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

中国之声记者站 中国之声首席记者白宇:声音是怎样炼成的

2017年08月24日 来源:中国之声记者站 大字体小字体

  最好听的声音不是从嘴里发出来的,而是用双脚跑出来的

  《新闻和报纸摘要》播出时间:06:30-06:59,中国广播第一品牌,权威节目;全国2000余个频率同步转播,占据全国最大广播市场份额。党和政府传达大政方针引导公共舆论的最重要阵地,受到各级领导重视吸引包括大批政府官员、商务人士在内的全国受众忠实收听。

陕西神木占用土地造新城续:国土局称属预征地

  中国之声凭借“版块+轮盘”的节目架构开创媒体先河,追求“第一时间、第一现场、第一话语权”的新闻传播速度和及时“解读、点评、追问”的新闻思想高度,强力塑造“以责任,赢信任,中国之声,责任至上”的媒体形象,做勇于担当社会责任的中国国家新闻广播。拥有《新闻和报纸摘要》、《全国新闻联播》、《新闻纵横》、《新闻晚高峰》、《央广新闻》、《小喇叭》等品牌栏目。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节目主持人郭静

  啊嘎村的饮水基本靠融雪,山上有几个大坑,坑底的温度相对稍高一些,雪在坑里融化后他们挑回去喝。我跟随村民来到他们所说的大坑旁,大坑有1米多深,周围满是积雪,坑底的积水上漂着一层薄薄的冰碴儿。一位62岁的村民跟我说起了他的提水经历:“有的时候半夜都要来背,来晚了离村子较近的坑里的水就被先来的人背走了,有时候一两点钟来一次,三四点钟还要再来一次,要等雪融化一点再来背一点,路上洒上水会结冰,都摔倒过好几次了,水洒了只能再拿桶来背,后来就用干稻草捆上脚,防滑。”

  李长春指出,当前,我国发展正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全国各族人民正在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精神,全面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他希望全国广播系统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坚持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按照“高举旗帜、围绕大局、服务人民、改革创新”的总要求,坚持“三贴近”,切实担负起宣传党的主张、张扬社会正气、通达社情民意、引导社会热点、开展舆论监督等方面的职责,在各种媒体千帆竞发、百舸争流的形势下,努力扬长避短,创造新优势,不断提高运用互联网、手机等新兴媒体和应急反应的能力,谱写广播宣传新的辉煌,为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做出更大的贡献。

  1月24日,中国之声的持续报道引起了党中央、国务院和贵州各级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中央主要领导作出批示,要求对贵州威宁燃煤等问题迅速采取解决措施。

  报道组立即下山,回到贵阳采访物资集结情况。1月25日,司机韩军在发低烧,眼睛轻度雪盲;记者陈屹腰椎出了问题,疼得不敢动弹……了解广播的人可能知道,我们的节目都是在前方完成,采访,写文字稿,剪辑录音,录制口播,合成成品,传回北京。此前的连续7天,最早的一次是凌晨4点多睡的,平均下来每天最多也就能睡两三个小时,其中有两天是做完了节目后听着自己的声音出发的。

  作者简介:白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节目中心(中国之声)首席记者、评论员,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频道特约评论员。荣获全国广播电影电视系统青年岗位能手,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五一劳动奖章、青年岗位能手,2011年度中宣部新春走基层先进个人,2014年第18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作品《冰海护鹤人》获2011年亚洲广播联合会新闻专题奖;《首都各界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大会》(集体作品)获中国新闻奖(2009年度)特别奖;《落实科学发展观大型主题报道》(集体作品)获中国新闻奖(2006年度)网络专题一等奖;《嫦娥探月——嫦娥二号卫星发射特别报道》(集体作品)获中国新闻奖(2010年度)广播直播三等奖。

  央广中国之声首席记者白宇照片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广播电台,是中国最重要、最具权威性和最具影响力的综合传媒机构之一,英文名称为CHINANATIONALRADIO(简称"CNR")。

