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外交部

中菲南海争议仲裁庭 外交部 中菲关系何去何从

2017年10月05日 来源:中菲南海争议仲裁庭 大字体小字体

  菲律宾提请仲裁事项的实质是南海部分岛礁的领土主权问题,不涉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的解释或适用。

  第一,孟印划界案本身就是关于海洋划界的案例。菲方一再声称它单方面强推仲裁的目的并不是为解决中菲两国间的主权和海洋划界争端,但却一再援引包括孟印划界案在内的诸多海洋划界案例来阐述相关主张,例如菲方诉讼代理人桑德斯在庭审中对孟印划界案的援引,菲方诉讼代理人奥克斯曼对尼加拉瓜诉哥伦比亚划界案的援引,等等。[26]由此可见,相关海洋地物的法律地位及其可产生的海洋权利问题只是此仲裁案中的表面争端和附属争端,菲方的真实意图仍是掩饰其强推此仲裁案的真实诉讼标的,即借助仲裁庭的裁决来间接解决中菲之间的主权与海洋划界争端。

  关于第一类仲裁事项,很显然,菲律宾主张的核心是中国在南海的海洋权利主张超出《公约》允许的范围。然而,国家的领土主权是其海洋权利的基础,这是国际法的一般原则。只有首先确定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才能判断中国在南海的海洋权利范围。关于第二类仲裁事项,中国认为,南海部分岛礁的性质和海洋权利问题与主权问题不可分割。关于第三类仲裁事项,中国认为,基于对有关岛礁享有的主权和基于岛礁主权所享有的海洋权利,中国在南海的有关活动合法正当;菲律宾主张中国的活动进入其管辖海域,但裁定此类事项首先要确定有关南海岛礁的领土主权并完成相关海域划界。

  中国在涉及领土主权和海洋权利的问题上,一贯坚持由直接有关国家通过谈判的方式和平解决争端。中菲之间就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解决两国在南海的争端早有共识。

中国外交部:中菲关系全面恢复 hao123上网导

  中国受到挑战越大,中国维权的力度反制的这个措施也越强,也加快了中国进一步收复在南海失地的这样一个步伐,这个是一个新的气象。

  菲律宾无权单方面提起强制仲裁中菲南海争端

  中菲两国之间一系列双边文件清楚地表明,双方同意或承诺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解决在南海的争端。中国和菲律宾均为签署方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也明确规定,由直接有关的主权国家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它们的领土和管辖权争议。

中国外交部:中菲关系重回正轨是利好消息

  目前,中国和包括菲律宾在内的东盟国家已建立工作机制积极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并就“南海行为准则”展开磋商,维护南海局势的稳定,为南海问题的最终和平解决创造条件。菲律宾提起强制仲裁程序,与中国和东盟国家的共同愿望和努力背道而驰,其目的并非像菲律宾所标榜的那样寻求和平解决南海问题,而是试图通过仲裁向中国施加政治压力,以通过对《公约》的所谓“解释或适用”来达到否定中国在南海的合法权利,并按其单方面主张和意愿解决南海问题的目的。对此,中国当然不能接受。

  首先,菲律宾对南海问题进行了精心的策划与包装,南海仲裁案表面上谈的是《公约》的解释与适用问题,但实质上仍然是关于主权和海洋划界问题。

  菲律宾提请仲裁事项不涉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三、作为主权国家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缔约国,中国享有自主选择争端解决方式和程序的权利。中国始终坚持通过谈判和协商解决与邻国间的领土争端和海洋管辖权争端。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和菲律宾多次在双边文件中确认通过谈判和协商解决双方之间的有关争端。《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明确规定,由直接有关的主权国家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它们的领土和管辖权争端。这一系列文件表明,中国与菲律宾早已选择通过谈判和协商解决双方在南海的争端。菲律宾违背这一共识,损害国家之间互信的基础。

