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南美高原国家 探遗迹 下海岛

2017年09月15日 来源:南美高原国家 大字体小字体

【玻利维亚图片】探遗迹 上高原 下海岛

  书归正传,要说利马作为首都,除了南部靠海的miraflores像模像样,剩下可能就是武器广场了(plaza de armas), 要说西语国家,西班牙作为宗主国,马德里,托雷多等大城市的主广场会叫plaza mayor,而殖民地国家就不这样了,几乎都叫武器广场,也很好理解,殖民地,总要阅兵嘛,车马兵器,自然就叫武器广场了。

   可能时间尚早,主教宫里面就只有寥寥数人,安静的甚至掉下一根针都听得见,安静的只想多呆一会,礼拜堂也展开她静谧的一面,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从主教宫出来,街上的行人逐渐多了起来,大家聚在一起谈笑细语,却不见太多的嘈杂。还有街上的警察与安保,厚厚的防弹盾牌,告诉人们其实秘鲁,甚至整个南美的治安还是不稳定的,但纵观整个秘鲁,甚至南美,除了在智利的圣佩德罗阿塔卡玛碰到一丝不快,这里的人特别淳朴,甚至憨厚,和他们相处,大部分时间不用担心任何,什么乱收费,天价餐饮,欺负外人,等等。比如下面的几个警察安保

探遗迹 上高原 下海岛 老虎在南美

探遗迹 上高原 下海岛 老虎在南美

   9:00整,飞机起飞了,看着窗外的美景,舷窗下的草地,雪山,高原,我想,摇滚歌手许巍的【天鹅之旅】,最好形容此刻的心情与景色了:飞越这辽阔世界飞越这辽阔群山飞越那洁白云海飞过那万马奔腾的绿色原野飞越那辽阔碧海蓝天飞向那温暖春天一起穿行这世界  一生都不会停歇  永远向着那春天

  从航站楼出来,去Cahuachi金字塔的Orlando向导已经准时等在门外,orlando是个风趣幽默健谈的小老头,非常专业,关键是英文说的很清楚,一路上我问了很多问题,他一一作答,别看纳斯卡现在是荒漠,沧海桑田,时光流转,那些年前,这些有绿植的地方,都是河流,这些河流也孕育了灿烂的古代纳斯卡文明,整个纳斯卡现在10万人,有5万人都生活在市中心,如今仍有农民在此工作,依靠的就是当年河流,如今河床下的地下水;但今天大部分人还是从事矿业相关,因为上世纪初,纳斯卡发现了铜铁,甚至镍,Orlando讲,cahuachi金字塔周围有很多小洞,里面都是干尸墓葬,千百年后,干尸的肉风干,成了累累白骨,有些被后人摆成了人形。

探遗迹 上高原 下海岛 老虎在南美

  这里未做太多停留,出门再左转,就是利马主教堂了。来,先来个正脸儿。

  玻利维亚是南美足坛的一支传统弱旅,世界排名甚至一度不如中国男足,但他们总是能利用海拔3650米的高度创造一些奇迹,巴西和阿根廷都曾在这里落败。

   第七个,蜘蛛,spider,哈哈不是蜘蛛侠。

  可能老东家曾经涉及航空发动机的原因,老虎一直对飞机的型号与发动机都是很敏感的,美联航直飞北京的机场主要有4个,除了旧金山SFO的波音747-200外,直飞芝加哥O'hare,纽瓦克liberty,和华盛顿dulles的都是777-200,基本上都是10-18年的老机型,服务嘛,和同为星空联盟的新航,土航没法比,就是国航,也要比他们强很多,尤其是纽瓦克回北京,那个饭啊,都不想再提。。。。

   第四个图案,狗dog

  吃了晚饭,喝了咖啡,听着后面两个台湾女孩嗲嗲的台湾腔,恍恍惚惚的迷瞪一会,不知不觉大巴车已经到了海岸边

  中国还着眼于投资南美的基础设施。中国在这方面早就做得很好。里约热内卢努力在2014年世界杯和2016年夏季奥运会前改善其铁路网,中国北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主要受益人。习近平还在其访问期间花时间力推建一条横跨南美大陆的铁路的计划。这条铁路从秘鲁的西海岸延伸到巴西的东海岸。中国、巴西和秘鲁将在这个项目上进行合作。

