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科普

小时候父母不在身边 人间|童年缺乏父母关心的孩子 请别将你童年的缺失

2017年09月12日 来源:小时候父母不在身边 大字体小字体

  爸爸妈妈们能够问问自个,是不是从前无意识地把孩子看作第二个自个,然后给孩子施加了压力?孩子在与爸爸妈妈坚持密切的一起更需求独立。唯有这么,孩子才会成其为孩子,爸爸妈妈才会成其为爸爸妈妈。

  “更多是为了不让他们担心,但会不会有其他因素在里面?也不好说。”

  在镇上读小学后,叶杨的姐姐开始接触一些“同样没人管”的小孩,频繁进出网吧、KTV甚至是酒吧,还会在厕所和别的女生打群架,学抽烟,往脸上“浓妆艳抹”。姐妹两也很“财大气粗”——父亲每次离开前,都会留几百元在房间的抽屉里。叶杨跟在姐姐屁股后面,也进那些场所体验了一把。但她在网吧里不过是上QQ,用那种流行的方式与陌生人聊天,“嘿,美女”。

  坐在灯红酒绿的小酒吧里,她明显感到不适应,只会在一旁默默喝饮料。

  原本一直独自回家的叶杨,在周末反常地打电话给父亲,让他来接自己回家。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对那位同坐校车的“可疑对象”怀有本能的恐惧。但是对父母,她只说是“被男生欺负了”。

  可在父母真正回来时,叶杨只会躲在门角捂着嘴笑,人前她又会刻意地冷淡,表现出不粘人的模样。一个新年过后的夜晚,叶杨的父母都回到了东莞,她躲在被子里咬着枕头哭,实在受不住时,才跑到奶奶床边,钻进被子里,摸奶奶手臂,贴着那份温柔慢慢睡着。第二天奶奶问她怎么偷跑来,叶杨回答说,“我怕鬼”。

  五年之后,父母不顾长辈的反对,连哄带骗地先把叶杨和姐姐“要”回了东莞,转入了当地一所民办的寄宿学校。但他们每天仍旧在工厂里加班到12点,没日没夜,仿佛是广东那时的常态。“爸妈只是觉得呆在身边好一点,这边教育好一点,但实际上他们还是没有时间陪我的。”

  这种情况在家庭中也可能发生。女儿可能简单说了句什么,然后一刹那,父母就被带回了童年时代,思绪已经不在女儿的言语上,耳边响起的是母亲说话的声音——挑剔、苛刻、羞辱。

  叶杨将目标锁定在一位同班同学身上,在那之前,那位男生总说自己和叶杨关系亲密,捏造绯闻,说他们单独出去逛过街。

  很明显,爸爸妈妈们的留意力现已不在“男孩子___,他需求__”上了,他们脑子里想的是“那时分我__,我需求的是__”。

  这类家长的特色是不肯长大。他们很能找乐子,会想方设法让孩子的国际变得好玩。可是,孩子需求的是一个具有满足勇气、长大成人的家长,而不只仅是一个玩伴罢了。不管时刻地址都能制作欢喜,这么的爸爸妈妈能够让孩子喜爱自个,却不能让孩子在久远的将来尊敬自个。

  “留守儿童嘛,就是什么都干!”叶杨自嘲地说,随后再次放肆地笑,杏眼弯弯,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和气的神情里带着狡黠。

  与此同时,叶杨的姐姐则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路径,“也许我想获得父母关注的方式是用成绩,但我姐就是用‘做妖’。”那段日子里,姐姐只顾着疯狂追星,为“东方神起”(一个已经解散的韩国偶像男团)花光所有零用钱,天天对着电脑,还学会从外网搬运欧巴们的最新动态,成为贴吧和微博中的“小v”。

我的童年伴奏下载 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下载地

  如今,叶杨已经习惯先斩后奏,填志愿、谈恋爱、做公益、做实习……偶尔父母提出异议,她也不以为意,“你们凭什么以这样的角色出现?凭什么干涉我?”

  中国江苏网10月28日讯在武进区遥观镇建农村,周玲英有两对爸妈。46年来,周玲英从当初的被寄养到成为养女,再到婚后与养父母和谐相处,周玲英回忆这些年来与两个爸妈的生活,她有说不完的话。

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读后感 童年在人间我的大

  在一次“养儿育女”的亲子活动中,咱们给出这么一个小讲演:

【包邮正版 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 经典名著儿童

  姐姐经常在半夜两三点在朋友圈发感叹,比如“感觉自己的人生不会再好,想重新来过”。叶杨有些担忧,私下里揣测姐姐患上了抑郁症,但她没有告知父母,因为觉得“他们也不会理解”。

  尽管离儿时已经太多时月,但是长大后的我们依旧记得小时候父母无意对我们造成的小伤害,有些东西,是可以刻骨铭心一辈子的。

  这些爸爸妈妈看待孩子一般有两种方法:要么将哺育后代的进程看作一个可贵的时机,能够让他们纠正自个生长进程中从前犯过的过错,要么就仅仅将孩子们看作是“子承父业”的人选罢了。

  潜意识里,叶杨并没有把求助父母当做一条有效且可靠的渠道。

  但叶杨说她在有意识地“卸妆”,尤其是日后在与他人建立亲密关系时,如何更坦诚地面对自我,“这很困难,但会努力去做。”她说。

  假如有,该怎么描绘这种做法?我觉得自个像个小孩子的时分,是哪些要素触发了年少的回忆?

