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

中国民乐维也纳三六 维也纳人眼中的中国民乐 费用一人两万

2017年09月11日 来源:中国民乐维也纳三六 大字体小字体

陕北民歌联排 维也纳新春音乐会倒计时

成都乐团维也纳金色大厅 激情演绎中国民乐 娱

  张美华激动地走上台,四围墙壁金光闪闪,雕刻美轮美奂,她知道观众在鼓掌了,耳朵里却什么也听不见——尽管那些观众大多和她们一样,也是来表演的老年团。像她过去四个月里排练的那样,张美华开口唱了起来。“我这一生值了。”她心想。

  孙书柱也印证了这一点:“不送票就坐不满,坐不满镜头就不好看,就不能称得上巨大成功。”2002年,来到“金色大厅”的中国团队突然扩增到六个,其中有四个是民乐团。

  “金色大厅”并非国有,也不是市属。“我们必须通过私人渠道获得资金,否则怎么维持这座大楼?”安格延对南方周末记者说,“金厅”和大部分剧院一样,要自负盈亏。

中央民族乐团维也纳演出 展中国民乐特有魅力

  在王健看来,金色大厅的确从1990年代一步步被炒起来,但现在大家“抹黑”金色大厅,也太矫枉过正了。

  维也纳2月6日消息:2月6日,中国农历正月初二中午,在素有“音乐圣殿”之称的维也纳音乐协会“金色大厅”里,时而乐曲声悠扬,时而掌声雷鸣,气氛极为热烈。这是中国广播民族乐团正在这里举办《龙年春节中国民族音乐会》,也是继虎年、兔年春节中国民族音乐会后,中国民族音乐第三次轰动维也纳。

  “我们从没听说过这些活动。”现任中国驻奥文化参赞李克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重庆民乐9月奏响维也纳金色大厅图

  随着拉开音乐会帷幕的《春节序曲》,乐团演奏了《二泉映月》、《霸王卸甲》、《百鸟朝凤》、《春江花月夜》等中国民乐经典作品。中国的音乐家们还用传统的乐器演奏了奥地利音乐大师施恃劳斯父子的《波尔卡舞曲》和《拉德茨基进行曲》。14首乐曲演奏结束后,在观众持续不断的掌声中,乐队又加演丁4首乐曲。

  文艺团体出国演出,需要国家文化部审批。文化部批准前,需要维也纳市政府出邀请函。

  “奥地利是一个开放、自由的国家,邀请是不用负责任的,‘欢迎你’这谁都可以说。”白阳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中国人觉得,政府的邀请就不得了,但奥地利根本不是这回事儿。”

  每年2月,维也纳国家歌剧院要组织奥地利最盛大的舞会,奥地利国家元首、名流齐聚一堂,包括帕里斯·希尔顿、施华洛世奇继承人菲奥娜·施华洛世奇……包厢售价1.7万欧元起。为什么选2月?梅耶笑道:“怕跟金色大厅的新年音乐会抢啊。”

  南方周末记者从2013年10月就开始联系郭思乐的访问,对方一直以“生病”、“休假”等各种理由拒绝,截至发稿日为止,都没有接受访问。

  “我认为中国乐团的主要听众不可能是维也纳本地人。”安格延向南方周末记者印证了这个“笑谈”。

【MV】民乐群星 漠楼 1998维也纳金色大厅虎

  记者在金色大厅采访奥地利中国音乐爱好者协会主席维德拉教授时,他说:“你都亲眼看到了,每次中国民族音乐会都能够爆满,是因为中国音乐太丰富了,每次来都有新的东西介绍给我们,所以每年都有新的奇迹出现。”的确,从1998年起,中国民族乐团每年春节都带来不同的作品和不同的演出形式,大到民族交响乐作品,小到各种乐器的独奏,最古老的古琴、古筝、埙、琵琶演奏的古曲,以及香港中乐团带来的彭修文、谭盾等人的现代音乐,不同的风格不同的形式,让维也纳人在五年内听到了一个庞大世界的各种音乐元素。

  “金色大厅非常专业,他们的音乐会世界一流。我们之间惟一的区别是,我们做芭蕾和歌剧,他们做音乐会。”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总监多米尼克·梅耶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虽然在普通维也纳人眼里,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地位要略高于“金色大厅”。

