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杨金远的小说官司 《集结号》原著小说《官司》(作者:莆田杨金远)

2017年11月10日 来源:杨金远的小说官司 大字体小字体

  接待老谷的是部队的一名营长。

  年轻女子说,我是这屋子的主人呀!

  营长的决定让老谷感到相当委屈。但为了能够找到团长,不要说当一名马夫,就是让他干什么都行。

  老谷说,我这是在哪?

  要是午夜前听到团长的号声,一连就不会输得那样惨了。老谷在心里想着。

  中年农民说,是呀,是没听到号响。

  老谷丝毫不曾知道,他这么做让营长相当为难。

  当历时65天震惊中外的淮海战役于1949年1月10日,以杜聿明的被活捉而彻底胜利时,老谷仍然没能和三团取得联系,尽管这中间老谷也曾想方设法打听三团的下落,但都毫无结果。这让老谷焦急万分,又束手无策。淮海战役结束后,营长的部队奉命进到徐州以北,以韩庄为中心集结整顿,准备挥师南下,解放全中国,韩庄与当时老谷参加阻击战的将军庙不远,只不到百里路程,老谷突然想自己光忙着东奔西跑,为什么不回将军庙看看,他怀疑这会三团说不好就在那集结整顿,等待大部队一起挥师南下。另一种可能,老谷觉得团长当时即便忘了吹号,也不可能永远不会想起自己没让号兵吹号的事。而一旦团长发现自己曾经把一整连的人丢在将军庙,他说什么也会回去找他们的。

  年轻女子便不再说啥了。太阳一点点向西落去,落日无声。年轻女子望着西移的落日,觉得老谷在那件事上已经陷得很深很深,谁也无法轻易说服得了他。

  老谷说,你爹呢?

  可老谷不知道究竟上哪去找三团。

  老谷默不作声,他有点不敢和年轻女子对视。

  老谷说,你是谁呀,你怎么会在这?

  老谷点了点头。老谷说,再说,我得去找团长。

  老谷已经无路可走了。

  老谷仍不作声,老谷觉得年轻女子的那双眸子简直像一把铁钩,要把他的魂都给钩去了。

  老谷说他想不到这一找竟然找得这样苦,还差一点找不着了。老谷的所有倾诉在营长听来就似在听一个非常稀奇离谱的传说。尽管营长也非常同情老谷的遭遇,但他确实没法把一身又破又脏,完全像个叫化子的老谷与部队的一个连长联系起来。

  老谷说,我已经有了,她在家里等我。

  团长明确告诉老谷,整个转移工作最多在午夜前就可结束,那时,团长会让号手吹号,老谷只要听到号声,就町带领一连突围了。

  年轻女子说,在我家里呀!

  老谷所有的任务是一路上负责给马喂马草。

  老谷望着年轻女子说,怎么就你一个人呢,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年轻女子说,我爹。

  老谷想他要是再不逃掉,他恐怕就永远走不掉,永远找不到团长了。

  年轻女子说,你一个劲地说胡话,嘴里不停地叫着要找团长,现在好了,你终于醒来了。

  在接下去的日子里,老谷陷入了一种深深的痛苦之中,他一边养伤,一边在打听三团的去向,他想他无论如何是要赶上部队的。老谷觉得只要赶上部队了,他和团长才可有个说法,否则,他就太对不起已经壮烈牺牲的一连弟兄们了。

  事实上,也由不得老谷作更多的选择,淮海战役已经打响了,各个部队悄悄地向淮一带集结。营长的部队也接到战斗命令,让他们连夜赶往淮海战场。这令老谷始料不及,老谷这才隐隐约约感到三团其实始终没往南走,就一直呆在鲁南一带。

  老谷沿着长江边又走厂一些日子。

  老谷一直想要弄明白团长的号为什么始终没有响?

