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

刘亚楼之子刘煜滨职务 [刘亚楼上将之子刘煜滨]开国上将刘亚楼与他的混血妻子(组图)

2017年09月21日 来源:刘亚楼之子刘煜滨职务 大字体小字体

  初次相见王西萍的家中,坐着一位年轻的姑娘,身材高挑,脸庞俏丽,一双明眸闪闪发亮。刘亚楼一见,觉得似曾相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刘亚楼在苏学习期间,纳粹德国悍然发动了对苏联的进攻。不久,员凌漪得到刘亚楼战死的消息,悲痛万分之后与另一位红军干部结了婚。当刘亚楼从一位到莫斯科的战友口中得知消息后,备受打击,但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她毕竟这么年轻……”刘亚楼总是用这句话来安慰自己,很快,他就从痛苦中解脱了出来。

春风化雨惠万民 社区教育荣松北

【图】组图:开国上将刘震之子刘卫兵做客人民

  全家福

  翟云英开始叙述自己的家史,那双水晶般清澈的明眸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雨雾。

特稿:朱德刘亚楼后代参观闽西革命历史博物

  于是,刘亚楼小心翼翼地采取了“迂回战术”:“小翟,日本鬼子虽然投降了,但蒋介石又发动了内战。我是个军人,随时要上前线打仗,打仗是要流血牺牲的。”

  文/章慕荣1947年,刘亚楼与翟云英新婚合影1991年4月5日,清明节。北京西郊八宝山革命公墓的陵园里,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妇手捧鲜花,来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首任司令员刘亚楼上将的灵前。老人家轻轻地放好鲜花,掏出手帕拂去了骨灰盒上的细尘,动作很轻很轻,仿佛当年为凯旋的将军拂去戎装上的纤尘……这位老人,不是别人,正是刘亚楼将军患难与共的夫人翟云英。

开国上将刘亚楼 开国上将刘亚楼与他的混血妻

  刘亚楼,1911年出生于福建省武平县,和同时代的许多人一样,他有过童养媳。可是,在他18岁那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之后,她就被民团抓走了,不久便被迫嫁往他乡。

特稿:朱德刘亚楼后代参观闽西革命历史博物

开国上将刘亚楼之子刘煜滨:有良好家风才能抵

开国上将原空军司令员刘亚楼之子刘煜滨:只

  “这我知道,革命总会有流血牺牲的,我的父亲就是牺牲在日寇手中的……”

  悲情战将

  王西萍没有理会刘亚楼的反应,而是径直走到姑娘面前,笑盈盈地介绍道:“小翟,这是刘亚楼同志,刚从苏联回来,你是半个苏联人,你们有缘啊!”

  甜蜜的日子转瞬即逝,正像当年罗荣桓一样,已就任东北民主联军参谋长的刘亚楼也是未度完蜜月就奔赴了前线,与林彪、罗荣桓一道,开始了东北战场夏季攻势的策划与指挥。而令他倍感高兴的是,翟云英也被正式批准为中共预备党员。

  刘亚楼是福建省武平县人。一九二九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被任命为东北民主联军、东北野战军、东北军区参谋长,第四野战军十四兵团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员,并于一九五五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战后,经毛泽东特批,张辉瓒的手表作为战利品奖给了刘亚楼。第三次反“围剿”中,他率部勇猛冲锋,在石城一战身负重伤,被装殓入棺,幸而被发现他一息尚存,经抢救脱险。第四次反“围剿”猛攻南丰失利时,刘亚楼向朱德、周恩来建议撤围南丰,之后率十一师参加黄陂伏击战,全歼敌五十二师,活捉国民党师长李明,斩获甚丰。

  不久,丘比特之箭使他和苏丽娃走到了一起。苏丽娃是早期工人运动领袖、中共早期领导人苏兆征的女儿。苏兆征于1929年病逝后,中共中央将苏丽娃及其母亲、弟弟送往苏联莫斯科近郊的国际儿童院生活和学习。1936年,苏丽娃和毛岸英、毛岸青、瞿独伊(瞿秋白之女)等被派往共产国际主办的莫斯科共产主义东方劳动大学学习。由于苏丽娃的俄语成绩很好,刘亚楼来苏后,她便自告奋勇地担任了他的俄语辅导老师。在面对面的学习中,两颗年轻的心渐渐迸出了爱情的火花。

