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百内国家公园冰川 3climbersdieincrevasseonMountHood;rescuehelicoptercrashes 智利百内国家公园八天七夜”O”环线完全徒步长记录

2017年08月26日 来源:百内国家公园冰川 大字体小字体

  大约上午10点钟的时候我们从LagunaArmaga入口进入了公园,从PuertoNatales来的大巴也会停靠在这里,坐大巴来的旅客在这里买门票,拿地图,然后等摆渡车(或者徒步一小时)到达位于HosteriaLasTorres的Trailhead。自驾的话车可以直接开到HosteriaLasTorres,并且可以无限期的停在这里的停车场,我们看到好多停在这里的车都结蜘蛛网了,不知道车主已经在里面徒步了多久..Hosteria是Hotel的意思,这是上trail之前最后一个条件很好的宾馆,有不错的餐厅、bar,grocerystore里面有零食,如果你带了炉头计划在trail上做饭,这里也可以买到气罐(propane,isobutane各种燃料的都能买到)。于是上个厕所,补给一下,上路!

  吃完饭我们就怒开了4个多小时进了公园范围呢,注意满载的SUV一箱油是无法往返百内的,务必要在PuertoNatales(路上的最后一个镇子,也是最后的加油机会)加满油,PuertoNatales的加油站是24小时服务的(好发达有没有),所以即使到的很晚也不用担心。

  (三塔的方向大约是正西方,如果想拍银河三塔的照片可以提前算好时间)

  又过了好一会儿,和我们同行的其他几个人也陆续到了,鞋坏了的澳大利亚帅哥说他穿着“袜鞋”下山走的想死的心情。他俩累的后来一晚上都默默呆坐一角。我们挺为他们难过的。智利妹子和法国帅哥则计划直接前往下一站而没有停留。对我们来说,早上五点就出发。到了晚饭时间已经极为疲劳了。似乎今天翻山过来的就我们这几个人而已,营地里的其他人都是反走准备明天去垭口的。餐桌上,他们的兴高采烈和我们的沉默寡言形成鲜明对比。除了一个人,那就是我们住店在Hostel Morocha的房东Pablo, 作为私人导游,他带领游客反走环线,在营地居然认出我们了。可我们还猛一眼没认出来,几天不刮胡子区别还真大。Pablo知道明天的路不好走。。漫长的一天终于就要过去,我们也开始睡帐篷,阳光烤着防水布,也不用担心蚊虫叮咬。洗个冰水澡真正解乏,我用随身带的 Velcro Tape 把洗过的衣物都挂在树上。

  W徒步路线可以从东边开始,也可以从西边开始,我们的选择是从东向西,三塔开始,格雷冰川收尾。这是一个仔细考虑过的决定,最后事实也证明了我们的选择是完全正确的。

  对一个风光狗来说晚上住的地方特别的重要,直接决定了第二天早上的日出会不会坑。我们早就选好了位于LagoPehoe旁边的CampamentoPehoe。这是个很贵的营地,每人10000比索(约15美元),不过贵是有贵的道理的,营地是探到LakePehoe中的一个小半岛,从帐篷出来走3分钟就和百内著名的角峰(Cuernos)隔水相望了。另外这个营地设施齐全,可以洗热水澡,水很热水流大,卫生间每天有人打扫很干净,所以即使这是我们一路住过的最贵的campsite我还是觉得很棒,离开百内的前一晚我们又回到了这里洗了个爽爽的热水澡。

  第一种叫Refugio,这是公园建好的类似青年旅舍的建筑,一般4-8人一间每人一个床位,卫生间公用,大部分有shower,价格不算便宜50-100美元一个人。

  Italiano到法国谷的路是W上最难走的一段了,海拔提升超过600米,一路还是起伏不断,scramble很多平路很少,所以一定要轻装上。一路水源不少不用担心取水问题,但体力消耗大,要带够食物,我们吃了大量bar再加很多soylent下山的时候还是觉得有点能量不足了。

