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法律»名誉权

名誉权纠纷 名誉权纠纷典型案例5则

2017年08月28日 来源:名誉权纠纷 大字体小字体

  实务要点:新闻媒体对“问题铝材”的报道,并未对产品质量作出批评或负面评论,报道内容未虚构或歪曲事实,不构成侵犯商誉。

  01. 电视台报道“问题铝材”基本属实,故未侵犯商誉

  案例索引:福建厦门湖里区法院(2013)湖民初字第662号“厦门市鑫盛宏装修有限公司与福清有限电视台、魏昌振名誉权纠纷案”,见《语言修辞与新闻名誉侵权的法律界限》(姚亮),载《人民司法·案例》(201632:70)。

  实务要点:对商家产品作负面评价,并对消费者作出慎重购买建议的测评文章,如建立在缺乏正当性的标准测试基础之上,可能侵犯法人名誉权。

  本院认为:《致业主的一封公开信》盖有“浙江某某物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某某家园管理处”的公章,被告虽对该公章的真实性有异议,但又不申请鉴定,则被告的异议未有证据证实,其异议不能成立,本院认定《致业主的一封公开信》的内容系被告所为。上述公开信被告进行了散发,有某某社区人民调解委员会证实了该情况,即使按照被告申请的证人黄某某的证言,其陈述在小区的路上有过公开信,也足以证明公开信在小区内已具有公开性,在被告未有证据证明公开信如何会存在于小区内公众场合的情况下应认定系被告散发,被告认为其未散发的意见本院不予采信。从公开信的内容看,对象明确指向原告,且描述了原告制造假新闻、怀有个人目的攻击被告、私吞业主费用、扰乱小区秩序、拒交物管费等,除了物管费问题双方曾有过诉讼外,其余事实被告未举证证明,即使存在相应事实被告亦不能采取散发公开信的方式来解决纠纷,而应通过合法、正当的途径进行解决。被告在公开信中虚构事实,使用了侮辱性的语言,并进行散发,其行为构成对原告名誉权的侵害,其后果降低了原告的社会评价,也势必给原告带来精神上的痛苦,故原告要求被告停止侵权、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诉请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道歉内容和范围由本院审定,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数额结合本案被告侵权行为的程度、范围及对原告造成的影响等情况酌情确定为2000元。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一条、第一百二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测评文章负面评价商家产品,并建议消费者慎重购买,但其测试标准缺乏公正性的,有可能构成法人名誉权侵权。

《中国法院2012年度案例:人格权纠纷含生命

  案情简介:2014年,业界有一定影响力的信息公司通过测试七款不同品牌的自平衡电动车(均非全新车辆)后,通过官网发布测评文章并被广泛转载,其中设备公司的电动车综合排名倒数第二,信息公司建议消费者“慎重购买”。设备公司以名誉权侵权起诉并索赔5万元。

中国法院2015年度案例

  王健林诉公众号案中所提及的姓名权、肖像权和名誉权都是属于人格权的内容。名誉权是公民、企业法人所享有的对自己获得的客观社会评价、排除他人侵害的权利。名誉权,对较著名的社会公众人物以及其背后的企业集团而言,是体现其在人际交往、社会生产经营过程中不断积累的良好的社会评价等,是非常重要的。侵犯名誉权的方式,主要由如下几种:侮辱、诽谤、泄露他人隐私等。在王健林案中,顶尖企业家思维公众号擅自借用王健林这一公众人物的姓名和社会影响,转载了虚假的文章,并在若干天之内被疯狂转载,对于王健林及万达集团的社会评价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这便构成了利用网络侵犯名誉权的行为。

      2011年4月,孙女士起诉至一审法院称,王女士利用在公司的职权,自2010年8月以来,多次对自己恶语重伤,公开侮辱、诽谤,给自己名誉造成恶劣影响,降低了员工对自己的评价,许多人因此对自己产生误解和不良印象。自己只要在公司就会产生极大恐慌,在精神上受到折磨,心理上遭受创伤,身体健康出现问题住院治疗。王女士主观上故意使他人降低对自己的社会评价,并且以侮辱、诽谤的方式侵害自己名誉权,使得自己的名誉、身体健康因此受损。故请求判令王女士停止侵害,在公司范围内公开道歉,并书写道歉信,以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偿精神损失费1万元。

