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 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纠纷典型案例

2017年11月14日 来源: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 大字体小字体

  目前交通事故赔偿项目及标准依据的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该解释规定死亡赔偿金有两种标准,即城镇居民标准和乡村农民标准。这种规定就导致了“同命不同价”现象。

邵阳 案例讨论:苦梅一案是《道路交通事故人身

  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属于民事侵权损害赔偿。一般坚持以责论处原则,全部赔偿原则,财产赔偿原则,等赔偿原则和无过错责任赔偿原则。

  案例 5

  案情概要:2011年 7 月31日,董某驾驶车辆与赵某驾驶车辆相撞,赵某受伤,交通队认定董某负事故全部责任。赵某诉至法院,要求董某、保险公司承担各项损失。经鉴定,赵某外伤致颈脊髓损伤,遗留有颈部活动障碍,其伤残程度属ⅸ级。经保险公司申请,一审法院委托鉴定机构就赵某原有颈椎管狭窄症以及本次伤害与交通事故因果关系和参与度进行鉴定,《法医临床学鉴定意见书》认定:赵某的颈椎管狭窄症,脊髓损伤与此次交通事故存在一定因果关系,外伤参与度40%。

  第一章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的概述第一节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概述一、道路交通事故的概念二、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的概念三、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的法律特征四、交通事故损害赔偿关系的当事人第二节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概述一、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的含义二、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的构成要件三、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免责事由四、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与交通事故责任的区别第三节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归责原则一、国外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归责原则的比较二、我国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归责原则的立法回顾三、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归责原则分析四、我国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归责原则的缺膨及建议第二章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主体的确定第一节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主体概述一、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主体的含义二、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主体的称谓三、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主体的确定存在的问题四、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主体的认定标准第二节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主体的确定一、盗窃、抢劫车辆情形下的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主体二、租赁情况下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主体三、雇佣关系中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主体四、车辆挂靠情形下的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主体五、分期付款买卖机动车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主体六、旧车买卖、车辆赠予情形下的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主体七、车辆借用情形下的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主体八、机动车维修、洗车或保管期间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主体九、好意同乘情况下的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主体十、因道路路况因素引起的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主体十一、担保情形下的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主体第三章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的具体项目和标准第一节交通事故损害赔偿项目一、人身损害赔偿项目二、财产损害赔偿项目三、精神损害赔偿项目第二节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标准一、人身损害赔偿二、财产损害赔偿第四章交通事故损害赔偿与调解第一节交通事故损害赔偿原则一、全部赔偿原则二、过失相抵原则三、以责论处原则四、损益相抵原则第二节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方法一、赔偿标准基准地的选择二、交通事故损害赔偿公式三、交通事故损害赔偿金的支付方法四、未知名死者的赔偿调解方法第三节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自行协商处理一、调解的概念和分类二、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自行协商处理的法律依据三、交通事故自行协商处理协议书的填写四、交通事故“互碰自赔”新模式第四节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行政调解一、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行政调解的概念二、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行政调解的特征三、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行政调解与其他调解的区别四、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行政调解的意义五、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行政调解的程序第五节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调解的文书制作一、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调解的文书内容二、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调解的文书制作第五章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的社会救助第一节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一、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的概念和分类二、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的责任限额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受害第三人直接请求权四、机动车保险浮动费率五、对我国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中保险责任制度的建议第二节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一、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的概念和性质二、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的适用对象和来源三、受害人请求救助基金的相应的诉权四、我国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在制度建构中的问题和完善……

  案例提示:商业三者险合同中,保险公司对免责条款未尽告知、提示、说明义务的,该条款不发生效力。

  案情概要:2013年11月19日,张某驾驶车辆(牵引车及挂车)与高某驾驶的车辆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员受伤,财产损坏。此事故经交通队认定,张某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后高某起诉至法院,要求张某承担赔偿责任。另查,张某车辆在保险公司投保主车交强险和主车商业三者险 150 万元,挂车商业三者险10万元,未投保挂车交强险。

道路交通事故鉴定与损害赔偿标准及责任纠纷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已于2012年9月17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556次会议通过,现予公布,自2012年12月21日起施行。

  案情概要:2013年 5 月29日,王甲所驾驶小客车与郝某驾驶的小客车追尾,导致郝某追尾王乙驾驶的小客车,造成王乙受伤。经交通部门认定,王甲负该起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后王乙起诉至法院要求王甲、保险公司赔偿其各项损失。

