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

刘文彩所有姨太的照片 刘文彩三姨太的悲惨生活 晚年靠卖身度日

2017年09月27日 来源:刘文彩所有姨太的照片 大字体小字体

  凌友臣乃是宜宾袍哥“叙荣乐”里“跑二排”的干滚龙,据说是“吃喝嫖赌,五毒俱全”。在“干馋”的岁月里,他跑过马帮,经营过茶社、旅店、川戏班子,但主要是为盟主两肋插刀,也为地头蛇干些拉皮条、安排烟馆、找东西、勾兑关系等勾当,从中牟利。这等货色,面对一个与自己非血缘关系的吃闲饭的俊俏女儿,能够做些什么安排,完全可以推论出来。

  凌君如,女,宜宾人,是刘文彩的三姨太,一生大起大落,命运奇特凄绝。

  综合几个民间版本分析,应该是凌君如首先成为叙府“四路诸侯”之一曹荣光的情人,开始涉足风月。东路区团总曹荣光升任宜宾县征收局局长,对刘文彩感恩戴德,设宴款待,让凌君如作陪。刘文彩如见天人,曹荣光看在眼里,将凌君如拱手献出。就这样结成一对“神仙眷侣”。这是笑蜀《刘文彩真相》里的说法。

刘文彩三姨太的悲惨生活 晚年靠卖身度日

  在刘家,最难缠的还是那几房姨太太的关系了。刘文彩有过五房姨太太,大太太吕氏早在上世纪20年代病故,没有后代。二太太杨仲华系大邑三岔场人,为刘家生有四儿三女,在刘家可谓“劳苦功高”,地位显赫,说话算数,居“正房”位置。三姨太林君如、四姨太梁惠琳是表姐妹,四川宜宾人,是一对饱淫城市之风尘的妖冶妇人。三人间争风吃醋,勾心斗角,水火不容。

  据宜宾民间文化学者丁芝萍的田野考证,凌君如的弟弟凌寿勋(应作“凌受勋”)曾对她讲述,凌君如出生在宜宾县象鼻镇的镇上,生父姓张。凌君如生父与凌友臣(有成)均是袍哥中人,丈夫死后,母亲曾胖子带着凌君如嫁给宜宾县宗场镇凌友臣后,始改名换姓。到达宗场凌家时,凌君如11岁左右。

  那么刘文彩是谁呢?他是川西地区中国四川成都大邑县安仁镇人,著名的大地主,军阀刘文辉之兄。

  刘文彩的确具有“厚黑学”禀赋,他利用几次机会拉拢覃筱楼身边的将领,迫使刘文辉让覃筱楼下野,从此在偌大的叙府一手遮天。刘文彩在冠英街买下一座三层的公馆供凌君如居住。推窗,岷江娴静温柔,金沙江粗犷刚烈。二水在合江门相拥而东。

  王玉清解释:“都取第五房姨太太了。‘老头子’也觉得不光彩,不该张扬嘛!”而信命的娘家蔡场人则认为,对王玉清个人而言,草率、暗淡的婚礼,预示着她悲剧的婚姻和人生。

  宜宾市翠屏区政协文史委员会未刊资料《存稿精选》中,严骧的《刘文彩与敲门捐》(王国瑚审理)指出,凌君如是宜宾县立女子中学(现宜宾市二中,位于女学街)学生,在学校时已是名噪一时的校花,且“作风不正”。是否毕业,文中没有提及。1926年,巾帼女杰、抗日英烈赵一曼也曾在这所学校就读,从时间上推断,她们极可能是同学。金沙江泥沙俱下,谁能料到日后她们的人生之路,竟有云泥之别呢?

  至今宜宾的老人们,还能绘声绘色讲述凌君如是如何一步一步“做大”的,众口沸腾,难免有多个版本。毕竟,“跑滩匠”凌友臣与“叙南王”刘文彩之间,尽管同居一城,却隔着千山万水的距离。

  原标题:刘文彩三姨太的悲惨生活,晚年靠卖身度日

  刘文彩

  穿着一件火红色毛衣的凌君如寂然结束了40余载的生命。

  学者笑蜀在《刘文彩真相》中引证资料,说凌君如“能歌善舞,皮肤白皙,身材苗条,其娇弱羞柔的媚态,袭人魂魄。”各种地头蛇、袍哥大爷、江洋大盗从凌君如身体上呼啸而过之后,扔下一点钱财。她也因此获得了比钱财更富足的底层智慧。

刘文彩三姨太的悲惨生活 晚年靠卖身度日!奴隶

  哥老会源于四川,是近代中国活跃于长江流域,声势和影响都很大的秘密结社组织。在四川的哥老会被称为袍哥。凌友臣的社会交往和生活环境,对凌君如无疑有影响。袍哥的剽悍、坚韧以及面对“三刀六洞”的淋漓血气,在凌君如后来的岁月里,逐渐焕发出与命抗争的底色。

  采访中,当记者提及“文革”中盛传的“刘文彩生活糜烂,小老婆王玉清吃鸭子不吃肉,专吃鸭蹼”时,王玉清淡淡一笑道,“那是他们说的嘛!我出身贫穷,过惯了穷人的日子。见别人吃完鸭子,剩下好多爪子,我觉得丢了可惜,就捡来吃了。其实,哪个放到肉不吃,专爱吃爪子呵?!”

  三姨太凌君如寝室

刘文彩三姨太的悲惨生活 晚年靠卖身度日

五姨太诉说真实的刘文彩

  刘文彩三姨太凌君如

  被从墓穴抛出来的是四川大邑县大地主刘文彩。尸首被抛出后,在风雨中一天天腐烂,只剩得几根白骨。据说白骨被人用衣服包了,悄悄掩埋在至今未披露的一个神秘的地方。腾出来的上好棺材,被用来安葬守墓人刘清山;绣花鞋和鞋尖上的宝珠不翼而飞,一直踪影皆无。刘文彩被塑造成为那个时代的政治恐龙。刘文彩地主庄园陈列馆门牌由时任外交部部长的陈毅元帅题写,1959年春节开门迎客,设十九个展室,展出内容分为三大板块,一是奢侈生活,二是官僚、恶霸、军阀、土匪、封建会门五位一体的社会关系,最后是残酷剥削压迫劳动人民的工具、刑具,陈列了大斗小斗、佃户名册、账本、铁链、铁枷、脚镣手铐、手枪、手棍刀加快枪、钢丝鞭、青杠扁担、血衣等。据馆方称,这次展出效果很好,一般观众怀着愤恨沉痛的心情,在参观时骂不绝口,“有些老大娘看过刘文彩的刑具、水牢后,在出口处泣不成声地哭诉、痛骂”。

苏 35战机:真实的刘文彩什么样?五姨太诉说真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