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台湾导演侯孝贤 中国台湾电影导演 从头细说侯孝贤的戏梦人生

2017年10月16日 来源:台湾导演侯孝贤 大字体小字体

  台湾地区计较自身的地位,显得敏感而脆弱。台“中央社”12日报道,13日开幕的法国戛纳影展,台湾导演侯孝贤的作品《聂隐娘》入围竞赛片。由于影展手册将侯的国籍印为“中国”,台北提出抗议,影展官网随后进行了更正。

  其实,这传递的就是侯孝贤的特性:尽管都在创作西方舶来的电影,但本质上,侯孝贤和一众华语导演最大的不同在于,后者几乎都是自小临遍欧美大师杰作的油画家,而侯孝贤则更多像齐白石一样自发自觉的中国画画匠。只有上了年岁,自成一格之后,他们才逐渐后知后觉地去“印证”理论、学术的一套。这种姿态绝非刻意的特立独行,而是和遍布中国大地各处的老派民间手艺人一样,他们的意识里罕有“艺术家”的概念,有的只是“匠人”的本分。侯孝贤游走四方,乐山乐水,见所见思所思,实在和齐老木匠一样,虽然根基浅,更是野路子出身,但天赋和练达,再加上周围朋辈的熏陶,终于脱颖而出,画出了最有味道的画,吟出了最为动人的诗、刻出了最有风格的印。

  1998年出品的《海上花》又是一变,出道以来始终立足台湾近现代题材的侯孝贤,突然挑战了一个大陆的、古装的而且源自张爱玲文笔的作品。而且,因为未能取得大陆的合拍申请(侯孝贤的解释是,大陆“不赞成拍这些旧社会的东西”),全片统统在台湾搭内景拍摄,没有哪怕一秒钟的户外戏。而130分钟的片长,仅有38个镜头,再加全程上海话、广东话、苏州话,没有一句北方官话,更是挑战着一般人的观影极限。侯孝贤后来开玩笑表示要对印度某次影展上的观众们抱歉,因为开场时爆满的男性观众都对一部“妓院和妓女”的影片屏住了呼吸,但显然这部电影让他们、以及世界各地的大多数观众都大失所望(不过,当然,《电影手册》又一次激动地将其评为98年度世界佳片第一名)。

     剧情介绍:卢大年因替即将出国的姐姐代课来到内湾,在姐姐安排下住进小学音乐老师陈素云家的二楼。大年担任四年级忠班的班主任。在班上,他一方面要对付调皮捣蛋出了名的“三剑客”,同时也关注着因父母离婚而郁郁寡欢、性格孤僻的学生周兴旺。陈素云是个文静的姑娘,整日与大年同来同往,互相产生爱慕之情。在内湾,以投毒和电击的方法捕鱼被认为是犯罪。大年决心根除这种严重破坏大自然生态的捕鱼方法,在内湾小学发起“爱川护鱼”运动,并在内湾地区推广开来。周兴旺的父亲周文从事电打鱼的副业。为此,周兴旺受到同学嘲弄而离家出走。在大年和素云陪同下,周文找回兴旺后,了解到“爱川护鱼”的重要性。一日,全乡群众踊跃响应“爱川护鱼”募捐,大年和素云的心也兴奋地紧紧结合在一起。

侯孝贤以纯洁的另类眼光书写光影世界

     1984年创作剧本《油麻菜籽》获第二十一届台湾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奖。其中《风柜来的人》于1984年获第六届法国南特三大洲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奖;《冬冬的假期》于1985年获第三十届亚太影展最佳导演奖,瑞士第三十八届洛迦诺国际电影节特别推荐奖,法国南特三大洲国际电影节最佳剧情片奖;《尼罗河女儿》于1987年获意大利第五届都灵国际电影节特别评审奖;《恋恋风尘》于1987年获葡萄牙特罗伊亚国际影展最佳导演奖;《童年往事》于1987年获第二十二届金马奖原著剧本奖,第三十七届柏林国际电影节特别奖,荷兰鹿特丹国际电影节非、欧、美洲最佳影片奖;改编的电影剧本《小毕的故事》和《油麻菜籽》分别于1983年、1984年获第二十届、第二十一届金马奖改编剧本奖。1993年执导《戏梦人生》获台湾中时晚报电影奖最优秀作品奖,1993年戛纳电影节审查员特别奖。

     《儿子的大玩偶》

     电影剧作1975:《桃花女斗周公月下老人》1977:《烟波江上》、《早安台北》1978:《昨夜雨潇潇》、《我踏浪而来》1979:《天凉好个秋秋莲》1980:《蹦蹦一串心》1981:《俏如彩蝶飞飞》1982:《小毕的故事》(与朱天文合作)1983:《油麻菜籽》(与廖辉英合作)1984:《小爸爸的天空》(与朱天文合作)、《青梅竹马》(与杨德昌、朱天文合作)、《最想念的季节》。