  没想到韩光和王西萍会把她介绍给自己,刘亚楼大大方方地向翟云英问好:“你好,翟云英同志!”处于高度紧张的翟云英一抬头,只见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正注视着自己,心禁不住怦怦直跳。当她伸手和刘亚楼的手相握时,不禁羞怯地低下了头。

  一位是有着俄罗斯血统的姑娘,一位是叱咤风云的“中国战神”,他们在烽火连天的战争岁月中结为连理,共同演绎了一段动人的爱情故事。

  刘亚楼不仅是著名的军事家,在外交方面也是一位很有原则性的领导。20世纪30年代后期,他曾奉中央委派赴苏联深造,就读于莫斯科伏龙芝军事学院,后来又参加苏联卫国战争,前后在苏联历时八年之久,精通俄文。但他后来代表国家和军队出国访问,以及接待苏联等外国代表团来华访问期间,在谈判过程中,在正式场合,从不讲俄文,一切都通过翻译传达。

  课堂上、会场上胸有成竹、滔滔不绝的翟云英不见了,姑娘一言不发;而在千军万马前也口若悬河的刘亚楼也如卡壳的机关枪,一声不响。见此尴尬情形,韩光和王西萍故意说了一些题外话,力图打破僵局,可惜收效不大。

  “事到如今,我后悔还来得及呀!”翟云英俏皮地回答道,接着她又庄重地补了一句:“不管怎样,我相信自己的选择!”

  中新网泸州4月22日电(周亚强张涛)22日上午,毛泽东之孙毛新宇、朱德之孙朱和平、刘亚楼之子刘煜滨等老一辈革命家后代及亲属,在四川泸州朱德旧居向朱总司令铜像敬献了花篮。几位红色后代用整整两天时间,踏访了泸州地区的护国战争、龙透关起义、四渡赤水、鸡鸣三省会议等革命遗迹。

  1940年,刘亚楼和苏丽娃结成了夫妻。然而,刘亚楼的这次婚姻只延续了不到3年的时间,便因为种种缘故而画上了终止符。1945年8月,苏联对日宣战,刘亚楼化名王松,以苏军少校军官的身份随苏联对日作战部队回到了阔别近8年的祖国。当他随军来到大连并担任苏军司令部与中共大连市委的联络员时,34岁还孑然一身的他,自然引起了韩光和王西萍的注意。

  翟云英说着说着,语音哽咽了起来,两行热泪大颗地顺着脸颊往下滑。刘亚楼听着她的泣诉,心中卷起了股股热浪。他进一步了解了翟云英:她不但有美丽的容貌,而且还深明大义,有着坚定的革命信念,这不正是自己多年来一直苦苦寻觅的知音吗?

  从台湾回来,原空军司令刘亚楼之子刘煜滨跟阎明聊天,“国民党绝对打不了仗了,他们说话的语气太娘了”。

  解放初期,台湾蒋介石集团不断对大陆东南沿海和一些大中城市进行轰炸,严重影响着东南沿海的国民经济和社会秩序。毛泽东1949年12月到1950年2月在苏联访问期间,刘亚楼也去莫斯科参加会谈。毛泽东紧握拳头,对刘亚楼说:“必须加强空中力量!”

  不料,韩光却兴奋地说:“哪里呀,给你相亲。姑娘人不错,准保你满意……”

  篇一:开国上将刘亚楼与他的混血妻子(组图)

  1947年5月1日,由罗荣桓审查、林彪批准、韩光主持,刘亚楼和翟云英在大连举行了简朴而热闹的婚礼。新婚之夜,送走所有的宾客之后,刘亚楼笑着问翟云英:“塔玛拉(翟云英的俄文名),我今年36岁了,且已两度结婚,而你才19岁,现在嫁给我,将来不会后悔吧?”

  王西萍刚说完,韩光又走到刘亚楼面前,笑呵呵地说道:“亚楼,这就是大连的妇女代表、先进工作者、香炉礁小学教员翟云英同志,还记得上次那个群众大会吗?她就是发言代表之一。”

  开国上将刘亚楼与他的混血妻子

  “有任务?”刘亚楼见韩光神色异常,以为出了什么事,郑重地问道。

  然而,刘亚楼还是有一丝疑虑……

  初次见面,虽然时间不长,但刘亚楼给翟云英留下了很好的第一印象:精力充沛、谈吐不凡、威武潇洒,一副大将风度。向翟云英求爱的男子很多,但她却始终没有抛出自己的红绣球,因为她坚持自己的择偶标准。眼前的这位军官不正是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吗?翟云英陷入了甜蜜的遐想之中。

  翟云英依偎着丈夫,含情脉脉:“我不怕苦,我什么苦都能吃,我会像林大姐对待罗政委那样来照顾你的,你总该放心了吧!”