  离阵地不远的山脚下,有一个叫将军庙的村庄,村里住着上百户人家,大部队转移前就驻扎在这个村子里。老谷就是被村里一对中年农民夫妇救下山的。

  可当时的老谷对这一切并不知晓。他只想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了部队,不能随随便便再失去她,就好像他正处身在一个孤零零的4、岛上,好不容易盼来了一只救命的船,如果他一旦失去上船的机会,就会永远被抛弃在那个荒凉的孤岛上一样,老谷想他无论如何要抓住这个机会。只有牢牢抓住它,他才有可能找到团长。

  年轻女子说,你好好养病吧,等病养好了不愁找不到部队。

  那时,天还没完全亮起来,星星还在头上闪着,远处不时传来一声声鸡鸣狗吠,年轻女子给了老谷许多吃的,还给了老谷一些路上花的零用钱。

  偏偏老谷就是没有死掉。

  作始终都是在悄悄中进行的。

  可是老谷和一连的士兵们始终没有听到团长让他们突围的号声。老谷和一连的战士们在生命的厮杀中苦苦等待,从傍晚等到午夜,又从午夜等到天亮,一整连的战士打退了几十倍于他们的敌人的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全连战士从上百人牺牲到只剩下几十人、几个人到全部阵亡。

  如今,《集结号》的号音未落,杨金远的另外一部军事题材小说《突围》也横空出世,著名导演黄健中亲自为该书出版作序,并正着手准备将其拍摄成30集电视连续剧。(解放军报/徐纲要王进平陈吉)

  老谷起初还怀疑团长他们可能已经吹了号,只是自己没有听见,现在听他们这样讲,老谷就有点受不住,他的脸色变得又红又紫,看得出额上血管里的血液在里面滚动。老谷在心里埋怨着团长,明明说好等大部队安全转移了就给他们吹号,到头来却说话不算话,把他们丢下不管了。如果能在午夜前听到团长的号声,让他们突围的话,一连说什么也不会全军覆没的。团长的做法让老谷十分伤心和气愤。

  那时,他就永远无法找到他的团长了。

  原标题:《集结号》原著小说《官司》(作者:莆田杨金远)

  初冬的一个黄昏,老谷终于走到了长江边上。

  营长坚持说,反正我不信。

  第二天,老谷终于决定离开年轻的女子,继续去找部队。他想,他得走了,他要是再不走,就永远找不到他的团长了。

  年轻女子说着,一双眸子深情地望着老谷。

  年轻女子有点失望。她说,她长得很美吗?

  实际上老谷也不敢再往南走了。老谷猜测,部队不可能那么快就打过长江去,他就是跨过长江去找部队也是白找。这是一;第二,老谷知道,过了长江,福建几乎跟着就在眼前了。那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因为福建是他的故乡。1938年,老谷随闽中游击队一起赴鲁南战场抗战。此后整整十年时间,老谷一次也没回过故乡,故乡的一切对他来说,是那样的温馨、亲切,那里有他的生身父母和兄弟姐妹,那里还有一个比他小两岁且长得非常端庄可爱的童养媳。老谷想,他要是过了长江必定会经受不住家的诱惑,一步一步向福建走去的。

  年轻女子说,我爹打鱼去了,没有十天半月不会回来。

  老谷是在傍晚前才接到任务的。

  这之前,老谷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少的路,又走了多少个白天黑夜。老谷从鲁南出发时才刚刚是初秋,而眼下,已经是寒风飒飒,万木凋零的深冬季节了。

  老谷并不知道,他所在的三团其实一直就没离开过鲁南。因为从时间上讲,当老谷与部队脱离联系后,山东野战军便与敌人在鲁南打了一仗,并大获全胜。接着山东野战军与华中野战军合并,成立华野,部队又相继参加了莱芜、孟良崮等战役,这些战斗三团都参加了。也就是说,老谷当初选择往南走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如果留在鲁南,老谷说不好就已经找到三团了。老谷是在后来才知道这一切的,他并且为此难过了好几天。

  营长说,就算我相信了你的话,那又怎么样呢,你最终还得找你的三团去。

  年轻女子说,你走到我家门口就倒下了,你已经发烧两天两夜了。

  老谷就是在这种时候突然病倒了的。

  面对军旅小说的畅销,著名军旅作家柳建伟评价道:中国军旅文学和影视作品持续火爆,与其自身不断突破固有模式、形成多样化风格有很大关系。“我相信下一部优秀的军旅小说一定会出现:它拥有史诗的品质,不但要像《战争与和平》那样善于架构,还要像《静静的顿河》那样牢牢地把握个人的命运。”

