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荷露斯 荷鲁斯叛乱大事记

2017年08月26日 来源:荷露斯 大字体小字体

战锤《荷鲁斯叛乱》寂静修女 动漫周边新品速

  西格纳斯之战:圣血天使原体圣吉列斯和他的军团主力被忌惮其实力的荷鲁斯派至遥远的西格纳斯星丛进行远征,丝毫不知战帅已经在那里为他们布下了足以扭曲现实空间的陷阱。圣吉列斯和第九军团的阿斯塔特们遭到了以一头恐虐大魔为首的亚空间突袭,与恶魔和巫术展开血战。

  整理自黑图书馆的HorusHeresy系列官方小说和ForgeWorld的HorusHeresy:Retribution

  暗影远征:怀言者和吞世者军团合兵向极限战士军团足有五百世界的庞大领地入侵,这支叛军除开初代附魔战士,受祝之子安格尔·塔和第八突击连连长卡恩等枭雄,还包含有两艘由卡尔博·哈尔秘密制造,足以单体对抗整支舰队的深渊级战舰:受祝女士号和三圣祷文号,使得太空战斗陷入了一边倒的局面。安格隆和罗伽首先攻下了由十三军团后备军驻守,为极限战士提供新鲜血液的战争世界阿玛特拉。以考斯为中心的许多星球被夷为废墟。尽管包括后备军副帅欧菲奥·卡山达在内的极限战士对叛军给予大量杀伤,罗伯特·基里曼本人亦率极限战士在安格隆母星努凯利亚展开猛烈反攻,成功击毁怀言者荣光女王级旗舰律法号之余差点用一台强袭登陆的帝皇级泰坦将安格隆和罗伽当场轰杀,但仍未能阻止罗伽依靠献祭无辜者的生命让安格隆成功升魔。

  乌兰诺大捷:在击败了堪称银河系最大的绿皮帝国后,帝皇宣布了大远征的胜利并将统领诸原体和亿万兵马的战帅之位授予他最宠爱的子嗣荷鲁斯·卢佩卡尔,自己则返回泰拉(地球)进行更宏伟的事业。

  第一次帕拉玛V之战:阿尔法军团受荷鲁斯命令,以掠夺大师阿尔梅留斯·迪纳特为指挥出动近两万阿斯塔特,会动变节的虎眼泰坦军团和一部机械教近卫军前去攻打通往太阳星域的战略要地帕拉玛V,试图在帝国发现其背叛前假借补给物资实行一场速战速决的渗透突袭。这个滴水不漏的计划却被不请自来的忠诚派,战争铁匠凯尔·瓦伦指挥的钢铁勇士第77大营打乱,双方在轨道上进行了激烈交火。发现阴谋败露的迪纳特立即下令进行全军登陆,以求在77大营和包含狮鹫泰坦军团在内的忠诚派机械教布好防线前攻下帕拉玛,否则将面对漫长血腥的攻城战。最终,阿尔法军团依靠五倍的阿斯塔特兵力优势取胜,切断了帝国通往其北部疆域的大部分重要补给线。但他们出于隐秘的目的在大肆劫掠帕拉玛的战略物资后便自行离开,迫使荷鲁斯后来又额外派兵进行占领。

荷鲁斯叛乱空降突袭破解 关卡解锁破解存档下

战锤《荷鲁斯叛乱》第十五军团千疮之子 堡星

  狼与可汗:之前忙于清剿绰达克斯残余绿皮的白色伤疤军团与在普罗斯佩罗之战后被阿尔法主力舰队打得惨败的太空野狼军团接上头后终于知道了战帅的叛乱。尽管黎曼·鲁斯本人向第五军团的原体察合台求援,但后者在亲自前往普罗斯佩罗调查后最终决定忠于帝国,下令舰队直接返回泰拉。太空野狼的舰队后被暗黑天使军团的拉米雷斯级星堡奇美拉号从阿尔法军团的追兵面前救下。

