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卡拉哈里沙漠地图 寻访卡拉哈里沙漠最后的丛林土著人(组图)

2017年09月26日 来源:卡拉哈里沙漠地图 大字体小字体

  二、卡拉哈里沙漠(KalahariDesert)卡拉哈里沙漠非洲南部内陆干燥区。也称作“卡拉哈里盆地”,是非洲中南部的主要地形区。总面积约63万平方千米。卡拉哈里沙漠Kalahari,亦译喀拉哈里沙漠,亦称喀拉哈里盆地。非洲南部内陆干燥区。也称“卡拉哈里(Kalahari)盆地”,是非洲中南部的主要地形区。总面积约63万平方千米。

  只有它的干燥才能让你看到沙漠的本色。受副热带高气压系统的影响,这里常年干燥,降水稀少,纵横沙漠的众多河床都是干涸的,尽管矿藏丰富,干燥的土地却成为对这个地区进行探测开发的最大障碍。

《弹弹堂》丛林土著BOSS最新原画泄密 86w

【亚马逊丛林里的土著居民】 佳能EF 16

  “卡拉哈里”这个名字的意思是“高度干渴”,在卡拉哈里沙漠的红褐色沙土上,几乎没有溪流或永久的水源。短暂的雨季是这里的福音,植物在雨水的滋润下繁茂丰盛,丰富的草场覆盖了地面,已经饿得羸弱无力的羚羊和野牛嗅着青草的气息迁徙而来,而狮子、豹子、野狗则追寻着它们的猎物游弋,动物们就这样大量聚集到这片交织着细沙和草场的卡拉哈里沙漠中。但好运并不常常莅临这里,有时候,沙漠中一年也不见一滴雨水,那时候,许多动物就会迁徙到别的地方去,而生活在这里的丛林人,则因为没有猎物可捕杀,生活便日渐艰难。他们是这里的原始垦荒者的后代,虽然植物根块和野果可以充饥,但这些食物不能给予他们力量,他们需要的是猎物的肉。

  集体狩猎是卡拉哈里人的主旋律,但偶尔也会有关于捕猎的单曲。弓箭手西夸斯曾单独捕捉过猎物。他把甲虫幼虫的毒汁小心翼翼地涂抹在箭头上,这些液体比眼镜蛇的毒性还要大很多,但他必须把液体涂抹均匀,让它在箭头上晾干。整个过程,他都要格外留神,假如不慎让毒汁碰到自己的眼睛,就会导致失明。

冲上撒哈拉沙漠 探寻阿拉伯土著

中美澳联合军演 士兵享土著丛林美食

  首先是水源的问题。在过去的几千年中,卡拉哈里沙漠的气候没有发生过显著的变化,虽然在雨季时,这里会有一些暂时性的小湖泊,但是并没有常年流动的河流和水量稳定的湖泊,这样的环境根本不可能为法里尼所描述的城市提供稳定的水源。

  他们立刻剖开岩羚的肚子,准备烤干后带回部落。这时,他们才发现,猎豹杀死的是两条生命,小岩羚已经怀孕了,也许用不了4天它就要生产了。不过他们并不悲痛,而是很兴奋,因为小岩羚腹中的胎儿肉对老人和孩子的身体有好处,它的死,赋予了部落族人非凡的力量。

  猎豹正准备攻击一只小岩羚。他们于是悄悄地隐藏起来,用手语交谈,等待时机。片刻后,他们看见猎豹猛然扑向小岩羚,惊觉的小岩羚飞快地跑起来,然而,它太过惊慌,在转弯时摔倒在地。猎豹的爪子先是划过它的后腿,然后抓住了它,咬住它的喉咙,使它瞬间毙命,随后,将它拖到阴凉处。时机恰好,尼纳特他们互相示意,准备夺食。他们慢慢地靠拢猎豹,保持着安全的距离,并发出不同的叫声。在人与豹的对视中,激烈的较量展开了。但最终还是猎豹跑开了,尼纳特他们获得了小岩羚。

  越来越少的土著部落

澳洲土著为解放军制作丛林美食

  由于狩猎越来越困难,一次,尼纳特他们出来了好久都一无所获。直到最后,他们才在草丛间发现了一只猎豹的脚印,豹的足迹上有母蝎子的肥尾巴的压痕,蝎子喜欢在半夜活动,说明这只脚印是相当长的时间以前留下的。但他们并没有放弃,仍一路追踪脚印,最终发现了那只猎豹。

  部落里的女人对跟踪也很在行,如果在寻找植物根块的路上看到动物的脚印,她们会依此判断动物的状况,并决定是否通知男人们,让他们来追捕。她们的判断往往十分犀利,比如,当她们发现小岩羚的脚印上,爬着几只蚂蚁的时候,她们就会推断出,小岩羚刚刚离去不久,他们蹄子上的草汁吸引了那些同样出来寻找食物的蚂蚁。这时,她们就会回到部落里报信,男人们就会一路追踪小岩羚的脚印而去。