  既然最后一天还要走Campamento Italiano到 Paine Grande这一段, 第二天早上的这五小时显得毫无必要。同时第一天中午便已经抵达Paine Grande, 甚至比次日启程去Vertice Grey的时间还要早,因此如果当时直接去Vertice Grey(甚至Campamento Paso 以减轻后面一天的负担)而不住Paine Grande是完全可行且合理的。况且Paine Grande在风口上。。。不过呢,对我们来说,如果这么做便会失去在阳光下欣赏Grey冰川美景的宝贵机会。据说这片区域遇到晴天的机会是非常渺茫的。

  从三塔开始的好处是什么呢?这要从百内国家公园的天气说起,麦哲伦大区的名字来源于智利南端的麦哲伦海峡,由于更靠近南极的德雷克海峡气候恶劣几乎不能通航,在巴拿马运河修成前麦哲伦海峡一直是连接两个大洋最重要的通道,然而这并不意味着麦哲伦海峡是个风平浪静的地方,这里的天气喜怒无常,一天可以经历四季。百内国家公园的天气也是“臭名昭著”,从阳光明媚到雪花纷飞只需要五分钟。因此为了保证能拍到一个给力的三塔日出,我们决定从三塔开始徒步,如果天气不好就在三塔蹲守,冒着走不完W的风险也要等到想要的照片。

  这段路开始阶段行进在山谷中,碎石路面起伏较大,整体成上升趋势,最初一两公里严重顶风,之后沿着山脊行走后风势略微有所缓解。因为重背负,不到半小时我们已经汗流浃背。左边山下便是Lago Grey(格雷湖),平静的水面上偶尔漂来破碎的浮冰,随着数目的增多,我们也越来越接近Grey冰川。路上的游人已经较W线少了很多,两个小时后便抵达这段路的最高点,相对出发点海拔提升只不过200多米。闪过一个山口,冰川突然跃然而出。路边也很应景的做了个指示牌。之后便是下坡,一个小时后到达营地。

  (然而check-in的时候我们就懵逼了,本来想三个人住一间的,然而2张queensize床的房间竟然严格规定不能住俩人以上...加钱都不行,必须要再开一间,临走前一晚住的Hilton我们一间房住了5个人也没人管,看来不是智利人事儿多而是IHG事儿多。)

  (Lago是西语lake的意思,campamento是campsite的意思)

  日落的时候我们刚刚到达RefugioLosCuernos。这是离角峰(Cuernos)最近的营地,然而视角算不得好。Cuernos是个收费营地,卫生间有水流不大的热水,勉强可以洗澡。如果到的早的话餐厅有饭菜可以吃,肉可能是罐头的,但味道不算差(走了这么多路饿成狗了吃啥都香),价格也炸裂了人均20美元以上,我其实宁可吃freezedry的。吃完洗个澡睡觉,因为这一天没完成既定任务,明天又要辛苦啦。

  因为原来的Refugio被上次山火烧坏了,这是一个新建的房子,所以RefugioGrey的条件很好,这里因为同样有船运送物资,也有小卖部买零食补给。厕所空间比较小,但是有热水可以洗澡。我们挑了个空旷的草坪扎好了营地去看格雷冰川。从营地走到Mirador大约要20分钟的时间。LakeGrey是格雷冰川融雪化成的,冰川不时的崩裂,落下来的蓝冰漂在铅灰色的湖水上煞是好看。这里也提供冰川行走的活动,价格不算贵然而我们没有时间了,下次有机会还是很想去试试的,这里的冰川比我之前在美国走过的壮阔太多了。

  为什么我们如此在意这些指标呢,因为我的摄影器材们(三支镜头一个机身一个脚架9节电池)合起来超过了10公斤重,虽然我的帐篷、睡袋等都是重金购置的超轻装备,整个背包的重量还是轻松超过15kg,因此5天的食物务必要轻,否则真的要走不下来的!

