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纳斯卡线条是大骗局 纳斯卡线条 世界十大无解谜团之一

2017年11月08日 来源:纳斯卡线条是大骗局 大字体小字体

  原文地址:

  但是现在这个模拟图显示克尔黑洞是轴对称的,即绕对称轴转动,作短程线运动的试验粒子其能量是守恒的。同时其绕对称轴的角动量分量也守恒,另外它还允许试验粒子遵循第三个守恒定律。

世界十大谜团之一惊人发现 纳斯卡线条是由谁

纳斯卡线条~世界十大迷团之一 无法破译的神秘

  纳斯卡线条保护工作

  古代纳斯卡人

  傍晚时分,当科学家们正忙着点燃篝火准备晚餐时,笼里的巨鼠又开始拼命扯咬铁条围栏,并发出一阵阵像狼嚎一样的啸叫声。“大家当心,前面还有怪鼠!”乌克兰考察团团长莫林斯基喊道。

  还是先从“维拉科查”说起吧。

  猜测二:地图

  纳斯卡线条相关视频

  如果不是因为70年前的一个美国飞行员在偶然的低空飞行时发现了在荒野上的巨大莫名线条,纳斯卡应该就只是秘鲁南部荒漠中的一个无名小镇而已。现在,我们穿越了半个地球来到这个小镇,当然就是为了一睹这个著名的纳斯卡地画的真容了。虽然天气依旧不好,我们还是一早起来直奔小机场。

  纳斯卡山谷这块辽阔的考古沃土,还孕育了一座座卡瓦奇锥形塔。那里众多的土砖建筑和昆切(用木条,藤,竹等捆绑在一起,外面涂盖泥土的建筑)虽然平淡无奇,但是有几幢建筑物运河不一般,它们也许是公众聚会进行祭奠活动的场所。

  1939年保罗博士乘坐飞机沿着纳斯卡平原上的古代引水系统飞行,偶尔的一次低头就有了震惊世界的发现。它看起来像是涂画在他们被纳斯卡沙漠这些像机场跑道一样的线条深深地吸引住了,“对于这些奇异的遗迹,我们心里涌起千百个疑问,突然我们发现夕阳的降落位置几乎正好位于其中一条长线的尾端!过了一会,我们才想起那一天是6月22日,正是南半球的冬至,一年中白昼最短的一天。”

盘点全球十大无解谜团:野人水怪难觅其踪

  1939年,一位称为保罗的科学家乘坐飞机沿着纳斯卡平原上的古代引水地形飞行,偶尔的一次低头就有了震惊世界的发现,他发现纳斯卡沙漠存在像机场跑道一样的线条,夕阳的位置几乎正好位于其中一条长线的尾端。

  赖歇一生的核心就是那片静止不动的沙漠和它的居民。逐渐地,这个身着简朴的棉质衣服、脚穿橡胶拖鞋,瘦削而结实的女性成了秘鲁的英雄,纳斯卡全镇庆祝她的生日,并以她的名字命名了一所学校和一条街道。直到20世纪80年代,这位老太太在临终前,依然念念不忘纳斯卡的秘密……

  众人一起朝着他手指的片向看去,只见不远处的乱石堆上,蹲着两只与笼内老鼠一样巨大的动物,眼睛里发出两道红光,似乎正盯视着科学家们。

  德国学者玛丽亚·莱因切在经过30余年潜心研究之后,提出相同的理论。她解释道,这些直线与螺线代表星球的运动,而那些动物图形则代表星座。在所有的理论中,最出名却又最牵强附会的要数埃里克·冯丹尼肯在他那本《上帝的战车》一书中所作的解释:这些是为外星人来参观而留下的入口处标记。另一种同样异想天开的妙说是,古代时,这里的人乘坐在热气球上留下这样的残迹。这一猜度的依据是,这些图案在空中才看得清楚,还称图案中有许多看上去很可能是当时为使气球飞离地面时那些燃烧物留下的痕迹。不过,乔奇艾·冯布鲁宁又声称这是赛跑比赛时留下的轨迹。