揭秘:亚马逊丛林土著的不速之客 第七站

  在燥热的天气里,3个人经常组合在一起捕猎。他们的武器并不足以对猎物造成一击致命的杀伤力,因此,他们只是依靠智慧尽力追赶动物。他们可以持续奔跑,且速度很快,能够追上大羚羊、捻角羚、跳羚。但他们并不是每次都能追捕到猎物,许多时候,动物跑得实在太快,他们只得放弃,他们会认为,那只动物本不该属于他们。他们信仰皮萨布卢神。他们认为是皮萨布卢神创造了大地、人类、动物和草地,还创造了雨季和旱季,是皮萨布卢神让他们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他们没有领头人,皮萨布卢神就是指引他们前进的火种。对的信仰使他们相信,神会把属于他们的猎物带到他们面前,让他们去追赶,但在此之前,他们需要等待。

  沙漠中的脚印

  黄昏时分,准备就绪的西夸斯出发了。风向决定了他的行进方向,为了接近猎物,不让猎物闻到他身上的汗臭味,他必须逆风而行。在丛林里,西夸斯先是看到了灰沼狸,不久又看到了猞猁,这些迹象说明自己的气味并没有被风传过去。西夸斯的目标是公羚羊。黄昏时分,公羚羊会在水边喝水,因此,西夸斯小心地向河边行进,很快,公羚羊就出现在他的视野中了。他慢慢地举起弓,谨慎地瞄准公羚羊,他只有一次搭弓射箭的机会,倘若失手,公羚羊就会风一样跑得无影无踪。

  生活在现代社会,我们或许已经习惯了享受现代文明所带来的舒适和便捷。但在尽情享受生活的时候,你或许不曾了解,在非洲中南部一个沙漠中,还生活着这样一个鲜为人知的原始部落:他们以群居的方式繁衍生息,男人打猎,女人与孩子挖掘植物根块、采摘野果;在追不到猎物的时候,他们会与秃鹫争夺猎物,去啃食那些业已腐烂的肉。

中国学者穿越撒哈拉领略沙漠之都组图

  本文内容来自卡拉哈里尼纳特•西卡斯柏的叙述。如今,这些丛林土著人已失去了他们个人狩猎的权利。他们希望能够重新获得对这片古老土地的权利,延续他们的传统生存方式。

  当他们把猎物背回部落时,女人、老人和孩子顿时欢呼雀跃,围着他们跳起了欢快的舞蹈。由于动物越来越少,一只小岩羚足以让他们兴奋许久。但没有出嫁的女孩子却不能吃小岩羚的肉,她的脸被画成了长角羚的模样,只是为了祈求好运和雨水。

  人类最原始的舞蹈,不是艺术,也不是娱乐,而是一种为了生存而创造的劳动形式——集体狩猎。生活在人迹罕至的卡拉哈里沙漠的丛林土著人,3万多年来,一直沿袭着这种古老的舞蹈。或许这将是世界上最后的绝舞。世代以狩猎为生的猎手们,虽然将狩猎当成他们的信仰和生存的意义,而不仅仅代表着谋食,但他们捕杀的却是珍稀动物,有些已濒临灭绝,当现代文明冲击到这片土地上时,他们将何去何从?

  由于世代狩猎,几乎所有的卡拉哈里男人都是优秀的猎手,他们并且各有特长。在如今的卡拉哈里部落里,猎手尼纳特最善于发现动物的聚集地,对附近所有的水坑和灌木的情况,他也都了如指掌,但他记不清自己究竟是40岁还是45岁,他觉得没有必要记住自己的年龄。他的名字——“尼纳特”是“总在行走”的意思。尼纳特的同伴卡露哈则依靠奔跑来狩猎,他会根据不同情况有计划地追捕动物,直到它们倒地而死。另一个同伴是弓箭手西夸斯,“西夸斯”意为“时刻都在寻找目标”,他依靠敏锐的目光和准确的判断力发现并捕捉猎物。

  跟踪猎物,是卡拉哈里人的天赋。他们可以根据动物留在地面上的痕迹,来判断动物的种类、年龄、性别、吃了什么、去了哪里等情况。通过观察附近昆虫的情况和风的气息所带来的气味,他们还能掌握各种动物出来活动的准确时间。对于猎豹的脚印,他们十分留意,他们可以通过烈豹的脚印揣摩猎豹的心理。如果碰上猎豹正在追捕其他动物,他们会小心地跟踪猎豹,当猎豹将其他动物扑倒并咬噬的时候,他们会冒着生命危险小心地凑过去,利用人多势众,将猎豹赶走,把被捕杀的动物据为己有。但这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获食方式,只有在多个猎手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方可实行。他们也会利用同样的方式,从狮子口中夺食。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