  中国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自20世纪70年代起,菲律宾对中国南海部分岛礁实施非法侵占或提出非法主张,并在有关岛礁及其附近海域非法从事资源开发等活动。菲律宾上述行为违反《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严重侵犯中国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中国政府对此一贯坚决反对,一直进行严正交涉和抗议。

外交部:中菲关系没有过不去的坎 欢迎菲律宾

  仲裁解决不了中菲在南海的争议,只会刺激对立情绪,损害地区和平与稳定。南海沿岸存在争议的国家如不打算激化矛盾,总还需要回到双边谈判解决争议的轨道上来。中国和东盟国家现在都支持通过“双轨思路”处理南海问题,即直接当事国通过友好协商谈判寻求和平解决争议,中国与东盟国家共同维护南海和平稳定。商谈“南海各方行为准则”的努力也已取得先期成果。这个势头不应被中断。

  据报道,菲律宾外交部发言人赫尔南德斯16日在马尼拉的记者会上表示,菲律宾政府非常“高兴”看到,荷兰海牙关于中菲南海争议案件的仲裁庭已正式成立,仲裁程序也已经开始,并称中国“违反”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菲律宾《马尼拉公报》25日报道称,临时仲裁庭的听证会24日至30日举行,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亲自带队前往海牙为菲辩护。尽管听证会将闭门举行,但来自新加坡、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日本、马来西亚、泰国和越南的代表以观察员的身份旁听。菲律宾ABC-CBN新闻网称,在听证的第一天,菲检察长弗洛林告知临时仲裁庭,菲律宾将解释为何中国基于九段线的海域主张“缺乏基础”。

  菲律宾将其所提仲裁事项主要归纳为三类:一是中国在南海主张的“历史性权利”与《公约》不符;二是中国依据南海若干岩礁、低潮高地和水下地物提出的200海里甚至更多权利主张与《公约》不符;三是中国非法干涉菲律宾基于《公约》所享有和行使的权利。

外交部:中菲关系重回健康稳定发展正确轨道是

  王晓鹏:日本方面现在应该是非常着急的,甚至某种程度上说比美国人要着急。日本我们判断它对于菲律宾或者说对于南海局势,它有自己的想法,看似是它跟着美国的步伐一起介入进来,好像都是域外大国,然后采取深度介入的这种方式,但它跟美国的想法不一样。它是想要搭美国的便车,然后实现自己国内政治的目标,把它作为实现自己所谓正常大国梦,或者说解禁集体自卫权的一部分。

  菲律宾要求在不确定相关岛礁主权归属的情况下,先适用《公约》的规定确定中国在南海的海洋权利,并提出一系列仲裁请求,违背了解决国际海洋争端所依据的一般国际法原则和国际司法实践。仲裁庭对菲律宾提出的任何仲裁请求作出判定,都将不可避免地直接或间接对本案涉及的相关岛礁以及其他南海岛礁的主权归属进行判定,都将不可避免地产生实际上海域划界的效果。领土主权问题不属于《公约》调整的范畴。仲裁庭对菲律宾所提仲裁没有管辖权。

  2013年1月22日,菲律宾共和国外交部照会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菲律宾大使馆称,菲律宾就中菲有关南海“海洋管辖权”的争端提起强制仲裁。2013年2月19日,中国政府退回菲律宾政府的照会及所附仲裁通知。中国政府多次郑重声明,中国不接受、不参与菲律宾提起的仲裁。

中国外交部:中菲有关争议归根结底是邻里之间

外交部:中菲关系没有过不去的坎 欢迎菲律宾

  应菲律宾共和国单方面请求建立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以下简称“仲裁庭”)于2015年10月29日就管辖权和可受理性问题作出的裁决是无效的,对中方没有拘束力。