  回Puerto Natales的路上我们遇到一个长得像圣诞老人的英国老爷爷,除了跟他瞎聊些各国的奇闻异事外我们还互通了徒步资料。原来他已经第三次走环线了,还从来没在太阳底下见到过Grey冰川(我们顿时感到自己好幸运)。很多我几年来走过的地方他在我出生前就去过,其中包括印加古道,乞利玛迦罗山。还有些我向往的路线(比如Diente de Navarino)。他们一行人接下来也要去El Calafate所以我们约好到时候路上再见。

  第四天,订的7点半闹铃没叫醒我,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8点07了!还有15分钟日出。套上衣服拖着残腿跑到河边,发现一个欧洲大叔抢先了一步抢了我昨天踩好的机位...气得我都不能正常思考了,踩着湿滑的石头趟着水运用了各种攀岩技巧挤到了大叔的前面,然后发现这个机位更差!而且太阳已经出来了,雪峰和天空都是明艳的红色....想再回去已经来不及了,匆忙中还被树枝挂破了羽绒服。当时真的好想要一个时光机,只要再早起五分钟,我就会有一张特别棒的照片了...

  第二种是自带装备camp,camp有两种地方可以选,其一是属于refugio的营地,这种营地都收一定的费用,但同时提供干净的有runningwater的卫生间,有些甚至可以勉强洗澡。此外就是CONAF(智利农业部)的营地,这些营地是免费的,但也相对简陋,只有简易的厕所,没有自来水,取水需要去附近的小溪/河流。

  尽管如此,freezedry食物还是有体积过大的缺点,如果全部卡路里都由freezedry食物提供的话我们的背包里就没空间放别的东西了,所以在使用freezedry食物提供一半的卡里路和全部的饱腹感之外,我们还带了能量密度同样高的发指,营养也十分均衡的soylent。在trail上的每一天我们吃的几乎都一样——早上一包freezedry(500卡)+soylent(500卡),晚上也是同样配置,路上再吃几个energybar,这样一天摄入至少2500卡的能量。别被2500卡吓到,以我为例,我的基代大约1200卡,每天背快20kg的东西hike8小时以上总消耗轻松超过3000卡,因此虽然平时我一天只吃1300卡,到了山上我就要努力吃,完全不担心会胖,我没有吃掉更多的东西是因为我背不动更多了而不是因为我不想吃更多。

  又花了三个半小时,赶到了paineGrande。本来想在餐厅好好吃一顿暖和暖和,结果餐厅说12点才开饭!这国家的人是有多不爱赚钱,10来个人在这等船都想吃点好的,12点半开船12点才开饭不是逗比吗!想想要是在中国,是不是24小时都有牛肉面吃!没办法,卡路里赤字太大了,只好去小卖部买了大量垃圾食品。这可能是我吃过最“垃圾“的一顿饭了,热巧克力+薯片+巧克力饼干+奶油蛋糕,不管了,维持血糖重要。

  第五天,因为要在12点半前赶回PaineGrande去坐一天一班的船取车,我们6点就起来在雨里收好了帐篷,其实我有点小兴奋,冲锋衣和防水的裤子一直带在包里,终于有测试装备的机会了...这时候补给几乎都已耗尽,剩下的两个bar大家都小心翼翼的吃,天气又冷,停下来就有失温的感觉,真个是饥寒交迫。

  今天要走八个半小时,却只覆盖3.5个小时的里程,走回头路有点让人不爽 。一大早出发去Campamento Italiano看看Vallee Frances (法国谷)一路沿着Nordenskjold 湖,路很平,东面的群山在朝阳覆盖下甚是壮观。最初一个小时风很大,一是因为在湖边,二是2011年一场大火把这片森林烧的只剩白花花的树干。如果树有骨骼的话。因为没有树皮,这白色森林是永远不会再长出哪怕一片绿叶了。昨天的防火教育切记在心。

  (峡湾是冰川活动造就的地貌,被冰川侵蚀的峡谷被海水倒灌形成了这种壮丽的地形,地球上的峡湾只分布于北欧,阿拉斯加,新西兰和智利)

  W路线上的Refugio被两家商业公司承包了,其中FantasticoSur拥有RefugioChileno和RefugioCuernos,Vertice则拥有RefugioPaineGrande和RefugioGrey。所有的Refugio床位,即使是淡季,也都需要提前预定,因为数量非常的有限。而CONAF则管理着大部分的免费营地,包括CompamentoTorres、CampamentoItaliano等。

  瑟瑟发抖到了8点半,三塔红了!

