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德雷克海峡危险吗 去天堂之前,先经历魔鬼的考验吧

2017年08月25日 来源:德雷克海峡危险吗 大字体小字体

去天堂之前 先经历魔鬼的考验吧

【图】邓紫棋来自天堂的魔鬼图片 清者自清使

  现在每年访问南极洲的游客已经达到了三万两千人,绝大多数是乘百人以上的游轮前往,访问固定的旅游景点并有诸多活动限制。

  船长最后警告,上次有一个说不会晕船的澳大利亚人,在过德雷克的几天里吐到胃抽筋出血,而且那次风浪绝对没这次大,所以你只要有可能晕船最好别大意,德雷克海峡不是闹着玩的。

  德雷克海峡强风到了三十几节

  她的担心在晚上的航前会议上被船长证实了,如果要按原计划航行,他可以基本上保证安全,并在两个风暴的连接段找到机会,但航行将非常挑战,因为不可能完全避开风暴,所以我们将直面德雷克海峡的魔鬼牙齿!如果选择避开风暴,我们几乎可以肯定要放弃这次行程。与团队成员商议的结果没出我的意料之外,大家都很兴奋有机会以这种最原始和传统的方式,见识德雷克海峡真实的样子。其实我们完全不知道将面对什么。

  但乘传统的风帆航海去南极大陆也有不小的风险,以多风暴闻名,全世界最危险的航道之一,横在南美洲与南极大陆的900公里德雷克海峡,是航海去南极的必经之路。如果天气很好,我们的风帆四天左右可以穿越德雷克海峡,这段航程让我有些矛盾,我希望风平浪静,但又很想体验真实狂野的德雷克海峡。我相信上天会安排好一切的。

  海鸟翅膀一动也不动地盘旋在,浪峰上方的气流中

天堂2手游地狱恶魔札肯奶妈单刷攻略

  新的一年的第一天我们一行四人抵达了阿根廷最南端的乌斯怀亚港口,天阴阴的下着雨,Dixei在机场接到我们后驱车赶到港口,在这里他介绍了荷兰籍船长Mark和他的加拿大藉航伴Caroline认识我们。在我们把行李搬到帆船上时才意识到,这只仅仅十五米的小风帆比我想像的要小多了,我们只能选择地放弃一些行李,七个人将在这狭窄的空间里生活两三个星期。

  这是我不太喜欢的旅行方式,所以南极之行一直拖到现在,直到我找到比利时探险家Dixie,他可以安排我用最原始的方式访问这片极地大陆,随心所欲地活动。当然他花了好多时间与努力,从比利时政府那里申请到了所有的活动许可。

  ▼有如天堂的南极大陆,横着地狱般的德雷克海峡,选择在它脾气不好的时候穿越也许并不明智,但此次穿越,让我们有幸体验世界上最凶险的海域,——德雷克海峡名不虚传。

法露露跶天堂

宠物大战 《梦回江湖》地狱恶魔VS天堂天使

  文 EdmundJin    图 HarborHouseLife

  虽然对德雷克海峡的惊险早有耳闻,但是北京号进入海峡后,张昕宇才感受到困难的严重性:狂风肆虐,一个风团还没度过,下一个风团又扑过来,梁红被摇晃得苦胆都吐了出来。“我们要不要返航?”看着面色惨白的妻子,张昕宇第一次打起了退堂鼓。“不,我还能坚持!”到南极举行婚礼是梁红和张昕宇的心愿,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前功尽弃。可是危险才刚刚开始。第二天又下起了暴雨,暴风雨撕扯着北京号,前帆整个飞出,雷达也被风吹掉,全船线路都断了,自动驾驶系统、导航系统作废。张昕宇决定弃船,可是没有人听他的指令,半个小时后总算接好电线,这时风暴渐渐平息,刚才还恶魔般的海面呈现出祥和的静谧。尽管惊魂初定,身体也还虚弱,梁红还是穿上婚纱,和大家分享风雨之后的温馨。2015年2月21日,北京号在经历了三万五千公里的航行后,终于抵达了南极。当小企鹅在海面上跃出,当听到电台里传来来自长城站的回应,梁红和张昕宇相拥而泣。

两性养生:做足11分钟爱抚 女人先到达性爱天堂

去天堂之前 先经历魔鬼的考验吧

  我们航海的出发地,是阿根廷最南部风景如画的乌斯怀亚小镇

  每年仅仅有不到百分之一,不超过二百的南极访客选择乘小帆船来南极航行,除了更多的航程与活动安排的自由,找到理想的地点风筝冲浪,滑雪,自由潜,上岸野营等活动更是大游轮绝对不可能提供的,而且有些绝美的港湾也只有小帆船可以出入。