   接下来,就是长矛尖,钢叉子,哈哈见图:

  不经意的一次转头,我见到了最美的落日之一,如果不是大巴车一直在高速前行,我会把这个落日排在第二,仅次于伊亚oia,正是这个原因,排在龙达ronda之后,排第三吧。此刻纠结症又犯了,其实真的比龙达的落日美。

   第八个,秃鹰condor

【玻利维亚图片】探遗迹 上高原 下海岛

   这里面最有名的,库斯科大教堂当之无愧。建于1550的大教堂可以说是西班牙殖民者向当地印加土著宣扬天主教最典型的例子,融合了掺杂着文艺复兴风格特点的西班牙建筑风格与印第安人石雕艺术,大教堂石质结构,可是石头从哪来的?从北面印加帝国的萨克塞马曼城堡拆下来的石头,过去400年这座大教堂历经地震,但都幸存下来,教堂内有很多油画,最著名的就是marcos zapata创作的印加版【最后的晚餐】,当然,耶稣基督盘子里面的换成了烤豚鼠。大教堂顶端的福音钟楼悬挂着一口130吨重的大钟,据说这可是南美最大的钟,40公里内都听得到。分列大教堂左右分别是圣家堂和特伦诺夫教堂,这三个教堂是内部是相通的,里面不准拍照,但每一个教堂都是金碧辉煌,而且挂满了油画。从特伦诺夫教堂出来,天空重新展现出高原特有的蓝色与白云,还有很多印加传统服饰的妇女可以拍照,当然小费也是必须的。

【玻利维亚图片】探遗迹 上高原 下海岛

   正说着,外面传来了很热闹的声音,一问之下,原来是库斯科古城建城纪念,谷歌了一下,库斯科建于公元1100年,经过一系列的战争和征服,辽阔的印加帝国达到了巅峰,重建起来的库斯科自然作为帝国神圣的首都,印加帝国等级森严的社会制度也极大影响了它的城市布局。1536年,西班牙殖民者接管了库斯科,后来利马成了秘鲁新的首都,1650年的地震让城市毁于一旦,20年后重建的城市遵循了巴洛克风格,但城中的古建筑又像极了格拉纳达古城里的阿尔拜辛,回字形的建筑体制,天井居于其中,排木屋檐,数量众多的狭窄石板街道在印加泥瓦建筑的围墙间蜿蜒曲折,形成了印加棋盘式的街道格局。1983年整个古城都被联合国认定为世界文化遗产,想想北京城,如果二环的古城墙不拆,西四双塔,东四牌坊,地安门还在,我想北京城也是整个可以世遗的。回到正题,赶紧出门看,游行的队伍在热情的音乐声中踩着欢快的步点,置身其中,整个人都会被他们的气氛点燃。

  武器广场也是利马老城最重要的组成,利马总主教宫(palacio arzobispal de lima),萨格拉里奥小教堂(parroquia del sagrario),利马主教堂Dom(catedral de lima),秘鲁总统府(palacio de gobierno del peru),不远处还有大名鼎鼎的圣弗朗西斯科教堂。今天就从利马总主教宫开始吧,别看它规模不大,却是天主教利马总教区的行政总部,这座精致的建筑建于1924年12月8日,建筑师却是波兰人Malachowski,门面是典型的巴洛克式,大门的上方却是华丽的雪松阳台!!!和总教区主保圣人san turibius的花岗岩雕像,

【玻利维亚图片】探遗迹 上高原 下海岛

   31号一大早,收拾好行李,11路腿着去航站楼,一共10分钟的步行路程,第一天接机收费35比索(70多块钱),还是有点小贵,利马查韦斯机场机场,其实是一座军民两用机场,这不,好多军机啊!

  早餐也很正,尤其是cheese,还有各种鲜榨果汁,真滴是一滴水也不添加! 

   第九个没拍下来,第十个恶魔alcatraz,其实这名字我觉得官方起的有点牵强。

  在纳斯卡这种小汽车站,安检嘛也是一切随简,来的时候是深夜,走的时候是白天,原来,荒漠里的纳斯卡景色居然这么美!