  5名审议中菲南海争端的仲裁员

  仲裁庭对于菲律宾提起的仲裁没有管辖权

外交部就中菲领土问题美新任驻华大使等答问

  事实上,针对菲律宾提起和推进南海问题仲裁程序的任何做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此前曾强调,对于菲律宾无视中国根据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享有的合法权利,违背与中国多次确认的共识及在《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中的承诺,单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中国已多次阐明“不接受、不参与”的立场。这一立场具有充分的国际法依据,具体请参阅去年12月中国外交部受权发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菲律宾共和国所提南海仲裁案管辖权问题的立场文件》。

外交部:中菲正就杜特尔特访华具体安排等保持

外交部:中菲关系全面改善 军事新闻

  本期编辑:于小编豆子

  通过谈判方式解决在南海的争端是中菲两国之间的协议,菲律宾无权单方面提起强制仲裁。

  本立场文件旨在阐明仲裁庭对于菲律宾提起的仲裁没有管辖权。本立场文件不意味着中国在任何方面认可菲律宾的观点和主张。本立场文件也不意味着中国接受或参与菲律宾提起的仲裁。

  滕建群:阿基诺三世实际上已经被绑上美国战车了,因为美国要重返亚太,要用南海做一个抓手。前几个月已经开放了五个空军基地,而且他空军的对地攻击机已经到我们的黄岩岛上去转过了。换了新总统之后,肯定会调整政策,但是可以腾挪空间已经不多了。所以对杜特尔特来说,他要搞一个平衡战略,肯定会调整对华战略政策,包括南海政策,但是他不会倒向中国。

  杜平: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比如在仲裁案宣布之前,美国跟中国都在互相拉朋友圈来支持自己。王晓鹏:我们是有意愿有能力,也有行动去赢得更多更多的朋友。滕建群:中国现在应该处在一个相对来说比较艰苦的一个时期,特别是对于我们收回被有关国家占据的这些岛礁。这些非法占据的是要归还中国的,因为这是我们领土主权,不应该被其他国家瓜分和长期占据。但现在无论中国用什么方式收回,收回过程当中肯定会失去一定的朋友:过去的朋友、伙伴、邻居。中国处在一个成长期,必须要承受这个成长的烦恼。这个烦恼就是外部一些不喜欢你成长的人、国家要不断地挤压你。烦恼期朋友圈可能会在一时一地有失去,但是未来中国的朋友圈只会越来越大。

  2013年2月19日,中国向菲律宾阐述了中方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和主张,拒绝接受书面通知,并将其退还菲律宾。目前菲律宾提出的所谓南海仲裁案最近将出现结果,多数学者预测国际法庭将做出不利于中国的判决。其他与中国有领土争议的国家会纷纷效仿,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凯恩称,中国若选择无视海牙仲裁庭的裁决,可能面临全球的严厉批判。也许仲裁案的结果会是南海问题的又一转折点?如果形势对中国不利,中国又将怎样面对?

  其实,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解决中菲有关南海争端,中国与菲律宾之间也早有共识。例如,1995年8月1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菲律宾共和国关于南海问题和其他领域合作的磋商联合声明》就明确指出,双方“同意遵守”下列原则:“有关争议应通过平等和相互尊重基础上的磋商和平友好地加以解决”“双方承诺循序渐进地进行合作,最终谈判解决双方争议”“争议应由直接有关国家解决,不影响南海的航行自由”等。又如,2000年5月1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菲律宾共和国政府关于21世纪双边合作框架的联合声明》第九点规定:“双方致力于维护南海的和平与稳定,同意根据公认的国际法原则,包括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通过双边友好协商和谈判促进争议的和平解决。双方重申遵守1995年中菲两国关于南海问题的联合声明”。

  中菲一系列双边文件以及《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有关规定一脉相承,构成中菲两国之间的协议。两国据此承担了通过谈判方式解决有关争端的义务,并且排除了第三方争端解决程序。在此情形下,根据《公约》第二百八十条和第二百八十一条等规定,有关争端应当通过谈判方式解决,而不得诉诸仲裁等强制争端解决程序。