  案例提示:受害人因个人体质原因导致交通事故损害后果加重,其体质状况不能成为减轻侵权人赔偿责任的理由。

非道路交通事故案例

  案例 1

  裁判理由: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中,董某在驾驶机动车行进过程中,未尽安全注意义务与赵某驾驶的车辆发生碰撞,赵某受到外力撞击导致脊髓损伤。赵某年事已高,退变性颈椎管狭窄属其个人体质,虽然对损害后果的发生具有一定的影响,但并非《侵权责任法》等法律规定的过错。因董某负事故全部责任,赵某无责任,其体质状况对损害后果的影响不属于可以减轻侵权人责任的法定情形。因此法院支持了赵某的诉讼请求。

  案例提示:在多车发生交通事故的情况下,无责机动车一方与有责机动车一方应按照法律规定分担责任。

  案情概要:2014年 5 月13日,代某驾驶大货车与林某驾驶的小客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两车受损。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代某承担事故全部责任,林某无责。林某修理车辆共花费修理费 36000 元,诉至法院要求保险公司及代某承担上述费用。本案审理过程中,经保险公司申请,委托鉴定机构评估,林某所有的小轿车在2014年 5月12日的评估价值为人民币20000元整,保险公司只同意按照评估价值进行赔偿。

  案例提示:在挂车未投保交强险的情况下,发生交通事故时,牵引车方和挂车方如何承担赔偿责任。

邵阳 案例讨论:苦梅一案是《道路交通事故人身

  裁判理由: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国务院《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四十三条的规定,挂车不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牵引车投保的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由牵引车方和挂车方依照法律规定承担赔偿责任。由此可见,交强险条例修改后,挂车并非必须投保交强险。本案中,应先由张某驾驶的牵引车投保的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再由承保牵引车和挂车的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裁判理由: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保险法》规定,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现甲保险公司就其免责条款是否尽到提示或说明义务,未举出相应证据,故该免责条款在合同当事人之间未产生效力,对甲保险公司主张营运损失不属于保险赔付范围的意见,法院不予支持。

  案例 3

  裁判理由: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中,林某的车辆受损可经修复使用,且修复使用在经济上对林某更具合理性,林某选择将车辆送至4s店维修,并在本案中主张赔偿修车费用,出于对交通事故中无责任方当事人选择权的尊重以及更准确适用法律的角度考虑,林某维修车辆所支出的费用虽然高于车辆在评估基准日的评估价值,但尚在合理范围内,不属于畸高,且系维修车辆恢复正常驾驶状态所需的必要费用,故保险公司应当全额赔偿。

  案例 2

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

  (三)驾驶人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的。

  案例 4

  案情概要:2014年 2 月17日,葛某驾驶车辆与前方停车排队等候通行的王某驾驶车辆相撞,导致王某受伤。事故经交通队认定葛某负全部责任。葛某驾驶的车辆在甲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及50万元不计免赔商业三者险,此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王某起诉至法院要求葛某、甲保险公司承担包括车辆营运损失在内的各项损失。保险公司以营运损失属于合同中约定的免责条款为由,不同意赔偿。

  第九条 因道路管理维护缺陷导致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请求道路管理者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道路管理者能够证明已按照法律、法规、规章、国家标准、行业标准或者地方标准尽到安全防护、警示等管理维护义务的除外。

  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中,赔偿范围的确定是一个重要问题,《解释》依据侵权责任法、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精神,合理地确定损害赔偿的范围,以实现受害人的损失填补和其他道路交通参与人的经济负担之间的利益平衡。具体讲,主要体现在如下方面:

  案例提示:受害人要求赔偿的车辆修理费即使高于车辆受损前的评估价值,但如果车辆修复使用对受害人更具有合理性,且属于车辆恢复正常驾驶状态所需的必要费用,保险公司应当予以赔偿。

  裁判理由: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的交通事故经公安交通管理部门认定王甲负事故全部责任,郝某、王乙均无责任。对王乙因本次事故所造成的损失应分别由王甲所驾驶机动车的保险人甲保险公司在交强险有责赔偿限额内及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由郝某所驾驶机动车的保险人乙保险公司在交强险无责赔偿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由于王乙在死亡伤残赔偿限额项下的各项损失未超出交强险有责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和无责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之和 121000 元,故按照法律规定,各保险公司应按照其责任限额与责任限额之和的比例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交通事故和其他人身损害中农

【人身损害赔偿的标准】交通事故 人身损害赔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