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智能穿戴设备设计 想设计出更好的可穿戴设备?你得研究它背后的心理学

2017年08月30日 来源:智能穿戴设备设计 大字体小字体

  极简派设计师比尔·赖斯(BillLenz)用多功能设计,为办公室添置了一道“流水线”。而在业内颇具知名度的青蛙设计公司,同样利用了“变形”的设计理念,在办公室中“植”了一棵“智能树”。由资深互动设计师艾瑞克·布姆(EricBoam)一手打造的“树的声音”,造型看似像一棵真实的树木,但实际上是由传感器、显示器等部件组成。

如何使用MCU设计出可穿戴电子产品 控制/M

  智能手环,这个前几年对于多数人来说闻所未闻的小东西,经过数年的不断发展,让其已经成为与手机、电脑可以相提并论的新兴产业。相信对于多数人来说,关注或使用智能无非就是两大类人群:需要通过数据分析并指导健康生活的人,和像笔者这样喜欢各种新鲜数码产品、爱折腾的人。无论是早期的FitbitOne、JawboneUp还是近期的GarminVivofit,或是即将推出的GearFit。越来越多的厂商都开始加入到智能穿戴这条产业链中。

  请记住,心理设计构思有三种不同类型,当需要用户交互时,它能在我们大脑中形成图像,继而拼凑出更加高效,更具人性化的界面。这三种心理设计构思包括:1、代表现在的心理设计构思2、代表过去的心理设计构思3、与预计的潜在未来相关的心理设计构思别担心,你不需要给每个用户的大脑做一次核磁共振成像,以了解他们心里设计构思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事实上,你完全可以简单测试下自己的心理设计构思的有效性和普遍性。用户只会做他们要做的当我们开发一项全新的技术时,理解用户如何体验这种技术是非常重要的。特别地,在真实测试中通常还需要理解用户会如何实际使用该技术,以及他们“可能(预计)”会如何使用该技术。很多伟大的产品最终之所以会失败,就是因为企业一开始想当然认为用户会以“这种”方式交互,但最后用户却用了“那种”方式。你不应该把上述问题放到最后一步去做,当你在无法确认用户交互方式之前,就盲目启动项目,开始进行设计和生产,那么结果注定失败。这是个非常容易犯的错误,而且有太多人在这个问题上栽过跟头。可穿戴产品设计要学会利用各种感官刺激相比于智能手机或其它移动设备,可穿戴设备在连接用户身体上有很大优势,所以,对于可穿戴产品设计人员来说,必须要在产品开发的早期阶段就意识到这一点,不要把眼光仅局限在手部交互设计上。就拿眼睛举例吧,研究发现,用户在“免双手”环境下使用可穿戴设备,并与之交互的方式和在“双手”使用环境中的交互方式完全不同,当用户使用眼睛与可穿戴设备进行交互时,反馈机制是完全不同的。人们倾向于按照他们的本能行为去组织和移动,而不是依靠逻辑判断。人们会选择更简单,更快速的方法来完成某个行为,而这些方法绝不是单线行为。有一款可穿戴应用有效利用了用户的多种感官,它就是印象笔记(Evernote)苹果手表应用,苹果手表的应用版本期望实现的操作目标其实和桌面/移动操作系统是一样的,但却是以一种完全不同的形式来表现并完成的。苹果手表只有一个简单的按键,用户仅靠点击它就能操作App应用里的全部功能:你不需要多级菜单和差异化功能。如果用户与之交互,印象笔记手表应用会立刻新建一个笔记,并同步到日程表。从用户的角度来看,他们已经沉浸在了本能使用体验里,用最原始的反应来完成功能操作,而且印象笔记的全部操作环境几乎没有使用图形用户界面(GUI)。

  智能手表创新设计之路

  谷歌眼镜的网球迷你游戏

可穿戴设备成功的六大要素 199IT互联网TMT

  如今,最有趣的可穿戴设备都会使用专有算法分析传感器产生的大量数据从而得出一些有趣而又有料的见解。举一个LumoLift的例子,这款设备就会跟踪,收集并关联与你的姿势相关的数据,然后像你妈一样提醒你:“站直了!”

  在最近几年,我们已经看到了可穿戴技术领域出现了不少颠覆性创新,也潜移默化地改变着我们的生活,企业,以及全球经济。像谷歌眼镜,苹果手表和OculusRift这些设备,已经改变了我们接触、访问信息和社交方式

  认知心理学能帮助可穿戴产品设计找到解决方案

还在骂专利蟑螂?难怪台湾永远被抛在后头

  联发科表示,现行穿戴式产品除应配合缩小处理器体积,同时也应着重电池续航力表现,并且符合使用者基本需求。就联发科方面说明,智能穿戴设备若三不五时都要进行充电,即便本身功能再强大也无法吸引消费市场使用。

  事实上,我们正处在可穿戴技术交互界面机制全新转型的过渡时期,认知,了解,并有效利用可穿戴技术是目前这一行业领域获得成功的关键。

  另外因为很多可穿戴设备是“穿戴”在人身体上的,因此还需要更多的去考虑人体工学设计等等。

  近年来,人机交互技术成为智能眼镜等厂商竞争的热点,语音控制、手势控制、微投影、骨传导、增强现实等新型人机交互技术开始在智能穿戴设备中得到应用。其中,语音控制技术的应用相对比较广泛,并逐渐由智能眼镜等产品应用开始向智能手表、智能腕带等产品应用延伸。手势控制技术有所突破,传统手势识别技术公司开始与智能穿戴设备企业展开合作,有望推动手势识别功能在移动智能穿戴领域推广使用。此外,微投影、骨传导、增强现实等技术区别于传统智能终端的交互技术,在智能穿戴设备的应用前景十分广阔。移动智能穿戴设备人机交互技术在不断升级进化的同时,也带来了更新奇有趣的操控体验,越来越直观简便和自然的人机交互技术仍将是未来智能穿戴设备的重要突破方向。

