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

摇啊摇 摇到外婆桥 【图U起名】第474期:你还吃?你这里、这里、这里,都是肉!

2017年11月18日 来源:摇啊摇 摇到外婆桥 大字体小字体

【广西·贺州】雾迷仙境姑婆山

苏格兰的饮食文化

  后来,出了院,舅舅就向舅妈表白,边拉二胡边唱歌,把舅妈当场感动到落泪。虽然大舅不让我随便玩他的宝贝,可是当我睡不着觉在床上倒腾来倒腾去的时候,大舅却会把我从屋子领出来。我们一人一个小板凳,他坐在我旁边拉二胡,月色很好,照得地面像撒了层霜,我痴痴地听,又稀里糊涂地睡熟在二胡声里。坐在木头餐桌上,我看着桌子上的一盘金灿灿的菜很是疑惑,我问妈妈是什么,妈妈就说你吃吃看啊,是二舅精心准备的。我尝了一口,哎,是肉吗,好像还挺好吃的,有肉香还脆脆的。等我津津有味地吃了好多,舅舅才静静地说:这是炒蜜蜂哦。呃呃天哪,怪不得我今天觉得今天蜜蜂们的嗡嗡声特别强。

  因为爸妈在城里工作,偶尔也会来看外婆,所以我有时呆在外婆家听外婆讲故事,摇啊摇,摇到外婆家。

  如果远山里的外婆家是一首歌,要从哪里唱起,是从那连绵不绝的群山还是从那坡下的小狗,是从那摇晃的秋千还是从那嗡嗡作响的蜂窝?记事起第一次去外婆家,是七岁的时候。先要上一个大坡,坡边有一棵繁茂茁壮的树,树边拴着一条大狼狗,在七岁的我的眼中它高大又可怕,一身黑色的皮毛在阳光下发着光。它只要站起来一定比我高。我拽着母亲的手,拖拖拉拉不敢向前。本来这狗就长很吓人了,它还偏偏对我狂吠不止。天啊,我能不能不过去。我使劲抓着母亲的手,指了指那条大黑狗。母亲会意地笑了笑,说没事的,有狗链拴着的啊,我们要去见外婆的。我只好牵着母亲的手躲在她的身后,但是仍然忍不住偷瞄那黑狗。果然,爬坡的时候它叫得更凶却不能再靠近我。外婆家的房子是一栋竹楼。下面是竹子撑在地上,原本那里是养猪的,也就是猪住一楼,人住在二楼,但是因为后来寨子里有过一场瘟疫,大家也都不在竹楼里养猪了。大舅舅一家和二舅舅一个人还有外公和两个外婆都住在这里。我有两个外婆,小外婆是大外婆的妹妹,母亲是大外婆生的。外公总是会坐在家门前的石阶上抽竹烟,大大的竹筒放在地上,外公额头上的皱纹深重又沉静,他背后是湛蓝湛蓝的天空,远方是绿油油的梯田,外公的面容渐渐陷入竹筒烟喷出的一圈又一圈烟雾中。我和外婆有些生疏,因为我们见得实在太少了。当我见到穿着哈尼族传统服装的大外婆,简直有些手足无措。外婆头上顶着一个像帽子一样的头饰,脖子上有一个银色的配饰,像一个大大的长命锁,锁的边缘有很多铃铛,外婆一走路,就会叮叮当当地响起来,好像随身带着一个会唱歌的精灵。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的自己好像有些紧张,现在想起来也许外婆和我一样紧张。怯生生地叫了一声外婆,外婆蹲下身来,向我伸出手来,那是一双黝黑的苍老的手,是拿过锄头耕地的有力的手,也是拿着绣花针上下翻飞的灵巧的手。

  那手轻轻舒展开,啊,一块石头,一块漂亮的鹅卵石。我想伸手去拿,又缩回手来,看了一眼母亲,才又高高兴兴地从外婆手里拿起石头。这是山间的小溪才能孕育出的鹅卵石,光滑圆润,微微生凉。我抬起头看了一眼外婆,她微笑着,眼里有淡淡的雾气。小孩子总是充满了好奇心,我注意到二楼的拐角藏着一把二胡。我想偷偷地拿起来把玩,却不巧被大舅发现了,他严肃地制止了我,看表情那肯定是个对他很重要的宝贝。后来才知道,那果然是个很重要的东西。大舅是个很有才华的人,会唱歌会谱曲还会拉二胡,喜欢音乐的人自然也是对乐器小心翼翼,不能让别人碰的。而且如果没有这个二胡,说不定就娶不到舅妈呢。大舅和舅妈的相识还有一段故事。当时的男女大部分都是父母介绍,可是舅舅舅妈却是自由恋爱。舅舅当时生病住院了,舅妈的奶奶正好和舅舅住一间病房。舅妈每天都会来照看奶奶,渐渐和隔壁床的舅舅熟识起来。奶奶出院了,舅妈还是会偷偷跑到医院看舅舅然后照顾他。大舅早就对善良可爱的舅妈一见倾心。

2015厚呷台式茶饮制造意大利风情街 旅游攻

  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外婆叫我好宝宝。糖一包,果一包,外婆买条鱼来烧。头勿熟,尾巴焦,盛在碗里吱吱叫,吃拉肚里呼呼跳。跳啊跳,一跳跳到卖鱼桥,宝宝乐得哈哈笑

别告诉我你懂ppt 【图U起名】第474期:你还吃

黄金二号减肥胶囊价格是多少好用吗?

鄂尔多斯响沙湾门票+索道 预订 鄂尔多斯响沙

世界上10家顶级好吃的甜甜圈 你吃过几家?

贫困山村孩子们的三餐 看过之后你还会浪费粮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