纳斯卡和胡马纳草原的线条图

  日本科学家发现纳斯卡线条是由朝圣者建造,他们可以沿着朝圣路线观看到这些图案,纳斯卡线条的图案可能是远古宗教仪式的一部分。进一步发现暗示,秘鲁沙漠高原生活着至少两个古文明,安第斯山脉和海岸之间是地球上最干旱的地区之一,在公元前200年至公元600年的古文明建造了这些这些遗迹,沙漠中这些奇特图案包括骆驼、狗、猴子,甚至是宇航员的图案。

  自从事故发生后,电站周围1000多平方公里内无人敢入,这个禁区被当地人称之为“核地狱”。9名科学家全副武装,头戴防核辐射头罩,身穿防核辐射衣,手上戴的和脚上穿的是防核辐射手套和靴子。他乘坐4辆汽车进入核泄露地区,并立即开始工作。当科学家们正在认真地按程序进行探测取样时,蓦地一阵刺耳的尖叫声从附近传来,只见一头像海狸鼠般大小的动物突然窜了出来。

全球十大无解谜团:野人水怪难觅其踪图 地理

  维拉科像高约7英尺,坐北朝南,背对着的的喀喀湖古时的湖岸线。排列在这座树立在庙堂中央、代表维拉科查的方尖形石碑后面的,还有两座比较矮小的石碑,显然是代表维拉科查传说中的门徒。

纳斯卡线条 世界十大无解谜团之一 探索发现

  “怪事,这里居然还会有动物”美国著名环保专家、考察团美方团长盖克喊道。

  起初我和很多网友一样并不知道什么是克尔黑洞,直到前几天我无意中看到一篇几年前关于克尔黑洞的报道,报道上说美国华盛顿大学的物理学家协同法国学者成功模拟出克尔黑洞图像。与其复杂的理论模型不同,该图像令人惊讶的简单。仔细看看这张整体模拟图像表面上确实很简单,形状很像一个早晨刚盛开的喇叭花,当然了这只是简单的模拟了黑洞的表象,正所谓透过现象看本质,不过这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来论证。

  预告:下篇是关于复活节岛的。纳斯卡线条是我们在秘鲁的最后一个景点,我们将从利马乘飞机前往智利首都圣地亚哥,然后马不停蹄的飞往太平洋深处的复活节岛,这将是我们南美十八飞的第九第十飞。

  坐在蒂华纳科城地下神庙的地板上,有一张昂起的脖子,仰望着的脸孔——学者们都说,这就是传说中的维拉科查。许多世纪以前,有个不知名的工匠将维拉科查的肖像雕刻在一根高大的红色石柱上。尽管饱受风沙侵蚀,这座肖像所呈现的面容,却依旧那么祥和恬静,流露出一股莫名的慑人力量……

  图为切尔诺贝利巨鼠

  上面我们已经说了克尔黑洞是以恒常速度旋转的,那么根据爱因斯坦引力场方程,一颗规缩成黑洞的转动恒星的引力场会最终达到一个平衡状态,这个状态只依赖于两个参量,一个是质量另一个就是角动量,后者代表恒星的旋转的速度,类似于基本粒子的自旋。一直以来这类带有角动量的黑洞,被称之为自然界最完美的物体之一,其相关的守恒定律与理论假说在问世40年后仍然是个不解之谜。

  图为伊朗出现的巨型老鼠

  他的额头宽阔,眼睛又大又圆,嘴唇丰润,鼻子挺直,鼻梁虽然狭窄,却向两边伸张到鼻孔。这张脸庞最引人瞩目的特征是他那造形奇特、令人望而生畏的胡须,使他的下颚看起来比太阳穴宽广。仔细一瞧,考古学家发现工匠在雕刻这座肖像时,刻意将他嘴唇颊上,跟鼻尖平行,然后沿着嘴角夸张地延伸下来,在下巴形成一撮威武的山羊胡,再顺着颚骨转回到耳鬓上。

  伊凡惨叫着在地上乱滚,就像是被狮群掀倒的斑马一般,他再也没能站起来。与此同时,鼠群瞪着血红的双眼向考察队员们逼了过来……

  现代纳斯卡人生活和农耕用水的可靠来源,是雄伟的安迪斯山脉。从卡华赤以下的地区,干旱年年有规律的出现。河流只在短短的两个季节流过这些山区。在古代的某个时期,纳斯卡人修建了一个庞大的灌溉系统,150公里的沟渠纵横交错,遍布这个地区。这些沟渠大部分都深埋于地下,有入口也有出口。而这些沟渠所在的范围恰好就是纳斯卡线条的区域!

