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

梵高海边的男孩 论自拍 是个最像自己的人

2017年11月28日 来源:梵高海边的男孩 大字体小字体

  梵高被吓到了,“他一定病得不轻,至少和我一样。”

  十四世纪德国最著名

  想象一下,你美术老师一天到晚拿着美图秀秀修过的自拍让你临摹,这是什么感觉,可能会摔笔。不过大师之所以是大师是有原因的,正因为他独创的画风里对光的描绘,人们专门创造了一个名词来称呼它作品里的光线——“伦勃朗光”。简单的解释就在人物脸45度的地方放一展灯,让画像人物更为立体。现世很多摄影技法都有用!

    7、他头脑空空,长得也不比我胯下那话儿上的纹路好看到哪去  1996年10月的一天早上,麦昆接到一个电话,邀请他出任法国经典品牌纪梵希(Givenchy)的设计师。这个少年得志的东区男孩对闻讯前来的记者说:“我当时还和男友躺床上呢,电话就响了。”  麦昆从约翰·加利亚诺(JohnGalliano)手中接过纪梵希设计大权,后者去了迪奥(Dior)。这是一场新的论战,法国人抱怨说那个粗野的英国小流氓会毁掉法国的优雅文化,英国人则得意宣称东区坏孩子占领了巴黎。但香槟、鱼子酱的花都生活并不能让27岁麦昆改变什么,他依然口无遮拦,不断给自己招惹麻烦。比如他评论英国女王:“她抬抬屁股坐在那把椅子上,就能收获大量的钱财。”  在另一次采访中,麦昆说他更关注服装背后的哲学意味,而不是那些简单的漂亮玩意儿,随即他大嘴一张:“就说小贝(DavidBeckham)吧,他头脑空空,长得也不比我胯下那话儿上的纹路好看到哪去。”贝尔汉姆也是从伦敦东区走向世界的一个男人,他在《Arena》杂志上对麦昆的谈话进行回应,要求纪梵希的老板开除那个“下作胚”。  1998年,麦昆还曾感慨地说:“不杀个人,我大概没法在时尚界生存。”  随着年龄的增长,麦昆在公开场合的谈话才少了些脏话。“我就是我,”他说,“人们通过媒体了解的我是个好斗的家伙。但我其实和伦敦街头的普通路人没啥两样。我不会因为自己在一个时髦漂亮的行业,就改变自己,或者改掉自己的口音。”  纪梵希找到麦昆,和一个叫伯纳德·阿诺特(BernardArnault)的法国人不无关系。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阿诺特建立起了奢侈品界新的游戏规则。他通过收购迪奥而进入奢侈品行业,并通过资本运作控股LVMH,形成全球第一大奢侈品集团。为了将这些品牌推向全世界,他推出了全新的运作模式:挖掘品牌历史,找合适的设计师去表现这个品牌,精心营造市场宣传,严格控制质量和分销,在全球建立直营精品店。在这样的思路下,整个90年代的时尚界的都在寻找——找可以购入的品牌,找当红设计师,找合适的人组建管理团队,找新的客户群并为之扩张产品线,找新的市场。

  伦勃朗可谓是年少成名,23岁就有学徒跟随他做事。25岁就成立自己是唯一老师的类似“新东方”的那种培训学校,当时所有荷兰画家都是他的学生。自己本身就是靠画肖像画起家的,从小就画自己的表情包。正因为他长期练习画表情包,他的画在当时那个年代出名就是因为这种戏剧效果,也导致他接画单接到手软。

  阿尔布雷特·丢勒

  接下来就给大家介绍五位“自拍狂魔级”的男艺术家。什么?你说这些艺术家们的时代没有自拍?在他们的年代自画像就是自拍啊! 

  去了大城市的丢勒很不乐意回去娶村里的姑娘,但依然要把自己画的爆帅。心态就是:我不乐意,但是我确实很帅,这是必须要表明的。把自己画的这么媚,不知道他是不是想把女人也比下去,让小芳知难而退。

  然而可惜的是,伦勃朗却不像前两幅名画的作者画完之后名利双收,反而是一败涂地,一脚踏入地狱无法回头的那种。原因在于,画作上的每个人都真实存在并且付了相等的钱,结果伦勃朗就突出了中间的人物。还有一位不知名拿死鸡的少女,民工团就此打倒了伦勃朗。好巧不巧同时期伦勃朗挚爱的妻子也去了天国打牌。至此伦勃朗一蹶不振。

  这幅画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表达,仔细看:卷发、不带情绪的五官,还有这在基督里表示祝福手势,难道不是cosplay耶稣?对,丢勒把祝福的手势指向自己,最主要就是想说:我就是自己的神,我保佑我自己。果然,真正有实力的天才都是属于:相信自己才是唯一的神话的人呢。

  第三版:墙上的画像则是梵高自画像和一位年轻女人,整体墙壁的蓝色则变得强烈。

  据英国《每日邮报》11月29日报道,来自英国多塞特郡的男演员丹·贝克(DanBaker),从1250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被评为世界上最像著名画家文森特·梵·高(VincentVanGogh)的人,并获得4000英镑(约合人民币34428元)奖金。