  二、他们把中国电影带到国际水准

第46届戛纳金棕榈奖:第46届戛纳电影节:7荣

  侯孝贤是道道地地的在电影片场从头做起的学徒式电影人,他和搭档陈坤厚(掌机者)早年拍出了一批青春爱情喜剧

  原载于时光网,原题《戏梦,人生,侯孝贤》

侯孝贤戛纳夺奖 冯德伦刘若英等纷纷祝贺

凤凰知道150525:侯孝贤获奖感言说啥不好说钱

     他计划摄制台湾现代史三部曲;即《悲情城市》、《戏梦人生》及正在创作中的《浦岛太郎》。1991年作为制片人,制作了大红灯笼高高挂(红梦)1991《少年,安啦》。

     演出影片1984:《青梅竹马》1986:《老娘够骚》。

  由小说家黄春明、摄影家张照堂等文化工作者合力完成,首度采用16厘米拍摄、台湾电视播映规格的纪录片作品,以人文关怀角度再现台湾乡土仪典与景致。

     《早安台北》

  故事很平淡,侯孝贤透过长镜头生动地描绘了社会百态,人性的脆弱,以及社会不同阶级的状态。没有对抗,没有暴力,甚至没看到一支枪的影子,只有平常的对话,阿扁与小麻花最简单的调情逗戏,骑电摩时通过那长长的乡间小道,会不会突然发觉,那就是生活给我们的原貌,是这个社会的全面,色括前面说的各个情节,这就是社会,才是我们看到的或看不到的社会,候孝贤都通过镜头一个一个地来告诉我们了。

  在座的听众,大多并未真正观看过《刺客聂隐娘》这部电影,神秘的面纱之下,女主角只有九句台词的传闻,便又成为了一个众人关注的焦点。对此,侯孝贤依然是理所当然的反应,“九句台词怎么了?默片也能够很好看呀。”

  “那时候,每年台湾南部县市的戏曲比赛都在凤山城隍庙举办,有时一演就是一两个月,有布袋戏、皮影戏,还有歌仔戏。”童年“阿孝”和伙伴们喜欢到热闹的庙口玩耍、看戏,传统戏曲就这样成为最早种在这位电影大师心中的艺术“因子”。

     编导故事片1979:《就是溜溜的她》1980:《风儿踢踏踩》1982:《在那河畔青草青》1985:《童年往事》(与朱天文合作编剧)1987:《尼罗河女儿》。

     《在那河畔青草青》

  转变发生在家里的长辈——父亲、母亲和那位在《童年往事》里牵着阿孝咕的手要一路走回大陆的祖母——都逐一去世之后。高考复读生侯孝贤接到兵役通知单,他撕掉身上所有的当票,离家北上,来到台北当兵、读书,就此和过往的人生“咔嚓”了断。正从此刻起,侯孝贤的人生镜头里,一个道上混的小瘪三淡出,一个不世出的大导演淡入。

  他完成了一次真正的革命,以他的方式捕获世界并观望它,由此超越了古典主义的死胡同和现代主义的舶来品,决定了一种全新、特异的关于当代的视点的可能性。——奥利维耶·阿萨亚斯

     剧情介绍:退休教授的儿子叶天林,原是兽医系大学生,因爱好音乐,瞒着父亲中途辍学,每天拿着吉他去酒吧间唱歌,然后到电台录音。在孤儿院长大的估衣商唐风是天林的好朋友,他白天在街头摆摊赚钱,晚上在夜大读书。唐风深爱着“早安台北”播音节目的主持人苏琪。由于孤儿院被撵着搬家,那些无依无靠的孩子们将失去安身之地,唐风千方百计筹集资金,准备为孤儿院买房子,以至没有时间陪伴苏琪。苏琪和天林也热情地帮助唐风。一天,苏琪突然接到电报,知道父亲出海遇难,唐风因工作无法分身,请天林陪苏琪回渔村探望。天林对苏琪关怀备至,两人的爱情急速发展,回到台北后两人都不知如何面对唐风。不久,唐风在一次车祸中丧生。他所赚的钱加上他的人寿保险费都交给孤儿院,使他自幼寄身的孤儿院免遭被驱散的厄运。孤儿院为他召开追悼会,对他寄托无限的哀思。叶天林创作歌曲《吾爱吾友》追忆对好友唐风的友情。苏琪悲痛万分,回到渔村。叶天林在父亲鼓励下,去渔村寻找苏琪。