  关于辐射导致的基因变异确实是可以让动物产生一定程度的变异,但是对于这种传闻没有实际的相关证据,我们还是不能确切的相信,人类尚未掌握这种变异的规则,就算是真的变异变大或者变小,但是切尔诺贝利巨鼠是否带有攻击性还有待商榷。政府对于这种重大事故总有自己擦屁股的方法,说不定政府就是用这种掩人耳目的方式来洗清自己的错误。

  2,关于核辐射导致基因突变产生切尔诺贝利巨鼠和小说家文章中的所有动物变异之后的形状都是一样的,要么变大要么变小,这一点也值得人们质疑。

  尽管赖歇论证详细,但是,她那些关于巨型线条是如何刻制出来的解释并未得到普遍接受。赖歇理论中一个致命的问题,就是无法解释那些不规则图案是如何制作的?比如那只巨大的蜘蛛和那个神奇的牧羊人。很显然,蜘蛛和牧羊人的图案不是古纳斯卡人随意或者是无意中在广阔的地面上绘制出来的,而肯定是先有了设计蓝图,然后再制作出来。但是,我们的疑问又一次回到了前面,古纳斯卡人是怎样将图纸上的样子放大到10000平方米甚至更大的土地上的呢?他们又是怎样在施工过程中保证图案不至于变形或走样呢?要知道,人们在地面上是根本无法辨认出这些线条的形状的!

  盖克车上的两名坐在车厢两侧的科学家把车上的窗开了一道缝,吸引巨鼠将头钻入车内,然后用铁钎狠敲巨鼠的头;扎加洛夫车上的两名“勇士”则冒险冲下车去,用仅有的两支手枪向巨鼠射击,几乎百发百中,使许多巨鼠横尸车下。巨鼠的第一轮进攻终于被打退了。半小时后,巨鼠发动第二轮进攻,这次它们使用的是车轮大战,一次约5只巨鼠龇牙咧嘴咆哮着扑向汽车尾部,想咬穿车身钻进来。

  科学家对100多个纳斯卡线条图案进行分析,发现陶器碎片的分布有点规律,位于纳斯卡线条的交叉点附近。为了进一步研究这些奇特图案是如何拼凑在一起的,科学家分析了一些新发现图案的位置、类型和建造方法,发现4种不同类型遗迹汇集在一起形成不同路线,通向秘鲁卡瓦其古城印加文化之前的一个寺庙群。考古证据表明,卡瓦其古城保存着一些寺庙和金字塔遗址,还有一些献祭的斩首头颅,这暗示着卡瓦其古城曾是一个宗教中心,大量的朝圣者带着献祭品前来祭拜。

  纳斯卡线条制作过程

  纳斯卡线条就是位于这样一个重要的位置!

  纳斯卡线条制造者

  纳斯卡线条概述

  弧线

  图像虽然简单但是作用可不容小觑啊,不管怎么说这项成果不但有助于更好地理解克尔黑洞的构造与转动黑洞的引力场,还可将理论假说和图像相比较,促进理论的进一步完善。其实看到这里我们还是没有看到到底什么是克尔黑洞,那我们不妨耐着性子继续往下来看看说不定会有我们想要的答案。我们知道由于所有恒星都自转,所以其形状必不能成为严格意义上的正圆球形,因此亦不能由球对称的理论来描述它。早在1963年新西兰物理学家罗伊-克尔得到了能描述不带电旋转恒星的爱因斯坦引力场方程的解,这一理论对于天文学的意义,并不亚于一种新基本粒子的发现,于是就用他的名字命名的这类恒星坍缩形成的黑洞——克尔黑洞。

