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中国著名歌剧有哪些 中国歌剧应展现中国声音的特有魅力

2017年11月26日 来源:中国著名歌剧有哪些 大字体小字体

  塔里木河全长1321公里,是中国第一、世界第二大内陆河。据《西域水道记》记载,20世纪20年代前,塔里木河下游河水丰盈,碧波荡漾,岸边胡杨丛生,林木茁壮。1925年至1927年,国民党政府一声令下,塔里木河改道向北流入孔雀河汇入罗布泊,导致塔里木河下游干旱缺水,3个村庄的310户村民逃离家园,耕地废弃,沙化扩展。解放后的1952年,塔里木河中游因修筑轮台大坝,又将塔里木河河道改了过来。塔里木河下游生态环境得以好转,胡杨技重吐绿叶,原来废弃的耕地长出了青草,这里变成了牧场。

国家大剧院2016八月合唱节:德国声音集萃交响

  也有人不赞成歌剧向戏曲学习,担心这会导致歌剧向戏曲靠拢,甚至变成了戏曲,认为“歌剧走向戏曲是死胡同”。在黄奇石看来,这种担心,实际上与“吃了牛羊肉会变成牛羊”的想法是类似的。他解释说,歌剧学习戏曲,不是学其“一桌两凳”的简单布置,而是学习戏曲的精粹:写意、简洁、空灵,把焦点尽可能地集中在人物的表现上。景为人而设,情因景而生。用一位戏剧前辈塞克的话说:舞台上的一树一石乃至每一样东西,都应该是有生命的,都应该是会说话的。“我们要的是中国的作风、中国的气派,是像戏曲那样具有民族的特色、东方的韵味。”

  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慧清之夜—中国歌剧经典片段之红色记忆”演出将于2015年7月18日在解放军歌剧院隆重上演。在演出中您将欣赏到耳熟能详的歌剧片段,回味激情年代,重温时代经典。《白毛女》《洪湖赤卫队》《江姐》《党的女儿》《野火春风斗古城》等中国红色歌剧代表性作品中的经典唱段将被复排和再现,这些唱段既充满革命英雄主义气概,又优美动听。届时,将有很多著名艺术家参演,由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林达信主持,总政歌剧团的程桂兰、王静、黄华丽、陈淑敏、陈美潭、张海庆、于爽等著名歌剧表演艺术家领衔,将按从大革命、土地革命、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的年代来展现在宏大背景下的时代之音。

  目前,我国拥有各类歌剧表演艺术院团(研究院、艺术中心等)38个,仅2013年原创歌剧剧目就达到了20部,有专家认为,中国歌剧创作已进入活跃期。那么,历史上曾经诞生过《江姐》《洪湖赤卫队》《原野》等优秀原创作品的中国歌剧,在新的时代如何进一步锻造民族风格,发出响亮的“中国声音”?《骆驼祥子》的成功演出再次引起了业内对这一话题的关注。在日前举行的“国家大剧院2014世界歌剧院发展论坛”上,来自14个国家的34家全球艺术机构的领导者济济一堂,除围绕“东西方不同的文化土壤对歌剧创作制作的影响”、“东西方观众传统审美观念对歌剧创作的不同需求”等议题“把脉”世界歌剧发展外,如何更好地将中国灿烂的民族文化用典型西洋歌剧的样式呈现在观众面前,如何借助市场、新技术为歌剧寻找广阔的发展平台,也成为与会者讨论的焦点话题。

法国巴黎的古典剧院 扩声技术交流

  中国歌剧应脱离程式化表演

  “近些年,中国歌剧已经超越了对西方歌剧的学习与借鉴阶段,从故事的编排到音乐风格,再到舞美呈现,都日益呈现出中国声音的特有魅力。”中国歌剧舞剧院艺术指导李小祥说。他认为,中国歌剧虽然源自西方的歌剧,但文化根源却建立在民族民间的音乐文化特别是戏曲音乐之上。西方歌剧主要突出的是用音乐写戏剧,重视音乐,而中国歌剧重故事,其基本样态是以故事的叙事性为主,音乐作为辅助。这一条始终是中国歌剧的支撑骨架。“对于中国的原创歌剧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要有适合歌剧的剧本。”李小祥认为,如果文本没有表明内涵,主题模糊,势必影响歌剧的接受度,中国老百姓喜欢歌剧《骆驼祥子》,就是因为其中的人物都扎根在民族土壤的根基上,它紧扣了时代,并且尊重民族文化,将西方的交响乐与中国的民族音乐巧妙地融汇在了一起。上海歌剧院党委书记顾伟康认为,一部歌剧能不能反映民族的生活,能不能从民族的灵魂中找到歌剧艺术的灵魂,这是歌剧在中国发展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有时候你越本土化可能越国际化。”波兰密兹凯维奇学院亚洲事务总监雅各布·马丁表示。歌剧《骆驼祥子》中的祥子是一个普通的人,他不识字,没有受过教育,但有一个非常简单的目标——向上走。在实现目标的过程中,他一再受到各种压力,经受了来自社会、他人的诸多挑战。这样的故事不仅会发生在中国,在世界各地都会找到它的影子,“祥子”的角色在中西方也都可以找到。这是一个生长在中国,却在世界上都具有代表性意义的形象,而这部歌剧也具有了国际化的大格局。

  不同于西方歌剧400多年的深厚传统和艺术资源,中国歌剧从其诞生起就带有了自身的美学特质,同时,受传统文化影响的中国观众对歌剧也有自己独特的欣赏追求。他们既要求中国歌剧的创作和发展应遵循歌剧的艺术规律,又希望符合其独特的艺术审美观念,比如故事性要强、音乐动听、舞台表演讲究“过瘾”、青睐“大团圆”结局等。正如国家大剧院副院长邓一江所言,中国歌剧自诞生便受到了中国传统戏曲审美的影响,但在具体创作上,戏曲艺术的程式化表演与歌剧表演并不完全吻合。

南开大学学生合唱团国家大剧院唱响 世界舞台

滕州GM音乐之声琴行 中国音乐学院中国歌剧

  要有合适的原创歌剧剧本

  “端正的牌楼……呼啸的鸽哨,惊醒一场梦”。在一段交织着所有苦难与不幸、承载着老北京城荡气回肠历史的“安魂曲”式咏唱中,歌剧《骆驼祥子》缓缓落下了帷幕。作为国家大剧院打造的第5部原创歌剧,该剧不仅让诞生于78年前的经典形象再次焕发出艺术的光彩,而且其西洋交响与中国民乐、歌剧特性和老北京风韵、大歌剧与中国味巧妙融合的创作追求,也将中国歌剧的民族化、本土化探索推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华声艺投网 华夏文化瑰宝和世界艺术珍品的圣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