  明年的智能穿戴设备在硬件上必然会有更大进步,比如ARM专为智能穿戴设备带来了Cortex-A35核心,将有更多性能更强、功耗更低的SoC推出。三星更带来了Bio-Processor芯片,专门用于健康监测等等。

  智能手表出现得比较晚,是近几年新出现的一种智能穿戴工具。智能手表是具有信息处理能力,符合手表基本技术要求的手表。除指示时间之外,还应具有提醒、导航、校准、监测、交互等其中一种或者多种功能;显示方式包括指针、数字、图像等。

  那么,除了视觉之外是否存在其他难以捉摸的认知感觉呢?实际上,可穿戴设备给用户带来了更深层次的情绪连接,比如压力、恐惧和快乐,所有这些情绪都会在可穿戴用例环境中被放大。因此,你应该了解如何让自己的产品去影响用户的这些情绪感觉,扬长避短。

  编者按:在这篇文章里,数字艺术导演兼用户体验设计师安东尼奥分析了很多最有效的可穿戴产品界面设计方法其实依赖于背后全新的可穿戴技术心理学。

想设计出更好的可穿戴设备?你得研究它背后的心理学

  因此,你需要专注于产品的唯一目标,也就是你希望用户实现什么样的结果,而不是采用更多传统设计方法(比如框架设计等等)。可穿戴产品设计师可以从这个角度起步,评估用户对产品的本能反应,以及用户如何与自己所使用的技术进行交互。当我们有了心理方面的设计构思之后,就没必要去设计某个操作中用户每一步需要做什么,也没必要去评估产品是否需要或是否不需要包括哪些可能的功能。说到这里,不妨让我们考虑一个例子,谷歌眼镜迷你游戏。谷歌开发了五款简单的游戏希望能启发设计师和开发人员,你会发现,心理设计构思在产品交互方面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特别地,你甚至不需要经过“学习曲线”这段适应时间,只需跟着本能反应就知道在相关游戏(产品)里下一步该做什么动作。当游戏中的动作要素出现的时候,用户就已经知道该对这些动作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他们甚至都不需要去看,就能知道在这种游戏环境里要采用什么样的交互表现形式。这种设计模式不仅仅最大程度减少了“学习曲线”时间,同时心理设计构思也让用户能立刻做出游戏反应,因为整个流程已经预知到了用户将会做什么以及能让用户做什么。

  除了目前已知的几款产品外,近期有不少媒体曝光了如小米、谷歌也准备推出智能手表。尽管小米已经辟谣不会推出小米手表,但从媒体的曝光度来看,智能穿戴设备必将成为下一个改变世界的IT产品。在巨头苹果、谷歌、微软和intel推出的大菜没上之前,你的手腕会留给以上这些“开胃菜”吗?(文/李学良)

  对于智能穿戴设备的应用而言,短距离无线通信技术更适合智能穿戴用户之间、智能穿戴设备与其他便携式电子设备之间的数据通信和信息共享。目前智能穿戴设备与终端的通信大部分是基于WLAN、蓝牙、NFC等短距离无线通信技术,应用数据的同步采用私有协议。用户可以通过NFC技术将可穿戴设备与智能手机相连,不需要其他复杂的设置;用户可以通过蓝牙和WLAN技术从可穿戴设备中获取数据,并将数据发送到智能手机或云端,同时又不会消耗太多电量;用户还可以借助WLAN直连技术直接将2个Wi-Fi设备连接在一起,无需设置接入点。此外,智能穿戴设备也可以通过3G、LTE等移动通信技术进行数据传输或分享。

  印象笔记苹果手表应用

  认知心理学其实是心理学和神经系统科学的一个分支,它与生理心理学,认知心理学和神经心理学所涉及的相关理论有重叠。认知心理学依赖于认知科学理论以及神经心理学和计算建模。在可穿戴技术交互设计的背景下,我们完全可以考虑一个认知心理学解决方案,或者更准确的说,我们可以专注于研究用户处理信息的方式究竟是什么。当我们与全新的,之前从未见过的技术进行交互时,通常更多地是依赖于自身对这种技术的理解认知,而不取决于设计师是否有能力开发出较好地用户界面。当新技术出现时,比如我们忽然拿到一款从未见过的工具,一套从未使用过的软件,或是执行某个从未体验过的操作,往往是无法预知人们是如何与之进行交互的。

  基于蓝牙与智能手机连接的智能手表,如AppleWatch或是三星的GearS2

  Brunner对于可穿戴计算很感兴趣。他认为,在从事这一领域的时候,设计师们不应重新打包智能手机时代的思维方式,而是创造一种新型的交互方式。为了探索这种方式,Brunner和他的团队制作了一些概念性的可穿戴设备,拥有特别的交互和显示方式,比如用配置感应器的手环来控制,采用点阵式的显示屏等。他说,点阵式显示屏的想法,是因为他看到,智能手表设计上的不足。“手表是可以转动的东西,你瞅一眼,然后离开。你距离它18到24英寸远。”他说。

最新苹果可穿戴设备概念设计作品出炉: iMe 可

全球五大可穿戴设备制造商排名

相关内容

精选文章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