  12点半船准时来了,船上的风景很不错,开船了之后上到顶层吧。

  我们晌午到达Paine Grande 营地, 下午无所事事去码头边 上山小路转了一圈,这里路的确难走,石头上刻出来的不是路的路。根据地图前面有一个瞭望点。阴沉的天空下,狂风卷着冰冷的湖水,鱼没走多远就吵着要回去。。

  依照惯例,我早上5点就起来洗漱。爬出帐篷,天已经开始亮了,环顾四周,发现帐篷上,地上都覆盖着薄薄一层雪,以至于去厕所的路上都差点滑倒。扭头一望,原来Cuernos del Paine 也被银装素裹,在照样照射下闪闪发光。赶紧跑回帐篷去拿相机和手机。

  位于安第斯山脉南端和巴塔哥尼亚之间的智利百内国家公园以其乳蓝色的湖泊、众多的冰川和直耸云霄的花岗岩山峰而闻名,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评选为“50个一生必去的目的地”,更因其多样的生态于1978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生物圈保护区之一。游走在公园内的游客小道上,可以轻而易举地见到美洲鸵、灰狐狸、红狐狸、秃鹰、羊驼、美洲骆……丰富的自然生态资源和壮丽的山河景色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就是天然的创作沃土。

  欣羡著名的Patagonia久矣,我和小伙伴们提前半年就订好了飞智利的机票。AA、UA和Delta都有飞智利首都Santiago的航线,AA直飞的票价通常非常炸裂,然而如果用里程换经常能买到40000点往返,这应该是AA里程最值钱的用法之一了,毕竟这是一个长达9个小时的航班。

  今天虽然是最后一天,但时间却非常紧张,因为要赶Paine Grande 码头往Pudeto的船,还要攀登全线第三高点。从营地出来后继续沿着湖边西行,在到达Campamento Italiano前甚至有机会走到湖边的石滩上,往湖对岸望去远处的雪山若影若现。

  这一段路程景色宜人,一边是湛蓝的湖水,另外一边是雄壮的PaineGrande,非常享受。

  这东西的优点是啥呢?首先能量密度超级高,energybar的能量密度大约是每克一卡路里,freezedry的能量密度和energybar相仿,碾压绝大多数食物。其次它加水之后是一份正餐的量,能提供饱腹感,并且是热餐,能提高幸福感(不要小看幸福感,连续吃一周的冷食是很让人痛苦的)。最后一点,由于它是真正的蔬菜、肉、米做成的,营养比energybar、泡面等等均衡不少,连吃一周也不会缺很多营养。此外,百内由于冰川覆盖面积大,有大量的涓涓溪流从山上流下,徒步路线上水源很容易取到(冰川融水可能是户外最安全的水源之一),也在客观上让携带大量freezedry食物变得可行。

  百内国家公园位于安第斯山脉南端,在巴塔哥尼亚中部。其美丽的湖泊,众多的冰川和直耸云霄的花岗岩山峰闻名,于1959年被定为国家公园,更因其丰富的保护动物于1978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生物圈保护区之一,此外还有世界上最具视觉吸引力的地方之一之称。

  在W路线上有几种不同的住宿方式。

  大约半小时船靠岸,停船点旁边早有大巴等着接客了,大部分游客都上了大巴返回PuertoNatales,然而我们风光狗们并不准备回去,坐大巴返回LagunaAmarga,去HosteriaLasTorres拿上车,徒步的部分结束了,我们还要继续在公园自驾一天。

  智利位于南美洲西南部,安第斯山脉西麓,是世界上地形最狭长的国家。百内国家公园隐藏于安第斯山脉南端,它位于巴塔哥尼亚正中央,占地约十八万公顷。最壮丽的风景是位于阿根廷交界处的国家冰川公园。这里气候多变,时而天空晴朗,时而乌云密布。百内公园是南美洲著名的自然生态保护区。