  从一名普通的战士成长为红军高级指挥员,刘亚楼转战南北,根本无暇顾及自己的终身大事。直至长征后到了陕北,在担任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训练部长兼教育长的时候,才与来抗大学习的女青年员凌漪结了婚。婚后一年,他们生了个儿子,取名煜南。也就是在这时,刘亚楼奉命赴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

  夫妻恩爱

  “相亲?!”韩光的话,一下触动了刘亚楼心中脆弱而纤细的情感之弦。

  终成眷属转眼到了1947年1月,刘亚楼与翟云英相识两个多月了,双方都觉得谈得来,相互的了解也不断加深。翟云英觉得刘亚楼是一个胸怀大志的男子汉,她决定和他相伴终生。

  “亚楼,今晚请你去王西萍同志(中共大连县委书记)家。”1946年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中共大连市委书记韩光神秘兮兮地对刘亚楼说道。

  “噢,我想起来了!”经韩光一提醒,刘亚楼想起有一次应韩光邀请,参加了由市委发起的一个群众大会。会上,香炉礁小学教员翟云英声泪俱下地控诉日军、汉奸的滔天罪行。翟云英的发言博得了阵阵掌声,深受感染的刘亚楼还写了个“言之有理,言之有情,言之有力”的纸条递给了韩光。

  一天晚上,刘亚楼来到翟云英家里。望着眼前这位淳朴善良、历经磨难而坚强不屈的俄罗斯老妇人,刘亚楼亲切地用俄语叫了一声“妈妈莎”(俄罗斯人对女性长辈的尊称)!接着,刘亚楼便用纯熟的俄语和老人家交谈了起来。安娜听着熟悉的乡音,顿时眼放光彩。当她听完刘亚楼诉说的身世和遭遇时,老人家的眼眶湿润了。百闻不如一见,安娜终于相信了女儿的选择,欣然同意了他们二人的结合。

  “你父亲?”翟云英的话一下子就引起了刘亚楼的注意。

  相恋相知初次见面后没几天,在王西萍的精心安排下,刘亚楼和翟云英又一次会面了。翟云英已不像第一次那般紧张羞涩。她静静地坐着,一双生动可爱的大眼睛注视着刘亚楼。其实,刘亚楼从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上了翟云英,他的直觉清楚地告诉他:眼前的这位姑娘可以作为自己的终身伴侣。但刘亚楼没有直接表露,两度婚姻裂变的阴影并没有从他心头完全散开。婚姻是人生大事,他不希望也不能够让自己的生活出现第三次爱情危机。

  一个少女要嫁一个36岁且已结过两次婚的男子,这要引起多少人的非议呀!而且就算刘亚楼和翟云英可以不理会别人的偏见,她母亲在感情上能接受吗?这恰恰正是刘亚楼的顾虑。果不出刘亚楼所料,翟云英母亲安娜执意不同意女儿与刘亚楼结婚。翟云英见自己劝说不了母亲,便央求母亲听听刘亚楼的说法。经不住女儿的死磨硬缠,安娜终于同意见见刘亚楼。

  “云英呀,你要知道,做一个军人的妻子,是要吃苦的哩!当年罗政委(即罗荣桓)和林月琴同志结婚不到半个月,就奔赴了抗日前线,害得林大姐没度完蜜月就独守空房,你也要做好这种准备哟!”刘亚楼搂着妻子,深情地说着。

  翟云英的父亲叫翟凤歧,是由东北逃亡到俄国的华工。1917年,翟凤歧参加了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成为“中国团”的一名英勇战士。在捍卫年轻的苏维埃政权的一次战斗中,翟凤歧腰部中弹,伤愈后被分配到莫斯科一家纺织厂工作。在那里,他爱上了苏联女工安娜·卡米洛芙娜,两人结成了伉俪。1929年,他们带着爱情结晶——儿子翟云海、女儿翟云英回到了大连,投入到抗日洪流中。1942年,翟凤歧被日军逮捕,折磨致死。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