  经过专家们将镶嵌在线条上的陶器碎片作详细研究后,证实「纳斯卡线条」已存在两千多年。他们推测这些「图案」是分为两个阶段完成的,当中最短的也至少拥有一千四百多年历史。这些巨型图案能够保存千年而没遭受到大自然的破坏,其实是和纳斯卡平原的气候有关。纳斯卡平原是一个气候干旱而贫瘠的高原,由于遍布高原的碎石,将阳光的热能吸收及保留,从而散发出一股温暖的空气,在空中形成一个具有保护作用的屏障,令到高原上的风不像平地般强劲。

  在他头颅两侧,耳朵上、下方,雕刻着奇异的动物图形。严格说,奇异的并不是图形,而是动物本身,因为他们看起来像体型硕大、举止笨拙的史前哺乳动物,尾巴肥肿,四肢畸形。

  目前最科学的结论是,纳斯卡线条是古纳斯卡人所绘制的供水系统图。而在这些线条的下方,就是古人用来饮用和灌溉、对于纳斯卡人最为宝贵的水利体系!

  1553年,西班牙人侵占了这块地方。占领者曾留下这样的记载:“这里的人无视神(西班牙人的神)的旨意,而遵照奇特的法律生活。”也有这样的传说:这些人以为西班牙侵略者是印加创世神——维拉科查重返地球,所以根本就没有抵抗。

  上世纪80年代,纳斯卡镇的学生们在赖歇的带领下,向人们演示了古人是如何制造一条纳斯卡线条的:首先用标杆和绳索标出一条笔直的线,然后,再把表面的黑石拿走,漏出下面闪光的白沙,反衬着周围富含铁矿的岩石,于是,一条线就出现了。也许,这就是纳斯卡线条的本来面目吧。

  http://www.ufo-1.cn/article/201508/347.html

  很快,人们在纳斯卡线条范围的北端一个叫文蒂拉的地方发现了大量生活痕迹,虽然它已经被农业耕作破坏了一部分,但有足够的证据表明这里是一个真正的都市城镇。而在文蒂拉这个古纳斯卡人的生活区,到卡华赤这个祭祀区中间,就是著名的纳斯卡线条的区域。我们可以想见,在2000年前,古代纳斯卡人每到节日,他们都会来到卡华赤,进行大规模的朝圣和祭祀,而在他们到达那里之前,必须要经过的,就是广阔的纳斯卡线条所在地。

  赖歇穷尽自己的生命来解答纳斯卡的秘密,在她生命的末期终于找到了她所认为最合适的答案。那些弧线是通过把线的一头固定住,另一端像用圆规画图一样在地上旋转,就能画出每一条弧线。赖歇的研究还表明,古代纳斯卡人会事先在约1.8米的小块地皮上设计图案。她在几片较大图案的旁边发现了这些泥土草稿,设计者们在小型草稿上确定弧线、中心点和辐射线的适当比例后,再作适当的放大。

  考古学家们最新的估计是出现在公元1世纪前后,这估计比原先的推算更早些。然而,不管是行家还是非专业的分析家都无可置疑地对其魅力感到难以抗据。为了让它们能一直保存下去,当今已采取了一些保护措施。例如,参观者不准步行或驱车前往。在纳斯卡北部20公里处,建了一座瞭望塔,专为不宜乘飞机的游客们,提供斜向观望其中三个图案的机会。倘若站在平地上去观看,那么这些奇妙的图案将即刻失去其所有的魅力,因为它们规模之大,式样之繁多,是难以被觉察的。

  换句话说的通俗点就是克尔黑洞其实就是有旋转、无电荷的黑洞,我不知道各位网友是否同意这样的说法,可以说就是以物理学家罗伊-克尔的名字命名的黑洞。

  现代民族学的观点认为,对于一个原始民族来说,对生存最重要的,往往就是他们所要祭祀和祈求的。对于纳斯卡地区的人们来说,什么又是他们最为缺乏的呢?是水!

  切尔诺贝利巨鼠曾经作为教材出现在国内某科普读物上,类似的还有食金蚁。类似于切尔诺贝利巨鼠的传言还有发生在伊朗首都德黑兰核辐射产生的变异的巨鼠,只是不确定是否谣言。

  那么,古代纳斯卡人又居住在哪里呢?