  再来几张,

  原来南美洲也有Chinatown。       不知道华人是否真的住在这里面,这也许只是以前到南美洲打拼的华人留下来的一点点历史的痕迹吧。正如同在秘鲁有不少餐厅都会有写着Chifa这个词,就是以前的中餐馆留下来的。       我们的先人在打拼的时候给我们奠定了一些基础,才会有现在全世界都有华人的说法。而我们可能没办法像他们一样那么厉害的打拼江山,但是我们也应该留下一点什么东西让国外的人记住我们中国人。国人出外旅行时总是有一些不文明的行为,或者是把自己当成是大爷的想法,这些都被外人看在眼里。我们要怎样去改变这样的不良印象或者stereotype呢?就是要从自省开始,在旅途中多看看别人是怎样做的,尊重别人的文化。不要抱着大国的心态,让人耻笑。因为每一个国家在它自己独有的文明里,都是一个超级大国。【The End】

  里面的工作人员非常友好,主动提醒圣坛后面的区域也是可以参观的,从耶稣会出来,刚才还是多云的天气,转眼下雨了,库斯科古城海拔3400米,其实大部分时间还是阳光明媚的,所以雨很快,十几分钟就过去了。接下来就是武器广场北面的库斯科大教堂了,所有游客都需要买通票,40比索,可以参观库斯科的六个景点。

  飞机滑行到跑道尽头掉头,轰隆声中起飞了,空中盘旋转弯后也就飞了五分钟,第一个图案出现了:鲸鱼   。

   整个人骨坑道与洞穴的分布基本上是对称的,参观的路线大致是个U字形,葡萄牙埃武拉也有一个人骨教堂,骸骨大都装饰成了门窗或柱子,而利马的人骨,是大面积的,说实话,也更加阴森。转眼一个小时的tour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心中一直想着16:30的大巴去纳斯卡,于是匆匆告别了圣弗朗西斯科教堂,真是个难以忘怀的地方,在路边找了一辆的士,连说带比划,甚至掏出了汽车票,的士司机终于明白了,开始还算顺利,拐过了利马喜来登酒店,进入共和国大道,也就立马进入了拥堵模式,老虎历来不慌不忙,也难免有些着急,司机师傅看出了我们的焦虑,迅速左转离开主路抄小路,那车超的,已经开上人行道了。

   飞机会变换角度,左舷右舷以保证两边舷窗的乘客都看的到,但飞的高,速度快,推荐大家用高速连拍模式,不然真的转瞬已过。来张地形图:

   如果大家想看真的飞上过太空的航天飞机,可以去佛罗里达卡纳维拉尔角的NASA发射中心看看亚特兰蒂斯号,还可以去洛杉矶的加州科学馆看看奋进号。其实,休斯敦space center最著名的其实是小火车之旅train tour,会有专门的tour guide带大家去拜访当年登月的控制中心与航天飞行器的装配中心,最后一站就是登月的大名鼎鼎的火箭公园,rocket park。胖胖的tour guide简单讲解了历史,就带我们从身后的小门(没电梯?)爬楼去了当年登月的控制中心。

  哦对了,都说南美的航空公司不靠谱,南美大陆的第一段内陆航班,就遇到了问题,原来在携程订的P9211在八点起飞的航班,出发前三天,携程短信通知航空公司自行把航班改到了9:45起飞的P9216, 到了机场柜台,航空公司的姑娘温柔礼貌的说9:45也没戏了,又要改到11:50!!!我(省去一个字)你逗我玩哪?我说赶不上去热水镇的火车了,航空公司的柜台小姐(注意是秘鲁人航空公司的)把火车票给她看看,她要给秘鲁铁路公司打电话说要!把!火车票!改签!了!!!真牛掰,感觉国营单位就是牛x,全然不管乘客啊!!!看我坚定的眼神写满了不同意,正在我给携程国际长途致电这一系列变化和不满的时候(事实证明携程在国际机票,尤其南美,就是个摆设),突然登机牌就打出来了,一看就惊了!还是八点起飞的原航班P9211, 一看表,已经8:30了!柜台小姐不紧不慢的说,没事,飞机等着你!这一通跑,总算赶到了登机口,仔细一看,果然是P9211, 嘿不是通知携程取消了吗?只想呵呵,航空公司耍赖,携程不作为,却碰到了一个不好对付的乘客。。。。。。