  教学  脾气|工作|说

  那么多极端的校园霸凌案件历历在目,以及类似柴静所写的《双城的创伤》里面,五个农村孩子相继自杀,未遂的孩子同样封闭、沉默。最后,柴老师也没能弄清楚孩子们的内心,只说对这个世界平添了几分无解。 

童年高尔基 高尔基的童年正版

界最畅销儿童文学名著导读本 童年·在人间·

【包邮正版 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 经典名著儿童

中英对照 商城正版书籍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高

  由于她自个在读中学时从前和男孩子约会过,犯下一些过错,如今不能让儿子走上类似的路途。直升机式妈妈对孩子过度呵护,全日回旋扭转于孩子日子周围,目的只需一个——维护孩子,使孩子免受她自个从前面临的苦楚。

  叶杨还曾面临更可怕的命运——“重男轻女”在当地根深蒂固,叶杨的父母渴望有个儿子,他们曾试图把叶杨送给无法生育的朋友,但被老一辈阻止。

   来听听来自于孩子们的声响吧:

  潜意识里,我一直觉得留守儿童的故事一定是悲惨的——贫穷剥夺了孩子享受爱的权利,又将他们推向各式各样的深渊。 

  进入青春期的叶杨,下意识地关上了与姐姐沟通的那扇门。“姐姐雷区很多,一踩她就会炸毛,久而久之就完全不说话了。”尽管同上一所初中,叶杨偶尔还会与弟弟一起乘校车,但从来没与姐姐一起回家过。

  本文系网易“人间”工作室(thelivings)出品。

  这些教学方法催生出了5种格外的家长类型,他们是:

  二十年前,广东汹涌的经济浪潮吹到了这个家庭,叶杨的父母在东莞开办了一间服装工厂,无暇照顾刚刚断奶的第二个女儿。和90年代成批出现的留守儿童一样,叶杨被送到了爷爷奶奶家,距离东莞270公里。

  有一种情况值得重视,留守儿童的问题,有些父母确实因为现实的原因,没有办法照顾到小孩子,这种情况下,小孩是不是就完全不能健康成长呢?其实也不绝对。关键就是要有一个足够好的父母的替代者对孩子进行恰当的回应。当然,母亲在孩子3岁以前离开,让儿童缺少肌肤接触与抱持,对孩子心身成长来说始终是一种缺失。不主张三岁前的孩子离开母亲。

  随后的日子里,她也察觉到弟弟沉默下的异常,在叶杨的印象中,弟弟从来没有在家里表露过情绪,“我姐明显是属于叛逆型的,我弟的状态就捉摸不透,他看起来无欲无求无烦恼,谁知道他内心又在想些什么呢?”

  然后接下来,爸爸妈妈便好像不再是爸爸妈妈,好像摇身一变,成了小时分的容貌,说起话来不再像个成年人,而是酷似一个10岁或14岁的孩子一般。

  叶杨和姐姐睡在同一个房间,但关系不算亲,经常打架,有时也会一起在墙壁上贴周杰伦、S.H.E.的明星海报。

  第一次意识到自己被性骚扰,叶杨还在读小学。一次放学回家,三个小混混隔着五六米对叶杨猥琐地笑,迎面时,其中一个猝不及防地伸手摸了她的下体。叶杨当时愣着站住,混混走了,她才感到愤怒,但是,她最终没有告诉家里人,“怕他们笑话”。

  比叶杨年长两岁的姐姐,也在读小学前被送回了河源。父母很快赚到钱,给爷爷奶奶盖起一栋四层洋房,门口立着花坛,内外贴上瓷砖,配有沙发、空调。

  “我父母就是很典型的广东父母吧,只顾赚钱,但他们本身对教育是毫无办法的。也是这种被迫留守和放养,才会让我们三个有这么大的差异吧。”对叶杨来说,姐弟三个就像是豆荚里的三粒豌豆,彼此的关联若有若无。

  有时弟弟出去玩,叶杨自然地问一下,弟弟反怼回来:“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啊?”

  书单  6岁以上

  在生理上,无痛型爸爸历来不会对儿子表现出任何方法的爱意。哪怕是抚摸、拥抱或许整理一下儿子的头发都被拒之于千里以外。

  叶杨原本学习很不用心,在东莞,对新环境的不信任却刺激着她不断奋起,靠学业出色获取安全感。转学过后的第一次考试,就是班级第一。

  “现在我如果听到我妈再这样说,我肯定会指出她的不对。”但在当时,姐姐和父母在客厅哭闹,叶杨往往躲在房间,捂着被子继续睡。“我觉得双方都有问题,可是我不会想去调和。”