  切尔诺贝利巨鼠传闻详情

  1983年,一支意大利的考古队来到这里,他们在纳斯卡地区的南端发现了一座名叫卡华赤的古城,这里有宽阔的广场,雄伟的石级,还有几十座大约有30米高的金字塔。然而,令考古者迷惑不解的是,卡华赤城中并没有发现繁忙的市镇中心和军事活动的遗迹,相反,这座城市似乎只用于宗教仪式和节日庆典。

  维拉科查

  切尔诺贝利巨鼠指的是1986年前苏联乌克兰境内核电站爆炸后因为辐射产生的巨型老鼠。传言,位于乌克兰境内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4号反应堆发生爆炸,当场30人死亡,8吨的强辐射物泄露,核泄漏产生的反射污染相当于日本广岛原子弹爆炸产生的放射污染的100多倍。乌克兰政府被迫疏散35万居民,留下一个近2600平方千米的隔离区。

  早在16世纪,就有一批寻找“黄金国”的西班牙人到过这里。他们当时所看到的蒂亚瓦纳科已经是一片荒凉的断垣残壁。这些西班牙人从住在附近地区的印第安人口中得知,比他们早100多年来到这里的印加人所看到的蒂亚瓦纳科古城就已经是一座残石颓墙的废城了。当地的印第安人传说,蒂亚瓦纳科城是在洪水退去后,由来历不明的巨人在一夜之间建造起来的,但是,他们不相信太阳会升起的预言,结果被太阳光毁灭,连他们的宫殿也化为灰烬,这种传说给蒂亚瓦纳科古城披上了一件神秘的外衣,对于搞清楚该城的起源毫无帮助。更多科学发现详见外星探索网www.ufo-1.cn。

  这是一座有石阶的塔状寺庙,建造在一个斜坡上,随坡度逐渐增高到20米。庙前及最高处,都有长方形土砖砌成的墙。寺庙底基周围有用土夸砌的房间,还有一些广场,其中最大的有45×75米。在纳斯卡文化早期(从公元100—800年间),教士占有一席之地。但是那里的宗教活动却鲜为人知。不过,后人能从那里的陶器以及纺织品上的动物图案推断出几种当时被视为神圣的动物,如:猫科动物。另外,那里还埋着不同时期的一些墓穴,从有些墓穴中,人们还挖掘出一些当时的纳斯上学人所使用过的陶器和吃过的食物。

  3,如果真的存在切尔诺贝利巨鼠,那么为什么切尔诺贝利附近的城市没有发现任何关于切尔诺贝利巨鼠的踪迹。

  他们说,我发现了世界上最大的天书!考索克夫妇的发现,震惊了全世界的考古学界,考古学家们陆续来到纳斯卡高原,他们不仅发现了更多的直线条和弧线图案,在沙漠地面上和相邻的山坡上,人们还惊奇地发现了巨大的动物形体,这使得那些图案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一只46米长的细腰蜘蛛,一只大约300米的蜂鸟,一只108米的卷尾猴,一只188米的蜥蜴,一只122米的兀鹫,一个巨大的蜡烛台在俯视着大地。到今天,考古学家们共发现了成千上万这样的线条,它们有些绵延8公里,还有数十幅图形,包括18只鸟。这些动物图案中,只有兀鹫这种动物是当地的土产,其他动物如亚马逊河蜘蛛、猴子、鲸鱼等,似乎与寸草不生的荒漠格格不入。有些图案描绘得十分精致,如蜘蛛图案中位于右脚末端的生殖器官。

  1,时隔多年之后,人们回到了辐射区里的隔离区,但是却没有发现任何关于切尔诺贝利巨鼠的踪迹。

  其实如果只从面积和线条上来说,这些图案已经足够让人震惊了,不外人们越发好奇的这些工具究竟是谁制作出来的,制作它们的目的又是什么?原因又是怎么样的呢?可是这些问题一直都没有答案,可以说它们身上的谜团绝对不比金字塔要少,甚至要越发神秘。

  纳斯卡线条由于长度非常长,所以无法直接看到整个形状,人们也是在飞机上才发现了这个神奇的景象。传言,纳斯卡线条存在了将近2000年,一片绵延几公里的线条,构成各种生动的图案,镶刻在大地之上,至今仍无人能破解。

