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法务和法律顾问的区别 重新认识公司法务的价值

2017年08月27日 来源:法务和法律顾问的区别 大字体小字体

对话与合作

  第一大问题是企业法务工作无法进入管理层的常规视野。传统企业法律工作的一个基本特点是事务性的、操作性的工作多,缺少综合决策需求,需要公司领导层来决策的事项总体上看比较少,因此很多企业决策层并不知道法务部门都在忙什么,当然也不太可能让公司领导层对法律部门、法律工作有一个全面的认识。很多企业的领导还是从“法律很重要”这样的朴素的观念出发来看待法务工作,而不是企业的法务部具体为企业做了什么贡献。

  第四大问题是法律工作总体上体现被动工作的特点。传统的法律专业事务工作,由于单纯地从法律专业的角度去考虑和解决问题,只能等业务或管理有了具体问题,需要法律解决的时候,才会交给法律顾问处理,所以确实有被动的特色,比如说事后法律救济等。但是,如果一个职能部门的工作完全被动地由外界来引导和决定,那么这个部门是很难得到企业长期的资源支持的。如何才能主动地工作,这是公司法务部门需要考虑的重要问题。

  第二大问题是法律事务很难融入到日常的生产经营活动,也就是俗话说的“法务业务两张皮”。如果不参与到具体的业务活动中,法务部只能做一些争议解决方面的事后救济工作,如果要参与到业务中去,又很难找到合适的切入点?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企业招投标工作,现在大多数中央企业的招投标活动,法律部门基本上都需要参加,但是企业法律顾问去了之后经常不能恰当地表达好专业意见,因为一线采购人员对于招投标的过程与主要法律问题非常熟悉,不需要法律顾问做常识性的普法建议,从而给法律顾问带来很大压力。

  据统计,截至2011年6月底,在120户中央企业中,有117户建立了总法律顾问制度,占98%。在1155户中央企业重要子企业中,有1058户建立了总法律顾问制度,占92%。中央企业规章制度法律审核率平均达到97.3%,经济合同法律审核率平均达到98.1%,重要决策法律审核率平均达到99.4%。应该说目前是企业法律工作环境最好的时期,法律工作作为企业架构中的一个基本职能部门的地位已得到基本明确,究其原因最根本当然是市场经济中法律的价值和作用日益凸显,但是不可否认政府相关部门大力推进也是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法律工作得以长足发展的重要原因。每一个有责任感的公司法务人需要考虑的是,公司法务如何依靠自身的价值获取持续发展的基础?

  对于一个企业来说,来自法律的风险有时远远大于来自市场的风险,因为看似微小的疏忽可能要以惨重的代价来弥补。不管你的企业有多大,资金有多雄厚,成败有可能只在一念之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对法律的无知则等于跟自己的财富过不去。而随着中国法治的进一步完善,企业为尽可能降低经营中来自法律方面的风险,有个法律顾问越来越被广大企业所认可。那么,是聘请律师担任公司法律顾问?还是另行设立法务部招聘内部法务工作人员?将二者进行比较可以看出,聘请律师担任企业外部法律顾问有着诸多的优势:

  作者:中国政法大学企业法务管理研究中心主任

法务云招聘 法务云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招聘

  第五大问题是企业法律顾问缺乏应有的权威性。虽然现在很多企业都要求合同必须有法律部门签字后才能生效,企业领导对于法律部坚决反对的合同一般也会掂量再三,但这并不说明法务在企业内部已具有很高的权威性。过去我们常常把法务定位成一个服务部门,但这种观念并不全面。法律的特性决定了法务工作内在的刚性,在提供法律服务之外,法务部门的管理职能也不应当被忽视。没有管理定位的服务,不可能有权威。

  回顾我的职业经历,我意识到让我脱颖而出的正是那些独特之处,而不是大家都具备的背景;我的商业思维已经渗透到了我的行为模式中,让我在纯法律背景居多的GC群体中显得独特;正是这种独特,为我的事业发展做出了不可思议的贡献。

  对法律支持的正确认识,离不开刚才所总结的“法律服务不是从属性的”。站在法务副总裁的高度看问题,法律服务的对象是企业的大股东、董事长、总裁,法律支持的目标是企业整体业务的可持续发展。否掉一部分项目,集中精力支持对企业更有价值的另一部分项目,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了。我们可以因项目收益不够好、市场定位不吻合而否决项目,为什么就不能因法律合规有问题而否决项目呢?归根结底还是“法律服务是从属性的”这种错误观念在作怪,以为筛选项目是业务部门和决策层的事,与法务部门没什么关系。

  重新认识公司法务的价值

互融宝受邀参加中国公司治理法务年会 今日头

  但国内普遍不太接受计时收费,法律顾问费通常是签约时定好的,出于职业道德考虑,律师不会临时要求加价。我不好说这位老总是不是觉得反正价格谈好了,让你多费点时间都我赚的。但这样未必对企业有好处。一家公司的法律顾问最好是常年合作的,双方熟悉、效率高,律师对企业之前的很多事务也都了解,能提供最精准的帮助。今年的顾问费报价没法改,但律师的工作量会影响次年的顾问费报价,最终影响的是企业的利益。

  第七大问题是企业法律顾问缺乏整体性思维。比如有的公司法务人员可以熟练地审阅合同,一年下来审了成百上千的合同,但是看不出来合同审查问题背后的规律性的东西,不能从整体上分析相应的管理问题和业务问题。这与法律人本身的思维习惯有关,擅长个案分析、个案处理,缺乏统计分析基本训练,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只有通过大量的统计分析与系统总结,法律工作才可以变成主动的、整体性的工作,才可能对企业的经营决策有更大的贡献。