  这也让她更加期盼父母一年两次的探望。

  但阅览完叶杨的几百条微博,我才明白,“留守儿童的心理问题并不是臆想出来的,而是确实存在的。”正如她朋友所说,“其实她这么多年,只是拿土把心结埋起来了而已,最核心的问题并没有解决。一旦有机会,她立马就被打回原形。” 

  直升机式家长老是对孩子的事充溢担忧,尽管表面上不大看出来,但担忧和惊骇从头到尾在左右他们的观点和做法。埋在心里的时刻越久,力气就会更加强壮。

  更恶心的一次,发生在初三备考阶段。临近中考,叶杨开始频繁地丢东西,眼镜、笔……起初她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异常。直到有一天,叶杨喝水服药,发现保温杯里被人装了尿液。班主任口头上说要严查,但中考在即,最终没有做什么。

  周末回到家,父母开始倾泻对姐姐的不满,还拿成绩优异的叶杨与其比较,这反而激化了矛盾。姐姐会当着叶杨的面对父母说:“你们就是偏心!”最激烈的一次,母亲在客厅里指着姐姐骂道:“早知道你这样,一出生我就把你弄死,宁愿生一个叉烧都不生你……”

  这件事发生后,叶杨发誓,“一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但校长希望成绩在年级前十的叶杨留在本校,私下里还请她的父母吃了饭,承诺了万元的奖学金。叶杨的父亲很心动,几次劝说,叶杨口头答应着,但最终选择志愿的时候,还是头也没回,填上了东莞最好的一所高中。

  仿制型家长

  在叶杨看来,她和父母中间总是存在着一堵无形的墙。

  所以陪伴孩子不只是为了多教孩子认字、阅读什么的,有时只需要你在那里,孩子能看到你,TA就有安全感,一个拥抱、一个亲吻,就能让孩子感受到父母的爱。幼年时期成长在充盈的爱与关怀里,让孩子感受到自己是被爱的,就能帮TA建立起最早的、和一生的自信,长大后TA才能带着满满的爱去迎接这个世界的风风雨雨。

  5月16日,叶杨转发了一篇有关性侵的文章,下意识地屏蔽了父母。

  因为这一段经历,叶杨说,自己血脉最深处的第一份依恋、恐惧、疼惜、愧疚、爱与痛,都来自爷爷奶奶,而不是父母。

  如今,读高二的弟弟成绩仍旧烂在班级末尾,姐姐更像是浸泡在生活的死水里——经历休学、去韩国、读技校之后,姐姐好像失去了争取的心气,还在家中待业。

  由于只需讲尺度、守规矩才会给孩子安全感。孩子们需求爸爸妈妈划清界线,假如做错了工作,爸爸妈妈就应当管教孩子;孩子们也需求攀谈,就一些难以启齿的论题与爸爸妈妈沟通,例如青春期和性的论题。

  天天十分钟,变成自个的家庭教学参谋

  我小时候女生上学的很少,村里就两个上了大学,小学没毕业就辍学了,包括学习很好的。当时不流行女生上学,觉得家庭困难,希望她们长大了好赚钱吧。

  “我爸爸说我应当自个煮饭。可我才上三年级呢,我不会煮饭呀。爸爸说他太累了,做不了,并且要学煮饭的话也太老了。”

  但往往在板凳上坐了一天,太阳从东边落到西边,叶杨也听不到轮胎摩擦马路的声音,只感到时光的无望。

  叶杨五岁时,弟弟也加入了留守大军。此前叶杨一直不知道弟弟的存在,直到奶奶随口提起,她才知道家里又来了一位新成员,而且是男孩。因为接触不多,弟弟在叶杨的童年印象里,几乎处于真空状态。

  最初的十年里,叶杨自由而野蛮地疯长着。这个物质不缺、朋友不缺的女孩儿,唯独缺少父母陪伴,缺少必要的管教。等到稍微有意识时,她发现,只有自己的父母不在身边。周末到朋友家里“野”,叶杨心里隐隐羡慕着,她觉得“有人在真好”。尽管朋友的父母是在吆三喝四地打着麻将,有时还会粗鲁地骂人。

  在生长的进程中,有的孩子也许面临的是一个动不动就大发脾气的妈妈,有的孩子和成天心情低落的爸爸日子在一同,有的孩子老是遭到别人排挤而交不到兄弟。

  前言 

  上大学后,叶杨有次时隔一学期才回家,坐在客厅的弟弟看见她进门,只“哎”了一声,然后就提着书包匆匆回房。那一刻,叶杨对弟弟的淡漠感到不解,“这么久没见我,发现我突然回来,也不会惊讶一下吗?”

  所以,教学后代更多地是在满意爸爸妈妈自个的请求,而不是孩子们。

  有时爷爷奶奶随口说,“今天你爸妈回家”,她就搬来小板凳,坐在门口。爷爷奶奶的家在河源市一个县城的环城马路旁,对面是宽约100米、倾斜30度的斜坡,紧接着一片凹地,没有视线障碍,叶杨能远远看见另一边的高速公路,她总以为父母开车回来会经过那里。

  这些孩子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的父母在教育子女时,还沉浸在以往的岁月中。过去那些未被满足的种种需求以及所受过的伤害,都还在纠缠着他们。

  小慧说: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