   orlando又当司机又当向导,40度的高温下,老先生真不容易,看着他细细的小腿和隆起的小腹,典型的营养不良,不禁心里忍不住有些难受,热情又敬业的人,真心祝福您。回到金字塔,这里的没有吉萨金字塔高大威猛,没有奇琴伊察规整神气,却依然充满神奇,据说每100年建10座金字塔,1000年过去,这里已是大大小小上百座金字塔,这些金字塔构成古代纳斯卡最精华的内容,祭祀与墓葬融为一体,在现实的世界里预测未来,,站在这里,创造纳斯卡地线的那些人,或者那些神,仿佛置身于他们的世界,体会他们的精髓与意志,智慧与情趣,很幸运这些杰作得以保留,炙热阳光下在精神上滋养着老虎这个来自地球另一端的年轻人,发自内心的给古代秘鲁人点赞!

  最佳西方酒店的位置很好,出门往右一直走,就是圣弗朗西斯科教堂,

  还有美联航的休息室united club,看看首都华盛顿休息室的,这简直就是喂兔子,喂兔子能不能用点好菜叶???

  山腰上的贫民窟。

  29号一大早九点,客栈安排的包车司机准时到达,还是昨晚接机的老哥哈,老哥胖乎乎的,英文水平实在有限,但一路上也是尽他全力回答我各种兴趣问题,老哥还有互动,问起我们是哪国人,由于英文实在太差,老哥掏出手机用谷歌翻译,哈哈太可爱了,不过从他那里学到了一个至今记忆犹新的单词:蒙查查。(姑娘),要说走过那么多城市,交通状态差的,比如开罗,曼谷咱也见识过,到了南美,到了秘鲁,到了利马,才知道什么叫交通差,车况差,和拥堵!(巴拉斯更差,此乃后话)。路上什么车都有,车子堵得甚至让司机有机会看报纸,每个大路口都有接头卖东西的,胖大婶,瘦大叔拿着不知名的水果,迎着过往车辆,不知疲倦的兜售着,烈日炎炎下,却生意寥寥。

   告别了cahuachi金字塔,我们一路顺风的回到纳斯卡,1月底的南美洲正是盛夏时节,树影婆娑,日光如雪,物华光影之间,放佛置身事外,在遥远的南美大陆,远离庙堂之高,暂别江湖之深,记得柳宗元的一篇 【重别梦得】二十年来万事同,今朝歧路忽西东。

  记得以前去美国出差,还是全程公务舱呢,登机时也总要竖起耳朵听广播听着自己的舱位何时登机,现在美联航则按照1-5的数字顺序登机,虽然自费买的经济舱,但还是凭借星盟金卡获得了Group2的登机机会,感觉特别清晰方便,建议国航也可以借鉴一下。

   这些人死于西班牙殖民者带来的瘟疫疾病或者杀戮,而且是刀斧的砍杀。参观教堂必须跟随guide,很人性化,分为西语团和英语团,从教堂旁边的侧门进入,大家在这里等候,初来乍到不知道内情,我们跟着大部队往里走,好心人劝阻了我们,原来是西语团,怪不得人数众多。折回原地,等了一会,英语团的guide就召唤大家出发了,U字形楼梯上楼右转,我们先俯瞰了教堂内部,然后上了半层楼来到了据说是整个秘鲁最古老的图书馆,禁止任何拍照,但同行的一对棕色皮肤年轻情侣,男孩打掩护,女孩偷偷的拍了好多照片,唉,,,,好吧,不说了。重新回到一楼,穿过阳光交错的马赛克回廊,我们看了教堂内壁上的“最后的晚餐”,只是盘中餐变成了豚鼠,哈哈。之后就是动人心弦的地下人骨了,瘦小的引导员女士非常敬业也很善解人意,甚至同意我们这些旅人可以少量拍几张照片,和秒爷的照片叠加起来,大家可以看看。

   第12个,手套glove

  八点半,旅行社的人准时来接,纳斯卡机场仅仅用于旅游观光,一条U形跑道,一头降落,一头起飞,航站楼嘛,也是有滴,里面各个旅行社,还有一个安检通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嘛!