  自1926年人们发现了这些图案后,众说纷纭,然而对这些图案想表示的意图,至今仍是个不解之谜。艾尔弗雷德·克鲁伯和米吉亚·艾克斯比,这两个最早注意到这些图案的人以为,这些是灌溉用的水渠。后来,艾克斯比认为这些小径与印加帝国的“神圣之路”相似,那些圆椎形石堆是“聚焦”(即这些线条的聚合相交点),也可能是举行礼仪活动的场所。保尔·考苏克在1941年到达该地时,在夏至那一天,他碰巧观察到太阳恰好就是从这些红条中某一条的末端的上空落下去的。这一奇妙的现象他认为,这里是世界最大的天文书。

  毋庸置疑,这些神秘的线条和祭祀活动有着紧密的关联。那么,古代纳斯卡人又是在祭祀什么呢?

  然而,纳斯卡线条太巨大了,人们在地面上根本无法识别,以至于直到上世纪40年代才被人们从飞机上全部发现。但是,这些线条是在2000年前创造的,那时的人们不可能掌握现代飞行技术,那么,在根本看不到全貌的情况下,古代的纳斯卡人又是怎样设计、制造出这些巨大的直线、弧线以及那些动物图案来的呢?

  扎加洛夫第一个跳出车外猛跑,另外两个乌克兰英雄也跟了出来。鼠群朝他们猛扑了过去。尘土飞扬,血肉横飞,等盖克开车冲过去的时候,他们三个已经被恶鼠撕啃得面目全非,体无完肤了。

  上世纪80年代,有一位专门研究纳斯卡线条的德国女数学家,玛利亚·雷奇(MaríaReicheGrosseNeumann),她算是纳斯卡线条研究领域的最重要人物了。她毕其一生,在经过成千上万次的实地勘测后,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纳斯卡线条是古代纳斯卡人的星图!

  在发现纳斯卡线条隐藏巨型图案的消息公布后,即引起了世界各地的专家前往展开研究工作。专家们发现大部分的线条和图形,都分布在秘鲁南部一块完整地域上,北由英吉尼奥河(RioIngenio)开始,南至纳斯卡河(RioNazca),面积达二百平方英里。由于图案十分巨大,只能在三百米以上的高空,才能看到图案的全貌,所以一般人在处于地面的水平角度上,只能见到一条条不规则的坑纹,根本无法得知这些不规则的线条,所呈现的竟是一幅幅巨大的图案。根据研究人员的发现,这些图案是将地面褐色岩层的表面刮去数公分,从而露出下面的浅色岩层,而所形成的坑道线条,每条的平均宽度约为十至二十公分,而当中最长的则达约十公尺。所以由这些长度不一的线条所组成的图案,其面积也有所不同,例如其中的一幅动物图案就长达二百公尺。

  供奉维拉科查雕像的“庙宇”是露天的,坐落在一个长方形的大坑洞中,形状像一座游泳池,深达6英尺。庙堂的地板用坚硬平滑的碎石铺成,约莫40英尺长、30英尺宽。墙十分坚固挺直,由许多块大小不同、搭配得天衣无缝的方石组成,接合处完全不使用灰泥。沿着墙,每隔一段距离矗立着一根高大粗糙的石柱。

  纳斯卡线条位于秘鲁境内南部的纳斯卡荒原上,关于纳斯卡线条的一切疑问至今也没能解决,让它成为了世界十大无解谜团之一。

  纳斯卡线条的发现

  两名乌克兰科学家连忙扑了上去,经过一番折腾,那只动物被活捉了。人们惊异地发现,它竟是一只变形的大老鼠!体长50多厘米,暗灰色的毛皮,牙齿像鲨鱼一样又长又锐利,爪子畸形却很锋利,露出的尖足足有2厘米长。它没有尾巴,眼睛像两颗红宝石,发出幽幽的红光。它被科学家抓住并关进笼子后,—边叫,一边拼命用尖牙咬笼子的细铁丝。但隔了—会,它就突然安静不动了。

  猜测一:星球运动

  扎加洛夫是这个科学考察小组的组长,这时他果断作出决定:“盖克先生,我和他们两位向南猛跑,吸引其他几只老鼠,这时你相对是安全的,你必须全速搞到我们的汽车,然后开车来救我们!”