  17世纪荷兰所有画家的老师:伦勃朗

  整幅画的构图和颜色,就连梵高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和自己一年前最后一张自画像,是那么像。

  但其实真正爱美的,爱自拍的,对自拍极其严格要求的,是男人。只是现在被掩饰住了而已。其中以艺术家为代表的男人尤甚。

  从这最后一张肖像画,再往回看他的那些经典作品。

  我不仅要自己画自画像,我还要开个学校让我的学生们一起画我的自画像。

  人并不能从自身认清自己,而一旦清醒,便是悬崖。

  那些旋涡是深渊,也是召唤。让我们进入这个世界,而不是观望它;也是让我们被卷入自己的挣扎和痛苦,而不是像我们平常那样,隔岸观火。

  他一直都在用生与死、爱与痛构图,一直在蓝色的背景中,将金黄色点亮。

  在西方绘画史中,有三部名作中的航空母舰,分别是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委拉斯凯兹《宫娥》(在《假如十九世纪艺术家们会玩朋友圈》介绍过)、还有这幅作品:伦勃朗画的阿姆斯特丹的民兵连火枪手队之《夜训》。这幅画有名之处在于,他在画这幅画时,把戏剧效果提升到了极致。

  丢勒最著名的自画像就是这幅了。为什么呢?因为当时14世纪的画家,所有的自画像基本都是脸的45度角,一个是因为这样画显得立体,另一个就是这样看镜子画自画像方便点。但是天才守则第一条就是:就是要做和别人与众不同的事。于是就有了丢勒这一副大正面。而且他首创的把背景图黑,让观者有“哎呀妈呀太逼真了!”这种观感效果。

  最会营销自己的寒门之子

  据悉,贝克现年35岁,面容憔悴,颧骨凸起,发际线也非常高,这一切都与梵高十分相似。在日常生活中,他的家人和朋友们也都经常说他与梵高简直是如出一辙。尽管如此,贝克对这次的获胜还是感到非常意外。

  他眼神游移,尽显疲乏。

  前来调查的一个警官在梵高临终前问过他:“你是自杀吗?”梵高的回答含糊不清:“我觉得是这样。”

  1月6日,何兰艺术巨匠伦勃朗1658年的油画作品《双手叉腰男子像》在香港展售,订价在5000万美元以上。当日,香港苏富比“现代艺术巨匠展:从伦勃朗到毕加索——西洋艺术的人物表现”及“花样年华——十九世纪欧洲油画、家具及工艺品”两场展售会举行。张宇摄

  就像是吃药一样,是支撑生命的必需品。

  这是丢勒十三岁时的自画像,乍一看觉得好像也不怎么样。而且这翻着死鱼眼不爽的表情,让人看的很想抽他。但是这幅画的重点在于,丢勒一笔呵成,半点都没有改过。那这就很厉害了,达芬奇也不能如此吧!

  不过,一蹶不振的伦勃朗,还是坚持为自己画自画像。这是他60岁时期画的自画像。可能他人生格言就是:痛彻心扉,也要坚持自我,将自恋自行到底。在世63年,画了一百多幅自画像,可谓是一部无字自传了。

  梵高刚下火车,加歇就近乎神经质地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只要是发了自拍的女人,永远都是想得到赞美的,请诸位重点标记一下:永远不要理会女人的心口不一,不管配自拍的是什么文,就一个字:夸。

  梵高与加歇的友谊“终结”,但他的绘画没有停歇。

  导语:人,都是有虚荣心的,尤其是女人,尤其是喜欢发自拍的女人。

  我就是神,我就是唯一的神话。

  一个千疮百孔的世界无法补救,一个新创造的世界或许可以带你逃离。

  本次展览将同时展出梵高与高更的50幅油画作品,用艺术上的关联呈现他们鲜为人知的情谊。

  (原标题:梵高生前画的最后一个男人,是个最像自己的人)

  没有别的办法。

  他甚至燃起对生活的希望,他写信给弟弟:“这样的肖像画可以带来工作,带来钱!”“人们会主动找上门来,我就不用费心去处理人际关系了。”

  梵高《自画像》,1889

  再之后就是丢勒去美院后画的,初次看这幅画的时候真的觉得娘里娘气的,但却是当时最时髦的穿搭。这幅自画像出现的背景是:丢勒的老爸为了给丢勒去和村里的小芳相亲,就让他画自己的自画像。

  这个托着腮帮望向你的男人,叫保罗·加歇(PaulGachet)。

  近日,澳大利亚维州国家美术馆(NationalGalleryofVictoria)正在举办荷兰画家梵高的作品展。不过,比作品更加引人注意的却是艺术家MattButterworth,皆因他长相酷似梵高。

  有人说,梵高作画是因为他疯了。但它们更像是他用来斗争的依靠——境遇越困难,他对生命的渴求便越强烈。

  丢勒出生在一个小村庄,大概他父亲喜欢十八铜人,于是照着就生了一窝。丢勒就是十八之子之中最自恋的。自恋不可怕,可怕的是有才。

  自恋的自己画自己也就算了,还把自己的自画像,拿给自己的学生临摹。

  当你看见一个和自己太类似的人时,会心生畏惧。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