  武器广场虽然不大,但也是很有历史地,公元16,17世纪,广场是宗教裁判所执行死刑的地方,其实不光这里,欧洲很多的城市广场的一大功能就是聚众行刑,比如马德里,那时候广场中间有一个焚尸炉,焚烧执行死刑的可怜的人,,,如今焚尸炉已经拆除,人们在原址上建了一个喷泉,并保留至今。1821年,圣马丁将军也是在这里宣布秘鲁独立的。

    古城墙里面最有名的一块石头,那一定是12边石(piedra de los 12 angulos),据说石头的每一个角代表每年的一个月。

  言归正传,虽然转机次数多,虽然1月22日-25日美国东部的特大暴雪让飞机连续停飞4天,我们还是非常顺利的在1月28日上午8点准时降落在休斯敦,从舷窗向下望去,一排排,一列列的别野纵横交错,虽然早在2012年就去过NASA,但还是需要带着渺爷去,并需要在下午两点半前准时返回乔治布什机场。时间紧,任务重,唉。

   是不是面无表情?不过我觉得他们心里还是充满神圣自豪的,这制服,这装备,这地界,想不帅都难!话说这总统府,先后三次历经大火,最后一次1921年的大火最严重,将面向帕拉西奥斯大街的建筑物全部化为灰烬,1938年总统府重建,波兰人马拉绍夫斯基将新建筑告别了西班牙风格,成了法式的巴洛克建筑。再往前说,利马主教堂供奉遗骨的那位皮萨罗,这哥们1533年征服了印加古都库斯科,确在八年后的1541年,由于分赃不均,被曾经的密友阿尔玛格罗反叛逆袭杀死,也是在这里。这个出生在西班牙的流氓,最被人不可思议的就是169个西班牙武士击败8万印加大军?是的,皮萨罗领导的。但是他用了欺骗,骗术1,他弟弟骗169个西班牙士兵,说印加只有4万人(169人对8万还是4万,区别在哪里?);骗术2,皮萨罗骗印加皇帝的信使说,咱们喝茶聊天谈理想谈信仰,不动粗。皇帝信了,当圣经呈上,根本没见过纸张的皇帝不知道如何打开书,皮萨罗的助手德巴尔维德修士过来帮忙,却被骄傲的皇帝推开并把圣经仍在地上,这给了皮萨罗动手的理由,印加武士人多,却被西班牙人不到一百条破枪和盔甲与狂奔的战马吓到了, 可怜的印加武士只有木棍,匕首,由于人数太多,西班牙人的破枪在人群中发挥了威力,印加人四散而逃。战局?7000人死亡而西班牙人只有寥寥数人受伤!最大的麻烦是皇帝阿塔瓦尔帕被活捉。于是谈判,天真守信的印加人在皇帝被俘期间放弃抵抗,于是一个个惊人的战局结果出现:四次大战印加死亡数万、而四次大战的西班牙人伤亡分别是80人,30人,110人,40人!!!我惊呆了,而皮萨罗收到了装满22英尺长,17英尺宽,8英尺高的满屋黄金后,无耻的绞死了印加皇帝。记得电影狂怒里皮特说,理想是和平的,历史是残暴的!一座座印加宫殿与城堡被毁,无数印加人被杀,这就是历史…皮萨罗,你赢了,胜者王,却很卑鄙,卑劣。逛完总统府大门口,下一站就是大名鼎鼎的圣弗朗西斯科教堂了(church & convent of san francisco)虽然利马远在南美,和伊斯兰的摩尔人么有关系,但由于深受西班牙影响,圣弗朗西斯科教堂拱门回廊,马赛克瓷砖,镂空木雕,像极了格拉纳达的阿尔罕布拉王宫,可最有名的还是要数教堂的地下,21000人的骸骨!!

  萨哈马国家公园是玻利维亚奥鲁罗省的一座国家公园,建立于1939年。位于玻利维亚与智利的边界线附近,连接智利的劳卡国家公园。公园里的萨哈马火山海拔6542米,是玻利维亚最高的山。它位于拉巴斯南部,山顶终年积雪,高耸在周围的高原上。景象壮观,山脚下的森林是全世界海拔最高的森林。萨哈马国家公园是没有路穿过公园的,只能步行越野,这适合徒步旅行爱探险的旅行者们。