  2002:新年音乐会和春节民乐会

  五年来,每年都在金色大厅聆听中国民乐的观众诺尔曼帕托斯格对记者说:“这五年对于维也纳这个音乐之都来说,是一个奇迹,听到了中国民族音乐太多的东西,我们维也纳人突然发现中国的民乐是一个博大的宝库。香港中乐团能够演出与西方交响乐类似的大型作品,而红星民乐团可以用古老的乐器演奏最生活化的小品,应该说,中国民乐到现在为止,维也纳对它还没有完全了解,相信每次还会有更多的新东西。”

民乐 维也纳金色大厅百度影音 维也纳金色大厅

  事实上和“友谊之声”同台演出的,还有十多个国内的民间艺术团体,以及美国洛杉矶的一个华侨艺术团。他们受中国老年学会老年文化委员会(以下简称“老文委”)之邀,参加“七彩夕阳走进维也纳金色大厅”合唱比赛。

  2013:金厅行年底急刹车

  和吴氏父子的商演不同,赵安的春节音乐会委托奥地利大使馆协助,请使馆大量赠票给当地政要和“友好人士”。时间隔得太短,演出类型相似,维也纳人不再觉得新鲜,此时开始,买票者寥寥,开始送票。

  随着越来越多的演出团体去维也纳,使馆收到不少投诉,他们希望“中国国家文化部能管管”。2010年,文化部下发《制止国内演出团体赴维也纳金色大厅等国外著名演出场所“镀金”风的紧急通知》,大体内容是:不赞成各省市用政府资金支持团体进入金色大厅演出。

  “精英的、专业的文化活动当然要做,但老百姓的、民间的文化交流也要做。”王健觉得委屈,但他也同时承认,在自己的“群众文化活动”里,旅游是一个基础。“到欧洲来,肯定要牵扯到吃住行,就像我带队去北京,也要去故宫长城看看不是?”

  央视随后和吴氏父子抢起了“金色大厅”生意。从此,“金厅”在春节期间有了两场中国民乐演出。“赵安认为这是个赚钱渠道,他通过广电部,邀请中央广播民族乐团再次登台金色大厅。”吴嘉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成都乐团维也纳金色大厅 激情演绎中国民乐 娱

  中国合唱协会从没受过媒体批评的影响。“我们根据国家法律法规,从丰富人民群众文化生活的角度出发,群众有去金色大厅一展歌喉的需求,我们支持有什么错呢?”中国合唱协会秘书长智颖文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吴氏父子把主办“春节民族音乐会”称作“虎年计划”。他们联系了中央民族乐团,通过时任维也纳文化参赞白阳出面联系维也纳市政府。这是中国最大的民乐团第一次去奥地利演出,维也纳市政府承诺负担场地租赁费、所有记者及随团人员住宿接待费。宣传费由英美烟草公司赞助,奥地利国家电视台的转播费则由奥地利伊林电气公司赞助。

  大连的“友谊之声”则从报名那天起,就按照金色大厅和“老文委”对演出“民族性”的要求,特意挑了青海民歌《半个月亮爬上来》和意大利民歌《美丽的村庄》,根据27个人和声的特点,重排成女声合唱。原本每周两次、每次两小时的排练时间,也在那四个月间加长了一倍。

  2010年后,一线城市专业团体对“金色大厅”已经腻味了,前往演出的主力,变成了二三线城市专业团体、业余老年团和小学初中生团。

  偶然的机缘,王健认识了维也纳童声合唱团艺术总监杰拉尔德·维尔特,做了一系列活动,把维也纳演出团带到国内,把中国团带出去,大部分针对非专业社区团、群众团。

  这是一场双方看起来都心满意足的买卖。“友谊之声”回国,列车驶入大连火车站那刻,还没等“27朵金花”下车,区领导、街道办领导、《大连日报》的记者就把大把的鲜花捧了上来。张美华开始连轴转地接受当地媒体采访:《大连日报》、《大连晚报》、《大连法制报》……大连电视台新闻频道还对张美华做了大半天跟拍。

  “国家强调节俭,街道办也没多少钱,我们主要看重精神鼓励。”“友谊之声”女高音部部长王静仁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对我们来说,报名旅游团,费用可能更高,玩得还可能不好,也满足不了我们上金色大厅的愿望。”

  “我们一般7、8月进行建筑维护和租赁。”安格延说,“演出季内,演出计划确定好后,如果有空置大厅,也会考虑租赁。”