  成为大导演之后,侯孝贤忆起童年往事,有两件事令他终身难忘,也让我们听者动容。其一是少年时胡作非为,母亲气急,操起菜刀就往他身上丢去,腿上见血后,又让母亲凄然难安——这段情节重现于《风柜来的人》:刚从警局出来的钮承泽还在扬言如何对付仇家,就被恚怒的母亲飞刀掷中。而电影里没交待的则是,侯母在丈夫早逝,毕生难回大陆的情况下,曾经自杀未遂,她脖颈上的刀痕,深深印在了儿子关于母亲的记忆之中。另一件,高中时侯孝贤烂赌成瘾,把家里值钱物件逐一当掉,甚至“买菜钱”都被他偷掉输光,重病出院的母亲知道后,其哀伤绝望的眼神令侯孝贤至今凛然。

     侯孝贤(1946—)中国台湾电影导演、编剧。广东梅县人。幼时随父迁居台湾。高中毕业后服兵役。1972年毕业于台湾艺术专科学校影剧科。1974年从影。1975年后编写电影剧本《桃花女斗周公》、《早安台北》等。1979年后担任《我踏浪而来》等影片的编剧和副导演。1982年编导影片《在那河畔青草青》,以生活气息浓郁见长。1983年执导《儿子的大玩偶》获西德曼海姆影展佳作奖,《风柜来的人》获1984年法国南特大三洲电影节最佳作品奖。1984年在自任编剧的影片《青梅竹马》中扮演男主角,颇获好评。其作品大多通过表现小人物的彷徨、苦闷和悲哀,反映社会的变迁,并对历史进行反思。

  一、成为侯孝贤之前:流氓和学徒

  而且,就在这个七月,老侯承诺,他要再拍十年。万幸。

  “宏大命题”的台湾三部曲拍竣,侯孝贤进入了“什么都可拍什么都可不拍”的境界。甩脱了商业卖座的包袱,以及台湾电影大环境的恶化,从两个不同角度促使他开始了一次次的个人化实验。企图表现当下台湾年轻人的《南国再见,南国》,前后花了他八个月的时间,甚至底片“拍了十八万尺,还是觉得很多东西捕捉不到。”最后在剪辑台上,才用王家卫式的方法完成。结果,却成就了老侯自己最为满意的一部作品(而另一方面,从上映前到上映20年后的今天,侯孝贤始终直言不讳“《悲情城市》是个烂片”)。

  侯孝贤:就是啊,你做电影本来就是为了这个不是吗,不然你要干嘛,做电影哪有一步到位那么快,电影是非常难的。

  作者简介:徐元,媒体工作者,曾任《电影世界》主编,时光网副主编。

  在这其中,同年出生、同为籍贯广东梅县的侯孝贤杨德昌,分别代表乡土派和留洋派,聚义梁山,联袂领导了激进的“新电影运动”。在这对一见如故的双雄身边,汇拢了万仁、张毅、陈坤厚、吴念真、小野、焦雄屏、陈国富、詹宏志、朱天文、廖庆松、杜笃之等等一代才俊,彼时的台湾文艺界,主旋律是乡土写实、揭露白色恐怖真相,以及对台湾工业化的反思,新电影同仁们也都一头扎进了这股时代大潮,经历、个性迥异的侯杨两人——吴念真所谓的“杨德昌就是全世界都要服务我,侯孝贤就是我要服务全世界”——一个感性,一个理性,分别领头拍出了前所未见的一批艺术电影,彻底革新了台湾电影、华语电影的旧气象(而在今天来看,杨德昌执导、侯孝贤主演的《青梅竹马》,已经是电影史里的一桩神话)。

  而在此之后的四部电影,很大程度上,依然是老侯兴之所至的实验之作。《千禧曼波》尝试捕捉当代台湾年轻人风貌,但诚如朱天文所言,“拍现代”是侯孝贤的“罩门”,结果该片就“显得单薄”,几乎和《尼罗河女儿》一样,并列为侯孝贤的最失败作品(必然的,《电影手册》仍然力挺为年度十佳第三名)。而《最好的时光》,是某种意义上的侯孝贤的生平总结之作,但是三段短片集锦的结构,终究还是小品的格局。不过,还是在戛纳影展上,凭借《破碎之花》获2005年评审团奖的美国独立电影怪才吉姆·贾木许,上台领奖致辞大声对侯孝贤喊话,“我是你的学生”,说出了一批电影人的心声。公开场合里,日本的是枝裕和与法国的阿萨亚斯从不掩饰对侯孝贤的崇拜,他们也都分别为侯孝贤拍了一部专题纪录片(是枝的那部还包括杨德昌),而对中国大陆“第六代”王小帅贾樟柯们来说,侯孝贤既是精神上,又是事实上的教父。

