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中国垒球 中国垒球“冷门”项目垒球真实写照全国只有200来人练厉害的棒垒球运动员 渴盼漂亮一击

2017年10月09日 来源:中国垒球 大字体小字体

  垒球由棒球发展而来,诞生在美国。它的规则和棒球非常相似,但技术难度、运动剧烈程度低于棒球,在昔日奥运会及本届全运会上只有女子比赛。

  中国棒球联赛在困境中存续至今,让冲击奥运的火种不灭。垒球的境遇与之相似,深秋时节,中国垒球队的姑娘们正在北京奥体中心埋头苦练,这批队员的平均年龄只有二十二三岁,瞄准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目的不言自明。中国棒垒球为奥运重新上垒,只希望挥出漂亮一击。

  其实就在北京芦城的活动当天,在地球另一端的美国芝加哥,阵容几乎相当于中国国家队的北京首钢金鹰女垒,输掉了她们赴美参加今年美国职业垒球联盟的第五场比赛。“如果是我原来带的那支国家队,绝对不会输给这些队伍。亚特兰大奥运会美国队主教练跟我见面就说‘决赛见’,彼此对实力都是心知肚明的。”李老先生表示,他们当年的国家队完全是中国班子,按照中国的训练理念和训练方式,但精气神儿超过了现在的国家队,“我们当时条件没有这么好,没有什么赞助,只有上海一个药厂赞助了我们10万块钱,也就是勉强够在当地吃中餐,吃冰激凌,但大家有心气,现在的国家队队员,在心气上比我们那时弱了一点。技术上,也还没有到我们那时的水平。”

   n10月30日至11月13日,中国女子垒球队首次出访日本,取得6胜3平的好成绩。

  许桂源,中国棒球发展中心签约美职棒第一人,代表中国棒球发展的一种新模式

  在1998年曼谷亚运会开幕式上,任彦丽担当日本代表团的旗手,这也是被视作对中国的一种回击。在之后的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任彦丽作为日本的主将率领球队摘得了银牌。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任彦丽率领日本队两次击败了中国队。其中在关键的附加赛中,通过任彦丽致命一击,日本队以1:0击败中国队,彻底粉碎了中国队的奖牌梦,而日本队最终获得了铜牌。在赛后,这位前中国垒球队的队长十分兴奋,接受现场观战的日本球迷欢呼,同时不断冲着看台上的日本“太阳旗”致意,赛后接受记者采访时任彦丽说:“能够代表日本国家队战胜中国队是我最大的心愿,能在这这么大的年纪打败中国队我很高兴。”

  中国垒球队是一支世界顶级强队,常居世界前三位。从1990年北京亚运会到1994年广岛亚运会再到1998年曼谷亚运会,中国女垒三次问鼎桂冠,书写了中国垒球队的亚运辉煌历史。而在2010年广州亚运会上,中国垒球队又荣获亚军。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中国垒球队在主教练李敏宽的率领下,顽强拼搏,获得一枚弥足珍贵的银牌。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与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两次获得第四名。2013年亚洲锦标赛上,中国女垒时隔15年后再次击败日本队收获冠军。

  但在李敏宽先生看来,中国垒球与美国、日本、加拿大等垒球强国的最主要差距,在于这项运动生存的大环境不同。“美国人打从记事起就打球,两岁左右就开始在屋子里轮棒子,而且从小看棒垒球比赛,细胞里有这个。我们的孩子不同,最早也就是十三四岁开始接触,到十五六岁进专业队。”他说,“美国、日本等,从棒垒球的历史、竞技形式,还有竞技人口来看,真的不是‘一日之寒’的问题。这项运动在美国有百年以上的历史。日本也是一样,学校的垒球赛事特别多,从小学到中学,再到高中、大学,非常健全。而且大学、企业和社会都有各自独立的协会,非常健全。而我们几乎没有,分管垒球的部门,抓这个项目的一共就只有几个人。难度可想而知。”据李敏宽先生介绍,美国芝加哥棒垒球鼎盛时,曾经有5000片球场,但在国内棒垒球开展得最好的北京,场地也就有几片而已。

  四、海外选手

  开往赛场的媒体班车上只有一位乘客,赛后混合采访区只有一位记者蹲守,观众席上只有寥寥十几位观众,赛场边安保人员聚在一起讨论最多的是比赛规则如何……这是天津全运会赛场上“冷门”项目垒球的真实写照。

棒垒球空手道等成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比赛

  多年好友终于接受自己的邀请,王丽红表现得非常高兴。只要宇津木丽华能够帮住中国队练好防守,哪怕只有一星期也好。对于来中国执教一周这一事实,尽管宇津木丽华本人不愿多谈,但身为好友的王丽红却一再高调向媒体透露:“如果训练效果好,今后很可能长期邀请她来执教中国女垒。”据悉,宇津木丽华这次向中国方面作出的承诺不仅是“陪同国家队前往四川强化训练一周”,她也将有很大可能在2009年夏天再度来中国,为高中垒球队进行短期指导。