  第二天等到了另外两个小伙伴,我们一起搭上了去PuntaArenas的航班。这个航班是南美洲LAN公司的,如果想省钱的话买票的时候可以对比一下英文页面和西班牙语页面的差价,我们买的时候用西语的页面大概省了20%的钱...这个航线上的景色惊人,请务必选择靠窗的座位。左舷能看到Patagonia地区的最高峰FitzRoy,右舷能看到峡湾和百内国家公园的冰川与角峰。

  日落的时候我们停在了路上的一个开阔点,一直拍到天快黑才回去。快到营地的路上听到了野兽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嚎叫,为了壮胆我们唱起了五环之歌,野兽似乎就匿了。

  进入公园的路线大致有两种。第一种的起点是麦哲伦大区的首府PuntaArenas,这里是南极地区两个最重要的机场之一,从智利首府Santiago有多班直飞的航班。从这里出发自驾/大巴可以到达进入百内国家公园的大本营,PuertoNatales镇,这里每天早上都会有进入公园的巴士。第二种是从阿根廷的ElCalafate出发,穿越智利-阿根廷的国境线,从CerroCastillo入园。

  (多日徒步背包的重量最好不要超过体重的1/4,超过1/3人就不太能走很远了,而我的体重只有60kg)。

  来不及伤感非常tough的一天又来了,这一天的目的地是refugiogrey,路程是漫长的18.6km,中间会路过RefugioPaineGrande,这是一个条件很好的Refugio(然而景色依然是渣渣),每天有船运送来各种物资,这里有超级干净的厕所,热水,小卖部,甚至12点开始卖很好吃的午饭,我们在这里喝了奢侈的可乐和芬达,还吃了为了保持身材平时根本不敢吃的薯片(带的energybar已经消耗殆尽)。休整完上路去看格雷冰川,这段路起点和重点的海拔都很低,然而中间要翻一个大坡,而且足有11km长,大家也都比较疲劳了,所以走了接近4个小时才到。

  智利是世界上最狭长的国家,4000多公里长的土地从南纬17度绵延到南纬55度。由于巨大的纬度跨度,这个国家南部和北部的气候地貌都差异巨大。北智利的关键词是干燥,阿塔加玛沙漠是地球上降水量最少的地方之一,终年无雨。而南智利的关键词则是风暴,太平洋上的风给这里带来每年5000毫米以上的降水。大洋和安第斯山脉的拥抱造就了这个神奇的国度,沙漠、火山、冰川、雪峰这些壮丽的景观这里应有尽有。这里是户外爱好者和摄影师们的终极天堂,而百内国家公园,则是王冠上最明亮的一颗钻石。

  第二天的早上,每小时60公里的风速横扫百内国家公园。相比年均700毫米的降雨量来说,风是塑造百内国家公园性格的“神”,最高风速可以达到每小时180公里,为生活在这里的野生动物创造了一个并不容易的生存条件。就在汽车左摇右摆地行驶到入口处时,Reberto兴奋地告诉我们说,管理处的人发现了山坡对面有美洲狮。砂石被风卷,如子弹般袭来,我们跟着Reberto爬上了山坡,大家激动地聊天却努力压低了声音,然而嗷嗷地狂风中,什么也看不到。突然一个同行的客人,说,“那里,那里,我看到了一个耳朵。”也许他说的没错,但想要让我们大家都看到100米外狂风卷草的丛林中美洲狮的一直耳朵,还是需要美洲狮做点什么的。然后,丛林里的美洲狮真的就抬起了头,所有人的脖子都伸长了,与此同时,丛林的另一边又走出了一只美洲狮,原来是一只母狮和她的两个孩子。此时,公园管理员们机警地环顾着四周,“带着幼崽的野兽是最危险的,这是自然界的不二法则。”我们就这样远眺了几分钟,然后跟着Reberto撤退了。大家既兴奋又满意,“这就是我们在百内国家公园观赏美洲狮的办法,看几分钟,然后留给它们空间,自动离开。”