  传闻切尔诺贝利巨鼠体长50厘米左右,毛皮呈暗灰色,牙齿和爪子都异常锋利,眼睛发出幽幽的红光。

  直线

  扎加洛夫的助手伊凡手持一根金属帐篷杆走向乱石堆,想驱走老鼠。当他走到离老鼠约1米远时,两只巨鼠突然一跃而起,向他猛扑,一下便把他扑倒在地。随后,巨鼠选中伊凡头盔与防护衣之间露出的颈脖处凶残地又撕又咬,与此同时从四面八方又窜出来十几只巨鼠,一拥而上,用它们锋利的前爪撕破了伊凡的防护衣,用尖锐的牙齿扯咬伊凡的身体。很快又有好几只巨鼠加入了撕食伊凡的行列中,啃骨头的声音清晰可闻,让人不寒而栗……

  1996年春天.美、俄、乌三国派出了一个联合考察团共9名科学家来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废墟上,同行的还有2名乌克兰国家安全部人员,研究1986年那场震惊世界的核原料泄漏事件对生态环境的影响。

  “快上汽车逃命!”盖克抢先拉着3名队员爬上了近处的那辆军用运输卡车,扎加洛夫和另外3名队员则爬上了另辆军用吉普车。立刻,数十只眼冒红光的巨鼠向两辆已经开动的汽车追去,不顾一切的巨鼠窜上去便啃咬橡胶轮胎,但滚动的车轮一下子就把它们压得稀巴烂,不一会,轮胎就粘满了巨鼠的血肉浆,车速自然减慢了。开出几十米后,巨鼠把轮胎咬得漏气了,汽车动弹不得。巨鼠越聚越多,黑压压一大片团团围住汽车。

  这条纳斯卡线出现在一块平原上,直线部分非常的笔直,而弧线部分则非常的圆润,总体上来看却让人很难不震惊,因为它是个巨大的不规则团,而且还是零散的出现在220平方公里的荒原之中,据说其中最大的一块图案有300公尺那么长,而直线最长的一部分也在一公里以上,因为图案的面积太过庞大,所以只有站在300米的高空上才可以完整的看到。

  但是这些地质印痕的用途可能随着时间变迁而改变,日本科学家指出,最早期的纳斯卡线条是由朝圣者建造,他们可以沿着朝圣路线观看到这些图案。但是之后人们可能在地面上砸碎陶罐,插在纳斯卡线条图案上,作为远古宗教仪式的一部分。这项研究报告发表在4月16日召开的第80届美国考古学年会上。

  半个多月后,俄、乌、美科学考察团由幸存的盖克带领再次进入该地区,这次动用了一个连的部队,携带轻重武器,捕杀消灭了所有能发现的全部巨鼠群。科学检测表明,这些怪鼠内的RNA和DNA物质经放射线辐射之后,发生突变,已成为地球上一个全新的鼠种。

  尽管赖歇的实验形象地验证了她的假说,但是,有一点,她的实验无法解释,那就是,在纳斯卡地区不仅有大量的直线条,还有众多的弧线所组成的图案,比如,那只长达100多米的猴子。

  考古学家近来公布了一个新的发现,与秘鲁沙漠中的纳斯卡线条有关。科学家发现纳斯卡线条可引导人群走向不相同的朝圣道路,路的止境有古刹的遗址,最早创立纳斯卡线条的缔造者试图让朝圣者能够检查符号,制定典礼道路。

  维拉科查的这座石雕像,还有一些耐人寻味的特征。例如,他的两只手和胳臂交叠在胸前,环抱着身上那件飘逸的长袍。长袍的两边雕刻着一条弯弯曲曲的长蛇,从地面蜿蜒攀升到维拉科查的肩膀。