  为准备家门口的2008北京奥运,中国棒球开始聘请美国外教、筹办中国棒球联赛、长期海外集训。使中国队实力短期内快速提高。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垒球网(京ICP备13045149号-1)   

关于2017年全国软式棒垒球夏令营暨全国软式

  新华社天津9月2日电题:这个项目,全国只有200来人练

  中新社长春8月2日电(记者金乔)中国国家体育总局手曲棒垒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谈莺2日在吉林长春表示,中国棒垒球运动现已处于从低谷开始反弹的转折点。

  一、草创时期(九十年代后期至2001年)

  “现在中国棒垒球重新向奥运会发起冲击,是站在更高层面的再出发。”杨旭说,“近几年能明显感到观众更多了,相信未来会有从校园走出来的球员出现在奥运赛场。”棒垒球的未来,对于熬过寒冬的每一个从业者而言,都充满挑战和期待。

  困顿中的垒球直到不久前才迎来转机。如今,棒垒球被纳入2020年东京奥运会,这将是棒垒球时隔12年重返奥运大家庭。

全国软式棒垒球锦标赛在长春开幕

2015全国软式棒垒球夏令营暨锦标赛规模空前

  另一个明显的信号是,中国棒垒球后备人才正在迅速增加。2日在长春开幕的2016中国软式棒垒球锦标赛上,就有来自中国19个省份的156支参赛队共计2831名选手参加,规模为历届之最。

  以今夏在鄂尔多斯举行的软式棒垒球夏令营为例,这次夏令营活动共吸引了来自全国17个省、市、自治区的118支代表队,2210人参加,是我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全国中小学软式棒垒球夏令营。夏令营活动以软式棒垒球趣味游戏和竞赛为主要内容,穿插基本技战术培训,激发学生对运动的热爱,让有不同特长的学生都能被认可。

  杨旭表示,棒垒球重回奥运,也预示着政府和相关体育部门对场地建设、赛事组织等方面会关注更多,这对青少年参与和群众体育发展有很大好处。他说:“垒球要争取奥运会出线权和好成绩,肩负的压力很重,但从另外的角度看,对项目的长远发展信心更足了。”

  棒垒球回归奥运,让还在坚守的棒垒人格外开心。北京猛虎队的老将王伟说:“得知棒球重新回到奥运这个消息时我很兴奋,重回奥运对棒球未来的发展会有一个很好的推动作用。棒球重新回到奥运会对中国棒球未来的帮助和推动也会很大。”

  “国内选手即便是按10支队伍算下来,也还不到250人。可在美国一个州就有十几支队伍,大学生参与热情也非常高。”江苏女垒队员王兰有些感慨。即便是在这项运动发展较为成熟的江苏,底子薄的问题也存在。

  国家队以俱乐部方式参加职业联赛,从体制和机制上说,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陈旭透露:“中国队会从美国独立联盟的赛事打起,大联盟本身体系已经很健全了,增加队伍比较困难,还要对新增球队进行考核。所以,我们先去打独立联盟的比赛,然后再慢慢进入职业大联盟的体系。”

  n北京女子垒球队访问香港

  辽宁女垒主教练白春政也有同样的感受:“垒球打得人少,社会关注不高,这是事实。全国比较成熟的队伍只有8支。”更让白春政忧心忡忡的是,垒球运动在国内的发展面临着青黄不接的局面,“后备力量才是最大问题”。

  在杨旭看来,暂别奥运会实际上给了棒垒球开拓发展空间的压力和动力。在这段时间里,两个项目都将大量精力倾注在校园之中。在几年时间里,软式棒垒球进入校园体育课,从小学到大学的体系也逐渐搭建完成。美国职棒大联盟在长三角地区以校园为依托,建立了3个棒球发展中心,建立了独特的校园人才培养模式。同样由大联盟资助的北京、上海等地的大学生棒垒球联赛也呈现火爆景象,参赛队伍逐年增多。

  比家底更不乐观的是现状。在棒垒球重回奥运会的大背景下,国际棒垒球联合会也应运而生,在其官网上公布的世界排名,中国棒球队位居世界第十九,垒球队排名第六。国家体育总局手曲棒垒球运动管理中心棒球部部长陈旭表示,在棒球项目上,奥运资格将以国际排名为依据。不仅国家队,国青队和国少队的成绩都会影响国际积分,因此,国青队现在已经开始着手准备进行国际比赛。中国国家棒球队已经于9月集结,备战明年二三月在美国、日本等地举行的国际性比赛。

  里约奥运会的脚步越来越近,在众多项目为里约奥运积极备战的时候,已淡出奥运大家庭的棒垒球现在处于何种状态呢,将来能否重返奥运大家庭?通过采访国家体育总局手曲棒垒球运动管理中心垒球部专业人士,记者了解到,退出奥运对项目后续工作的开展还是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但随之也确定了新的工作思路,那就是走进校园,让更多青少年参与其中。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