  拐过弯后风虽然还是很大,但没有刚才那么恐怖。Paine河流动也变得缓和许多。雨过天晴,离Campamento Seron 说来不是很近,可也就是个下山的路,至少现在脚底稳当了许多。快到目的地的时候要经过一段湿地,不经意看到路边一具大型动物的骨架站立在沼泽里。肉已经高度腐烂了,因该是一只不幸的原驼,在雨季淹死在此,水退了后便露了出来,始终保持着直立的姿态。显然周围的水源是不安全的。再往前1公里便到达Campamento Seron

  第二天的计划本来是直达Italiano,然而因为有个同伴开始耍赖...不肯快走,我们只到达了RefugioLosCuernos。总路程约18km,爬升很少,以下降为主。路上有两个值得注意的地方,第一,RefugioChileno的卫生间对公共开放,很干净,能冲水,洗手池有热水可以洗脸刷牙,不怕感冒的话甚至可以洗个头,很适合当个休息站。第二,在Chileno和Cuernos之间有一个shortcuttocuernos的标牌。走shortcut大约能省一小时的时间别错过了。

  虽然是轻装,这一天还是把我们累的够呛,我因为跑步伤到的髂胫束又犯了,下山简直是龟速,回到营地连去溪边取水的力气都没有了。睡前用水袋里剩的一点水简单洗了一下沾满泥巴的毛巾擦了个脸,结果过敏了脸上的红疙瘩现在还没褪去....

  (公园的路况比我们想象的好很多,虽然很大部分是unpave的沙石路,但是都很平,石头也不多,非SUV可能也没有什么问题。)

  虽然Refugio周围的营地听上去条件更好,但一路走下来我最喜欢的营地却是免费的Italiano和Torres,因为这两个营地离美丽的景色更近,Refugio为了运送物资方便,海拔都比较低,离山太远,因此都是渣渣。

  第三天早起又看到了日照金山!因为营地的视角不太好出不了大片,但是看看还是蛮美的。然而大概金了10来分钟太阳又躲到云后,这就算是百内的好天气了。

  下山的时候只花了半个小时就回到了营地,CampamentoTorres和Italiano都是禁止连续camping的,营地的facility(其实就只有厕所)到了早上10点钟就关闭,防止背包客赖着不走,下午两点才重新开放。所以迅速赶回营地,半小时做饭+吃饭,背包上路。

  天亮了之后我们吃了来到百内的第一顿freezedry。简单科普一下freezedry食物,简单的说就是把做好的饭完全脱水,要吃的时候加热水泡大约10分钟。

  (和大多数美国公园不同,百内是不允许backcountrycamping的,05年和11年两次游客引起的山火给这个美丽的公园留下了严重的创伤,此后CONAF严格禁止在非营地区域搭营,同时生火做饭必须在营地指定的cookingarea进行。)

  大约三分钟后云层就遮住了太阳,三塔又灭了,不过给力的照片已拍到,运气还是很棒的。

  (这是手机拍的百内国家公园,上方带状的冰河就是著名的格雷冰川,下面是终年积雪的PaineGrande和奇峻的Cuernos角峰)

  租好了车已经是晚上6点钟了,考虑到之后要连续扎营5天只能吃freezedry的简陋食物,我们决定在PuntaArenas好好的吃一顿,然而转了一大圈没有发现什么开着的店!快七点的时候终于找到了一家亮着灯开着门的,屋子里的布置那叫一个精致,墙壁地板桌子烛台餐具看起来全有匠心。然而进来之后老板用略带一些英文单词的西班牙语告诉我们,还没有开门...那么为什么晚上7点钟了饭店们还纷纷不开门呢,因为西语国家普遍的习惯是8点之后再吃晚餐...不过热情的老板并没有拒绝我们,叫了个英语很流利的服务生小哥过来给我们安排了座位。

  再次回到Hostal Morocha都十一点了,前文提到Angela还在独自看书等我们。洗漱完毕后我们又只有不多的休息时间,因为第二天要赶去El Calafate的大巴。都怪我,安排的太紧张了。一周不睡床,突然这么软翻来覆去怎么也无法踏实入睡,然后我就睡着了。