新媒体环境下的名誉权纠纷案件:司法观点+法官

反不正当竞争侵权纠纷典型案例与 法律适用

  ①是否存在侵犯名誉权的事实。

《中国法院2012年度案例人格权纠纷含生命健

  案情简介:2012年,魏某在当地总经销商装修公司购买某品牌铝材后,发现有腐蚀现象,装修公司接到反映后,单方委托送检,显示质量合格。因协商解决未果,魏某向电视台反映,电视台据此制作“问题铝材”节目对该起消费纠纷进行了报道,其中有记者对各方采访及律师观点。装修公司以电视台和魏某侵权为由起诉。

  新闻媒体报道“问题铝材”,未对产品质量作出批评或负面评论,报道内容未虚构或歪曲事实,不构成侵犯商誉。

  法院认为:①魏某购买铝材使用过程中出现腐蚀现象,作为消费者,魏某怀疑系产品质量问题,系其在自身认知能力范围内凭借生活经验法则所作合理推断。装修公司虽在接到投诉后及时派人协调处理,并从现场取样送检,但因样品未封存,送检过程亦无第三方见证,魏某对装修公司单方送检得出的检测结论提出质疑,有正当理由。②依福建省《实施办法》第14条规定,消费者有权依法向新闻媒体反映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魏某因与装修公司对重新委托鉴定内容及责任发生意见分歧,在腐蚀原因不明又协商未果情况下,魏某向工商部门申诉和向新闻媒体反映情况,未超出消费维权行为方式的法律界限。从电视台报道内容看,魏某接受记者采访时对腐蚀现象描述与现场情况相符,未做夸大或不实陈述,其提出铝材腐蚀可能系因电泳层不耐风雨侵蚀的看法仅代表个人意见,在当时腐蚀原因不明、不排除质量问题情况下,魏某从消费者角度提出可能性分析,不构成诽谤。故魏某在主观上没有过错,其提供新闻线索及接受采访行为亦不具违法性,对铝材销售者装修公司名誉不构成损害。③新闻不等同于司法审判,要有充足证据才能做出结论。新闻特点,要求对随时发生的事件随时报道。由于新闻时效性特点和人类认知能力局限性,要求新闻报道做到与客观事实完全一致、毫无出入、实际上是一种苛责。正是虑及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对新闻报道名誉侵权确定了“严重失实”的证明标准。界定新闻报道内容是否严重失实,应以其所报道内容是否有可合理相信为事实的消息来源证明为依据。只要新闻报道内容有在采访者当时以一般人认识能力判断认为是可以合理相信为事实的消息来源支撑,而非道听途说或捏造,则新闻机构即获得法律所赋予的关于事实方面的豁免权,即使报道内容与客观事实不完全吻合,亦不能认为是严重失实。本案中,电视台报道有确却素材来源,除实地拍摄外,记者分别采访了当事人及法律界人士,在报道中直接援引被访者陈述,给予各方平等话语权,报道内容没有虚构或歪曲事实。④“问题铝材”中的“问题”,在不同语境下可有不同解释。涉诉新闻仅报道消费者魏某反映的铝材在使用过程中出现腐蚀现象,未对产品质量作出批评或负面评论。而腐蚀现象即成因均可作“问题”解释。装修公司并无证据证明该报道播出对公司声誉或销售业绩造成不利影响,其将“问题”等同于“质量不合格”,理由不充分。电视台对涉案铝材新闻报道基本内容属实,不构成对装修公司名誉权侵害,判决驳回装修公司诉请。