  达文远征:战帅荷鲁斯在达文卫星的战斗途中遭一把邪毒匕首重创。在怀言者神棍艾瑞巴斯的煽动下,以艾泽克尔·阿巴顿和小荷鲁斯为首的影月苍狼军团高层们决定将原体置于当地的长蛇之庙进行治疗,不想却将战帅的身心完全暴露在了亚空间中,埋下了背叛的种子。而能够洞察这场阴谋的影月议会前成员,第四连长哈斯特尔·赛詹努斯,已经在和63-19世界的归顺谈判中被谋杀身亡。

     [七]灌——是水+雚(荷鲁斯)。显然水指埃及的尼罗河。荷鲁斯经常坐在尼罗河边看管着这条灌溉、滋润埃及的母亲河。所以荷鲁斯一直被视为尼罗河的守护神。

战锤《荷鲁斯叛乱》第十五军团千疮之子 堡星

  南方的埃及人,有些黑,肤色几乎与黑人无异。一直觉得穆斯林服饰与埃及古迹格格不入,也许,更多的,是他们的表情,还有,无休止的骗局和不停歇地索要小费。

京韵大鼓《荷鲁斯叛乱》

  萨拉玛斯远征:午夜领主原体康拉德·科兹奉战帅命令攻打位于萨拉玛斯星系的三个铸造世界,借由摧毁其中两个,重创剩下一个星球,他们在制造骇人听闻的屠戮之余成功切断了为帝国东部疆域的忠诚派提供军火和物资的重要渠道之一。前去迎击的暗黑天使和午夜领主展开猫捉老鼠的较量达两年之久,但午夜领主主力在查瓜尔萨事变后遭到最忠诚的第一军团使用从死亡守卫处夺来的异形装置Tuchulcha突袭得手,就此溃散。

  火星内战:时任机械神教最高长官,铸造将军卡尔博·哈尔为了获得被帝皇封印的禁忌知识与荷鲁斯暗中勾结,在机械教的信仰中枢火星上掀起了一场血腥内战。由于叛军有备而来,陷入寡不敌众局面的忠诚派机械教们有的选择带着自己的泰坦,锻炉或珍贵设施自爆以和对方同归于尽,有的则在“黑骑士”西格斯蒙德为首的帝皇之拳军团分队的接应下被半强迫地撤离至地球,以为接下来的鏖战进行准备。此事件也使得遍布银河各处的机械教自治星——铸造世界开始分庭抗礼,着手为各自效忠之主厉兵秣马。

  普罗斯佩罗之殇:千疮之子原体,独眼的马格努斯意识到了荷鲁斯的腐化,不顾禁用灵能的尼凯亚决议强行以灵能向帝皇发出警告,不料却使得帝皇的网道建设毁于一旦。被荷鲁斯蛊惑又遭禁军统领康斯坦丁·沃尔多鼓动的太空野狼原体黎曼·鲁斯率自己的军团将千子母星普罗斯佩罗毁于一旦,并打破了马格努斯的脊梁,后者以巫术让自己和残余的一千余名阿斯塔特军团战士勉强逃脱。其九大学会的诸位连长中,只有预言系的阿泽克·阿里曼,生化系的哈索尔·马特以及原体的近侍阿蒙生还。

  伊斯特万III清洗:荷鲁斯集结了包括荷鲁斯之子(原影月苍狼)、吞世者、帝皇之子和死亡守卫在内的整整四个星际战士军团以对伊斯特万III星球的叛乱进行牛刀杀鸡式的镇压,但他真正的目的是策反其他几位原体及他们麾下的军团战士,并用足以灭绝星球的病毒炸弹处理掉其中那些不受信任的阿斯塔特。然而,由于帝皇之子连长索尔·塔维兹,影月苍狼第十连长盖沃·洛肯,死亡守卫第七大连长内森尼尔·加罗等忠于帝皇的阿斯塔特拼死奋战,最终得以使少数忠诚派逃脱杀场,向泰拉报告这场史无前例的大叛乱。

  Heru-ur(也称作Harmerti哈默迪)是荷鲁斯最早的一个版本,他是一位猎鹰形态的造物神。他的眼睛是太阳和月亮.当新月出现时,他就成了一个瞎子,称作Mekhenty-er-irty(意思是"没有眼睛的人");而当他的视力恢复时,他又被称作Khenty-irty(意思是"有眼睛的人")。眼盲时的荷鲁斯时非常危险的,他有时会将朋友误认为敌人并发起攻击。他是盖布与努特的儿子,是莱托波里斯(Letopolis)的守护神。