  “一介书生撼动千军万马”

  2010年8月,甘肃舟曲发生特大泥石流灾害,我结束上一个采访任务后刚刚在首都机场落地便立即飞赴灾区。

中国之声记者王娴

     这话让记者难以理解,众所周知,新闻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喉舌,而党和政府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党和人民的利益从根本上讲是一致的,可为什么在逯军副局长眼里,党和百姓却成了对立的双方?记者要求他对这句话做出进一步的解释。

  2010年3月,西南旱情进一步扩大,我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驻广西记者站同志一起穿梭在广西的特旱区,每天10多个小时在山路上奔波,赶稿子到凌晨两三点也是常事。

  于是,我们弃车徒步攀登到海拔2500多米的新发乡啊嘎村茅草坪组,在一户村民家,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紧紧抱着火炉,火炉上的铁锅里正融化着从房顶扫下来的积雪。村民告诉记者,火炉不热是因为家里没有煤烧,一是没钱买,二是有钱也买不到。

中国之声国庆特别节目《国庆朝阳报告》节目安

  与此同时,中央台采编系统和联汇工作站双平台展开广泛培训,所有中国之声员工都要学习、考试,凭证上岗。新系统大大方便了新华社、记者站和地方台稿件的收发传送,从根本上提高了工作效率。这段时期还特别强调了把公共部门做大和确立指挥中心权威性的问题。如果还停留在节目部门分头行动,各自为营,节目改版就等同于空谈。为了实现全频率统一作战,我们给各个节目部门都减了编制,甚至把他们部门的核心骨干挖出来,充实到记者队伍、策划队伍、编辑队伍里来。这对节目部来说,是切肤之痛,但长痛不如短痛;这对公共部门来说,是喜从天降,但欣喜没有几天,对他们的发稿考核标准跟着就来了。想坐在家里等人约稿的好事情一去不复返了——完不成任务,就失去了绩效。为了彻底释放指挥中心的统筹能力,我们规定:只有重大突发事件,也就是用到“Breaking News”的片花时,记者才可以在向指挥中心汇报后,跳过公共部门直接到机房插播。剩下每天中国之声要关注哪些东西,谁来关注,谁来配合,导听怎么设计,主持人怎么规范表述、统一风格等等都需要指挥中心统筹规划。没过多久,中国之声运行流程逐渐顺畅起来,节目部门和公共部门的思想开始统一,全频率都更强调执行力,新闻生产流水线已具雏形。

  2011年,春运开始的第一天,踏着别人回家的路我再次出发。这一年,贵州威宁走进了人们的视线,牵动着人们的心。临近春节,贵州各地天寒地冻、道路结冰,人们出行困难、物流受阻,关乎民生的水、电、煤、气、物价成为社会难点、热点。威宁是贵州受冰冻雨雪灾害影响最重的地区,当地高寒山区群众燃煤、饮水、用电极端困难。1月21日,我和贵州记者站记者陈屹、司机韩军会合后,开始向贵州威宁进发。记得当时路边的积雪已经没过了脚踝,山路很陡,雾很大,能见度大概10米左右,很多大卡车都上不了坡停在路边,两驱的车基本不能动弹,对面来的车只有离我们很近了才能被发现。我们瞪大了眼睛试图在吉普车的前挡风玻璃上发现点什么,生怕玻璃里猛地钻出个车头来。

央广《中国之声》特派记者郎峰蔚简介 科学探

  20年,一个人青春最好的时光与中国广播的发展融为一体,用自己的20年走过别人一辈子或许也难以走过的路,亲历别人一辈子或许也没机会经历的事,这是多么难得和令人兴奋。但国家电台不是用来实现自我满足的,她教会并赋予了我们责任与担当。