  好吧,我是用颤抖的双手含着泪吃完的。

  2014年十二月十一日,圣地亚哥。昨天晚上才从复活节岛回到南美大陆,早上四点就又得起床准备赶六点前往Punta Arenas (蓬塔阿雷纳斯)的飞机。这段航程只有两家公司运营:LAN 和 Sky Airline 。而后者又是前者的子公司。我们本来打算订较为便宜的Sky 的飞机,可是要在Puerto Montt转机只好作罢。在机场托运行李的时候,鱼的登山杖被工作人员认真的把金属头用纸和胶带包了一百层还分开按两件行李托运。深深佩服在这么个散漫国度里还有这么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

  来回路上经过宿营地以及一个前往码头的路口,原来这里也经营冰川探险的线路,使用特殊工具导游带着在Grey冰川的安全地段穿行。晚饭遇到一对从加拿大来的中老年夫妇,他们计划用十一天的时间逆时针慢慢走完环线。从他们那里了解了不少之后几天路线的最新信息,我们最终还会再次在Las Torres(所谓“百内塔”烂翻译)相遇。

  第三段 目标 Los Perros营地我们在垭口上休息了很长时间,毕竟往后便是下山的路了。别看这里到处都是石头,远远往前方望去山下却是郁郁葱葱,视线尽头一个小湖,目的地Los Perros便在北岸。下山的路远没想象的轻松。首先要穿过一片片刺眼的雪地,然后翻过一段段布满碎石的山坡。40分钟后才到达有草木的地段。这里有个牌子,显示里目标还有两个半小时的路程。骗子!事实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从下山开始,路况已经明显比山那边恶化了许多。有些地方路标已经找不到,只能直接看下一个,一路上有几只超级大虫子一直缠着我,伺机下嘴咬一口。早就听说十二月鹿蝇(Deer Fly/Tabanos)会很活跃,没想到这么烦人。到了树立还好,可是从这里一直到营地的森林相较之前突然变得非常湿润。 我想这可能跟地形有关,以致一路要无休止的穿梭在树根和烂泥中,趟过多条小溪。直至营地。一看时间,从垭口出发算,已经过了四个多小时。别看从山顶上远远就能看见,真正走起来才觉得艰辛。所以说徒步的乐趣,不在于到达,而是旅途。

  时隔一周,我们再次到达Campamento Italiano。这次我们将继续深入Valle del Frances前往Britanico。 护林员却通知我们Britanico关闭了,而且有专人巡视,不许游人经过,但允许我们到达第一个瞭望点。话虽如此,到达第一瞭望点的路并不好走,我觉得除了环线北段外,这是最有难度的一段路了,甚至比爬Base del Los Torres 还要累。我们同样把行李留在营地,第一段路要沿着河逆流而上,在许多大石头上手脚并用向上爬行。有些石头并不稳定,所以要小心摔倒。另外些地方是几乎笔直绝壁。最终爬上一段山脊后进入森林地带。早上这里也下过雪,随处可见积雪以及苔藓,地面非常湿滑。

  这一天的目标是法国谷往返,然后夜宿Italiano。从Cuernos到Italiano大约两个半小时,5.5km的距离,并不算累,到了CampamentoItaliano可以把营地扎好,背包放下,再轻装上法国谷。Italiano营地虽然美,但厕所却是旱厕,气味和形象都不是很美好。如果你不想住在这里,也可以把背包交给ranger看管,往返法国谷后再回来拿包离开。