  望着远方黑云压顶的德雷克海峡我们兴奋的同时也有一些忐忑

  instagram上的南极风力图

  德雷克海峡以其狂涛巨浪闻名于世,由于太平洋、大西洋在这里交汇,风暴成为德雷克海峡的主宰。海峡内似乎聚集了太平洋和大西洋的所有飓风狂浪,一年365天,风力都在8级以上,历史上曾让无数船只在此倾覆海底。于是,德雷克海峡被人称之为“杀人的西风带”、“暴风走廊”、“魔鬼海峡”,是一条名副其实的“死亡走廊”。

  图中的十五米长红色小风帆,比我想象的要小不少

  世界上有几个人见过,南极天堂守门将,魔鬼德雷克的真实面目

  清晨七点,带着兴奋与忐忑的心情,望着远处黑压压的乌云,我们扬帆起航了。

  连接太平洋和大西洋的德雷克海峡,是世界上最宽的海峡。它位于南美洲南端与南极洲的南设得兰群岛之间,东西长约300千米,南北宽达970千米。德雷克海峡是世界各地到南极洲的重要通道。由于受极地旋风的影响,海峡中常常有狂风巨浪,有时浪高可达10-20米。从南极滑落下来的冰山,也常常漂浮在海峡中,这给航行带来了困难。

  开始航行前,船长问我们有没有吃防止晕船的药?中国来的医学女博士,全国各种自由潜记录保持者Jessea和比利时来的探险家Dixei似乎早已做了准备,都带了配方药而且上船时就服好了。Kimi讲,她晕船的机会很小,也许月亮变成蓝色时她会晕船,所以她没带药,但如果船长坚持並提供防晕船的药,她可以接受。

  世界上最宽、最深的海峡是德雷克海峡,其宽度竟达970千米,最窄处也有890千米,其最大深度为5248米,如果把两座华山和一座衡山叠放到海峡中去,连山头都不会露出海面。

《梦幻西游》魔王寨宝石搭配方案推荐 手游天

  为了躲避障碍,调整风帆,我们需要双人24小时值班

  晚上Kimi偶然在Instagram发现了一张朋友发的未来一星期的南极风力图,在一个风暴连着一个风暴的图像结尾是:“我很幸运现在不在那里航行!”

  真正进入德雷克海峡是第二天上午,在我值第四次班的中午时段,德雷克海峡的强风已经达到三十几节,帆船以四十度斜角一次又一次切进海里,掀起的大浪时不时没过甲板,惊险的白水冲浪我玩过多次了,就是最险的五加级白浪,持续的时间也仅一两分钟就过去了,每次都觉得没过够瘾,这次可好,感觉就是陷入四五极白浪里,而且不知道何时是尽头。

  一百多年前挪威探险家AmundsenRoald击败大英帝国海军军官,探险前辈GrantScott第一个到达南极,而沮丧的Grant一行人死在返程路上的故事,是我非常喜欢的一段历史,南极大陆也很早就一直在我的旅行单上。

  由于航行中,要不断调整风帆,避开航道中的障碍物,所以船长安排了双人二十四小时值班制度,船长和Caroline每四个小时换班,我,Dan,Kimi,Dixei和Jessea每两个小时换一班,在航行至开阔海域的前几个小时,几乎没有什么风浪。

  德雷克海峡是南极风暴的走廊,是整个航程中气象最复杂的海区之一。被人们称为铁腕海盗的英国人——弗朗西斯·德雷克,在1577年开始了他一生冒险事业中最重要的一次行动,使他成为英国第一个环球航海家。德雷克率3艘帆船顺南美沿岸南下,1578年9月6日穿过麦哲伦海峡,驶入太平洋后急速北航,遇上了一场持续到10月底的强烈风暴。德雷克那艘孤独的小船“佩利肯”号被向南推移了5度左右。德雷克在风浪的“帮助”下,出乎意料地证实火地岛不是“未知大陆”的一个海角,而是一个海岛。19世纪,当探险家们发现了南极大陆后,人们把位于火地岛与南极大陆之间的海峡称为德雷克海峡。

  我从不晕船,所以选择不吃药,Dan也讲他出海这么多年,从来没晕过船,不用吃药。

  傍晚,我们航过智利最南端仅有十户人家的PuertoToro,这时开始起风,船倾斜着顶着侧风前行,午夜时风浪开始加大,这时Jessea一次班还没值就早已经倒下了,吐了好几次。

  进入德雷克,风帆顶着风浪倾斜着前行

相关内容

精选文章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