  中国民乐春节维也纳音乐会在世界著名的音乐圣殿形成每年固定演出的传统,可谓是创造了一个奇迹。

  中国驻奥地利大使馆文化参赞贾建新说,希望借助维也纳金色大厅这个平台,把中国最好的乐团、最好的指挥、最好的音乐推向欧洲乃至世界。(新华社记者张崇防孙晓玲)

  时任中央电视台文艺频道主任的赵安负责了那场民乐会的转播。提到此事,吴嘉童就忿忿不平:“我们承担了所有录播费用。没想到赵安把金色大厅的演出转播冠名,背着主办方和演出单位卖给了浙江某企业,但该企业数百万的赞助经费没有一分钱花在乐团以及巡演上!”

  一般而言,很难想象中国音乐能被极富古典音乐传统的奥地利人所理解。但2004年1月7日,在维也纳的“金色大厅”里,由中国著名指挥彭家鹏指挥奥地利国家音乐家交响乐团演奏的《维也纳•中国新春音乐会》,却深深地打动了每一位听众而赢得了喝彩。

  2013年国庆期间,北京交响乐团在维也纳音乐厅举办音乐会,文化参赞李克辛观看以后十分感慨:“这才是真正有水平的演出。”他对媒体称:2013年从1月份到9月份来到金厅的国内文化团体已经有130多个。

  白阳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那么多‘春节中国民乐会’,互相加价,互相贬低。吴嘉童组织了班子宣传、做广告。他卖票,也有相当部分赠票。”

  活动邀请函一般都会明码标价。前文提到的“中国合唱协会、中国驻奥大使馆”协办的“盛世华章”活动,报价是2.29万人民币/人,并且像促销一样注明“满20人减1人”。2012年“唱响五洲·金色大厅元宵夜”,标价2.39万人民币/人,“含国际往返机票、8天7晚、星级酒店食宿……”。这样的行程,在国内旅行社报价里,一般不超过1.2万元,“豪华团”也不过1.5万元。

  两个乐团两种风格,都在维也纳掀起中国民乐热,是什么使维也纳听众如此着迷,是

  -要成为维也纳的传统

  “这很可能是民乐第一次靠门票挣钱。”陈平也参加了1998年那场著名的音乐会,他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客观来说,金色大厅的演出,对这个团的发展有了好处。但几年之后这种效果就没了。”

  -维也纳总在惊喜中

  “金色大厅”并非国有,也非市属,必须自负盈亏。因此,除剧院组织的演出外,场地还对外租赁。1998年,中国人第一次登上了金色大厅的舞台——一家民营企业促成了“虎年春节中国民族音乐会”。图为该场音乐会。

  大使馆的维也纳朋友们开始被一股脑儿的中国民乐团砸懵了。孙书柱有个朋友,原本习惯每年买票看“春节中国民族音乐会”,到后来,完全搞不清到底哪个才是正宗的。

  (本报记者伦兵自维也纳报道)2月10日中午,香港的中乐团以他们和谐严谨的演奏为维也纳金色大厅奉献了与前四年完全不同的中国民族音乐春节音乐会,让维也纳听众耳目一新。相隔仅一天,中国红星民乐团大年初一晚在金色大厅的演奏,也把中国民族音乐传统的一面展示给维也纳的听众,令金色大厅掌声雷动。

  “金色大厅就是一个好的音乐场地。”现任中国驻德国文化参赞陈平,就任参赞前是中国文化部西欧处处长,对世界各大演出场所了如指掌,1986年他第一次到奥地利,对维也纳歌剧院久仰大名,但“金色大厅”还很少有中国人听说,“好的团队都去过,并不说明去的团队都好”。

  2010:紧急通知!不准去

  在“金色大厅”一共活动半天,下午彩排,晚上演出。同行十几个团的几百号人充当观众,座席就坐了七七八八,也有些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场下场面总是乱糟糟的:“你方唱罢我登场”,一家在台上放声歌唱另一家就得起身离座去后台准备了。

  “国家没给一分钱。”吴嘉童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他用“民办官助”四个字来概括1998年的虎年春节民乐会。当时所有演出团体出去,都要文化部审批,民营企业做主办方还没有过先例,最后,文化部领导点头支持。

  这时金色大厅场租已变成2.3万欧元,加之各种劳务费、技术费、器材费,租一次总共花费约4万欧。但相比国内一些剧院,并未高出太多。“金色大厅”成了桩明码标价的生意。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