  路上看到一群似牛似鹿似驴的动物,当时也没在意,回来查了查才发现这是濒危物种南美麋鹿(Huemul),在阿根廷已经仅剩几百头了。

  因为明天就要到达百内,我们在这里的行程非常紧张。从机场取到行李后便要马上坐中巴 (记得好像两个人3000多比索)去市区找到预先联系的客运公司取去Puerto Natales的票。除了我们订的 Pacheco外,还有许多其他选择,比如Bus Sur。本来订了下午六点的票,这样到达Puerto Natales 就得晚上九点多,那么所有的补给就得就地采购齐备。可是显然Punta Arenas虽然贵为大城市,其实并没有多少户外器材的店面。好在我们早上十点多就赶到了Pacheco的办公室,一问才知道早上11点还有一班车且可以免费给我们改票。顾不得舟车劳顿我们又跳上了去Puerto Natales的大巴。。。然后车又开回了机场(😓)。可惜票只能在公司办公室开啊,不然还能省机场中巴的钱和时间呢。三个小时的路程,略显无聊的风景,空旷的草原上不时能见到被吹得横着长的树以及很多很多的羊。Puerto Natales 是一个不大的港口城市。大巴经过一个明显没有开业的机场,在小雨中到达中心长途汽车站。包括第二天去百内的大巴在内,所有方向的车都从这里出发。

  第二天早上我们5点就起了床(8点半才日出,但是从营地到Mirador的路我们没走过,不知道需要多久,因此提前了很多)。这段路虽然短,但是海拔提升不少,并且有少量的scramble,凌晨起来抹黑爬上去至少要准备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到Mirador的时候大约6点多,银河还在头顶上呢,尽管有薄云微微掩盖了银河,这还是一张不错的照片。

  法国谷的确很壮丽,两边高山上的冰川不时的断裂,平均一小时有两三次,每次断裂伴随着雪崩和巨响,煞是壮观。路上遇到了一个智利小伙子运气很好的拍到了一次大雪崩。

  带盖子的花(不知道是不是用来捕捉虫子的)。

  这是在W上的最后一晚了,百内的天气终于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刚躺下就开始下雨,一整夜都没有停。

  尽管W相比O简单了不少,但走完W也不是一项轻松的任务,W全程接近75km,平均每天要走15公里以上的山路,对于hardcore的旅行者这固然是小菜一碟,不过如果你是刚刚入门户外的新手还是应该在来之前做一些心肺功能的锻炼。虽然W是在崇山间穿行,海拔却并不高,全程没有超过900米等高线的点,完全不用担心高原反应的问题。

  Santiago是智利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metropolitan区域集中了智利近1/3的人口,这里的消费水平完全是发达国家的水平,尤其机场附近的酒店,价格可以打爆很多美国的大城市。第一晚由于我们的航班凌晨才到,我们就选择了出机场步行可达的HolidayInn,这家HolidayInn是SCL机场唯一一家不需要坐车到的酒店。

  作为一群风光狗,日出是决不能错过的。为了当天晚上就赶到公园抓第二天的日出,我们就租了个车,准备连夜开到。这里的租车价格还算合理,四驱的SUV含保险不到100美元一天,然而车况就不敢恭维了,我们租到的车虽然才两万多公里,但是胎已经磨光了,速度一快抖的厉害,估计遇到滑的路也未必有多少traction。

  原标题:【智利百内国家公园(三)】经典“W线”徒步

  第二天早上我们6点就起了床跑到湖边去蹲日出,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的邻居在营地开party一直开到5点半(我醒的时候他们还在唱歌!),唉考虑到这是一个八点才开始吃晚饭的民族6点钟睡也就可以理解了...这个位置的日出真是吊炸天,赶上天气给力,第一个早上我们就拍到了几张此行最好的照片。

  第一天的目的地是campamentoTorres,这里距离三塔的观景点MiradorTorres(Mirador是观景点的意思)只有45分钟的路,可以比较轻松的赶上第二天的三塔日出。从LasTorres到CampamentoTorres路程并不算远,大约5千米出头,海拔爬升不算少有300米以上,并不算很累的一天,路上的风景乏善可陈,大多时候都是在林间穿梭。我们在日落前一个多小时到达了CampamentoTorres。

  百内国家公园位于智利的南极-麦哲伦大区,乌尔蒂马埃斯佩兰萨省,好吧请忘记这个绕口的名字,这是西班牙语“ÚltimaEsperanza”的音译,我更喜欢它的另一个翻译“最后希望省”,这个炫酷(中二)的名字来源于位于此处的“最后希望峡湾”。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