  20世纪70年代起,菲律宾违反《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原则,非法侵占了中国南沙群岛的部分岛礁,包括马欢岛、费信岛、中业岛、南钥岛、北子岛、西月岛、双黄沙洲和司令礁。中方一向坚决反对菲方的非法侵占,郑重重申要求菲方从中国岛礁上撤走一切人员和设施。

  中国网12月7日讯今日,中国外交部受权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菲律宾共和国所提南海仲裁案管辖权问题的立场文件》,重申中国不接受、不参与该仲裁的严正立场,并从法律角度全面阐述中国关于仲裁庭没有管辖权的立场和理据。

  据邢广梅介绍,5人仲裁小组是仲裁法庭的主要构成部分,菲方已指定1名颇有经验的德国籍仲裁员,中方此前表明立场,认定菲此次行为在事实和程序上不具备法理依据,所以放弃指定,于是出现由国际海洋法庭指定中方仲裁员的局面。仲裁小组的另外3人应由争端双方协议名单,如果中方继续放弃,这3人也将由联合国指派。

  《公约》第十五部分第二节所指争端须是有关《公约》的解释或适用的争端。岛礁主权属领土问题,不适用第二节下的导致有拘束力裁判的强制程序。领土问题本身也不属《公约》的管辖范围。《公约》第十五部分第三节进一步规定了适用第二节的限制和例外。中国已根据第三节第298条做出声明,对涉及海洋划界等方面的争议排除第二节规定的司法或仲裁管辖。

  菲方违背与中方多次确认的共识和在《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中的承诺,无视中菲南海争议的核心是领土主权争议和海洋权益重叠问题,单方面将有关争议提交强制仲裁,违反国际法,滥用法律程序,严重侵犯中国作为主权国家和《公约》缔约国应享有的合法权利。菲方单方面提起并执意推进仲裁,企图否定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迫使中国在有关问题上妥协,不仅是不切实际的,不会有任何效果,还会损害《公约》的完整性,严重冲击国际海洋法秩序。

  五是中国处理南海问题的政策,就南沙群岛领土问题、南海海洋划界问题、争端解决方式、在南海管控分歧和开展海上务实合作、南海航行自由和安全、共同维护南海和平与稳定等方面阐述中国的政策主张。白皮书还原中菲南海有关争议的事实真相,重申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一贯立场和政策,溯本清源,以正视听。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关于应菲律宾共和国请求建立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所作裁决的声明

  本期嘉宾

  吴士存说,中菲之间有共同参与达成的多边共识,即通过双边谈判的和平方式解决双方之间的领土主权及海洋划界争议。从这一点上看,菲律宾违反了作为一个主权国家作出的承诺。此外,南海问题不是简单的法律问题,而是一个涉及地缘政治、中国与有关国家的周边关系、大国利益等复杂关系,有海洋主权、海洋管辖权、航道管理等多方面内容的复杂争议,不是几个对亚洲事务毫无理解的西方仲裁员能作出客观公正判断的事项,也不可能通过简单裁决能够得以最终解决的。因此,无论仲裁结果如何,中国都不会接受、不会执行任何有关仲裁。

  菲律宾有没有可能倒向中国?

  滕建群:受的挑战越大,中国维权的力度反制的措施也越强。

  《海洋法公约》诞生于1994年,而南海九段线诞生于1947年,一个不具有法律强制约束力的“公约”能作为裁决早于它四十多年的南海九断线?小编也是笑了,如果这样就可以改变历史的话,那么别说屈原、孙悟空了,全世界都是大韩民国的了。用后来制定的法律来对既定历史进行仲裁,这便是荒唐之四。

  随着安倍内阁解禁集体自卫权,日本国会通过新安保法案自卫队的权限与日俱增,活动范围不断扩展,其在南海的一举一动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在菲律宾前任总统阿基诺三世和安倍的经营下,菲律宾和日本的关系越走越近,俨然成了一对好朋友。

  菲律宾引狼入室?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