  标签:名誉权|法人名誉权|产品测评文章

  案情简介:2014年,王某在申某淘宝网店上购买一条裤子后给予差评并留言。2015年,申某以王某侮辱诽谤其商誉为由起诉。

  03. 网络交易中买家给卖家差评,不构成网络侵权行为

  网络交易中买家对卖家给予差评,虽具有一定主观性,但非出于恶意诋毁商誉目的,则不应认定为侮辱诽谤行为。

  02. 对比性测试不科学,产品测评文章侵犯法人名誉权

  答:医疗卫生单位的工作人员擅自公开患者患有淋病、麻风病、梅毒、艾滋病等病情,致使患者名誉受到损害的,应当认定为侵害患者名誉权。

  标签:名誉权|新闻报道|产品质量|商誉

  案例索引:上海浦东新区法院(2014)浦民一(民)初字第39872号“上海新世纪机器人有限公司与北京泡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名誉权纠纷案”,见《产品网络测评文章侵害法人名誉权的认定》(徐俊、俞硒),载《人民司法·案例》(201614:48)。

  从法理上来看,本案属于典型的“权利边界”型案件,人民法院在处理原被告各自主张的发生冲突的法律权利时很明显遵循了我国现行宪法第51条所规定的宪法原则,也就是说,公民行使宪法所规定的言论自由、学术自由时,必须受到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权益的限制。言论自由必须有一个基本的“法度”。一审法院之所以要支持原告葛长生主张的“狼牙山五壮士”的“名誉权”、“荣誉权”,其中包含了涉及政权合法性以及国家安全事项的“公共利益”,被告洪振快主张的“学术自由”、“言论自由”不仅要受到原告主张的“私益”的限制,更重要的是必须受到原告主张的权利背后所蕴含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公共利益”的制约。这是现代法治社会保障言论自由的一个基本尺度,也是“依宪治国”的重要要求。

      四、关于侵害名誉权责任的构成

  标签:消费者权益|网络购物|商誉|差评

  法院认为:①侵权行为成立须要求侵害他人权利的行为具不法性。若被告证明有违法阻却事由可不负侵权责任。行为人有正当行使言论自由、批评建议等合法权利的自由,但任何自由均存在界限。首先,评论建议应具公正性。任何一项针对不同品牌产品性能的对比性测试,只有在相同的产品条件和质量标准下进行才具有科学性及正当性。信息公司测评文章测试对象为七款不同品牌的自平衡电动车,均非全新车辆。但陈旧度是否一致,该测评文章并未交待。在此背景下进行续航能力、速度、操控性等方面测试,显然无法真实反映特定自平衡电动车的相关性能。设备公司所生产电动车续航能力及最高车速,根据国家轻型电动车及电池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所出具的《检验报告》,均符合相关标准,并非如测评文章所显示的数据参数。故在上述测试基础上得出的结论与建议缺乏公正性,易对消费者产生误导作用。其次,评论建议应与公共利益有关。通常情况下,对产品的评价仅限于对产品性能参数及优劣做出客观描述,消费者根据自身需求及偏好自行判断是否值得购买。信息公司测评文章虽提示测试结果仅为参考,但却于文章最后进行综合推荐指数评分并提出购买建议,其中针对设备公司电动车作出“慎重购买”建议,显已超出纯粹测评范畴,转为带有引导性的推荐。故应认定设备公司发布诉争测评文章行为缺乏合法性基础。②作为一名通过网购的普通消费者,对七款不同品牌的自平衡电动车均采取亲身体验与对比后再做出购买决定的几率不大,更多是通过网络途径获取产品信息,信息公司测评文章通过对市场主流的自平衡电动车进行汇总测评并做出购买建议,无疑会对消费者购买意向产生更大心理影响,给设备公司产品不合理地增加了负面作用。同时,测评文章被广泛转载,传播范围广泛,足以造成社会公众对设备公司产品社会评价降低后果。③信息公司制作并发布的本案测评文章涉及对设备公司产品的负面评价,并对消费者作出慎重购买的建议,系建立在缺乏正当性的标准测试基础之上,应认定信息公司存在主观过错,其行为与设备公司名誉受损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判决信息公司删除其官网上文章,并刊登致歉声明,赔偿设备公司公证费、律师费7000元。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