  车上的人只听到巨鼠的啃咬声,但后门的窗无法打开.他们只好把一个个酒瓶灌满汽油点燃后扔在汽车四周.形成了一道火墙。巨鼠见到火后便全部退下了。

  “快抓住它,这是活样本!”俄罗斯科学院院士、俄方团长扎加洛夫接着说。

  切尔诺贝利巨鼠传闻疑点

  黎明时,汽油用尽,火势渐灭,巨鼠又发动了第三轮攻击。此时,车上的工具、瓶子全部用尽了,子弹也打完了。鲍罗廷冷不防被只从他后面窜上来的巨鼠紧紧咬住脚踝,并把他拖下车,很快就被蜂拥而上的一群巨鼠围住吞食,车上的人眼睁睁看着他被巨鼠啃得只剩一堆白骨,但谁都无能为力.如果下车的话,也会遭到同样的命运。

  纳斯卡线条相关猜测

  考古学家乔斯依·兰其奥则更直接而简单地把这一切解释为地图,标出的是一些进入重要场所的通道,比如地下水渠等等。古人因为没有纸张来作为记录信息,只好通过大地来纪录水源标记,并且,比例是一比一。对于地上画的各种各样的动物图案,那就更好解释了,就像我们现代人给周围地区起的名字对于这些图案形成的时间的争论则少多了。

  盖克回到美国之后,详尽地披露了他所经历的一切。同时,他将研究结果告知世人:一旦核大战爆发,原子弹可以消灭人,但消灭不了老鼠。有朝一日,人类会让出主宰地位,老鼠将取而代之。这不是危言耸听,在乌克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废墟上,这一切不是可怕的发生了吗?

  “各位,我们今天看来跑不掉了,非得进行场人鼠大战不可了。”扎加洛夫沉着地指挥大家布置车上的防御工事,卡车里堆放着的给养物资、科学仪器、—箱修车工具、两桶汽油,加上两支手枪,全都派上了用场。

  绿色和平组织于本月10号公开致歉,承认他们将宣传标语布置在了巨型蜂鸟图附近,蜂鸟图是为数众多的纳斯卡线条图之一。宣传标语以黄色塑料字母拼成,呼吁人们使用可再生能源,也希望在利马气候大会期间吸引更多关注。但他们擅自闯入世界文化遗址并张贴标语的行为,引起了秘鲁国民的强烈不满。

  但有关“维拉科查”这个神话般的人物,人们的争论分歧却不大。为了解开蒂华纳科和太阳门的修建时间为何时及修建者为谁?考古学家进行了充分的论证。

  德国女数学家玛利亚·赖歇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了纳斯卡线条。作为一个数学家,她特别想知道那些纳斯卡人在设计和刻画线条时是否依据了几何学原理,她发现许多线条爬坡穿谷,绵延很长距离却能保持笔直,很可能是在木桩间拉线作为画线的标准,只要三根木桩在目测范围内保持一条直线,那么,整条线路就能保持笔直。

  切尔诺贝利巨鼠

  1983年,一支意大利的考古队在纳斯卡地区发现了大量的陶器,这些陶器上都装饰有一些动物图案。而这些图案在荒漠上又以更大的规模重复出现。这些图案的相同使人们相信神秘的线条是古纳斯卡人所为。根据纳斯卡制陶风格的不同,考古学家们把纳斯卡文明分为5个时期。考古学家在线条所处的地层里,找到了那些陶器,由于处于同一地层,因此纳斯卡线条的年代与陶器的年代是非常接近的。而通过对陶器的碳14测定,人们得出了陶器的年代,从而也就间接得出纳斯卡线条的制作年代为公元前200年到公元后300年。

  纳斯卡线条不仅仅是线条,这些简单的线条组成了数以百计的图形,组成了鱼类、螺旋形、藻类、兀鹫、蜘蛛、花、鬣蜥、鹭、手、树木、蜂鸟、猴子和蜥蜴的样子。

  小编观点:

  而在克尔黑洞中所有的数理方程包括支配引力波传播的一些方程,都可以分离变量,因而得到明确的解。因此研究人员也可以借由图像分析,在克尔黑洞环境中如何依据广义相对论来描述小质量黑洞绕大质量黑洞进行旋转的动作。同时虽说图像的建立由理论模型而来但研究人员仍希望,可视化的成果亦能对引力波天文学领域的理论起到或修正或补充的作用。

相关内容

精选文章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