  戏梦人生(社团法人台湾电影文化协会提供)。

  不少中外论者都把侯孝贤形容为诗人(老侯本人也多少承认)。原因在于,他的兴味、视野、技法,都是中国旧式文人/诗人的。如果说早期的几部个人化作品还是四句八句短诗的话,那么,从《悲情城市》开始讲述台湾百年历史的“台湾三部曲”,他的吟哦就进入了《长恨歌》式的厚重庄严的长诗天地。

  8新千年以来,背负东方大师之名的侯孝贤,先后拍《千禧曼波》、《咖啡时光》、《最好的时光》、《红气球的旅行》,多少是茫然的。在我看来,此后他倒更像一名“时光的捕手”,通过对角色/演员的研究,织电影如网,捕鱼若吉光片羽。这些片子评价不一,不像上个世纪的那些作品,国际已有定论。但还是好看,因为有对人的仔细观察,有对人的处境的仔细描摹,拍过去如梦,拍现在像是记忆。所以,每一部戏都有动人之处。作为他的影迷,每每有所记录。

  1947年出生的侯孝贤,身份证上的生日是1946年4月8日,被家里人“写大”一岁,为的是想多领一点“公家的口粮”。其实,父亲带着一家人从故乡广东来到台湾,图的也就是一点生活上的便利,因为经过50年的日据,台湾岛上已经通了水电。然而,本打算过几年就回大陆的一家人,万万没料到,竟然一辈子都回不去了。

        法国著名导演梅尔维尔非常爱看电影,他曾说过:“当一个电影观众,是全世界最好的职业。”在每一个职业影迷的“那些年”里,或许都曾有过混迹录像厅、淘碟如山倒、以及一张张电影票和脚步丈量的迷影岁月,它们简单、粗糙却又令人激动莫名。影迷如此,电影导演也不例外。虽然导演们并非个个都像昆汀·塔伦蒂诺般是从录像店里成长的迷影份子,但他们把电影从兴趣变成职业,势必要受到前辈电影人的影响。

  中国诗人的传统一向亦诗亦文亦画,侯孝贤标志的固定长镜头和频繁出现的全景和大全景,也在体现他的绘画才华。这种独特的取景视野,当然既是缘于侯孝贤每每解释的原因——为了让非职业演员进入表演状态,不过同样重要的是,惟其如此,才能用旁观者视角挤掉情绪,传递出中国山水画的立场:山水云烟、亭台楼阁的全景间,小小的各色人等若隐若现又自得其趣,西式绘画的透视和比例原则在这里是没有的,而重要的是那萧疏旷达的悠长意境。

  6月18日,台湾导演侯孝贤、日本导演岩井俊二、法国影评人让-米歇尔-付东,三位深谙创作之道的资深电影人共聚一堂,揭开了本届新浪潮大师论坛的序幕,畅谈艺术电影的尴尬现状及未知未来。伴随着商业市场和互联网的兴起,我们越来越习惯呐喊动辄十亿二十亿的票房口号,习惯用粗暴的数字来打量一件艺术品的成败,习惯成为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产业人。

     导演故事片1983:《儿子的大玩偶》、《风柜来的人》1984:《冬冬的假期》1987:《恋恋风尘》1989:《悲情城市》。

  今天是电影大师侯孝贤70岁的生日,在这里祝大师生日快乐。

  人间电影指南(微信:rjdy2014,微博:@人间电影指南)

  《南国再见》无疑又是一部“拍给电影人的电影”,特吕弗戈达尔们的《手册》战友、著名的电影学者让·杜歇(JeanDouchet)指出该片“轶事趣闻一个接一个,却对最低限度的叙事要求漠不关心”,不禁让他联想起《筋疲力尽》,认定其为“(法国)新浪潮余音的最佳代表”;时任96年戛纳影展评委会主席的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则激动地在影展看了两遍《南国》,更不顾评奖避嫌原则,逢人就夸《南国》如何之好,晚上做梦还在“梦见它”云云;而法国影坛泰斗,“新浪潮”五虎将之一的雅克·里维特,则把“侯孝贤和卡梅隆”长期划归“耍花招”导演行列之余,也由于《南国》,不得不表示要“重新开始”对侯“产生兴趣”。至于艺术电影的坚固堡垒,《电影手册》杂志在当年把《南国》列为97年度十佳影片之二,进入新世纪后,更将其重新评价为90年代世界十佳电影之冠(当然,按照《手册》长期特立独行的做派,《南国》与《情枭的黎明》并列第一)。而美国学者苏珊·桑塔格,则在她的那篇著名的《百年电影回眸》里将其列为电影百年诞辰之际的典型性佳作。

     影片介绍: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