   6个小时的大巴,处处可以体会到服务的细心周到,比如热饭,为了方便端起来吃饭又不被烫伤,特意加了隔热板。。。。晚上近12点,晚点一个小时,我们终于到了纳斯卡,不料确遇到了整个秘鲁之行最不靠谱的人,此人自称纳斯卡地线旅行社老板派来接车的,看得出他等的久了很不满意,虽然英文很烂,但言谈举止中听出来他在撒谎我们定的酒店没房或是没人值班,想骗钱,话正说着,酒店前台不知是恰好路过还是实在看不下去了,总之黑暗之中他突然出现,那个想骗钱的家伙也就不戳自破的走开了,这家酒店位置非常好,叫Hotel Alegria Nasca,就在汽车站斜对面,左边是烤鸡店,右边就是纳斯卡地线的旅行社,他们家还自带一个小游泳池,周围种满了花草,房间不大但自带洗手间,总之性价比还是很高的,而且,那天晚上在这家酒店的露台上,我看到了满天星。。。。。。小微单对着天随便拍了一张,画面大家自行脑补吧。 

   这家“航空公司”叫Alas Peruanas,机场需要交建设费,每人15比索,因为秘鲁比索花完了,给了他们20美元,嘿,一分钱没找我,就这么黑不提白不提的给咪了。。不要坏了看地线的好心情,我们还是兴奋异常的去飞机喽!飞机虽然很老旧,但看得出保养得还是很好的,整架飞机一个飞行员一个副驾,副驾负责指挥路线并发现地线图案后第一时间通知乘客,乘客四个人,每排两人,起飞前还有地勤检查。

  美国的五架航天飞机,哥伦比亚号columbia,挑战者challenger,发现号discovery,亚特兰蒂斯atlantis和奋进号Endeavour,当然还有若干高仿真的1:1测试机,比如只露出小脑袋的adventure和外面的全比例independence,相比之下,航天飞机骑着的波音747载体,倒是实打实的真家伙,但大伙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航天飞机了。

  tour简单来说,分三个部分:当年登月的控制指挥中心,航天飞机的装配线与车间,最后就是火箭公园。记得卡纳维拉尔角的航天飞机,激昂的解说与音乐声中,大幕拉开,航天飞机45度在太空中奔腾旋转的展现在你面前,但犹抱琵琶半遮面,只可远观不可近玩,所以虽然只是试验机,independence号可以进到它肚子里面参观,从火箭公园出来,我们迫不及待的去看航天飞机的内部结构了。

   第13个,生命之树tree

   第三个图案,也是标号4,就是非常有名的外星人,或宇航员astronaut:

   第六个,蜂鸟hummingbird

  秘鲁国会大厦,和门口荷枪实弹的军警。

  从主教宫出来左转,夹在利马主教堂中间的就是萨格拉里奥小教堂

   车一直在动,它却是静止的,任由海岸,民居,甚至电线、工厂一个个经过,不为所动。车里的秘鲁人继续睡着,可能司空见怪了吧。而落日却回馈了我们很多,一时余辉万丈,光彩夺目照人,转瞬又信手捏来一抹乌云,遮住她如火的红颜。那一刻挺难形容的,就好像一位蒙查查(muchacha,姑娘,西语)睁大她明媚的眸子与你对视,又幽幽的转过头不再看你,直到太平洋的海水将他淹没,消失的无影无踪。晚上六点多,车子又回到了利马Javier Prado车站,时间还早,果断决定去miraflores,那可是高大上的利马新城富人区啊,看着地图不远,跟着Google地图(我爱Google!!!)走啊走,感觉11路公交车要罢工了,却还是遥遥无期。还是taxi cab吧,路边拦了一辆,开车的小哥一脸懵懂,萌萌哒!还是我一个来自中国的老外给他指路,哈哈。。。。

  看着控制中心很简陋,想想40多年前,当真都是高科技呢。

  出了边检,转个弯换了点零钱,例行公事的把免疫品表格交给工作人员,就大摇大摆的入境了,好家伙!小小的到达区域,全是接机的人,大牌小牌纸牌塑料牌,找了半天家庭旅馆安排的接机,没找到!!!中国移动的全球通不是吃素的,信号满格,立马打电话过去,还好客栈老板会几句英文,闹了半天人家司机老哥溜溜达达刚出门,得嘞,那就老老实实在原地等待吧,虽然客栈就在机场旁边,但由于深夜接机,而且还是雪佛兰的科鲁兹,后来证明利马乃至整个秘鲁的车都非常烂,科鲁兹已经算好车了。但35比索还是挺贵的。客栈是家民宿,第一晚是一位利马当地姑娘接待的我们,100比索一晚,共用洗手间,这是家典型的秘鲁民居,其实和我国南方的很多小民楼一样一样的,不过,布置的很温馨,门房的daniel是当地一所学校的学生,在这里负责行李,接待,打杂,小伙子倒也实在,又很腼腆。