  考斯之战:在伊斯特万事件前接到战帅命令的极限战士军团原体罗伯特·基里曼携二十余万阿斯塔特主力与怀言者军团原体罗迦的部队在考斯进行汇合,准备对绿皮展开一场新的远征。伟光正的极限战士尽管有完美之城的纠纷在前,当时却对怀言者的腐化一无所察,因此在轨道武器平台遭到混沌病毒攻击,己军又遭怀言者突然发难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基里曼本人直接在不戴头盔的情况下被轰入太空。尽管依靠基里曼作为原体的超人能力,第一战团长马瑞乌斯·盖奇,第四连长瑞玛斯·文坦努斯和一三五连军士艾恩尼德·希尔等阿斯塔特及伺服师陶伦等忠诚机械教的努力使得极限战士免于全灭,但他们在主力损失惨重之下,也未能阻止怀言者的真实目的:利用考斯的轨道武器平台攻击考斯附近的恒星以引发席卷整个银河系的超大规模亚空间风暴,这个使得所有远距离星际航行都近乎瘫痪的举动标志着黑暗年代的正式开始。

  登陆场大屠杀:得知战帅叛乱的泰拉派出由钢铁之手原体费鲁斯·马努斯指挥的八个整编阿斯塔特军团前去伊斯特万V星球进行镇压,领命出动的有钢铁勇士,阿尔法军团,午夜领主,怀言者,火蜥蜴,暗鸦守卫,钢铁之手和帝皇之拳。但荷鲁斯已经暗中腐化了其中半数的原体及其麾下部队,又使手下制造阻滞星际航行的亚空间风暴令帝皇之拳无法及时到达。由暗鸦守卫、钢铁之手和火蜥蜴组织的第一波行星空降攻势取得进展,但随即遭到了剩下四个变节军团的背后发难和之前后撤的四个叛乱军团的夹击。三个忠诚军团死伤惨重,费鲁斯·马努斯在单挑中被帝皇之子原体福格瑞姆斩首,火蜥蜴原体伏尔甘遭一发战术核弹击中当场身亡(后依靠不朽者体格复活),暗鸦守卫原体科拉克斯率残兵与吞世者原体安格隆为首的叛军清剿部队进行数月游击战后被从鸦卫母星拯救星前来驰援的救兵接走,仅以身免。

  紫色中长发,蓝瞳,一身牛仔装,比较成熟(伪)。左眼下方标记为“荷鲁斯之眼”。

  法尔海战:被亚空间风暴阻挡的帝皇之拳报应舰队被迫在法尔星系进行重整。由于原指挥官约拿德意外死于亚空间航行事故,他的学生阿列克西斯·泼拉克斯以第405连长之位接任舰队司令,率军布防戒备。而也正是因为泼拉克斯的战术天才和帝皇之拳的严密纪律,他们才在钢铁勇士军团以原体佩图拉博的旗舰铁血号为首的偷袭中得以稳住阵脚展开反击,但在战斗进入白热化的时候随着亚空间风暴消退而来的是帝皇之拳原体多恩的命令:立刻返回泰拉重整。帝拳舰队被迫以相当代价进行撤离,而以此役获得“绯红之拳”别号的泼拉克斯在从自己的旗舰保民官号上传送跳帮了钢铁勇士前锋领队精算者号战斗母舰后击杀三叉戟成员高格将此舰俘获,后以其亚空间跳跃至极限战士母星马库拉格。

  地下战争:由于考斯处于被轨道武器平台攻击的恒星殉爆引发的致命辐射范围内,包括文坦努斯连长和希尔军士在内的极限战士地面部队与怀言者残兵在考斯的地下城市中展开捉迷藏式的持久战斗,用了近十年才将最后的叛徒清除。

战锤40K:荷鲁斯叛乱空降突袭安卓版v10 战锤

《战锤40K之荷鲁斯叛乱:空降突击》开发进行

战锤《荷鲁斯叛乱》阿斯塔特军团 西卡然长弓

战锤40K之荷鲁斯叛乱空降突袭破解版下载 手

战锤40K:荷鲁斯叛乱空降突袭安卓版v10 战锤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