  老谷随着营长的部队浩浩荡荡向北而去。月亮在天空闪着神秘的光亮,宽广的乡野在夜色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沉寂。老谷一边牵着马一边在想着就要找到团长了,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老谷真的有点舍不得走了。

  老谷发誓一定要找到团长,哪怕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把团长找到。

  老谷终于在长江边的一个小村子里,找到了部队。

  老谷说,没错,我是得找到三团,找到团长。

  老谷朝年轻女子望了好一阵子。望着望着,就要从床上坐起来,但还没坐起就又躺回了床上,细密的汗珠立即从他的额上冒了出来。年轻女子拿来手帕轻轻替他擦着。年轻女子说,你不好乱动的,你病得这样重,你要躺着好好休息。

  老谷看来是无法找到他的三团和团长了。

  七十四、《东方快车谋杀案》——改编自阿加莎•克里斯蒂(AgathaChristie)1934年的同名小说七十五、七十六、七十七、七十八、七十九、《侠探杰克》——改编自李•查德小说《一击》《人类之子》——改编自詹姆斯于1992年的小说《人类之子》《云图》——改编自2004年由大卫•米切尔所著的同名科幻小说《BJ单身日记》——改编自作家海伦•菲尔丁的同名小说《赎罪》——改编自伊恩•麦克尤恩同名小说八十、《尼罗河上的惨案》——改编自阿加莎•克里斯蒂在1937年出版的同名小说八十一、八十二、八十三、小说八十四、八十五、八十六、八十七、西亚的桥》八十八、八十九、的同名小说九十、《追风筝的孩子》)——改编自卡勒德•胡赛尼同名小说九十一、《那山、那人、那狗》——根据彭见明的短篇小说《那山那人那狗》改《大白鲨》——改编自彼得•本奇利的原著同名小说《乌云背后的幸福线》——改编自马修•奎克(MatthewQuick)所撰写《饥饿游戏》——改编自苏珊•柯林斯著作的同名小说《疯狂的心》——改编自1987年ThomasCobb所写的同名小说《断背山》——改编自安妮•普露所著的同名短篇小说《仙境之桥》——改编自凯瑟琳•帕特森儿童文学小说作品《通往泰瑞比《暮光之城:暮色》———改编自斯蒂芬妮•迈耶创作的同名小说《绿色奇迹》——改编自斯蒂芬•金的同名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改编自斯科特•菲茨杰拉德于1925年发表的同名

  此间文学界人士称,《下南洋》小说人物众多、性格鲜明,形象饱满,尤其是在动乱的历史中纯真凄美的情感更使读者为之动容。整部作品中,人物的创业史、儿女情、家国梦相互交织,使其非常具有阅读吸引力。

  团长让一连长老谷带领一连火速赶往阵地去完成一项阻击任务,以便让大部队安全转移。

  有时老谷也会这样想着,会不会是团长光忙着指挥部队转移,把吹号的事给忘了呢?或是发生了其他什么事?但不管怎么说,总不至于连号都不吹了,要知道,吹没吹号关乎着一整连战士的生命呢!团长实在是太过分了。

  尽管部队同属华野,却不是老谷要找的三团,连一个兵团的都不是,但对于已经长期离队的老谷来说,只要能找到自己的部队他就已经很满足了。那一刻他委屈得犹如失散多年的儿子回到了父母的身旁一样,竞当着部队营长的面“呜呜”哭了起来。