   12边石所在的狭长街道名叫inka roqa,它有个鹅卵石铺路的小道,两旁则是建在印加基石上的西班牙建筑,这里想提一句,如果不是3400米的高原,这里真的像极了格拉纳达摩尔人风格的阿尔拜辛啊!也正是在古城墙的尽头,碰到了这位印加老奶奶,脸上的皱纹沟壑纵横,最难忘的是她的草泥马,太萌了!!!老奶奶一个口令,它就配合的转过脑袋和我拍照,拍完照片,小费多给了她一倍。

   从圣弗朗西斯科教堂出来,原路返回一直走,很快就到了武器广场,这里也是库斯科古城的中心我们拜访的第一站,是耶稣会教堂,里面很漂亮,但是不让拍照,整个库斯科的教堂,都是禁止拍照的,顺着左边耳道的狭窄楼梯,我们到了二楼,这里可以看到整个武器广场,

   上午十点半,飞机降落在了库斯科cuzco,走舷梯下飞机,然后七绕八绕到达接机大厅,在提取行李转盘对面,找到了铁路换票处,查验护照信用卡后,工作人员A4纸打出了正式火车票,几个报价:机场到市中心武器广场或酒店,30;武器广场范围3公里内,10;库斯科大巴车站长途车到欧烟台,15/人。

  看到这儿,熟悉欧洲建筑史,尤其是教堂建筑的朋友马上会发现:有点不伦不类,整体风格(考虑到两个对称的塔楼)是哥特式,可是那拱桥,圆形的拱窗又是巴洛克风格,塔尖的雕像,正脸里面的雕塑,又带着深深的罗马式烙印,真是个混合体,其实这座气势恢宏的大教堂始建于1622年,西班牙建筑师弗朗西斯科.贝塞拉设计了它,对了,正是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啊!后面关于欧洲,尤其是意大利,法国,西班牙,老虎会着重笔墨,这里就不多叙了,如今大伙看到的是1904年大地震后完成的,哥特、巴洛克、罗马,秘鲁人这是来了个大汇聚啊,真是他们不羁性格的某种体现。进入教堂内部,高规格的五进制通道,圣坛位于最后,精致的穹形天花板,独特的棋盘地板,华美的巴洛克装饰,吸引着每一个人,至少是我。唱诗班的座位更是精品,仔细观看,每一个座位都是精雕细琢。

   第5个,猴monkey

   除了武器广场,大教堂,库斯科古城另一个重要景观就是主教宫博物馆了,里面的柱式回廊,庭院中间的喷泉,回廊里的马赛克瓷砖,镂空的木雕,这些都是典型的西班牙建筑风格,尤其在摩尔文化盛行的西班牙南部,格拉纳达的阿尔罕布拉王宫,塞维利亚王宫,都是这样的风格。

  拾阶而上,二层正中的位置就是主教宫的核心区域:主教礼拜堂,

  从主教堂出来,到饭点了,我们就近在武器广场找了一家人多的餐厅,也正是这一餐,让我对南美的牛肉产生了偏见,太硬了啊啊啊!这那里是牛排,分明是牛肉干嘛!其实秘鲁最流行的主菜还真的不是牛排,而是烤鸡与烤豚鼠,至于后者,从北京出发时还信誓旦旦的要尝尝,但炎热的天气下,吃着某种啮齿动物,尤其当我看到几位棒子国帅哥美女那窘迫的,难以下咽又不舍得丢弃的表情,还是选择了牛排。哈哈

   第11个,螺旋桨,(但我觉得像直升飞机)

  蹦跶完了,穿过广场,就是秘鲁总统府了,透过铁网,卫兵威严的站立着,准确的说是面无表情,

  可以说,这座大教堂,丝毫不逊色欧洲的教堂,精美的木雕,绘画,神龛,简直就是一座艺术宝库。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