破坏到地下土层,对文物造成影响。而一个更为关键的问题是,如今遗址上这大量的余泥渣土和建筑垃圾该如何处理?如何才能避免在清理垃圾时不对遗址造成二次毁坏?

      遗址的破坏让李海荣感到痛心和无奈,他告诉记者,当前只能先把遗址上的建筑垃圾清理掉,让地下的植被自然生长起来,以形成对这片沙丘遗址的保护。另外,遗址旁边的泻湖也应立即防护起来。因为泻湖范围内从未进行过考古发掘,而这样的发掘对研究古代自然环境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李海荣认为,遗址保护是一个立体的、系统性的工程。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