  老谷突然觉得自己身上莫名其妙地烫,几乎就要着火了。正心里疑惑,他发现原来有一个年轻女子手里拿着一个火把就站在他的跟前,熊熊燃烧的火把照得他通体红亮。火把差不多要把老谷的身体给点着了。老谷埋怨那女子说,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拿火烧我?年轻女子说,我没烧你呀,是你自己身上着火了。老谷说,我身上没着火呀,明明是你手里拿着火把,你看你快把我给烧着了。年轻女子说,我手里拿的不是火,是水呀!我看你身上着火了,拿水来浇呀。老谷说,你手里拿的真的是水吗?年轻女子说,当然是真的。不信我可要往你身上浇水了。老谷说,你浇吧,你再不浇,我可受不了了,我要死掉了。只听“滋”的一声,老谷突然一个激灵,就觉得浑身已经变得冰凉冰凉的了。老谷终于发现自己原来躺在一个非常陌生的地方。他盯着屋顶望了一会儿,想不出自己怎么会躺在这里了。老谷这时听见有谁在他的身边轻轻叹了一声,他转过脸时,看见一个年轻俏丽的女子此时正坐在他的面前。那女子不过二十来岁,胸前挺着一对好看的乳房,像衣服后面藏着一对不老实的兔子一样,在胸前一颠一颠的。

  年轻女子对老谷越好,老谷就越受不了。老谷简直是从年轻女子家里逃出去的。

  年轻女子说,一根打狗棍你带着,路上碰上哪条狗欺侮你了,有它就不怕了。

  年轻女子说,团长对你真的很重要吗?

  老谷说,我怎么会在你家里呢?

  老谷觉得年轻女子说话时,从她嘴里飘出的气息很香很好闻,多闻几口,他就要醉了。

  老谷沿着山脉迈出第一步的时候,才知道要找到部队实在谈何容易。因为从他得到的所有消息看,部队的去向只有一个,那就是往南去了。也许去了安徽,也许已经过了长江。到底去了哪里,谁也说不清楚。老谷惟一的选择只能往南走。老谷几乎一天要走好几十里的路,老谷只要听说哪里有部队,就往哪里跑。老谷不分白天黑夜地走。他走得天昏地暗,精疲力尽。老谷已经累得实在没法再走下去了。

  老谷说,等见了我们的团长,你就相信了。

  事后不知有过多少次,老谷都会想着,要是那会儿跟一连的士兵们一块死了,也就一了百了,那该多好。

  年轻女子说,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一看就知道你是部队里的人,你的部队呢?

  老谷是全连惟一的幸存者。

  年轻女子叮咛着老谷说,可千万要自己照顾好自己,饿了就吃,累了就歇,路上可没人疼你。

  年轻女子看出来了。年轻女子说,不想走就留下来,你娶了我吧。

  老谷觉得无论如何他得回将军庙看看,结果是可以预料的。老谷回将军庙找不到团长是必然:团长随大部队转移后压卡艮就没有再回将军庙找一连也是必然。如果这次寻找三团的失败多少会使老谷悟出些什么或因接二连三的寻找失败,让他从此产生失望而失去信心的话,后来或许就不可能有许多事情发生,但老谷偏偏就是什么也没悟出来,他仍然发誓就是找遍全中国,也要把团长找到。老谷根据当时的大势判断,在千军万马挥师南下,迎接解放全中国的当头,三团不可能按兵不动,最大的可能是随大部队跨过长江去。老谷觉得自己眼下惟一的选择只能继续留在营长的部队里,以找机会与三团取得联系。老谷还没去找营长,营长已经先找了老谷谈话。

  老谷在年轻女子的家里一住就是三天。

  从中年农民夫妇那里,老谷知道,大部队在转移时确实没有听到号响,整个转移上

  老谷望着浑黄的江水,心里充满了惆怅。

  老谷说,是的。我跟团长有个说法没弄明白。

  谷无论如何要求暂时留在营长的部队里。

  营长只让老谷在部队里当了一名马夫。

  老谷把一路上所经历的千辛万苦全部向面前的营长倾诉。

  年轻女子说,要是找不到部队还回我这,住下来慢慢再打听吧,别再逞强了……

  老谷就这样踏上了寻找部队的漫漫旅程。

  老谷急了。老谷说自己确确实实是部队里的人。老谷还把自己部队的番号,人数和师长是谁,团长是谁全都告诉了营长,但营长就是不信。营长说,你们团长怎么可能不让号兵吹号呢?老谷说,团长就是没让号兵吹号,这一点村子里的人都可以替我作证,我为什么要去骗你呢?

  老谷望着滔滔东去的长江水,心里非常难过,老谷想不到跑来跑去,最后却连个部队的影子都没见到。

  老谷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老谷说,你们真的没听到号响?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