  该处不同各有利弊,法务人员坐班制一天8小时工作时间均服务于企业,时间更有保障,与企业的业绩息息相关。但当企业风险与员工权益或薪酬利益发生冲突矛盾时,由于缺乏独立性,很难作出公平的处理或提出客观的意见或建议。

卡特彼勒法务事业部获全球企业法律顾问协会

  同时,法务要有很强的应对问题的能力,要能够站在企业利益的立场上给出一个解决方案,能够始终将公司的整体利益放在首位。这一点来说,法务和律师是很一样的,就是在合法化的评价下尽量的为自己的服务对象争取利益。

  公司法务面临的十大问题

  简言之,就是要明确公司法务在一个经济体中的作用与价值。我们经常说,企业所有的经济行为最终都是法律行为、企业所有的风险最终都是法律风险,但是这样法律逻辑下的大道理并不能说服企业决策层和核心业务部门将更多的资源向法务部门倾斜,公司法务人员必须学会用管理逻辑和经营逻辑来思考,从企业决策者和业务经营者的角度重新审视,法务对于企业和业务的价值究竟在何处。

  认识到律师与法务工作的不同,只是律师要成功转行做一名法务的一个必要前提。在一名律师转行时,还应关注哪些事,才能成功踏上法务之路?

  第九大问题是企业法律工作严重依赖法律顾问的个人素质。由于企业法律工作程序和技术的不完善,法律工作缺乏共享和传承的机制,企业法律工作的质量依赖个人的经验和素质,最终导致法律工作质量缺乏制度性的保证。

  公司法务在一个经济组织中的作用与价值究竟何在?法律逻辑下的大道理并不能说服企业决策层和核心业务部门将更多的资源向法务部门倾斜。公司法务人员必须学会用管理逻辑和经营逻辑来思考,从企业决策者和业务经营者的角度重新审视,法务对于企业和业务的价值究竟在何处。

  谈及公司法务的作用与地位,“领导不重视”是最常听到的一句反馈。这既体现了公司法务作为一个职能部门目前在企业中的实际状况,也反映出公司法务人希望提高领导重视程度的迫切要求。个人认为,如果企业法律工作中的一些深层次的问题不能得到系统解决,仅仅依靠宽泛的法治理念,想彻底改进企业的法律工作状况,也只能是一厢情愿。从总体上来看,目前公司法务工作、特别是一些大中型企业的法务所面临的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十大方面。

  第三是法律风险防范和业务发展的对立与冲突。这一点是两者职能上的差别导致的,业务部门要往前冲,法务部门则要看紧风险的底线。但是即便如此,法务和业务这两个职能部门却不应该在企业中打架,二者之间要找到平衡点,就像汽车的油门与刹车一样,应该在一个企业内部系统性地解决好法务与业务的关系,法务一定不能只做业务和企业发展的旁观者。

  第六大问题是法务参与的公司事务多,负责的公司事务少。这也就是俗话说的掺和的事情多,说了算的事情少。的确,很多企业法务的年终总结都能写出厚厚一本,公司里大到重要投资小到营销活动,都离不开法务的参与,但是企业领导在最终的全年总结中,却很少提到法务,一句话目前的法律事务工作结构中,法律部门主导的工作太少,其他部门无法取代的、必须由法律部门来管理、决策的“一亩三分地”太少。

  第二,个人精力上的差别。其实两者在精力上的差异,就是两者在组织归属上的差异。法务专员单打独斗,尤其是对于一个大公司,许多工作同时并举,难免造成法务专员所顾及不到的地方。而多项工作并进并不会使法律顾问无暇顾及,因为法律顾问单位作为一个律师司法工作的平台——律师事务所,人员多,可以集思广益。

  第八大问题是企业法律工作缺乏规范的程序和技术方法。就管理学而言,目前学界和实务界都总结出了很多行之有效的管理模式,但企业法务领域却鲜有成熟模型,即使在合同管理、案件管理这些法务的看家本领方面,相应的经验总结和程序规范都仍亟待建立。比如企业法律工作中最基本的法律意见书,目前各家企业写法随意性很大,在结构、内容、体例等方面都没有统一的要求。

      认识到律师与法务工作的不同,只是律师要成功转行做一名法务的一个必要前提。在一名律师转行时,还应关注哪些事,才能成功踏上法务之路?

  比如企业聘律师作为法律顾问是为了降低风险,但是众所周知,现在成熟律所(或者成熟法律市场)的模式是,大律师接了活儿偶尔过问一下,剩下的就都小律师做了。律所在研究企业面临的新问题上往往缺少动力,有时候就很难起到降低风险和解决公司真正法律需求的作用。公司法律顾问往往变成了养尊处优的「安乐」职业。这就是为什么最前沿的互联网企业都会有业务精湛的内部法务,比如说优酷、腾讯这样的公司,内部法务了解核心技术,可以针对技术进行法律产品的设计,法务稍微怠慢一点儿都不行,所以没法完全外包,只是把相对不重要的(比如侵权)事情外包给外部法务了。

  这样一说,只是简单的概括了法务的基础能力。其实要真正的把法务工作提升到高质量的层面,法务还需要成熟的商业敏感性,关于这一点,来自国外的一篇文章或许能够给你更多启示:公司法务是否真的适合你?

  随着整个中国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进程的不断深入,法律对于社会生活的影响越来越大,企业作为社会组织的一个部分,自然也不例外。市场经济就是法治经济、市场经济就是契约经济,这些基本的法制观念已经成为得到企业普遍认同的常识。但是,企业毕竟是一个经济组织,不是靠法律事务来生存发展,法务也不是企业最核心的业务部门,如何看待企业中法律工作的作用与地位,要有系统性的认识。

  文叶小忠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