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布拉柴维尔机场 行医非洲12年

2017年09月16日 来源:布拉柴维尔机场 大字体小字体

  埃博拉疫情在刚果(布)爆发!

【非洲圣人史怀哲少年励志版/世界名人传记丛

  中国驻刚果共和国大使关键也到机场迎接。

  “身体忽冷忽热,能不能给我用些抗疟药?”

  抗疟之争

中国评论新闻:台湾医疗团长黄其麟 行医非洲2

我在非洲行医的日子

用针灸造福世界 江永生非洲行医18载

  “比起战争、安全事故等小概率事件,疾病才是海外员工安全健康的第一威胁!”于成龙说。而目前,中国海外工程项目越来越多,但懂热带病防治又肯常驻非洲的医生却很少,这是中国“走出去”企业面临的基本现实,未来这个差距还可能随着“一带一路”沿线项目的增多而不断加大。

  这是于成龙跟随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CMEC)的项目组在非洲常驻的第十二年。刚果、喀麦隆、赞比亚……非洲的阳光并没有浸染他的皮肤,但一次次的疟疾、霍乱,以及不知名病毒与寄生虫病,已经将这个外科大夫打磨成了一个全科医生。

  幸运的是,恐慌的情绪并没有持续太久,2005年的埃博拉疫情得到了及时控制,不过这次与埃博拉的擦身而过,却让初入刚果的中国工程人员见识了神秘非洲的潘多拉魔盒。

武汉志愿者非洲开诊所行医 娶回黑人女孩为妻

男子为梦想赴非洲行医写长篇纪实文学获奖 韶

  这是包括于成龙在内的整个中国项目部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感受这个死亡率极高的出血热病毒。“当时项目组刚刚进驻,正在当地大规模招工,如果不是及时得到疫情通知,后果不堪设想。”时任英布鲁项目现场总经理、CMEC第七成套事业部副总经理王伟接到消息后立即停止招工并封锁营地。

钟日胜;纪实文学 广西男子为梦想赴非洲行医 写

  7月4日,于成龙乘坐的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的飞机在赞比亚卢萨卡国际机场降落。

  20世纪70年代之后,人类感染昏睡病的病例数一直被控制在较低水平,但蝇蛆病、蠕虫病却比较常见。“在刚果,有一种苍蝇会在我们晾晒的衣服上产卵,穿戴被污染的衣服后肉眼看不到的幼虫便会进入皮肤形成蛆虫。还有一种叫做硫酸虫的昆虫,它的体液会像硫酸一样腐蚀人的皮肤,项目组很多人都中过招。”于成龙说,“为了预防这些疾病,我们在营地内专设了一个晾衣棚,四周都用纱窗围住,而且建议晾干的衣服再次穿之前要用熨斗熨烫一下。”

  “海外常驻人员常年背井离乡,而且那边的项目又时间紧任务重,员工心里本来就很敏感,当流行性疾病兴起的时候真的特别需要一个值得信赖的随队医生。”王伟说,“因此,在我们营地,只要于大夫一回国探亲,员工们就会觉得不踏实。”

  实际上,无论是病毒还是瘟疫,有些灾难是人类亲手从潘多拉的盒子里放出来的,就像约瑟夫·麦克科密克在《第四级病毒》中说的那样,在病毒的世界里,或许人类才是入侵者。人类的活动侵入了它们的藏伏之地,迫使它们暴露了出来。

  除了这些无形的病毒,一些有形的生物也被从盒子中放了出来,与人类相处共生。浓密的非洲丛林是生命的天堂,但其中一些微小的昆虫却是人类的天敌,比如因昏睡病而闻名的采采蝇,而刚果正位于所谓的采采蝇带——该地带跨越了非洲西部、中部和东部,位于撒哈拉沙漠和喀拉哈里沙漠之间。

  2005年初,在布拉柴维尔以北215公里处的莱菲尼河上,英布鲁水电站项目营地的一张大使馆通知,让刚刚进驻的中国工程队陷入了恐慌。

  随后的几年中,刚果(布)还出现过数次霍乱和脊髓灰质炎疫情,瘟疫来临的时候便是于成龙最忙的时候,一方面要联系当地的卫生防疫部门来项目营地给员工接种疫苗,同时还要整治营地环境,消毒、除草、清理坑塘水面以防止蚊虫滋生传播细菌和病毒。

  于成龙有个小本子,上面详细记录着他每一天的接诊信息,记录显示2015年初至2017年初,在喀麦隆的两年间,于成龙就接诊病人2万余人次。“传染病流行的时候,病人都能挤满医务室外面的走廊。”于成龙告诉《环球》杂志记者。

  “疫情爆发的时候,大家都很敏感,本来在国内也常见的感冒、腹泻一类的病,在那种情况下都容易引发群体性恐慌。”于成龙回忆,“有一次一个员工发烧,伴随有牙龈出血的症状,当时安哥拉正在流行出血热,因此与他同宿舍的员工都不敢回房间,一传十十传百,后来发展到很多人都吵嚷着要回国。那两天我们也很紧张,对患病员工的各项身体指标进行了排查,同时也仔细询问了他近期的行程以及接触的人群,最终排除了出血热的可能性,这才稳住了大家的情绪。”

  很幸运的是,这次他被抽中了免费升舱,更幸运的是,与骄阳似火的北京相比,这个季节的赞比亚凉爽宜人,日平均气温只有十四五摄氏度。“晚上睡觉盖厚被子都还觉得冷,蚊子也都被冻僵了很少出来叮人,传染病的发病率会相对较低,项目组此时入场比较轻松。”

广西医生乔世辉5次援外情牵非洲 12年行医播种

     海外工程项目越来越多,但懂热带病防治又肯常驻非洲的医生却很少,这是中国“走出去”企业面临的基本现实,未来这个差距还可能随着“一带一路”沿线项目的增多而不断加大。

  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

  这是于成龙第28次往返于中非之间。

  《环球》杂志记者/张海鑫

  “我们体内都有疟原虫,免疫力下降就会‘打摆子’?”

  “我们开车去营地的沿路,经常会碰到有人卖猴肉、猩猩肉。而且,当地市场上卖的肉食大部分也只是简单加工,弄得半生半熟,吃着着实不放心。”于成龙说,“因此,营地都是自设食堂,对员工饮食严格把控。自行猎杀食用野生动物更是明令禁止的。”

  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发现,埃博拉病毒传播路径是从蝙蝠类动物扩大到丛林其他灵长类动物,直至扩大到人类,而当地一直猎杀猴子作为食物,至今,这种强大的习惯依然维持着。

相关内容

精选文章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