  知道群众生活困难,我们上山前买了一些油和食品,到了山上以后,几乎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捐给了生活困难的家庭,希望他们能买点吃的、穿的、用的东西,过个好年,同时与当地党委、政府和村民们商量互相帮助的办法。当时就感觉上山的时候钱带少了,油带少了,食品带少了,因为山里的情况完全超出我们的想象,这里的群众太需要外界的关注了。

中国之声白宇

  去年年初,为庆祝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60周年,新疆启动了全媒体互动“东西南北新疆人”“60年60人”大型人物报道活动。新疆电视台精心组织策划了人物纪实栏目《东西南北新疆人》,先后派出12个记者组、到全国19省份寻访新疆人的足迹,最终从100多位受访者中选取了60多位不同民族、不同行业、不同经历、不同年龄的主人公,制作播出了45集节目。节目真实纪录和反映了新疆人在全国各地、各行各业努力拼搏、追逐梦想的励志故事,抒发了新疆人的情怀,架起了新疆与内地联系沟通的桥梁。

  能跑,还得能负重跑,还得能在极为艰苦的自然条件下负重跑,往往还要在持续几天睡眠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在极为艰苦的自然条件下负重跑。当然,最重要的是——还得完成新闻采访报道。这是央广人对近年来的每一次抗击重大自然灾害报道的最简单的概括。

  什么样的声音才是有价值的?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到底需要怎样的声音?这样的声音究竟是如何炼成的?从1996年到2016年,从某市级电台的实习生到国家电台新闻广播的首席记者、评论员,我一直在问自己。答案却随着年龄的增长、经历的丰富、时代的发展和媒体的变革不断刷新。

  那是持续100天没有回家的日子,那是每一天都要精确到秒的工作节奏。清晨,直播完起跑仪式,马上跟随第一棒火炬手登上第一辆火炬手收集车,大直播中的采访连线至少跳8次车,因为每辆火炬手收集车收满32名火炬手就离开传递车队和线路,送火炬手回酒店。为了能在火炬传递进行中完成对火炬手的直播采访,我们选择了“徒步+上车+奔袭”的绝无仅有的采访方式。之所以要奔袭,是因为一旦因为直播采访没能及时结束而被车队落下,就必须以超过车队的相对速度徒步狂奔,不然,只能被越落越远。绍兴6公里的狂奔、敦煌沙漠中2800米的狂奔、北京前门到天坛祈年殿的狂奔……有人说,那一年,我们用两只脚跑遍了整个中国。当我看到队友李谦的短头发也能随风飘起时,我越来越清晰地感到,原来最好听的声音不是从嘴里发出来的,而是用双脚跑出来的。

  2010年6月,福建发生重大洪涝灾害,我独自一人前往福建,在抗洪一线,冒着山体滑坡和泥石流的危险,蹚过没膝的泥浆水,与救援战士突进孤岛发回独家报道,乘坐冲锋舟爬进教学楼探访第一现场。

  1月26日,每个人都已经超越了身体和精神的极限,我们这个报道组就像是残兵败将,人是病的,车是变形的。但我们的决定是:重返威宁!再上梅花山!我们知道,自己是记者,记者应该永远站在新闻的第一线!

《中国之声》首席记者白宇:声音是怎样炼成的

  2008年8月8日,据说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建台以来第一次把个人的名字制作成条幅挂在主楼的大厅。那天是我和我的同事李谦历经100多天奥运会火炬接力全程直播报道后回“家”的日子。从4月29日离开北京到8月8日返回总计103天时间,我和李谦走遍了境内全部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全部106座传递城市,为奥组委提供官方音频信号超过1700分钟,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多个播出频道及全国广播联盟提供直播和录播连线1800多次(总时长约6000分钟),采访火炬手2100多人,专访16期(录音采访总时长约700分钟),发表博客文章150多篇、发表图片2300余张。

17:30 18:00 中国之声 br 网络色情调查

中国之声《中国大舞台》主持人胡凡

相关内容

精选文章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